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皇室繼承人比賽抄襲、升學「走后門」,打造學霸人設為做天皇鋪路……

秋筱宮家的長男悠仁在今年四月的新學期中進入了高中學習,不同于以往的日本皇室成員在高中時期會選擇學習院高中,悠仁考上的是筑波大學附屬高中。

悠仁是現在日本皇室唯一的男孩,也是未來的日本天皇,所以他的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這次高中入學考試同樣也不例外。

2月16日的時候,悠仁就通過了筑波大學附屬高中的入學考試,這也讓悠仁成為了第一個沒有進入學習院高中學習的日本皇室成員。

其實,悠仁的學習成績一直被日本民眾所擔心,甚至有傳聞懷疑他的智力問題。但是日本皇室一直在給悠仁立神童人設,似乎是在為他打造天皇之路。

悠仁入學的筑波大學附屬高中是日本的升學名校,考取這所高中是十分困難的。本以為這下可以證明悠仁的學習成績確實很好了,結果筑波大學的校長在記者會上表示,悠仁是通過合作學校制度進入的高中。

也就是說,他不需要特別好的筆試成績,只需要面試就可以被錄取。而媒體要求公布悠仁的五科考試成績,卻被校方拒絕了。

筑波大學附屬高中每年有近半數的學生可以考取東京大學,而悠仁的母親紀子妃的父親和弟弟也都是東京大學畢業的。所以就有媒體推測,這番操作是為悠仁之后考上東大,為繼承皇位加分做的鋪墊。

但是事實上,悠仁也并不是只有東大一個選項。私立名校的早稻田、慶應、上智大學都可能成為候選學校。而這幾所學校也同樣和悠仁目前就讀的筑波附高有合作項目,依然可以通過推薦制度入學。

在通過特別的制度考入高中這件事被爆出之前,日本媒體《周刊新潮》還發現悠仁在初三的作文比賽中提交并獲獎的作文有很大一部分存在抄襲的情況。

日本宮內廳回應說,悠仁只是忘記標注參考文獻,而不是抄襲。而悠仁的父親文仁則通過親信回應說,感謝指摘,這會成為悠仁的寶貴經驗。

就這麼輕描淡寫地帶過了抄襲事件,顯然不能被民眾所接受。秋筱宮一家已經因為真子和小室圭的婚事形象低到谷底,這次又有悠仁作文抄襲和走后門入學的事。

在一片爭議聲中,悠仁在4月9日參加了筑波大學附屬高中的開學典禮。當天,他在校門口接受了記者的采訪,表示會在高中階段努力學習,并且進一步深入探索自己感興趣的東西,還會積極參加各種課外活動。

4月9日下午,悠仁還拜訪了天皇夫婦和上皇夫婦,向他們匯報自己高中入學的事情,當天秋筱宮夫婦也出席了兒子的入學儀式。

一直以來就有傳聞說秋筱宮夫妻十分重視悠仁的「帝王教育」,除了學校教育以外,宮內廳還曾經正式發布過悠仁接受「帝王教育」的第一本教材《昭和天皇拜謁記》。

這本書記錄的是第一任宮內廳長官田島道治與昭和天皇的對話內容,悠仁的爺爺明仁天皇、伯父德仁天皇、父親文仁親王的都讀過這本書。

如此看來,秋筱宮一家是把悠仁朝著天皇的位置培養了。不過,在2020年4月《共同通訊》發布的一項調查結果中,有85%的日本民眾表示支持女性成為天皇。

現在的天皇德仁的女兒愛子剛剛成年,但是她成績一直很好,成人式上的舉止落落大方。還因為顧慮到疫情而沒有制作新王冠,只借用了姑姑清子的舊王冠。

雖說現在秋筱宮一家的口碑不是很好,但是要改變延續已久的男性繼承皇位的習慣,短時間內可能希望不大。

那這樣一來,悠仁還是有很大可能成為下一任天皇的。所以不僅在打造學霸形象上不遺余力,悠仁的安全也受到了關注。

畢竟在2019年4月的時候曾經有一名56歲的男性,因為對天皇制不滿,潛入悠仁就讀的國中,往他的桌子上放了兩把刀。

這次悠仁升入高中以后,筑波大學附屬高中也是加強了警備。現在進入學校需要提供身份證明,周末借用學校操場開辦的兒童運動學校的孩子要帶上ID卡,家長也要帶好駕駛證等證件以備檢查。

除此之外,筑波附高現在每天都有警衛人員24小時巡邏。校門外的圍墻上也安裝了防止翻墻進入的金屬器具,還安裝了新的監控設備。

雖然學校方面是說,這都是為了在校生的安全。但是剛好從悠仁入學的4月開始做出這些改變,很難用巧合讓人信服。

秋筱宮一家在真子公主和小室圭鬧得沸沸揚揚的婚事之后似乎就沒有什麼正面新聞,總是給人一種未來天皇的家人的傲慢感覺。

倒是只有一個女兒的天皇德仁一家因為低調謙遜廣受好評,大家對愛子公主的評價也是越來越好。

由此可見,就算是真有皇位要繼承,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并不是最重要的,關鍵是該怎麼教育好這個孩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