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云背后的日本老板:五年投資1000億,三年虧了400億

1

日本人孫正義,是中國投資人眼中的神。他在馬云一無所有時,慧眼識珠,給了阿里2000萬美元的風險投資。14年后,阿里上市,給了他1000億美元的回報。

經此一役,孫正義的大名響徹中華大地,被人追捧為「世界級投資大師」。在此之前,很少有中國人知道孫正義的名字,更不知道阿里最大單一股東實際上是日本人。

阿里成就了孫正義。

2017年,志得意滿的孫正義高調宣布成立史上最大的創投基金——愿景基金,首期募資1000億美元,為全球投資人尋找「下一個阿里」。

為了做大聲勢,孫正義邀請阿里馬云和優衣庫柳井正加盟董事會,組成豪華天團,公開募資。

消息一出,中東土豪霸氣地說:「你也別費勁找散戶了,我們包圓了!」沙特和阿聯酋的主權基金聯合注資600億美元,剩下的400億,由愿景基金的母公司軟銀出面向華爾街兜售。

一位美國記者問他:你職業生涯最大的失誤是什麼?孫正義微微一笑說:「漏看了亞馬遜,不然我將擁有兩家世界級電商公司!」

1000億的愿景基金風風火火投了209家創業公司,沒等來「下一個阿里」,等來了暴雷。2019年虧了130億美元,2021年又虧了275億美元。

虧得連中東土豪都吃不消了,孫正義發起愿景二期募資時,沙特和阿聯酋直搖手:玩不起。

開業績說明會時,身材矮小的孫正義強打精神走向講臺,試圖延續他活潑風趣的演講風格。

但場下的投資人全部黑著臉,會場氣氛降到了冰點。

孫正義意識到現在不是傳達樂觀主義的時候,瞬間收起笑臉,嚴肅地說:「2022年,愿景基金的策略將調整為防守,收縮激進的投資策略。」

離開阿里神話,孫正義的光環正在褪卻。

有位愿景基金的前合伙人調侃說:「孫的投資哲學只有一點,那就是靠直覺。」暗諷孫正義不顧經濟規律,把投資當賭博玩。

一旦有家小型創業公司被媒體廣泛報道,孫正義便會主動約談創業者,簡單交談之后,憑直覺判斷該不該投錢給他。

馬云的氣場和孫正義很搭,兩人說話均切中要點又略帶風趣,孫正義就敢在沒有到過杭州的情況下,當場給馬云2000萬美元。他哪里是在投資,他是在投人!

2

1000億的愿景基金,在孫正義的操持下,三年虧了400多億,換做國內的基金經理,早被基民罵退圈了。但愿景基金是富人基金,不坑窮人。

愿景基金賺錢,主要靠推動創業公司上市,圈股民的錢。

為了快速實現上市,孫正義會給創業者施加很大的壓力,鼓勵他們在創業階段不要關心公司盈利情況,只要關心市場規模就行了,拼命擴張規模,并在輿論端制造聲勢,找一些投行做高公司的估值。

如此不顧盈利的燒錢打法,中國創業公司最熟,孫正義偏愛中國公司,滴滴、貝殼、京東物流、叮咚買菜等等不賺錢的公司,背后全有愿景基金。

孫正義還把「中國經驗」介紹到了美國。他投資了一家在美國主營共享辦公的公司WeWork,他和WeWork的創始人諾伊曼說:「干創業有夢想是不夠的,還要足夠瘋狂!」讓諾伊曼別管盈利問題,瘋狂擴張規模完事了。

諾伊曼沒有辜負孫正義的囑托,確實瘋狂了,買了架私人飛機,在飛機上開派對[吸·毒],拿公司的貸款給自己買房子。

又把自己的親戚安排進董事會,把WeWork變成了家族企業。想讓公司瘋狂,自己必須先瘋!

在業務端,WeWork瘋狂燒錢,2017年-2019年,分別虧了4億美元、9億美元、19億美元,硬是用錢把共享辦公室開滿了美國東西海岸。華爾街給WeWork給出了470億美元的估值。

孫正義一看時機到了,拼命催WeWork上市。2019年,WeWork正式向美國證券委員會提交IPO申請。證券委員會直接以「估值過高,不予通過」,回絕了WeWork的IPO要求。

孫正義非常生氣,要求諾伊曼對此負責,主動辭職。雙方鬧了1年多,最終愿景支付給了諾伊曼10億美元的「分手費」,買下他手上所有股份,才解決了爭端。

2021年,WeWork重新借殼上市時,市值僅僅90億美元,孫正義虧炸了。

3

2019年,愿景基金首次爆虧130億美元。為了平息投資人的憤怒,孫正義主動變賣手中阿里的股票止血,2020年累計回收了410億美元,又接著貝殼、美國美團DoorDash的上市,賺了360億美元,一舉扭虧為盈。去年春天的時候,愿景基金業績排名全球第三。

可惜,好景不長。進入秋天,中概股跳水+投資的公司無法IPO,孫正義全線爆炸,投資的209家公司中只有13家完成了上市,其中8家上市公司處于破發的境地。

孫正義對投資公司上市渴望到什麼地步?連以嚴謹著稱的德國人都被他「要上市先發瘋」的理論給逼瘋了。

WireCard是德國一家線上支付公司,2015年成立,從德國起家,業務逐漸遍布整個歐洲,發展勢頭很好。默克爾訪華時還推薦過這家公司。

自從接受了孫正義的投資后,WireCard猶如一輛失速的卡車,在高速公路上蒙眼狂奔。為了快速上市,公司高層不惜財務造假,憑空給公司編造了十幾億歐元的利潤。

造假曝光后,震驚了全德國,德國已經十幾年沒有財務造假的新聞了,偏偏給孫正義投資的公司趕上了。

追求上市,到底是誰的錯呢?德國政府迅速抓捕了所有WireCard的高管,公司直接破產。

WeWork和WireCard的失敗,讓中東土豪開始質疑孫正義的能力,他們懷疑孫就是一個賭徒,上次賭中阿里,瞎貓碰死耗子。這次賭了209家公司,怎麼就5家上市盈利的?

孫正義有些疲憊地說:「當下不確定因素太多了,美股的泡沫還沒清理干凈,短期內看不到上漲的可能。」

業績說明會的最后,他用「凜冬將至」來形容今年的資本市場,并表示,今年他最重要的工作是完成軟銀控股的ARM公司赴美上市的任務。

ARM是全球最大、最有名的芯片架構設計公司,我們用的華為海思、高通驍龍芯片底層架構基本全是ARM的專利。

即使知道資本市場凜冬將至,孫正義也無法熄滅推動旗下公司上市的荷爾蒙。這才是賭徒本色,一把All in。

作者:江左佑安

參考資料:

《Wirecard丑聞持續發酵,多名高管再度被捕 默克爾也受牽連》;財聯社

《從IPO轉到SPAC,WeWork艱難上市》;觀點地產網

《軟銀歷史級虧損背后:孫正義走上諾伊曼老路》;界面新聞

《軟銀三季度實現小幅盈利,但暴風雪已變得更強》;界面新聞

《軟銀遭遇歷史性困境:愿景基金現270億美元巨額虧損,將放緩投資》;界面新聞

《風投史上最大窟窿:孫正義,虧了900億》;投資界PEdaily

《孫正義還在下注,軟銀「離不開」中國》;鈦媒體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