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故人歸》長意囚禁紀云禾,強制愛又虐又甜,兩個點最戳我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恰似故人歸》以長意將紀云禾囚禁在北淵的湖心島而開始,經歷了被所愛之人傷害至深之后的長意,看起來冷漠無情,但他骨子里還是那個認死理的固執的大尾巴魚。

他囚禁紀云禾,是因為紀云禾的身體已經虛弱至極,已經受不住任何一點折騰。所以他才將她困在自己的身邊,一是為了能更好地照顧她的身體,二是不想讓她離開自己的身邊。

長意囚禁紀云禾的目的看起來是為了復仇,其實根本出發點還是因為愛啊,這個心口不一的大尾巴魚,連自己的感情也不敢直視了。

長意猜到紀云禾當初將他推落懸崖可能是有苦衷的,但是他就是要紀云禾親口告訴他,但是紀云禾想到自己命不久矣,擔心長意在自己離去之后,活在痛苦和自責中,所以一直也不肯開口解釋。

長意恨紀云禾曾經的欺騙,但是又不忍心傷害她,所以只能以這樣的方式將她囚禁起來。

而紀云禾是知道自己死定了,但是她還愛著長意,想著既然已經傷害了長意,干脆就將之前的謊言說到底,不想讓長意得知真相后,得到又失去更傷心。

這個囚禁劇情,真的看得人又虐又甜的。但就是這麼很是別扭的兩個人,在北淵湖心島中的木屋中開始過起日子。這其中,長意有兩個點最戳我。

一個點是,長意很少直面紀云禾。

長意雖然很關心紀云禾,但是這種關心卻又是默默的,比如他悄悄地化出漫天星辰給紀云禾看,也是很浪漫的。比如他總是很少直視著紀云禾。

在兩個人相處的時候,紀云禾總是會看著長意,但是長意基本上都很少看她。他的眼睛經常都是看向別處的。

但是在紀云禾看不見他的時候,他卻總是開始抬頭盯著紀云禾看。

在她低頭喝藥的時候,長意會肆無忌憚地看著她。但是在紀云禾一喝完藥抬頭的時候,他又會馬上垂下眼,不再直視她。

在紀云禾轉身的時候,他的眼睛會一直盯著她,但是當她轉過來的時候,他的眼神又會移開。

當紀云禾在桌子對面背著他的時候,他抬著頭,長長久久地看著對面的人。她一扭過頭,他又低下頭了。

這個點真的好戳我啊!特別希望紀云禾在喝藥的時候,能喝久一點,能讓長意好好地看看她。

看到紀云禾喝藥,因為身體虛弱而難以下咽時,他低頭垂著眼睛,眼神難過得快要哭了出來。但他不敢展現出來。

長意真的好愛紀云禾,雖然心中執拗地不愿意承認他對紀云禾的感情,但他對她的愛卻是藏也藏不住啊。

他不敢對視她,是怕對視了,自己就會心軟,就再也裝不下去了吧。他更怕自己的一腔真心只是一廂情愿。

另外一個點是,長意給紀云禾種下鮫人印記。

鮫人印記連通兩個人的五感,長意給紀云禾種下鮫人印記,從此以后,他就能感受她的痛苦,感知她的一切危難,為她的身體狀態憂心,和她一起承擔痛苦和折磨。

這樣,身體上承擔的痛苦多了,心里似乎才不會那麼痛吧,這感同身受的強制愛啊。

長意雖然霸道嘴硬,但是他的眼神和行動都充滿關心和愛。連羅索都在質疑自己的世子,不是要折磨紀云禾嗎?怎麼住的地方比自己還好?還質問長意,這折磨紀云禾的方法是不是有些問題?

對于長意而言,其他任何人,任何事,他都可以放下,唯獨紀云禾,他放不下也從不曾想過放下。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