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舞人心!疫情之下交通癱瘓,英單臂水手思親心切,無畏颶風獨跨大西洋航行4000英里回家,網呼:太勵志了!

徐璐瑶 2020/07/08 檢舉 我要評論

由於冠狀病毒的爆發,一名被困在加勒比海的獨臂水手獨自完成了4000英里的旅程,回到了紐西蘭。

加里·克羅瑟斯在2009年的一次摩托車事故中失去了一隻手臂,在海上航行了37天后,於週六回到了倫敦德里的家中。

當大流行導致全球航空交通癱瘓時,他正在聖馬丁。

他說:「我別無選擇,只能揚帆回家。現在我到了這裡,感覺真是太棒了。」

他被困在加勒比島上,隨著颶風季節的臨近,他擔心自己會錯過女兒烏納計畫在9月舉行的婚禮。

「聖馬丁位於加勒比海北部,是颶風的中心,」他告訴BBC新聞記者。

「我本可以讓人把遊艇提出來存放在那兒的,但由於疫情的影響,沒有航班回家,我就會被困在那裡。」

權衡之後,他決定駕駛他那艘藍色的遊艇航行4000英里回到德里。

「這是最簡單的選擇,以確保我能及時趕回家參加我女兒的婚禮,」他說。

他補充說:「我準備好食物和物資,然後起航回家。」

死者的睡眠
儘管加里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水手,但此前他最長的單人航行僅持續了7天。

他於5月底離開聖馬丁,沿著福伊爾河逆流而上37天。

「花那麼多時間獨自生活是很奇怪的。你必須讓自己非常專注。我一心只想著回家,我本可以在亞速爾停留一段時間,但我決心繼續前進,回家。」

他說:「我們有很多事情要忙,修理船隻,維護工作,還要花很多時間聽天氣預報。

他補充說,在船上睡覺是「真正的挑戰」。

週六晚上,他在陸地上和自己的床上度過了第一個晚上,他說自己「睡的像死人一樣好」。

他說,由於他只有一隻手臂,所以這次航行的某些方面變得更加具有挑戰性。

在2009年發生摩托車事故後,他的左臂嚴重受傷。2018年,他決定切除殘臂。

「無需置疑,這讓一切變得更有挑戰性……他是Foyle Sailability的副主席。Foyle Sailability是一家鼓勵殘疾人航海的慈善機構。

「不過,有時候在船上是一場鬥爭。」

「回家的狂喜」
週六下午,加里在妻子瑪麗、女兒艾米和奧娜的歡呼聲中回到了家。

「能回家我很高興,」他說。

他說,他對前來歡迎他的人數感到震驚。

德里的副市長格雷厄姆·沃克(Graham Warke)也在福伊爾河畔等候。

「加里的故事真的證明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你可以憑藉激情、決心和信念實現很多巨大的成就,」他說。

「加里在事故後能夠再次航行已經很讓人難以置信了,這次他獨自橫渡大西洋的經歷更加鼓舞人心。」

副市長表示,這次旅行「肯定會激發更多人相信他們也能克服困難的決心」。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