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沒結婚沒生育,全日本男性都害怕這個紅頭髮魔女,她在「教壞」主婦們……

曾幾何時,大概全世界的男性都有羨慕過日本丈夫,羨慕他們回家就有妻子端茶倒水,做好飯放好洗澡水,在家帶孩子做家務,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條……

當然,這種看似美滿的家庭生活,一直建立在日本男性的工資必須支撐得起全家的開銷,妻子并不出去工作,在家做全職主婦才有上面那些「井井有條」。

在日本,問一些高中女生將來的理想是什麼,回答說想做全職太太的并不少,結婚生子、相夫教子的確是一部分日本女生發自內心的理想,而之所以會有這種理想,可能有兩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日本社會下的職場環境,對于女生并不算太友好,即便努力也可能實現不了自己的人生價值。

二是拼命努力太辛苦了,找一個高收入的丈夫,即可享受衣食無憂。畢竟東京的咖啡店里,無論何時都有美美的主婦們在悠閑地喝下午茶。

但是,隨著時代的變化,女性的想法也在逐漸改變,思想和意識的變化總是有人走在前面不斷地發聲,才終于被越來越多的人聽到,而這個一直在努力發聲的人就是上野千鶴子。

上野千鶴子這個名字第一次被廣泛知道,是從2019年東京大學入學式上,上野老師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演講詞開始的。

上野老師出生的那個年代,更是女性理所當然做家庭主婦的時代。上野老師的父親是醫生,家庭條件不錯,母親自然是做全職主婦。

上野從小目睹的便是父母之間的爭吵,母親也常把「如果不是因為你們(孩子)明明可以失婚的」掛在嘴邊抱怨。

一邊是如大多數日本女性一樣在家任勞任怨的操持著家務,一邊是對孩子的教育成長過多的干涉和支配,上野對于母親雖有不忍,也有很多的怨氣。

父親對上野沒有過多的干涉也并不是因為尊重,而僅僅是把更多的關注放在兒子身上,即便如此,對于考大學父親也曾希望上野進女子大學,在被明確拒絕后,父親要求上野去關西與哥哥同住作為條件,才允許上野去上了她理想的京都大學。

讀書時期的上野熱血過,參加過學生運動,但她后來發現明明參加運動男生女生都有,而女生卻只被當做「只是想變得跟男人一樣」,被差別對待讓她感到很失望。

名校畢業的上野,在1979年才擁有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那一年她已經30歲了。

25歲就開始求職的上野發現,在京都新聞的求職欄上八成的職位限定男性,剩下留給女性的工作要麼是前臺服務類,要麼是要求有珠算薄記3級以上資格證的事務類。

好歹也算是個高材生的上野忽然發現,自己居然「什麼也不會」,即便是可以勝任的工作,也被性別給拒之門外。

意識到這樣的社會現狀不改變的話,女性永遠都不可能被公平對待的上野,開始了對女性主義的研究。

上野老師出版的第一本書就是研究主婦的《讀懂主婦論爭》,現如今很多人在討論的家務被當做無償勞動,便是上野老師最開始想要通過研究改變的一個存在已久的觀念。

而在她提出家務也是勞動,且是長久以來一直沒有得到過酬勞的無償勞動時,最先站出來反駁她的就是現役的主婦們……

主婦們的論調非常有年代留下的特性,某種意義上講也堪稱是自我洗腦的成功。她們普遍覺得做家務不能用錢來衡量,而是一種出于愛的行動。

家務是一種勞動,且應該是有償勞動是有客觀評判標準的,因為家務是一種可以轉移給第三者的活動。

家務勞動到底值多少錢,在1996年經濟企劃廳給到了一個參考數據,平均來說,一位專職主婦的家務勞動價值為每年 276萬日元

先不說這個錢算不算多,問題在于這個錢會有男性支付麼?畢竟在他們看來家務是妻子理所當然該做的。上野老師提到一首很老的日文歌《關白宣言》里的歌詞:

「不能比我睡的更早,

也不能比我起的更晚,

飯要做的好吃,一直打扮的漂漂亮亮,

在可能的范圍里,去做就好了。」

簡簡單單幾句歌詞勾勒出的這幅畫面,就是長久以來日本男性理所當然認為妻子該有的樣子。

因為在這樣的意識環境下,才會出現「喪偶式育兒」這種現象。當然,一定會有人說,男人要在外面賺錢養家,也很辛苦。

來聽上野老師講義的女孩中,就有夢想成為家庭主婦的,能給到她這種理想的是她的父母和諧的相處成為了正面參考,也就是丈夫在外賺錢養家,妻子主內育兒持家,且彼此互相尊重對方的勞動和付出。

所以,問題的關鍵并不是否認男性在外賺錢,女性做全職主婦的這種家庭模式,而是在于長久以來被當做理所當然的主婦們的勞動,是否能獲得平等的尊重。

夫妻的模式可以有很多種,但相愛的前提一定是重視對方,彼此尊重。女性不要選擇不尊重自己的男性,相同的,男性也要選擇那些可以被尊重的女性。

然而,日本的文化是怎樣的呢?是像東大這樣在讀的名校女孩在相親的時候反而羞于說自己的學歷,甚至需要裝出有點蠢的樣子才行,因為太聰明太厲害的女孩一點都不可愛。

日本是一個盛行可愛文化的國家,可愛自然是一個正面評價,但可愛的另一面就是容易駕馭、容易控制。

無論時代如何進步,我們依然不排除,部分男性的擇偶標準里期望的另一半就是聽話,不要懂太多,不要有自己太多的想法等等。

然而,越來越多的女性開始思考自身價值,日本也出現了越來越多婚后也繼續活躍在職場的女性,這樣的家庭中,男性也參與到育兒家事的環節。

在這種變化中,男性是否完全沒有獲得有益的地方呢?

其實不是的,讓外國人艷羨的完美日本人妻的背后,是丈夫的收入必須能扛得起全家的開銷,有一家之主的壓力,有長男的壓力,這些壓力使得他們也不可以展示軟弱的一面。

試著改變固有觀念,男性也擁有了更多的選擇,某種意義上他們也將獲得一種平等,可以平等地不那麼努力、展示脆弱一面的權利。

雖然上野老師一直在為女性發聲,但她努力發聲的目的并不是將男女性別對立起來,而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夠關注到社會中處在相對弱勢的群體。她在東大入學式上演講的內容,后來被廣泛引用的是這樣一段話:

「你們幸而身處優越的環境,擁有出眾的能力,

但這些不是用來讓你們去貶損那些不受命運眷顧的人,

請你們把自己的優勢用來幫助他們。」

但其實在這段話后面還有一句,才是上野老師更想要傳達給大家的:

「接著,不要逞強,承認自己的弱小,相互理解支持著走下去吧。」

因為強者不可能永遠都是強者,誰都不能保證自己有一天會不會也變成弱勢群體中的一員。

上野老師對女性主義的定義是, 追求一個能夠讓弱者得到尊重的社會

這個世界并不只用性別來區分,在普遍被認為是相對弱勢的老人孩童群體里,難道性別只有女性麼?所以, 誰都曾經是弱者,也有一天會成為弱者

正因為如此,努力創造一個弱者也能安心生存的社會,才是我們共同努力的目標。

也許有人會說,現狀太難改變,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了。然而這個看似一成不變的世界,其實一直有在改變,也一直有人在努力改變。

我們現在擁有的又何嘗不是前輩們努力爭取來的呢?所以,從自身開始做好每一件小事,為不平等不公平發聲,希望有一天我們也可以把一個不用對我們的后輩們說抱歉的社會交到他們的手中。

至于這一路前行會遇到的困難、反對、質疑,甚至是謾罵……

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里寫道:「忍耐不是美德,生氣才是。」

那就,更憤怒一些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