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被日劇給騙了!真實的吉原花魁,人前風光下場卻大多數都很慘!

風靡世界的日本漫畫《鬼滅之刃》,出過一個《游郭篇》。前幾天,電視裡開始正式播出。

所謂游郭,就是江戶時期的妓院聚集處。《游郭篇》也確是講述了與裡面賣笑女子有關的故事。

趁著節目熱度,江戶東京博物館發了一條推文來推薦自家展品。推文稱,吉原游郭被許多電視劇、漫畫用來當題材,歡迎去該博物館的某展區欣賞「光彩華麗的游郭世界」。

推文一出,立刻引發爭議。

吉原游郭是所有游郭裡面規模最大,知名度最高,淒慘真人悲劇最多,手段最狠的。如此正面美好的形容詞來洗白這麼一個人間地yu,合適嗎?

這條推文已被立刻刪除。

看來,影視動漫作品裡對吉原游郭、以及裡面花魁故事的描寫,總突出服裝化妝道具場景的光鮮亮麗。結果就是不知不覺把這種地方給形容成令人心嚮往之的華美去處了。

▲電視劇裡的「花魁遊街」

▲真實版「花魁遊街」

400年前的江戶幕府,出于治安管理和統一收稅的兩重打算,以公家名義在江戶城郊外開闢出一塊地方,將持有公家牌照的青樓聚集于此。

數千名或因貧苦,或因抵債,或被男人騙給賣到青樓的「遊女」們,在這裡出賣才藝和身體。

游郭,遊是遊樂玩耍的意思,而郭則是圍起來的意思。客人可以自由出入游郭。遊女們沒有人身自由。

▲遊女們像商品一樣供人挑選

一踏進吉原遊廊,無論遊女的級別有多高,哪怕成為萬眾矚目的花魁,也被禁止走出這道大門。哪怕送別恩客,遊女們只能送到大門裡側。

這輩子要想走出去,只有三種途徑。

①按吉原行規,遊女28歲可退休。

②自己攢錢贖身,或恩客出錢贖身。

③si去。

一年365天,吉原的公眾假日只有新年第一天那一天。遊女們每天營業,輪軸轉,抽空睡覺。

她的一天

6:00—10:00

送留宿的恩客離開

再趕緊睡個回籠覺

10:00—12:00

起床、洗澡、吃早飯

收拾打掃、梳妝打扮

12:00—16:00

白天場的公開見客

提供特別服務

16:00—18:00

自由時間

吃午飯、收拾打扮

去吉原內的茶屋見客

18:00—24:00

夜場的公開見客

恩客的jiu席上作陪

提供特別服務

24:00—2:00

青樓24點關閉門窗

睡覺或吃宵夜

2:00—6:00

終于能躺下來

陪當晚留宿的恩客

所謂公開見客,遊女們像櫥窗裡的商品一樣,隔著木柵欄向路過的男人們展示自己。游郭的馬夫在柵欄外面負責看守她們。

游女們每天有白天場和夜晚場兩個陪客時間段。每個時間段裡,需要服務多名恩客,以實現她身為一件商品的最大利益。

一名遊女熬到28歲,雖然能退休了,但並不代表她沒欠下巨額債務。

吃穿用度等等,這些開銷都被記在遊女個人賬上。混出些名頭的遊女,有義務將青樓新買回來的小女孩帶在身邊,負責教養她們。新人承擔照顧前輩起居的工作,其吃穿用度自然就記在這位前輩賬上。

▲掙得花魁的名號身價,負擔也劇增

到最後,名義上恢復自由身,卻仍得努力勞作,償還根本還不清的債務。

28歲得以退休的遊女們,有的繼續留在吉原做苦工,還有人繼續做檔次更低的遊女,真正上岸,找到人家結婚,過上正常生活的少之又少。

▲一名花魁與由她負責教養的新人

數千名遊女裡,只有極少數人能登上頂點,成為花魁。

作為花魁,首先她必須貌美。然後必須有品有教養。大戶小姐會的,她都得會,這樣才能讓那些花錢找她的富豪名士們在面子上得到極大的滿足。

花魁必備才藝

茶道、華道、香道

三味弦、琴、歌

圍棋、將棋

和歌、文藝

能寫一手好字和好文章

遊女們每天的重要工作之一:給恩客們寫信聯絡感情。越高級的恩客,只有越有格調檔次的信函方能入他們的眼。

▲江戶末期一名花魁的手稿

在江戶時期,吉原的花魁如同現如今的大牌女明星。男人們以能一睹其風采為榮,女人們則喜歡模仿花魁們引領的時尚潮流,尤其髮型。

在吉原,不是掏得起錢,就能點名花魁出來陪喝。雙方之間還有一套「墨墨蹟跡」的前期往來。

1

初會

有專門引薦介紹客人的茶屋,第一次見面叫初會。

什麼樣的人有資格成為花魁的客人,茶屋進行第一道審核。

確定介紹花魁,客人得先備上宴席,並叫來一大票賣藝的熱場子,等待花魁駕臨,並把宴席主賓位置留給她。

花魁來了之後,幾乎什麼都不做,也不作反應。靜靜觀察眼前人是否符合條件,有資格成為她的客人。

2

回訪

過了數日,客人再度造訪,重復初會的那一套步驟。花魁仍舊宴席上座,不過,這回花魁會給他斟jiu。

彼此僅是剛剛開始有往來,客人在這個階段還聽不到花魁喚他名字。

3

熱絡

又過了數日,客人終于被允許前往花魁的房間。

到這時,花魁跟變了個人似的,待客人如陷入愛河的戀人。

為獲得一親芳澤的機會,花魁出場費、茶屋介紹費、宴會費等等,恩客的前期消費金額相當于現在的200萬日元(折合人民幣11萬)。

▲有的花魁,符合現代人審美

花魁的待遇好,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但開銷高得驚人。好比一個明星團隊,名聲越大,隊伍成員越多。全部人的吃喝拉撒統統算在花魁身上,她還得承擔拉攏恩客的一切費用,向青樓支付自己的吃穿住費用。

這些單價由青樓決定。連東西要不要,也由青樓安排決定。花魁只能一應買單,不能拒絕,不能砍價。

吉原用它那套往壓榨遊女的模式,令她們難攢錢難贖身,榨盡最後一點價值。

那不是還有恩客贖身這條出路嗎?

吉原一個低級遊女的贖身單價相當于現在的500萬日元;中等遊女的贖身單價1000萬日元;花魁級別的則1億日元。

恩客得足夠有錢,還得鍾情某位女郎到捨得花費這筆鉅款的程度……

那時,失去生育能力,人老色衰的她們對幸福的要求,卑微到塵埃裡。即便如此,她們也是從游郭那個人間地yu裡活著出來的極少數勝利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