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出租車阿貝一天干10小時,還是沒能攢夠給女兒租畢業禮服的錢

日本中部一家地方電視臺跟蹤采訪了一名出租車司機阿貝。

阿貝名叫原勝彥,今年62歲,在三重縣的縣府城市津開出租車。

本地最大的車站,JR津站。原阿貝和其它出租車們在出租車上車口排隊,需要打車的乘客也按車輛的先來后到順序上車。

生意很不景氣。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客人,也不知道上了自己車的客人是去遠的地方還是近的。有時,一天10個小時下來就接了兩單起步價多一點,總共才2000多日元。

原阿貝不敢也不舍得下車去買飯吃,午飯就是從家里帶出來的飯團。

原阿貝改行開出租車已經18年。每個月干17天,每天干10個小時,營業額一半上交公司。

電視臺跟蹤采訪這天,還算運氣好。阿貝接了8單,一天營業額1萬4000日元。

之前2月份一個月,他只掙了5萬5000日元。

疫情前,去夜幕下的繁華商業街,等那些吃飽喝足的客人,是出租車司機的攬活兒重點。

疫情開始后,餐館俱樂部不營業或縮短營業時間。哪怕今年3月,三重縣全縣解除「蔓延防止措施」,而光顧的客人們似乎有相當一部分在經過兩年疫情后,已經習慣了下班直接回家。

更有不少企業,實行在宅勤務。索性不用出門,想喝兩杯就在家喝。

這些直接導致出租車的客源少了很多。

單是三重縣內的出租車行業,2019年全年整體營業額68.6億日元。到2020年時,大幅跌落至44.1億日元。

原阿貝的前半生過得很坎坷。

他原先在老家大阪的一家冷凍食品廠工作,認識了女同事左都子。1992年,兩人結婚。當時正處日本泡沫經濟時期,到處都是一派經濟繁榮,干什麼都挺好賺錢的景象。

趁著結婚,原阿貝夫婦買地蓋房,住進夢寐以求的一戶建。但隨著泡沫經濟的破滅,廠里的效益直接影響了原阿貝的收入。每月房貸從吃力,到還不上,最后不得不把房子處理掉。

原阿貝夫婦結婚10年,才好不容易懷孕,生下唯一的孩子——女兒愛瑛。

一家三口住在津市內的政府廉價公屋里。每月房租1萬2500日元(人民幣約660),不過房子是三室一廳的,一家人足夠了。

對老來得女的阿貝來說,女兒是他最大的寶貝。他貼身帶著女兒的照片,陪伴他每天奔波在路上。

20歲的愛瑛在津市一所短期大學讀書,今年3月畢業。

盡管家里經濟條件不太好,但原阿貝特別想為女兒租一套傳統畢業服飾,讓她漂漂亮亮地去參加人生里的重要儀式。

長期的不景氣,讓他每個月的收入連勉強維持生活基本開銷都有困難。最終,他沒能為女兒攢出這筆幾萬日元的額外開銷。

愛瑛雖然不能穿上正式且隆重的傳統服飾去參加畢業儀式,不過,原阿貝趕在畢業儀式的前一天,提前把生日禮物送給了女兒。

一塊1萬4400日元(臺幣約3299)的手表。他希望女兒走上社會后,知道遵守時間。凡事與其抱怨,不如一切向前看。

一根3200日元(臺幣約733)的項鏈。他希望女兒明白,只要你發光,它就比100萬、200萬的鑲鉆更亮眼。

手表和項鏈都挺便宜,但女兒愛瑛很開心,也很感謝父親。她懂這是原阿貝在其力所能及范圍內,給予自己的最大付出。

阿貝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今天的飯團個頭太大,味道又太淡,形狀還歪七扭八,是女兒愛瑛給他捏的。

原阿貝現在還在津市街頭跑出租。想做得更像一個爸爸該做的,這個信念是他此刻努力的原動力。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