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歷史上地獄般的鬼島,高樓遍布卻無人居住,居民是如何消失的

在距離日本長崎市15公里的外海上,有一座面積僅0.06平方公里的小島,在這個還沒有一個體育場大的小島上,卻發現了儲量豐富的礦產,于是在二戰期間,有大量的高樓在這座小島上拔地而起,這里也一度成為了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然而1974年以后,所有的人都離開了這座小島,這里成為一座「鬼島」,也被日本政府禁止登陸。那麼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又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鬼島現狀

鬼島前身

這座小島的官方名稱叫端島(はしま, Hashima),是日本長崎市外海505個荒島之一,由于小島外形酷似一艘軍艦,所以也叫做「軍艦島」。

遠看小島形似軍艦

在1887年的時候,日本一艘勘探船登上小島,在上面發現了該島及其海底蘊藏著豐富的煤礦,就是說端島就是一座巨大的海底煤礦的海面露出部分。當時正值日本明治維新之后,日本就像一台高速運轉的機器,對資源,財富和國力的渴望都達到了極點,但是日本本國的資源匱乏,尤其是煤礦,所以,開發端島的煤礦資源就被日本政府列為了重點項目。

剛發現時的端島

1890年日本軍工巨頭三菱公司買下端島,開始從海底礦山開采煤礦,建造了海堤和填海,使得該島的面積擴大了三倍,同時建造了四個礦井,每個礦井的深度達1公里,其中一個礦井甚至橫向連接到了附近的另一個島嶼,在之后的一個世紀里,端島都是日本最主要的煤礦產區之一。

要知道,三菱是日本三大軍工企業之一,負責日本海軍艦艇和飛機的建造,擁有龐大的軍工體系,而這座島嶼,自然也是為了日本軍工服務。

這里的環境惡劣,常年還伴隨著台風和風暴,為了能在島上,抵御台風的侵襲,三菱公司在島上修建了日本第一座大型鋼筋混凝土建筑,也就是7層樓高的礦工公寓樓。

日本第一座大型混凝土建筑

二戰時期,日軍強行把4萬多名中國人,送到日本充當戰爭勞工,其中有3700多人分配給了三菱公司,這些人被全部送到了端島。此外還有1300名朝鮮勞工,這5000人就全部住進了這棟7層的公寓樓,可想而知居住環境有多麼狹小。

而這些勞工中,并不都是煤炭工人,很多都是學校老師,商人和普通農民,因為這些人都是被日本的端島招工騙來的,日本當時把端島描述成一個海上樂園新城市,在戰爭期間,這些人迫于生計,來到這里淘金,殊不知等他們上島后,才發現來到了一個地獄。

這里的人口密度一度高達是東京的9倍以上,而在這里,這些被欺騙來的勞工們,開始了他們極其悲慘的命運。

地獄開始

先來看看這座小島,整座島嶼在三菱公司的開發下,可以說是用盡了每一寸土地,沒有一顆樹木,完全就是一座水泥島。

在公寓樓旁邊,就是海底煤礦的入口,工人們就是從這里,下到海底一公里深的礦井中,再后面是后期修建的一些建筑,是為之后的日本移民準備的,所以有一些醫院,學校,體育館,甚至還有一座日本神社。

首先,端島的生存資源十分匱乏,淡水和食品必須完全依賴外界運輸,雖然端島離日本本土僅15公里,但是這里的海上風暴時有發生,有時候會持續一周,讓貨運船只無法靠岸,而在這座小島上,三菱公司的管理團隊,就是上帝一般的存在,他們決定資源將如何分配。

在礦井中工作的勞工

在島上的三菱公司員工最優先獲得食物和淡水,而其它日本國民,位于第二等級,最后才是這些煤礦勞工們,他們每天要在井下,工作12小時以上,沒有休息,沒有工資,所得的酬勞就是每天最基本的食物和水。

而且他們的食物基本都是榨完豆油的殘渣,這些豆渣都是日本本土的,豆油加工廠的垃圾一船一船地運來,只為滿足這些勞工最低的生存需要。

而且在端島肆虐的海風中,這些勞工全身上下只讓,穿一條內褲,通過一些遺留下來的照片,可以看到這些勞工清晰可見的根根肋骨和絕望的眼神。

當年端島勞工照片

沒有休息,沒日沒夜的勞作,同時,他們還要面對礦井隨時的塌方和窒息,等待他們的結局只有這樣幾種:累死,餓死,被打死,這里就是如同地獄般的存在。

而出于絕望,一些勞工開始逃離端島,他們跳過了高高的海堤,想趁著夜色游到15公里外的對岸,可是由于長期的營養不良,和過于洶涌的海浪,這些逃離端島的勞工,大多都淹死在海水之中。

而日本由日本長崎人權組織編寫的《如果傾聽軍艦島》一書,在韓國發行,這本書收錄了端島中國,朝鮮勞工的證詞和相關內容,上面描述了勞工們每天的基本生活。

書中一名叫做金亨錫的韓國老人回憶道,1943年,他被日本人強制帶到了長崎,從三菱煤礦來的人把他推上船,船上坐滿了前往端島的人,他的號碼是4416。到了島上的第一天,他就直接進入了礦井開始工作。

端島勞工金亨錫

金亨錫說,他們每天要輪班工作12小時以上,坑道里非常狹小,而且溫度非常高,沒有基本的裝備,連毛巾都沒有,他時常用沾滿炭粉的手擦汗,久而久之眼睛就看不清了,有一次礦井塌方讓200人埋入其中,三菱公司并未營救,而是直接關閉了那條坑道,從旁邊重新挖了一條坑道,我們被當做牲畜一樣使用。

端島勞工真實照片

一張床必須和十幾個人共用,因為采用分班制,只有在規定的時間內才能睡覺,床上到處都是虱子,蚊子多到令人發指。

日本在二戰中接連戰敗, 讓其對煤礦資源的需求,上升到瘋狂的地步,只有不斷壓榨這些勞工,才能獲得更多的產出,所以,從1940-1945年,共有722名中國勞工(三菱公司稱),以及560名(三菱公司稱)韓國勞工,在島上被折磨致死,包括煤礦坍塌事故,極度疲憊和營養不良。

后期端島

二戰之后,這些勞工都被遣送回國,端島的這段黑暗歷史,也被三菱公司和日本政府掩蓋,他們還在對國內宣稱,這里是一個新世界城市,為了使國民相信這一說法,三菱公司開始在這里,建造更多的建筑,以吸引日本國民的到來。

因為端島當時仍然是日本最主要的煤礦產區,需要煤礦工人,于是,大批的日本煤礦工人和他們的家屬來到端島。男人們白天就在礦井工作,女人們就在家里做家務,他們的孩子們就在,學校里上學,在大街上玩耍。

在端島的日本礦工

這里的工人平均工資也比日本本國要高很多,于是,端島建造了很多新式的商店,電影院和娛樂設施,還進口很多最新式的,家電和奢侈品,儼然成為了一個所有人都認為的新世界。

在小島上,由于沒有機動車道,而人口也過于擁擠,為了讓大街上的行人更加有序,這里還設置了行人使用的紅綠燈,大家會像機動車一樣遵守交通規則。

在公共休息日,所有人會在島上最大的廣場和孩子們一起做游戲,這些照片也被發到媒體上,吸引了更多的日本國民。

端島最大的廣場

在1957年,三菱公司修建了,一條海底管道,以解決從日本本土輸送淡水的問題,這樣,島上的自來水系統,也完全成熟,島上的居民可以隨時去公共澡堂洗澡。

這樣,1960年代在端島出生的孩子,經歷了一個幸福的童年,由于所有的住宅樓,都是相連的,他們在這些樓道里跑來跑去,但是他們對這里的歷史,一點也不清楚,甚至連他們的父母,也不確定這里,到底發生過什麼。

端島長大的日本兒童

到了1970年,隨著世界石油產量的提升,煤炭的地位逐步下降,端島的煤礦也幾近挖完,在1974年,這里的煤礦徹底關閉,所有的工人被轉移到了另一座小島上,連帶的所有的居民,也一點點搬走了,端島也從繁榮走向了沒落。

空無一人的端島

后來日本政府還禁止任何人登上該島。

重新開放

直到2009年,端島的部分區域才對外開放,允許旅游團參觀島上的部分建筑,但是所到之處,游客們看到的都是殘垣斷壁和廢棄的水泥建筑,還有些人攜帶無人機,到端島上的核心區域去探險。

他們走進這些公寓大樓發現,很多房間里的物品包括一些電器都還在,有些東西散落一地,這些對于當時的人們來說,是很昂貴的東西,不知為何沒有帶走,而且感覺當時走得很匆忙,不像是有序的撤離這個小島。

端島建筑內部

而且這里據說有人晚上看到島上的某棟建筑中有燈,似乎還看到過人影和奇怪的東西,但是白天去看又什麼都沒有發現,有人說這里冤死的人太多,發生了太多無法描述的事情,才讓這里的居民逐漸搬離,所有這些傳說讓這里成為了一座「鬼島」。

端島的黑暗歷史一直是日本官方不肯承認的一段歷史,直到2006年,日本政府向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申請希望把端島列入世界遺產,作為明治時期的,日本工業遺產的一部分,這才引起了各界的反響。

而韓國政府的反應最為強烈,于是,在通過調查和評估后,世界遺產委員會在日本將端島,列入世遺名錄時,提出了一個條件,即要求日本「必須講述端島完整的歷史」,這個時候,日本才承認了在二戰期間強征大量勞工,在惡劣環境中勞作的事實,并承諾將在遺址上,對這段歷史進行介紹。

但登島的游客們發現,在很多景點介紹牌上,日本在描述這段歷史時,只是提到了韓國勞工,而對中國勞工只字未提,僅僅是因為是,韓國政府的強烈反對嗎?

登島游客

2015年,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世界遺產委員會,經過了9年的實地調查,竟然真的將端島列入了「世界文化遺產」的名錄,而韓國在2017年拍攝的《軍艦島》電影,才讓這段歷史被世人所知。

韓國電影《軍艦島》

并且《軍艦島》的電影團隊在韓國募集了20億韓元,在紐約時代廣場的大屏幕上,播放了一則《軍艦島真正的名字是地獄島》的宣傳片,而這個宣傳片被,整整播放了7000遍。

紐約時代廣場廣告片

我相信,端島真正的黑暗歷史一定比現在看到的更加恐怖,這些勞工用血和肉堆砌了,日本追求戰爭的私利,他們的生命也許,就這樣消失了,但是我們不能忘記這段歷史, 希望更多的人了解這段歷史。

如果你也喜歡這篇文章,請關注@曉涵哥來了我會帶來更多精彩的原創內容。

#全能創作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