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歲日本男子「做二休五」,東京隱居6年,又在台灣隱居3年:人類早期沒有工作時,就活不了嗎?

當我們沉迷996日漸肥胖頭禿時,一位日本青年卻過著不一樣的生活。

他的工作狀態是做二休五,在東京隱居6年,又在台灣度過3年,把斷舍離精神發揮到了極致。

01

走進書店,理財投資、時間規劃類書籍,總是擺放在特別顯眼的地方,準確命中社畜內心敏感點。然而今年初,有一本相當「奇葩」的書問世了,名叫《做二休五:錢少事少的都市生活指南》,還曾登上日本暢銷書排行榜。

喏,作者就是這位仁兄,33歲的大原扁理。

大原扁理可能骨子里就有一種佛系精神。

高中畢業后,他思考繼續讀書還是參加工作太專注,直接錯過了大學入學申請。索性破罐子破摔出國旅游一趟,接著打工賺生活費,書店、超市、工廠……這些地方他都曾待過。

每天工作12小時,節假日依然上崗的生活,讓他悟出了一件事:有薪水但沒質量的生活,并非他的初心。

于是他成為了一位城市隱居者。

起初,他在寸土寸金的東京隱居了6年。

每周工作兩天帶來的年收入約有6萬,看起來還不錯是吧?但在物價奇高的日本,其實很難正常生活。

薪水下降之后,大原扁理怎麼維持生活呢?

在郊區租一間便宜的公寓,沒有手機電視,偶爾進城一趟,很少社交,基本斷舍離……

02

大原扁理很少買衣服,而且也只買二手或折扣。

飲食方面能填飽肚子就好,幾乎不吃葷菜,偶爾挖挖野菜,還像模像樣制定了吃草的食譜,一天花費20元以內。

住在遠離繁華、通勤困難的郊區,月租金不到2000元。

出門基本靠騎車和走路,很少花費在交通工具上。

……

簡而言之,就是衣食住行各個方面,都把斷舍離發揮到了極致。

但大原扁理的「變態」之處,還不僅限于此。最令小e感到窒息的是,他居然不用手機。

現代年輕人都患上了手機綜合癥,無論打發時間、緩解尷尬或隨時待命,只要手機離身就心慌。我們不敢與外界斷節,疲憊地保持在線狀態,和所有人聯系,唯獨放棄與自己對話。

那麼,大原扁理為什麼拒絕手機呢?

原來高中畢業后,他意識到一件事:明明沒有使用手機,但因為有手機就得繳錢,這件事太詭異了。

于是他關閉了手機套餐,身邊只剩幾個不需要手機也能聯絡的好朋友。

「老實說,這樣真的很輕松,因為手機沒了,不必要的人就自動離開了,完全不用我拜托他們……原本隨時隨地都會堂而皇之找上門的人消失了……」

03

在東京隱居6年、每周營業兩天,甚至還存下錢的大原扁理,現在已經搬了家,在中國台灣的郊區繼續隱居。

他不認為自己是完全意義上的隱居,首先他沒住深山老林,其次仍要出門上班,因此他自稱為「21世紀都市型隱居」。

我們有種常見的說法,錢能解決世界上99%的問題。

然而他認為:「有錢才叫自由?這未免也太不自由。人類在沒有錢、也沒有所謂‘工作’的年代,難道就活不了?」

無論在北上廣,或是新一線城市,包括二線三線十八線城市……社畜都是共同物種,而非地方特色。

倒霉催的上班族,一天到晚奮斗KPI,錢難賺脫發變胖很容易,房租貴生活貴,久而久之,大家用「社會畜生」來調侃自己,也是好笑且心酸。

我們總安慰自己再拼一把,未來就能怎樣怎樣。但30歲以后的終極使命,卻是告訴自己怎麼去適應普通的人生。

04

大原扁理這種做二休五的日常,前提是有個可觀的福利政策兜底,也許于我們并不太實際,但也提供了一種新的思路——人活一生,沒錢就快樂不了麼?

現在的大原扁理,主業是生活,副業是工作,工作只是為了滿足生活所需。

「可能我父母那一輩人并不太能理解我的生活方式,被人說是失敗者,我也無所謂。」

沒錢,沒身份,沒地位……也許會讓那張所謂的人生履歷不如他人輝煌,但正如《莊子》所說,「不夭斤斧,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無用的大樹反而不會受到斧頭戕害,沒有用處反而是沒有困苦。

追求財富自由固然是好的,但是我希望你知道:「失敗」點,也無妨。

畢竟,人生不是只有一種打開方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