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導演用鏡頭記錄「癡呆」父母的「最美」愛情:哪怕我忘了自己,也不會忘了愛你!

日本的一部紀錄片曾讓無數人留下了淚水,這部紀錄片叫做《我癡呆了,請多關照》,可以說這是一部真實的放映了日本老年人生活的一部紀錄片,而且這部紀錄片的評分很高,很多人看完之後都久久不能平靜。

這部片的導演是東京電視臺的製片人信友直子,而片中記錄的一對父母也就是他的父母。

從2000年開始,他就將手中的攝像機對準了自己的親生父母,並記錄下了這些感動人心的片段。

影片全程都是直子拿著一臺攝像機拍攝她的家庭,沒什麼技巧顯得非常隨意,但讓觀眾更容易沉浸到她所記錄的私人生活中。

「隨意」並不意味著影片只是生活片段的雜亂拼湊,導演以她的母親為敘事中心,將生活的各個層面毫不掩飾的呈現在我們眼前。

2014年,直子的父親94歲,母親85歲,這是父母結婚的第55個年頭。

能夠攜手走過半個多世紀的風風雨雨,晚年也有退休金保障,老兩口的日子過得那是一個簡單舒心。

但85歲的母親身體開始出現異樣:經常會丟三落四,會忘記出門要買什麼東西,父親也說母親最近記性一天不如一天。

到醫院檢查後,醫生說母親患上了「阿茲海默癥」,就是我們常說的老年癡呆。

起初,直子考慮要不要辭去東京的工作回家照顧母親,但父親母親都強烈反對,不願耽誤女兒的大好前程。

在直子的要求下,家裡定期會有護工來做清潔,給老兩口做飯,直子一有時間就會回家看看,看到母親安好自己心裡也舒坦些。

儘管有著精心照料,但母親的癥狀還是慢慢加重,身上經常覺得沒有力氣,脾氣也變得喜怒無常,記性更是越來越糟。

直到有一天,母親在家中絆倒摔傷了眼睛和頭,但她卻完全不記得有這麼一回事,直到直子問起來,她才發現自己受傷。

這對母親而言是巨大的打擊,她一遍又一遍地自言自語,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變得如此不堪一擊。

直子清楚的記得,在她幾年前患上癌癥時,是母親用自己的樂觀和溫柔,支撐直子度過最艱難的時光,直到手術痊癒。

直子不會忘記那段痛苦又溫情的記憶,她明白,現在到了自己償還母親的時候了。

在電影《我腦中的橡皮擦》裡,女主角秀珍被阿茲海默癥折磨,她一次次地忘記和愛人在一起的美好回憶,對她來說「失去記憶就等于失去靈魂」。

母親何嘗不是如此,曾經多少美好的記憶變得模糊,甚至完全遺忘,這是何等的殘酷和揪心。

能看得到家人間相濡以沫的溫情,也有必須面對的殘酷與無奈。

直子的母親在年輕的時候,是當仁不讓的獨立女性,敢打敢拼,對任何事都能積極面對。

結婚以後,廚房成了母親的「主戰場」,幾十年來,她在這一方天地得到了多少樂趣,日益精進的廚藝讓母親總能心懷驕傲。

但從患上阿茲海默癥後,母親變得遲鈍,對于做飯她越來越力不從心,無法再展現她的精湛廚藝。

母親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衰弱,她為此傷心、痛苦、憤怒不安,情緒變得十分敏感,有時候非常不穩定。

她會因為耳聾的父親聽不到自己說話,認為父親「瞧不起她」而怒氣衝衝。

有時候她躲在被窩裡不願出來,哭喊著不想活了,不想成為家庭的負擔,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母親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她無法接受生活狀態的巨大落差,無法忍受原本強健的身體變得如此孱弱,連情緒都無法控制。

說到這裡,漫果兒想起了一個朋友,他的奶奶就是得了阿茲海默癥,現在已經是晚期。

他說,每次回到家裡,看著曾經那麼疼愛自己的奶奶完全忘了他是誰,他就有一種揪心的難受。

據統計,全世界阿茲海默患者超過4000萬,但大多數人對這種疾病其實並不了解,只知道它的別名叫「老年癡呆」。

而這部紀錄片正是認識阿茲海默癥的一個視窗,它最重要的意義不是導演對于父母單純的記錄,而是讓人們真正了解到阿茲海默癥患者的生存境遇。

正如影片的片名所說,阿茲海默患者最需要的不是物質和藥物,而是來自周圍每一個人發自內心的「多多關照」。

影片的片尾,直子把二十年前和二十年後父母的影像放在一起,從當初的身輕體健,到如今身體佝僂步履蹣跚,讓人感到心酸的同時,更多的是一種發自心底的溫暖。

能夠一起度過幾十年的風雨,一直相伴到老,老夫老妻的相濡以沫是影片最動人的溫柔力量。

父親義無反顧擔負起照顧母親的責任,買菜做飯,還學會了做針線活,在年近百歲時竟成了「家庭主夫」。

母親雖然受疾病困擾,但在情緒安定的時候,她仍會像過去那樣和善貼心,給老伴撓背的一幕堪稱全片最暖心的一次「撒狗糧」。

當母親看著父親,問他「我是個好太太吧」時,笑容洋溢在母親的臉上,剛剛還無處發洩的悲觀絕望此時已經煙消雲散。

這些暖心的生活細節足以證明,即便疾病對母親造成多大的傷害,但總會被來自家人的愛一次次擊退。

直子通過這樣單純直觀的記錄,得以讓自己能抽出更多時間陪伴他們,彌補了曾經年少離家的遺憾。

「即便我眼看著父母年華老去,我卻什麼都沒有做,只能不知所措地遠遠看著同樣不知所措的父母。」

這是影片《步履不停》的一句臺詞,看著父母逐漸遠去的身影,阿部寬飾演的男主角良多只能這樣默默感歎。

我們長大,父母變老,這是生命繁衍的規律,我們無法逆轉只能遵循。

但只希望在這有限的時間裡,他們的腳步可以慢一些,多享受一刻兒女的陪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