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一省錢家庭上熱搜!斷水斷電五年,食物、暖氣、廁紙全靠自制?網友:學到了!

日本有一家三口,因為過于變態的節儉生活突然爆火。

當正常家庭每月支出超過20萬日元,他們卻做到了連續5年「0元生活」。

這三位主人公分別是44歲的爸爸田村余一,35歲的媽媽yuni醬,3歲的兒子大地。

他們就住在日本東北部青森縣的偏僻山區。

6年前,田村余一從都市回到老家。

安家置業,結婚生娃,一家三口從此扎根在此。

暖和的早晨,田村夫婦會窩在小休息室里嘆茶。

在都市人趕早高峰的時候,他倆悠哉悠哉地過二人世界。

到了冬日,夫妻小憩變成家庭小聚。

大人捧著手沖咖啡,跟喝著熱牛奶的兒子干杯。

不約而同地嘬一口熱飲,被暖得瞇起眼睛。

小日子過得舒坦啊,但他們的省錢秘籍才令人驚奇呢。

1.房租0元

田村余一從祖父手里繼承了這塊地,用廢棄材料蓋起了一幢木房子。

室內被劃分為一室一廳,房間收拾得整整齊齊。

但由于照明不足,整體顯得有些昏暗。

2.電費0元

田村一家沒通電,也就不需要交電費。

必要的照明和洗衣機、冷藏柜等需求,全靠太陽能板蓄電解決。

然而供給一個家庭的正常用電,需要20塊太陽能板。

只有兩塊板的田村一家,為了充夠電,不得不當人力「向日葵」。

3.燃氣費0元

沒通燃氣省了錢,做飯燒水靠燒柴。

把廢棄的油罐水桶,跟鐵絲網組合起來,就是一個樸(不)實(用)無(花)華(錢)的灶臺。

撿來的葉子、樹枝作燃料。

想調大火,就放個栗毛殼去燒。

到了冬天,燒水、做飯的地方搬進室內,一個火爐身兼數職。

爐邊裝個小風扇,蹭著熱氣吹暖風。

桌下放炭當被爐,自制裝置也沒花錢。

桌底溫度可達到48℃。

室內保暖還靠遮住——

拿種菜用的無紡布,擋住穿堂風和冷空氣,用塑料布和竹席,擋飄雪。

「只要思想不滑坡,方法總比困難多。」

4.水費0元

沒有接自來水的田村一家,靠地下河涌出來的泉水,作生活用水。

他們自己挖水道,引水來洗碗、洗衣服。

冬天氣溫過低時,水源會凍住,就只能通過融雪來解決日常所需。

由于水質問題,這水是不能入口的。

他們還需要走30分鐘的路到山上取飲用水。

5.伙食費0元

在木屋旁邊,有大約75㎡的菜地種著時蔬,他們四季三餐的食物便來源于此。

想吃什麼,當天去田里摘回來。

偶爾兩父子也會從地上、樹上帶一些「免費食材」。

周圍的果樹,長滿了一家人的零食。

比如這種長得很像毛毛蟲的野木瓜,吃起來就像西瓜。

下雪后,一家人靠儲存的食物過冬。

青森的冬天比較漫長,來來去去都吃那幾樣菜容易生厭。

為了給貧乏的食材增加不同風味,yuni醬還自制了很多調料。

他們甚至沒買鹽,而是開車到40分鐘車程之外的海邊,取海水回家制鹽……

6.廁所0元

田村家最夸張的省錢之道,就在廁所。

萬萬沒想到,他們連馬桶廁紙都能自己制作。

馬桶由廢棄的油罐做成,里面鋪上了枯葉。

上完廁所后,把充當除臭劑的米殼撒進去蓋住就完事兒了。

他們家沒有常規廁紙,冬天用廢棄的布料,夏天用的是獼猴桃葉。

葉子摸上去十分柔軟,據說因為有絨毛,擦拭感比紙巾還要好。

之所以省到這個地步,除了節約這個原因之外,他們覺得:

「不管是垃圾還是排泄物,由我們自己產生的再由我們自己處理,能實現循環利用是最理想的。」

在田村一家,還有很多0元物品。

比如yuni醬自制的柿子醋、醬油,以及治蟲咬的外用藥等等。

盡管生活清貧,但他們一直很樂觀。

從孩子的玩具和墻上的書籍,也能看出這一家過得并不窘迫。

比起掙扎在「生存線」這種說法,他們更像在過「自己選擇的生活」。

可能有人會好奇,到底是怎樣的經歷讓他們決定過這種日子。

回到6年前,在社交媒體上相遇的兩個人,的確沒有現在那麼安然。

彼時的yuni醬,是一個成長于北海道的(東)京漂。

懷揣著歌手夢的她,一邊在便利店打工,一邊在聲樂教室上課,但參加了10年海選都沒能如愿以償。

29歲時,她陷入了迷茫,周圍的人結婚的結婚,搞事業的搞事業,只剩她一事無成。

也就在這時,她看到了田村余一的征婚帖子,就帶上行李,打算去面基順便相個親。

征婚前的田村余一,也過得并不快樂。

大學畢業后,他做過100份工作,但沒有一個能干下去。

這種找不到活路的絕望,讓田村想放棄人生。

于是這個沒有登山經驗的年輕人,突然做下了要爬日本第一富士山的決定。

他努力爬到了海拔3000米之處,最終在入夜的雪山上,沒找到地方取暖。

就在瀕死之際,田村從心底里涌出了一股想要活下去的欲望。

得到幫助并成功下山之后,田村不再沉溺于負面情緒。

他決定去做一個舞者,跳別人從來沒跳過的舞蹈,更加輕快地面對人生,也開始了長達十幾年的省錢生活。

2016年,早已揮別過去的田村遇到了yuni醬。

后者對他一見鐘情,控制不住地喜歡上了這個禮貌且親切的男人,還到了不想回東京的程度。

交往4個月后,他們就閃婚了。

更幸運的是,曾經是和服愛好者的女生,竟也在鄉下生活中找到了自己的安寧。

婚后不久,可愛的大地也來到了他們身邊。

兩個大人都在盡自己所能給孩子最好的生活。

田村怕大地窩在家里會悶,就在室內給孩子做了個小秋千。

夫妻倆一天只吃一頓,但孩子照樣一天三頓。

「因為我們大人不會再長身體了,所以只需要維持生命活動就行了,大概不用吃這麼多也沒事。」

大地出生三年了,從沒感冒、發燒過。

不怕生的他,也經常被爸爸媽媽帶出門轉悠。

在城里的孩子沉迷打機時,他可以漫山遍野地玩耍,學會了認食物,還會乖巧地撿栗子,回來給媽媽加菜。

雖然說是在偏僻山區里節儉生活,但田村一家其實仍保留著現代社會的生活用品——手機是iPhone、電腦是iMac、還有一輛小卡車。

油費、電話費網費、再加上偶爾買肉蛋奶花的伙食費、稅和保險、給孩子存的學費,每月總花銷大概要4萬日元。

去年一年,yuni醬做竹吸管放在網上賣,一年也才賺了2萬日元。

所以家里的收入,主要還是靠外出工作的田村爸爸。

田村的工作叫「萬事屋」,專門幫助困難人士解決問題,有點像人型便利店。

他們居住的南部町是一個老齡化程度很重的地方,當地約4成人口都是65歲以上的老人。

町(相當于我們的鎮)里的人有什麼需求都可以找他,在能力范圍內的事情他都能夠幫忙。

田村曾幫老人換過紗窗、扔垃圾、打掃套窗……再收以較低的報酬。

積少成多,田村的月收入穩定在4萬日元,也就是剛好和他們家的支出相抵。

這種剛好包含著一種「故意」,因為在田村的心中,妻兒在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他賺到了生活必需的錢,就會把剩下的時間用來陪伴家人。

田村曾說過:

「自給自足,很多人都做到了自給,但我覺得自足才是最重要的。要找到自己滿足的那個點,不然人的欲望是無止境的。」

今年初春,就在節目組采訪他的時候也發生了一件喜事:田村幫人拆房子,賺了整整41萬日元。

因為這個大單,他得以在留下生活費和孩子的未來學費之后,再帶妻兒去奢侈一把,泡個溫泉。

父子倆洗澡的時候,田村搓著妻子自制的肥皂,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這驟然多出來的錢,并沒有改變這個擁有奇怪堅持的家庭。

回顧他們的故事,漫果兒忍不住想起羅曼·羅蘭寫下的一句話:

「人最可貴之處在于看透生活的本質后,依然熱愛生活。」

這一家苦中帶甜的經歷,作下了最動人的注解。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