天皇巨星18億炒掉原配只為娶她,「阿信」田中裕子到底有多麼拉風?

2010年中日合拍電視劇《蒼穹之昴》石小滿與田中裕子

《蒼穹之昴》豆瓣給出罕見的8.8高分,我給田中裕子打9.0分,因為毫無理性的喜歡和童年一份美好的記憶,這一切源于《阿信》。

阿信這個角色幾乎涵蓋了農耕文明社會女性應有的美德——勤勞、節儉、剛強、忍隱、無私、美麗溫柔通情達理與人為善。

1983年日本NHK臺慶晨劇《阿信》

日本娛樂界史上最高失婚贍養費紀錄與田中老師有關

長久以來,「阿信」田中裕子的私生活對于觀眾來說是個謎,因為她向來守口如瓶,客客氣氣左鞠躬右鞠躬只說面兒上的話。

于是觀眾開始臆想,這麼本分的姑娘,老公一定像《阿信》裡的小開田倉龍三一樣,斯文儒雅,溫潤如玉。

《阿信》阿信的丈夫田倉龍三(並樹史郎 飾演)

或者是阿信到死都暗戀的情人、堅毅果敢一身正氣的地下黨高倉浩太!

《阿信》高倉浩太、中日合拍電影《敦煌》西夏太子李元昊(渡瀨恒彥 飾演)

然而今天筆者要告訴你的是,「阿信」田中裕子的老公卻是醬嬸兒的……

或者醬嬸兒——

時下形容某人妝容怪異就說TA得罪化妝師了,而這人跟化妝師是有殺父之仇!

有朋友會問,這哥們兒幹啥這麼想不開?大冷天的穿這麼少,沒錢大家給湊點攢件背心兒啥的。

停Stop!人家可不是沒錢,人家不僅有錢,而且有的是錢!

不僅有的是錢,還有數不盡的鮮花掌聲如日中天的名望,是眾多港臺歌壇偶像的偶像,靈感源泉和精神給養。張國榮喜好女裝登臺,梅豔芳、羅文奇裝異服、包括鄭少秋鮮見的妖孽造型《OH GAL》都是跟這位亞洲殺馬特鼻祖學來的,一時間搞得香港舞臺妖霧彌漫。

左:澤田研二 右:張國榮

澤田研二CD專輯封面

此人是日本殿堂級天皇巨星 澤田研二(日文名沢田研二, 同義)。

我們在電影院裡看到山口百惠,旁邊一定站著三浦友和;我們在舞臺上看到山口百惠,身邊站著的一定是澤田研二。

我們青少年時代許多耳熟能詳的港臺流行歌曲,都是扒這哥們兒的日語版。譬如陳淑樺、萬沙浪、尤雅、劉文正、鐘鎮濤、伍佰統統翻唱過的《愛你一萬年》,均源自澤田研二《任時光流逝》。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林子祥一首歌,乾脆就叫《澤田研二》——「水一般的他,幽幽地感染我,心中不禁要低和;陣陣悅耳聲,柔柔纏住我,默默向溫柔墮……」那個款款深情的勁兒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澤田研二去世了呢。

今天我們要聊的是,他曾為迎娶真愛,開出巨額天價失婚贍養費,創下日本娛樂史最高紀錄,至今無人打破!

田中裕子的老公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澤田研二,1948年6月25日出生于日本鳥取縣,于京都市區長大。

日本著名歌唱家、演員、作曲家及填詞人,事業巔峰橫跨上世紀六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期。

澤田的英文名叫Julie,源自他的偶像朱莉·安德魯斯,其實這人我們也認識——

電影《音樂之聲》主演朱莉·安德魯斯(Julie Andrews)

當年我們看《音樂之聲》時,以為小姑娘蹦蹦跳跳在前臺玩花活,幕後有人配音,事實上家庭女教師瑪麗亞所有唱段均由演員朱莉·安德魯斯親力親為。這女孩兒天生嗓音彪悍,音域可達4個8度,飆高的時候附近幾裡地的狗都跟著叫喚。

澤田研二自小就很崇拜她,于是給自己起了這麼一個女了女氣的名字,結合他半男半女雌雄同體的前衛打扮,極大程度迎合了青少年叛逆心理,受到日本歌迷瘋狂追捧。

當然,規規矩矩過日子的市井百姓相當看不順眼他,在當年日本民眾意識裡,長髮=不良,為此日本的春節晚會「紅白歌會」屢次拒絕他登臺出場。

不過後來西風東漸,風氣開明,後期他與山口百惠又成了「紅白歌會」的中堅力量。

作為日本約翰·儂列,澤田研二的脾氣不比誰小,即使主流社會看不順眼男人蓄長髮那些個年,也沒見他妥協剪短。尤為令他惡名遠播的,是兩次著名的「新幹線暴行事件」!1975年12月,大批歌迷擁堵東京火車站手捧鮮花禮物高舉手牌等候他回京,澤田剛一下火車,粉絲們潮水般湧來,正當澤田在保鏢的護衛下于人群中艱難跋涉,一名負責維持秩序的月臺人員在澤田錯肩的時候高嚷了一句:「你們說說這玩意兒有什麼好?」

澤田研二是一點虧不吃的,當即變臉,給這位鐵路工人一記「錘頭」!一時間在日本社會掀起軒然大波。

澤田研二不以為意,他天性放浪不羈,不僅沒有半點收斂,反而變本加厲。時隔半年,也是新幹線列車上,一位乘客輕蔑地稱他為「薯頭Julie」(薯在日語裡有土老冒的含意),又被澤田一記老拳打到爆牙。

為此經紀公司特地安排了一次記者招待會,令澤田向社會公眾道歉,然而記者會上,澤田舉起自己受傷包紮的右手可憐兮兮賣慘,跟個小孩兒似的讓人哭笑不得。

這一年他已28歲,且已結婚一年,妻子伊藤月子也是一位歌手,年長他七歲。

這位美女來自日本Twains組合——花生姊妹花。兩人是真正的雙胞胎姐妹,伊藤月子是姐姐。

花生姊妹花樂隊,猜猜哪個是姐姐?

民眾都不看好這段婚姻,私底下議論澤田研二是個媽寶男!然而二人愛得十分投入,婚前秘戀了許多年,1975年7月日本比睿山一次演唱會中,披著婚紗的伊藤月子突然走上舞臺,站在澤田研二身邊,向公眾正式宣佈婚訊。真是一對性情中人。

澤田研二與妻子伊藤月子(Yumi Itô)

大概伊藤月子小姐並未料到,她臂彎裡這個孩子氣的丈夫,不僅擅于跟自己搞地下情,也擅于跟其它女人搞地下情。情場默默潛伏守得雲開見月明,是澤田研二的拿手好戲,比如後來的田中裕子。

「阿信」田中裕子當時在影壇是何等地位?

《阿信》是日本放送協會(NHK)製作的長篇晨劇,是為NHK三十周年臺慶劇。全劇共297集,于1983年4月4日至1984年3月31日播映,平均收視率52.6%!這項紀錄至今沒有被打破!

該劇在後來六十三個國家陸續播出,包括中國、阿富汗、伊朗、巴西、埃及、新加坡、越南等地,同樣盛況空前。伊朗收視率更高達90%,使得「Oshin」(阿信)一詞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成為日本的代名詞。

八十年代中期,電視劇《阿信》的引進,啟悟與引領了許多矢志奮鬥自我成就的人。

當觀眾認定阿信是好媳婦樣板的時候,卻不曉得她是一位勇氣非凡、戲路寬廣的國寶級女演員。

早在《阿信》之前她已憑藉電影《天城峽疑案》蜚聲國際,在那部影片裡,她飾演一名妓女小塚花,面似朗月,媚眼如絲,光彩照人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說不出的性感,直教人雪獅子向火,半邊身子都化了。

電影《天城峽疑案》劇照(1982年2月出品)

《天城峽疑案》為田中裕子帶來廣泛的國際聲譽,拿了一系列國際大獎——第7屆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女主角提名、第26屆日本藍絲帶最佳女主角、第29屆亞太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第7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等等等等。

電視劇《阿信》選擇田中裕子與渡瀨恒彥做男女主角,正是因為想吃這部電影的紅利。

小編幼年就對這位女演員十分感冒還因為她的出生地北海道紮幌市與瀋陽是友好城市,我在少年宮畫的國畫拿去充數送到紮幌展出,然後會收到紮幌小朋友的回禮——一隻白色勞保線手套自製的小兔娃娃。

而田中裕子老公澤田研二出演的電影我們這裡接觸的也很早,早在1992年衛視中文臺開播的時候,有放過由他主演的《盜日者》。彼時年少,對這種逆風千里的東東喜歡到非常,于是開始追澤田研二。

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又喜歡女方,又喜歡男方,但一直不知道他們是倆口子。

因戲結緣《寅次郎的故事之落英繽紛》

1982年,兩人共同出演了《寅次郎的故事》第30回目《落英繽紛》,由著名電影大師山田洋次指導(此君也是《遠山的呼喚》導演)。

這一年澤田研二已人到中年,34歲,田中裕子27歲,拍片期間,閱女無數的澤田研二居然愛上了這個秀秀氣氣貌不驚的小女生。

嬌巧可人的田中裕子總是令男人產生一種想保護她的衝動,令澤田研二魂牽夢縈,但自己畢竟是婚內人士,還有一個尚未成年的孩子要撫育。

這段婚外單相思,只能發乎情,止于禮。

影片拍攝工作結束後,田中裕子又轉身去忙《阿信》,這種長篇晨劇對于一位女演員不論是精神上還是體力上都是一種殘酷的考驗。

他惆悵了好長一段時間。

然而或許命裡有緣,1983年至1984年跨年晚會紅白歌會,女主角由當紅的田中裕子替代了結婚歸隱的山口百惠。

二人又重新聚首,並因為大量排練工作朝夕相處,對彼此的愛戀與日俱增,終于同時迸發。

從那以後直到1989年11月正式結婚,兩人默默展開了長達七年的地下苦戀。即使是嗅覺靈敏、爪子很長的香港媒體,也是在《落英繽紛》五年後才抓到實錘!

1987年,按捺不住的澤田研二終于下定決心與妻子伊藤月子失婚,不惜一切代價。

伊藤月子原本是位當紅歌手,因為結婚于1975年6月隱退,歷年營收損失加之餘生母子贍養,澤田研二為她開出18億1800萬日元失婚分手費!這是聞所未聞的數字,當時震驚整個日本!

這種駭人聽聞的分手費,與太平洋彼岸導演卡梅隆、琳達·漢密爾頓倆口子有的一拼!不曉得對女方來說是一種榮耀還是一種恥辱。

前妻伊藤月子已于2012年6月15日病逝

彼時土豪澤田研二根本不在乎,他一年下來唱片發行、舞臺演出、綜藝節目、新聞訪談以幾百件計,財源甚廣,錢多得幾輩子花不完。唯一顧慮是女方的社會影響。

失婚後餘下兩年裡,二人仍在媒體鋪天蓋地的醜聞中假扮路人,直到1989年田中裕子34歲這一年正式結為夫妻。

算不上漂亮的田中裕子居然嫁給身家豐厚的天皇超級巨星,這令許多日本女性深受刺激。並由此帶動了一項整容風潮,別的國家女生都忙著開眼割雙眼皮,而日本女生滿足于單眼皮不說,還向下眼瞼注射玻尿酸,以期獲得田中裕子那樣的飽滿眼瞼,一雙楚楚可憐引發男人保護欲望的「豬矇眼」……

依照日本娛樂界慣例,田中裕子婚後隱退,只在二人結婚十周年紀念1999年時合演過一部電影——《大阪物語》。

片中兩人仍飾演夫妻,一對說相聲為生的藝人,由于男方出軌而對女兒造成了種種困惑。一部標準的家庭倫理劇。

就這麼一個小小的舉動,十年裡唯一一次浮出水面,就被媒體抓住狂炒二人離異,為了配合影片中男主角外面養有小三的尷尬人設。這股歪風一直刮到港臺媒體,那時有港媒稱,二人沒有孩子,澤田研二又「恨仔恨到死」,所以暗地裡分了。

二十年過去了,澤田研二與田中裕子依然守護在一起,不離不棄,那份三流小報真心打臉。

不過,歲月未曾更改的是澤田研二的孩子氣。2018年秋天,已然70歲的他居然放粉絲們鴿子,因為演出售票不理想,他選擇做鑽沙駝鳥躲在家裡閉門不出。這真是縱觀世界歌壇聞所未聞的奇事!怪事!

這為演出方造成了將近一億日元的損失,澤田研二極有可能面臨官司及等額賠款。

兩年前看到這張照片時我真是傷心,當年我所崇拜的那個追風少年緣何變成了肯德基老爺爺?

還好我們的阿信姐姐還算恬淡平和,怡然自得。在我眼裡她依然是許多年前那個巧笑倩兮的小女孩兒。

戲,可以選擇演過不演;日子,可以快過慢過,沒有孩子,夫妻倆就養一大群波斯貓老來為伴。柴米油鹽,布衣淡飯,一起坐看日出日落。

他們對這個世界索求不多,正如《阿信》主題歌第一句歌詞——「沒有月亮,我們可以看星光;失去星光,還有溫暖的目光……」

(全文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