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產CEO的絕命逃亡,躲進箱子瞞天過海,過程堪比好萊塢大片

如果一個人被沒收護照,24小時在家被警察拘禁,連打電話都要被控制,想必是插翅難飛,但這個人卻通過一系列的華麗的操作躲進一個裝樂器的箱子里,被人帶上飛z機逃走了,這種堪比電影大片的事件,主人公竟然是日產-雷諾的前任CEO,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起CEO世紀大逃亡。

卡洛斯·戈恩

今天的主人公是卡洛斯·戈恩,他是前任日產-雷諾-三菱聯盟的CEO,他是黎巴嫩裔法國籍企業家,出生在巴西,擁有三國國籍,就是這樣一位汽車行業絕對的領袖級人物,是如何淪落到被逮捕和通緝的呢?這還要從戈恩早期的職業說起。

戈恩從小就隨家庭一直輾轉于巴西,黎巴嫩和法國,最后在法國的一所理工學院就讀,畢業后又考入了法國巴黎高等礦物學院,以研究生學位畢業。

剛畢業時的戈恩

畢業后戈恩加入的第一家公司就是輪胎界赫赫有名的米其林,而他在米其林一干就是18年,從小小的業務員晉升到工廠經理,再到研發部門主管,在他加入公司的第5年,就已經是米其林南美業務的首席運營官了。

在米其林時的戈恩

而南美分公司是當時米其林虧損最嚴重的公司,由于戈恩生長在巴西,他早已對這個地方的腐敗作風了如指掌了,于是,他到任巴西的第一個月,就開始大刀闊斧,該辭退的辭退,該關閉的關閉,兩年內,米其林南美的業務竟然結束了連續十年的虧損,開始盈利。

1996年,戈恩從工作了18年的米其林跳槽到法國雷諾,任執行副總裁,專門負責重組業務,但這個時候的雷諾,正是看中了戈恩扭虧為盈的神奇能力,因為雷諾也已經虧損多年了。

果然,在戈恩加入雷諾的第二年,就對公司進行一系列重組,成功讓公司盈利,他的秘訣就是大幅度降低成本,然后再大幅度提高生產效率。戈恩的這一戰讓他獲得了汽車行業「成本殺手」的稱號。

但這個時候的雷諾,依然存在巨大危機,戈恩深知,要盤活雷諾,必須要找到一個可以共同發展的核心伙伴,取長補短,才能在競爭日益激烈的汽車市場中生存下去。

瞄準日產

戈恩瞄準了日本第三大汽車廠商,日產,1999年的日產,雖然擁有世界一流的汽車研發技術,但是和日本很多大公司一樣,日產內部充斥著嚴重的官僚主義,從1991-1999年,日產連續7年虧損,債務達到200億美元,在日本銷售的45款車型中只有3款有利潤,公司瀕臨倒閉,當時的日產上下都認為,扭轉公司的命運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戈恩卻認為,這個時候是入手日產的好時機,雷諾和日產的結合,不僅能救活日產,還能讓雷諾擺脫危機,于是雷諾收購了日產36.8%的股權,成為日產最大的股東,這樣,雷諾以52億美元,完成了對日產的收購。

收購日產后,兩邊保持獨立運營,但是共同發展,雷諾共有17人進入日產高層,分別進駐各個重要部門,其中,功勞最大的戈恩進入日產董事會,并擔任CEO。

戈恩進入日產后,開始執行他的「成本殺手」作風,推出「日產復興計劃」,并定下目標,要在2年之內實現盈利,但要實現這個目標,相當困難,所以,戈恩首先就要對日產內部進行變革。

日本企業的慣例是,員工資歷越老,工資越高,而和能力無關,并且日本的終身聘用制讓員工的拼搏動力不足,所以,戈恩一上來就辭退了2萬名業績不佳的員工,取消終身聘用制,采用績效淘汰制。

然后,戈恩要求兩家公司的產品要盡量使用同一平台開發,關閉了日本的5家工廠和沒有價值的產線,再將采購成本壓縮了一半,最后還拍賣掉了日產引以為豪但是完全沒有用的航空資產。

而且,在雷諾-日產內部,戈恩身兼數職,在日本和法國兩邊的公司推行日、法兩種文化的融合,在當時,沒有任何人能阻擋戈恩的改革。

這些強有力的措施,讓半死不活的日產一下子覺醒起來,僅僅用了兩年就扭虧為盈,在20 00年,日產實現了27億美元的盈利,2001年,盈利達到40億美元,工廠運轉率由51%提高到75%。

日產由「一個垂死掙扎的企業,變成了一個健全的企業」。這是一項震撼全球的非凡成就,戈恩是一名外國人,卻成功改造了一家觀念閉塞,作風保守的日本巨型企業,這讓日本社會上下都感到極為震撼。

戈恩說,這次日產的改革,如果我失敗了,我就變成哲學家,但如果我成功了,這將是本世紀汽車行業最大的成功之一。

結果證明,他的措施是正確的,日產在戈恩的帶領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重回世界一流汽車廠商之列。而戈恩的這個案例,也成為了美國哈佛等著名高校MBA的經典研究案例。

2001年,戈恩宣布了公司的下一個目標,「日產180」,就是要在3年內,日產的全球銷量要達到100萬輛,公司要實現8%的利潤率,最后是將日產的債務降至0,組合起來就是「180計劃」。

在戈恩前所未有的改革中,180計劃推出一年后,日產提前2年就實現了這些目標,2002年,日產全球銷量達到260萬輛,實現了11%的利潤率,債務也降為0,戈恩在日本受到了空前的聲譽,電視台報紙不斷報道戈恩的奇跡,甚至連日本漫畫,都出現以戈恩為人物的連載。

日本漫畫中的戈恩

汽車救世主

2005年,戈恩又被任命為雷諾的總裁和CEO,這樣,他成了世界上唯一一個同時管理兩家世界500強公司的人,通用汽車當時也面臨著和日產一樣的危機,于是,通用董事會成員敦促通用和雷諾-日產聯盟合并,并讓戈恩出任通用的總裁和CEO,不過通用的董事會否決了這一決定,不然的話,戈恩將會是前所未有的同時管理3家世界500強的第一人。

通用汽車位于底特律的總部

2006年,福特公司面臨困境,董事會向戈恩提出要約,以領導該公司,戈恩說他必須同時兼任董事長和CEO,但是由于小比爾·福特(Bill Ford Jr.)拒絕放棄他的董事長一職,導致這次合并沒有成功。各大汽車廠商相繼找到戈恩,他仿佛已經成為了當時汽車行業救世主一般的存在。

福特位于密西根州的總部

2007年,戈恩用極具前瞻性的眼光,投入了50億美元,要讓雷諾-日產聯盟進入電動車市場,他宣布,要在2012年之前將零排放的電動汽車推向全球市場,要知道,這是2007年,就連特斯拉的第一款車還在研發之中,而且,他在2009年的時候還告訴沃頓商學院的學生們,如果發展中國家想要擁有自己的一流汽車品牌,只能以另一種方式進入這個市場,那麼就目前來看,除了電動車,別無他選。

2011年,日產在美國推出了第一款電動車日產聆風(日產Leaf),售價4萬美元,續航能力達到350公里,雖然銷量很一般,但也是當時特斯拉Model S銷量的兩倍以上,可以說,日產聆風是當時世界上最暢銷的電動汽車。只是,當時的傳統汽車巨頭,還無法完全轉型為電動汽車,畢竟它們還有每年幾百萬燃油車的市場份額。只是戈恩的這種前瞻性,值得人們深思。

2016年,日產完成了對三菱汽車控股權的收購,戈恩除了擔任雷諾-日產公司的職務外,還擔任了三菱汽車的董事長,雷諾-日產-三菱聯盟成為了僅次于豐田,大眾和通用的世界第四大汽車集團。在戈恩的帶領下,日產發布了很多經典車型,比如日產軒逸,日產風雅,以大名鼎鼎的R35 GTR,戈恩甚至親自到東京車展上為這款車站台。

2017年,日產-雷諾-三菱聯盟以1060萬輛的銷量超過豐田,成為全球第一大汽車集團。這是戈恩職業生涯的巔峰。

收網開始

2017年,雷諾-日產-三菱聯盟成為世界第一大汽車集團后,雖然日產在這個聯盟中占有絕對的銷售額和利潤,但與之對應的是,雷諾擁有日產43%的股份,且擁有表決權,而日產只擁有雷諾15%的股份,且無投票權,這種不平等的關系讓日產高管認為,日產將公司利潤白白送給了法國政府,必須通過加大對雷諾的股權控制來扭轉這種不平等的關系。

此舉遭到法國政府的警惕,法國意識到必須進一步鞏固對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控制權,在法國總統馬克龍上台后,正急于為振興法國經濟尋找新引擎。于是,在2018年,作為雷諾的最大股東法國政府與戈恩簽署對賭協議,法國政府支持戈恩連任雷諾-日產-三菱聯盟CEO,但是作為交換條件,戈恩要促成雷諾、日產的合并。

法國總統馬克龍

這個秘密協議傳到日本,立刻引起日產上下和日本社會的抵觸,因為這等于是要消滅一個日本的偉大品牌。戈恩也從「日產救世主」變為「日本汽車產業的入侵者」,反對戈恩的呼聲在日產內部上升到了「保衛日本汽車產業」的高度。

2018年4月,戈恩宣布要調整日產與雷諾的資本關系,全面整合兩家公司的業務,這就是在為合并做準備。此舉引發日產高管的反擊,日本政府也開始介入。而為了阻止這一合并的行為,日本方面就必須有所行動,這其中的關鍵人物就是戈恩。

2018年11月,戈恩剛從法國返回日本,他的私人飛剛剛降落在東京羽田機場,一輛日本警衛廳的面包車就停在了跑道上,戈恩剛下飛機就被日本檢方逮捕了,罪名是涉嫌逃稅、違法使用公司備用金等,而且戈恩也迅速被日產董事會解雇。

逮捕戈恩的當天

由于戈恩的薪酬高達每年1700萬美元,需要交掉一筆數目巨大的稅款,所以他有一個專業的財務團隊為他想辦法節省稅額,所以,想要找到他財務方面的瑕疵,并不是難事。

在戈恩被捕的當晚,日產的新任CEO西川廣人召開新聞發布會,說日產方面在幾個月前就收到了匿名者的舉報,并掌握了充分的證據,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自從戈恩宣布日產要和雷諾合并的那天起,他在日本的命運就注定了。

日產新CEO西川廣人

戈恩在東京看守所呆了129天,提出多次保釋都被日本檢方拒絕,并且他的案子一直沒有設立開庭日,這意味著他將無限期在看守所待下去,而日產雷諾的合并計劃,就無限期擱置了。

后來,通過各方面的努力,戈恩在支付了一筆高達1350萬美元,也就是相當于一億人民幣的保釋金,才被日本檢方釋放,允許他回到東京的家中,這也是日本歷史上最高金額的保釋金。在戈恩的家中,布滿了監控,他無法上網,打電話被監聽,他也不能出國,外出也有兩名安保人員24小時跟隨。

戈恩位于東京六本木的家

這個時候,日產方面開始清除戈恩身邊的人,包括逮捕他的高級助手,解雇日產的首席績效官和中國地區的負責人穆尼奧斯(JoséMuñoz),因為穆尼奧斯是戈恩欽點的雷諾日產合并后的新任CEO。

穆尼奧斯

法國政府雖然一直在為釋放戈恩而努力,但日產方面一直在公布戈恩的犯罪證據,比如戈恩在2008年有1100萬歐元的可疑開支,甚至連戈恩和第二任妻子在凡爾賽宮舉行婚禮的5萬歐元租賃費都查了出來,而實際上,這筆費用被免除是因為雷諾日產贊助過凡爾賽宮翻修費用230萬歐元,所以在戈恩婚禮時,凡爾賽宮把5萬歐元場地租賃費給免除了,但日本方面認為,這不可取,是違法行為。

戈恩在凡爾賽宮的婚禮

在戈恩被關押1年以后,他的妻子卡羅爾呼吁法國總統馬克龍在G7峰會上和安倍晉三求情,釋放戈恩,但馬克龍是否這樣做了,沒人知道,人們只知道G7峰會過后,戈恩的處境沒有任何變化。

馬克龍和安倍晉三在G7峰會上

逃亡開始

在家中關押1年半后,戈恩無法用任何渠道發聲或獲取消息,他的律師甚至都很難見到他,所以,他開始策劃一場世紀逃脫。

但是,戈恩的電話全部被監聽,他無法在電話中和任何人談論此事,但是在2019年12月29日,也就是日本新年前夕,戈恩提出要在家中舉行音樂會,要邀請一支樂隊前來演奏,也許正值新年,戈恩的這個請求竟然被日本檢方批準了。

安保人員在戈恩家門口

這支樂隊來的時候帶來了裝有音響設備的大箱子,戈恩的代理律師和幾個被日本檢方允許的人參加了這次晚宴,戈恩還在晚宴上發表致辭,樂隊還在不停演奏。

而晚宴過程中,兩名樂隊成員搬出一個大箱子,并未引起安保人員的注意,而后來據媒體報道,這支樂隊由雇傭兵組成,他們在幾周前來到日本,開始踩點并策劃「營救」戈恩。

裝戈恩的同款箱子

原來,演出還未結束,戈恩就躲進了其中一個裝音響設備的箱子,和樂隊的2名成員一起離開了,然后這兩人帶著戈恩,從東京一直飛奔到了大阪機場。

這里遠離東京,有助于他們逃跑,然后他們登上了一架在在機場等待的私人飛機,而裝著戈恩的大箱子從出門到上飛機都沒有打開過,海關人員也無法對這個箱子進行X光安檢,因為它太大了,他們順利登上飛機,于晚上23點離開日本,經過6個小時的飛行,到達土耳其,然后再從土耳其飛到黎巴嫩,戈恩終于成功逃離日本。

日本檢察官在第二天發布逮捕令,通緝戈恩和他的妻子卡羅爾,聲稱是卡羅爾找到美國前特種部隊士兵邁克爾·泰勒(Michael Taylor )來精心策劃這一行動的,他們打通了日本幾個關鍵的人員,才成功得以出逃,而他們給泰勒的報酬是130萬美元。

由于黎巴嫩和日本之間沒有引渡協議,日本檢方無能為力,他們對戈恩發布了國際通緝令,并要求美國逮捕了幫助戈恩逃跑的邁克爾·泰勒,并把邁克爾·泰勒引渡到日本,目前,邁克爾·泰勒面臨在日本接受審判。

邁克爾.泰勒

戈恩抵達黎巴嫩后,發布聲明說自己在過去的一年多里就像人質,被當成了動物或物品,日本的司法機關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如果繼續待下去,他很可能會死在日本。并且,他宣布自己無罪,他說,在日本司法機關的眼中,有錢有權就是一種罪過。

戈恩和妻子卡羅爾

而失去戈恩的雷諾-日產聯盟,業績和股價都遭受到重創,聯盟關系也變得岌岌可危。而戈恩很可能是在法國和日本的角力之中成為了犧牲品,推動雷諾和日產合并案的主導人未必是他,他只是個執行者,在這場頂級的商業冒險游戲里,任何人都很難和一個國家對抗。

最后一個問題,為什麼戈恩逃跑時安保人員和海關人員都沒有檢查這個箱子,是否日本方面已經和美國達成協議,要放掉戈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