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一財閥千金,披頭士丈夫為她冠妻姓,卻被英國視為「禍水」!

加油娜娜酱 09/01/2022 09:30 檢舉

2021年的冬天,猴子樂隊(The Monkees)的吉他手Michael Nesmith逝世。

來自上個世紀最美好的記憶,正在逐漸離我們遠去。這讓人不禁再次想起,同樣讓那個20世紀,無比耀眼的另一隻樂隊——披頭士。

在這個寒冷的12月,一部名叫《披頭士:捲土重來》(Beatles:Get Back)的紀錄片在英國上映。

1980年,也是在同樣寒冷的12月,披頭士成員約翰·列儂,在與自己的日本妻子小野洋子回家的路上,被狂熱分子馬克·查普曼所害。

2007年,當75歲的小野洋子發佈《是的,我就是女巫》(Yes, I‘m a witch)的時候,一切都恍如隔世。

直到現在,還一直在被眾人說成「毀了披頭士」、「罪人」的小野洋子,縱觀她的一生,看上去是「成也約翰,敗也約翰」。無論她自己精彩與否,她的一生,似乎都很難只與自己相關。

出生于日本頂級世家、輾轉于日美、曾擁有3任丈夫、被雪藏又被授予金獅獎、影響約翰·列儂後半生······這個女人,撇開「約翰·列儂遺孀」這個單一標籤之後,她還可以如何被看待呢?

1933年出生的小野洋子,擁有平常人無法企及的家世背景——曾祖父曾推動倒幕運動、並被明治天皇委以重任;外曾祖父是日本安田財閥的始祖——安田善次郎(在安田離開人世後,統計出他擁有的財產,相當于當時日本國家預算的1/8);祖父在1890年取得了博士學位,是日本首批擁有此學位的人,並在1896年擔當日本興業銀行總裁。

家世鼎盛的洋子,從小就隨同工作中的父母往返日本和美國。5歲時,她進入了日本皇室專門學校——學習院,和當時還是皇太子的明仁、皇弟義宮是同窗。

小野洋子與義宮從小一起長大的同窗經歷,讓兩個人越來越親密。據說,二人經常在校內一同作和歌、寫詩,小野洋子還一度被傳為這位皇室成員的「初戀情人」。

然而,小野洋子從小便與眾不同。幼時的赴美經歷,讓她不甘于留在日本,過上相夫教子的傳統女子生活。1952年,19歲的小野洋子再次赴美主修哲學。在那個年代,哲學系基本沒有女性的面孔,更何況還是來自異國的亞洲少女。

小野洋子的父親熱愛西洋古典樂,母親則對日本傳統樂器有很深的造詣,從小耳濡目染的洋子,憑藉極高的起點,加上求學期間的積累,逐漸形成了屬于自己的獨特藝術觀。

「前衛藝術家」這個名詞,可能對于普羅大眾來說並不熟悉,但卻是引領世界藝術的超前力量。約翰列儂的作品《Imagine》,至今仍被大家視為珍品,而這首歌,據約翰本人所說,靈感正是來自小野洋子的早期作品《Grapefruit》。

然而,這本飽含奇思妙想的詩集,卻在完成後無人問津。

人們偏向于對自己熟悉的藝術作品表達好感,于是,被貼上「叛逆、冷門」標籤的美好果實,只能被束之高閣。

1964年,小野洋子用另一種方式,引起了全世界的矚目。《切片》——小野洋子坐在卡耐基誦廳的舞臺上,觀眾依次上臺、用剪刀一片一片地剪下她的衣服。

「來吧,剪下我的衣服,隨便哪裡,然後,請將這碎片送給你心愛的人。」

作為前衛藝術家中的一個、激浪派(Fluxus)的支持者,小野洋子用這種「可以被任意解讀」的行為藝術,成就了她藝術生涯的第一個里程碑。同時,她也因為在當時有些「過激」的表達形式,被來自日本的一眾藝術家抵制。

在認識約翰·列儂之前,小野洋子還有兩段婚姻。29歲時她被送進了精神病院。而她的第二任丈夫,扮作來自紐約的主治醫生,從精神病院「劫走」了洋子,也同時「俘獲」了她的心。

洋子與第二任丈夫生下了自己的第一個女兒,也是在這個時候,初為人母的洋子,經歷了與過去迥然不同的人生體驗。痛苦與幸福交織,讓她做出了上面這樣的作品——留下自己初為人母時的頭髮、指紋、各種印記,以此來記錄作為一個母親的人生的全新階段。

與其說,遇到約翰·列儂,讓小野洋子「飛上枝頭變鳳凰」,倒不如說,是兩個人的相遇,讓彼此的人生都產生了巨變。兩人結婚時,小野洋子更名Yoko Ono Lennon,同時,娶到洋子的約翰·列儂,也把名字改成了John Winston Ono Lennon。

從小在戰亂中長大的小野洋子,擁有非常強烈的「追求和平」信念,這種思想也灌注到了她的各種作品當中。

婚後,小野洋子和約翰·列儂將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呼籲和平活動中。

兩人把蜜月也設定成了「世界和平」——他們躺在希爾頓飯店的床上長達一周的時間,同時接受所有媒體的採訪,並將之定義為「床上和平行動」。作為前衛藝術家,小野洋子生來便是如此迥異,可一旦「搭上」了世界級偶像約翰·列儂,一切都沒有那麼純粹簡單了。來自大眾輿論的「暴擊」,自然可想而知。

然而,和約翰驚天動地的婚姻,因為1980年那晚的事件,戛然而止。

小野洋子的生命,卻還在延續,換句話說,精彩可能才剛剛開始。

2003年,70歲的小野洋子再次表演了《切片》。時隔37年,再次被慢慢減掉衣物的小野洋子說:「第一次這樣做的時候,我還很年輕,心裡滿是憤懣和不安。如今,我是懷著對自己、對這個世界的愛,來做這件事。」

她對世界和平與公益的關注,始終沒有停歇。2014年,她發佈了呼籲日本停止捕獵海豚的公開信;同年,她在「廣島爆炸紀念日」訪問廣島,和當地的民眾一起祈願和平。

「我依然對這個世界抱有深遠的希望和愛,這份希冀,可與大西洋比肩。」

我們愛高雅善良的赫本、我們愛一代風華的哥哥······但世界這麼大,每個人這麼不同,有太多我們不理解、不認同的愛,在以獨特的方式、由特別的人來表達。

我們可以不喜歡它們、也有權利表達自己的喜惡,但我們需要承認,我們的「不理解」、「不喜歡」,並不能磨滅它們實實在在的光亮和美好。我們也需要承認,即使是我們無法認同的人和物,也有可能是非常精彩的。

-END-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19global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