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日本人要用進口的鰻魚冒充日本國產鰻魚?

前些天,關于鰻魚的一則新聞把我給樂壞了。

說的是,日本岐阜縣高山市一家生鮮食品批發公司承認,將進口的鰻魚偽造成日本愛知縣產的鰻魚進行銷售,造假時間長達五年。

事情敗露後,該批發商充分發揮「躬匠精神」,並表示事情雖然屬實,但他也是「迫于無奈」,因為日本國內的鰻魚產量無法滿足客人們對于「日本鰻魚」的需要。

該「聲明」槽點之多,一時間讓我不知如何吐槽。

日本的本地鰻魚已經這麼缺了?日本人吃的都是 「假國產」的鰻魚嗎?

今天的日本美食專欄內容,就來給大家捋一捋,日本鰻魚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日本鰻魚是瀕危物種

在于日本鰻魚是不是真的那麼「稀缺」呢?

這裡漫果兒也開門見山直接說結論, 天然鰻魚是真的稀缺,但日本人吃鰻魚的勁頭,也大不如前。為什麼會有此結論,了解一下日本鰻魚魚苗的捕獲、鰻魚的養殖和鰻魚的消費情況就能知道了。

日本鰻魚魚苗捕獲情況的現狀

圖為日本鰻鱺

這裡要先簡單介紹一下,為什麼統計的是鰻魚魚苗的漁獲量而非鰻魚。

這是因為 純野生長大的鰻魚現在幾乎可遇不可求,養殖的鰻魚,則需要 採用捕撈幼苗後再養殖的方式,可說魚苗就是鰻魚的「種子」。

以2021年2020年的資料為例,日本鰻魚魚苗的捕獲量分為為11.3噸和17.1噸,乍一看這資料似乎也平平無奇,但相比2019年少得可憐,部分地區甚至「絕戶」的3.7萬噸直接翻了3倍和4.6倍,簡直就是奇跡似的豐收大年。

日本鰻魚魚苗捕獲趨勢,資料來源,日本農林水產省

圖中「池入數量上限」是指為了保證養殖鰻魚的質量,可以導入進行養殖的最大魚苗數量,從2015年開始實施,但比較搞笑的是,這個數值的制定是「拍腦袋」式的,並沒有什麼科學依據。研究人員目前正在就如何根據科學依據設定池入量限制而進行討論。

自然漁業資源會如此衰退都不奇怪,想想我們的長江刀魚就能知道,過度捕撈+環境惡化使得世界上日本鰻魚資源都面臨枯竭的窘境。

有鑑于此, 日本環境省在2013年就已經將日本鰻魚列入到瀕危物種名單中。

2014年6月12日,日本鰻魚和美洲鰻魚還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指定為「瀕危物種IB類(紅色名錄)」。並且,2014年9月以後,日本、中國、臺灣、韓國等愛好鰻魚的地區,自發成立了「永續鰻魚養殖聯盟(ASEA)」,意圖 限制日本鰻魚的魚苗採捕,聯合在一起保護鰻魚資源。

IUCN瀕危動物分類表,幾種主流的鰻魚都瀕臨滅絕

不過這個限制採捕的效果只能說差強人意,從2015、2016兩年的資料來看,日本韓國基本「壓線」,中國和臺灣的實際池入量和上限值都相去甚遠。相當于還是「有多少抓多少」的狀態, 並沒有起到多少「保護」的作用。

雖然日本也在通過縮短捕撈時間、改善河川和海岸的環境、或者設置人工的「鰻魚之家」等多方面致力于改善和恢復鰻魚資源,但超額捕撈,瞞報數量等情況仍然屢見不鮮。每年日本水產廳所計算出的實際鰻魚捕撈數量都比申報數量要高上一大截。

日本水產廳所統計出的數量和實際申報的數量對比

鰻魚資源的保護,真是任重而道遠,非三五年可以實現的了的事情。

日本關于禁捕鰻魚的宣傳海報

所以這幾年鰻魚的「大豐收」,就連日本水產廳的官員也表示,他根本搞不懂為什麼啊=。=無論怎麼說,魚苗的豐產總是一個積極的信號吧。

■ 日本鰻魚養殖的現狀

現在日本餐館裡所售賣的鰻魚,99%以上都是養殖的,而這個養殖,在上文也解釋過了,指的也是捕獲幼魚後在魚塘繼續飼養成成魚。

日本鰻魚的養殖目標之「完全養殖」,即從受精卵到成魚,都是在人工的環境下進行

目前從魚卵到成魚的完全人工養殖還處于探索中,暫時仍然沒有實際操作的可行性。鰻魚的養殖之所以如此困難,主要是由于成年鰻魚要前往距離東亞海岸2000多公里的馬利安納群島附近海域產卵,魚苗順海流道日本、中國大陸的淡水河流生長5-15年後,再回到南方的馬利安納群島產卵。因此漁民每年需要趁鰻魚苗回流時,在河口處捕撈鰻魚苗。

日本所養殖的鰻魚主要分為「單年養殖」和「周年養殖」兩類,分別指養了6-9個月和13-17月的鰻魚。有小夥伴肯定要好奇了,為什麼關鍵的出貨日期都在7月呢?那當然是要趕上日本吃鰻魚日「土用醜日」啦。

單年和周年養殖鰻魚

通常土用醜日所吃的鰻魚,都是去年2-4月入池,飼養超過了1年的周年養殖鰻魚。

從日本鰻魚養殖協會所給出的資料可以看出,2020年日本全國養殖鰻魚的產量高達16887噸,鹿兒島、愛知、宮崎、靜岡是日本養殖鰻魚的四個主要大區。

令和2年即2020年,單位為噸

相比于一年只能抓到幾十萬噸的野生鰻魚魚,如今的日本鰻魚養殖業非常的成熟,每年數萬噸的產量,縱然是日本鰻魚魚獲的巔峰期(3500萬噸)來對比現在的養殖規模,也很難望其項背。

整個2019年,天然鰻魚才抓到了66噸,還不夠塞牙縫的

而且這遠不是日本養殖鰻魚的上限,早在幾十年前日本養殖鰻魚的規模和產量都是當今的一倍以上。 日本人其實也發現了,鑒于他們極其高昂的養殖成本,不如從國外進口來的輕鬆愉快,反正~其實需求也沒有那麼大。

過去60餘年鰻魚進口、養殖和捕獲量的變化圖

日本人也吃不起鰻魚了

從農林水產省關于鰻魚進口量、養殖數量的資料變化我們可以看出,日本自身養殖鰻魚的巔峰是在1989年(3.9萬噸),而2000年則是日本進口鰻魚的頂峰(大約每年進口16萬噸,84%都依賴進口),之後便一路下滑。

資料來源,日本農林水產省,其中輸入量為進口量,養殖生產量為抓魚苗後養殖出成魚後的數量,而魚業生產量則為天然鰻魚的捕獲量

據推測,巔峰時期日本一個國家的鰻魚消費量約占全球的70%,更誇張的則手機在土用醜日這一天,就可以吃掉全球當年鰻魚總消費量的40%。

近5-6年日本鰻魚的總供給量、進口量、養殖數量大體都趨于穩定,波動較小,所以說並不是這兩年才突然「鰻魚奇缺」的。

早在1985年,中國就已經開始出口鰻魚到日本。2017年日本所消費的3億條鰻魚中就有1億條來自于中國。2019年日本所使用的鰻魚幼苗中更是有近80%來自于中國大陸, 不誇張的說,整整一代日本人是吃著中國的鰻魚長大的。

而給予日本鰻魚市場致命一擊的是,2009年歐洲鰻魚被正式列為「華盛頓條約」的限制交易對象,並且從2010年12月以後全面禁止從歐盟出口。

于是,鰻魚的瞬間少了半壁江山,魚苗價格暴漲…

沒有了歐洲鰻…人們只能將眼光更多的放到日本鰻鱺身上(目前還未被列入限制交易對象),這也 加速了之後日本鰻鱺資源的枯竭

從這張蒲燒鰻魚專營店的鰻魚銷售數量和價格就可以看出,無論是銷售的總數量還是銷售額都驟減。

為了吃上一碗鰻魚飯,普通消費者得花費幾倍于之前的金錢,門庭冷落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鰻魚售賣的總噸數和銷售額

于是乎因為經營問題和客源問題,鰻魚專營店的數量也出現了比較明顯的下滑,這些年裡店鋪的總數量不增反減,總銷售額更是萎縮到僅有巔峰期的1/3。

鰻魚專營店的店鋪數量和銷售額趨勢

會有這個變化,也並不奇怪。

隨著時代的變遷,人們的選擇越來越多,而且由于「丟失的三十年」的問題, 大量日本人在飲食上也呈現出簡單化的策略,選擇在大型餐飲連鎖裡吃低價的鰻魚食品,或者直接在便利店超市買鰻魚加工品的廉價消費方式成為了主流。

數萬日元一份的鰻魚飯,始終都只是少數土豪才能消費得起的。

豐州市場電商上所賣的鰻魚飯,價格看起來也不便宜

這裡大家請看2018年-2019年蒲燒鰻魚的售價變化就能看出,這一年由于魚苗產量斷崖式下跌,導致每公斤魚苗價格直接翻了三倍。

受此影響, 就連超市里的「廉價」鰻魚售價都上漲了20%以上。

根據jpmarket統計,日本國產 120-210g的蒲燒鰻魚的平均價格

消費者覺得鰻魚漲價太貴了…不吃,而鰻魚的飲食店也苦于成本上升和業績下滑,鰻魚養殖戶同樣覺得自己沒賺錢…因為產量實在太低。

這真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鰻魚的隊伍,人心散了,真的是不好帶了。

更不要說, 日本人能吃的魚,實在是太多了,也不是非得「吊死」在鰻魚這一棵樹上。這不就有許多商家動出腦筋,做起「蒲燒三文魚」,價格還只有鰻魚的一半。

其實大多數消費者所追求的,是 「便宜而好吃」的東西,面對逐漸「奢侈品化」的「國產鰻魚」,愛起來真的有點力不從心。

蒲燒鰻魚禮盒

當然,鰻魚飯仍然是日本人無可取代的存在,畢竟吃不到/吃不起的東西最香(不是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