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企業為何不願給員工加薪?經濟專家稱:與工資增長相比,日本工人更喜歡工作保障!

加油娜娜酱 04/01/2022 17:16 檢舉

過去兩年裡,吉村雅隆向自己家族在一個多世紀前創辦的定制西裝生意投入了大量資金。他升級了工廠,安裝了自動化庫存管理系統,並且重新培訓了被軟體和機器人取代的工人。

然而,日本首相希望他再做一件事:給他的員工大幅加薪。

理由很簡單。日本的工資增長幾十年來一直停滯不前,貧富差距正在擴大,最快的解決辦法就是推動像吉村這樣的人給員工加薪。這種想法認為,工資上漲將刺激消費支出,提振日本低迷的經濟。

但對吉村來說,加薪是不可能的。他上周在位于東京的吉村株式會社的辦公室裡表示,提高工資將是「真正毀滅性的」。他並不是唯一這麼想的人。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提出了一項計畫,向提高工資的公司提供可觀的稅收減免,商業團體、工會領袖和其他人士則質疑該計畫的可行性。

即使是在實質上獲得報酬的情況下,企業也會抵制增加工資,表明這個問題棘手的程度之深。多年的疲弱增長和停滯不前的通脹率使得企業幾乎沒有提高價格的空間。經濟學家說,沒有穩定、適度的通貨膨脹,企業的利潤——以及工人的工資——就會一直萎靡不振。

政府長期以來一直試圖找到一些辦法來刺激經濟、推高價格,任何辦法都好。它向金融市場注入大量資金,使得借貸幾乎免費。但是收效甚微,因為人們對低價格的預期已經根深蒂固,日本人口老齡化削弱了需求,而全球化又壓低了價格。

病毒加劇了日本的挑戰。在過去兩年裡,儘管其他主要經濟體已經迅速反彈,但日本經濟卻在收縮和擴張之間搖擺不定。

隨著疫情持續,日本政府轉向規模更大的刺激措施,向消費者大量發放現金,向企業提供零利率貸款。但通貨膨脹率幾乎沒有變化,而在其他國家,疫情導致的短缺和供應鏈混亂導致通貨膨脹率上升。

對岸田文雄來說,薪資提案引發的反應是個不祥的信號。他兩個月前上任時承諾,要扭轉過去兩年的經濟損失,通過「新資本主義」讓日本經濟重回正軌。

岸田文雄將他的「新資本主義」描述為創造可持續增長和減少經濟不平等的框架,他目前的計畫是朝這個依然模糊的概念邁出的第一步。

首先,首相呼籲雇主在2022年將工資提高4%。遵守規定的公司將被允許增加其整體的公司稅減免,最高可達40%。政府表示,明年將把護士、以及老人兒童護理者的官方規定工資提高3%。

岸田文雄在週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國家採取一切措施,創造一個讓企業感到可以提高工資的氛圍,這一點至關重要。」他還說,加薪「不是一種成本」,「而是對未來的投資」。

儘管許多企業已經認識到提高工資的必要性,但他們質疑岸田宣佈的這些措施是否會對國家的常規薪酬制定過程產生影響。

每年春天,大公司和工會都會通過談判提高工資,這一儀式被稱為「春鬥」,字面意義是「春季的鬥爭」。上一次工資漲幅接近此次岸田文雄建議的水準是在1997年,當時工人獲得了2.9%的加薪。

2013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推出了類似的計畫,但收效甚微。今天,平均工資仍然停留在每月2800美元左右,與20年前的水準差不多。

這種現象並非日本獨有。在大多數發達經濟體中,經濟增長與工資增長之間曾經的緊密聯繫已經打破。在美國和歐盟,實際工資中位數——實際購買力——在大流行之前的十年裡遠遠落後于整體經濟的擴張。

對于這一現象的原因還沒有達成共識。但許多經濟學家將其歸因于一些國家的「贏家通吃」趨勢,在這些國家,全球化和技術進步使得企業可以用更少的工人賺更多的錢。

日本的情況則不同,經濟學家指出了一個幾乎相反的問題:低生產率,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公司擁有大量的工人儲備,幾乎不可能被解雇。

這既是一種祝福,也是一種詛咒。在大流行期間,日本避免了美國等國家出現的失業率飆升。但這也意味著,在終身雇傭制下,許多公司在招聘和解雇員工方面的靈活性有限,這可能使它們對不斷變化的經濟狀況反應遲鈍。

低工資增長實際上是勞資雙方達成妥協的結果。高盛首席日本經濟學家馬場直彥表示,自1990年代以來,「與工資增長相比,日本工人更喜歡工作保障,」儘管企業確實會向員工支付一年兩次的獎金,數額可能會隨著企業利潤而大幅波動。

為了保持盈利,企業傾向于通過使用臨時或兼職員工來限制固定員工數量,避免1990年代初日本經濟泡沫破滅時普遍存在的終身勞動合同。

如今,所謂的非正式員工占到了該國勞動力的37%左右,這是一個由低薪、可拋棄的工人組成的永久性底層,其中近70%是女性。

這些工人的工資低于同行,其人數的不斷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日本的勞工組織,從而壓低了工資。在1950年代,超過一半的日本工人都是工會成員。如今,這一比例僅為17%左右。

考慮到工資的下行趨勢,目前還不清楚政府是否有任何政策可以推高工資,尤其是目前日本人口老齡化導致的長期勞動力短缺也未能帶來工資上漲。

岸田文雄計畫的時機也存在問題。許多公司已經因疫情而陷入困境,一些公司不得不求助于大量的政府補貼,以保持現有勞動力的就業。

此外,還有無法盈利的問題。近十年來,多數日本企業沒有盈利——2019年約占65%,是自2010年以來的最低水準。這些企業一直靠日本央行提供的廉價貸款維持運營,但沒有利潤意味著沒有企業納稅義務,因此這些企業沒有資格享受岸田文雄的激勵措施。

東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川口大司說,岸田文雄的計畫實際上可能會把更多財富集中在最成功的公司,對于那些規模較小、生存能力較差的公司的員工幾乎沒有什麼幫助。

「這其實可能是一種倒退,」他說。

即使首相能說服企業提高工資,也不能保證這些錢一定會被花掉。去年,在政府向全國每個人發放現金後,消費者將錢存在銀行,作為對不確定的未來的一種保值手段,將家庭儲蓄率推至20年來的最高水準。

對許多工人來說,把政治焦點放在提高工資上是不恰當的。其他職場問題更為緊迫。

北海道大學經濟學教授安倍由起子說,「勞動力市場存在的問題更有可能是就業保護、兒童保育,乃至管理工作和家庭所需的各種福利。」

男裝公司的負責人吉村雅隆也認為政府是在試圖解決錯誤的問題。

他認為工資很重要,但認為政府需要首先説明企業。

「如果我們不能創造一個可以把收入提高一點的環境,經濟就不會改善,」他說。

-  End  -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2021 19global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