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素全靠搬運,一經飼養就無毒的箭毒蛙,如何成為最毒動物?

在炎熱潮濕的哥倫比亞雨林中,一位幾乎赤身裸體的人謹慎地行走著,它在仔細尋找下一頓美味。

當一只分心的猴子出現在視野時,獵人已經準備好了噴槍和飛鏢,只需一只鏢獵物就到手了。

根據1925年的第一手資料所述,這種鏢一「箭」封喉,「幾乎可以使任何中鏢的人或動物死亡。」

最毒的動物,箭毒蛙

哥倫比亞比亞貝拉部落的獵人經常用毒鏢來獵殺動物,這種毒并非人造物,而是來自于一種青蛙——箭毒蛙。

圖注:最毒的金色箭毒蛙

箭毒蛙是我們都不陌生的一種青蛙,憑借鮮艷的膚色,可怕的劇毒,小小的它們成了蛙中獨樹一幟的存在。

目前已發現的箭毒蛙超過175種,但只有55種具有毒性,其中毒素能被人類用于狩獵的更少,僅有3種。

​在所有的箭毒蛙中,毒性排行第一的是金色箭毒蛙,第二毒的是藍箭毒蛙,第三毒則是三色箭毒蛙。

一只金箭毒蛙藏有的毒素足夠殺死10個成年男子,被稱為世界上最毒的動物可一點也不為過。

不過,雖然箭毒蛙有著令人和其他動物聞風喪膽的劇毒,但一旦被人類「俘虜」,它們很快就會失去毒性。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難道是「心狠手辣」的它們被善良的人類感化,然后「棄暗投明」了?

只是毒素的「搬運工」

實際上,箭毒蛙體內的毒素并非是由它們自己生產的,而是來自于它們的飲食,當然,是有毒的飲食。

箭毒蛙的毒素主要由三種甾體生物堿組成:巴曲毒素、同巴曲毒素和巴曲毒素A,這些毒素共同作用于神經和肌肉,會干擾電壓門控通道的正常功能。

電壓門控離子通道是一類跨膜蛋白,當膜電位發生變化時可被激活形成離子通道,以讓離子通行。

已發現的電壓門控通道有鈉離子的,鉀離子的,鈣離子以及氯離子的,而箭毒蛙所影響正是鈉離子的通道。

圖注:離子通道

​當鈉離子通道受到干擾而使鈉離子通行受阻時,人就會出現心律失常甚至心力衰竭的嚴重癥狀。

那箭毒蛙的哪類飲食中含有毒素呢,或者說它們是通過吃哪些食物來獲取到這些毒素的呢?

通常來講,它們的主要食物是當地的螞蟻和甲蟲,但研究表明,它們的毒素主要來自于它們食用的螞蟻。

所謂的螞蟻的毒素也就是有毒的生物堿分子,螞蟻要麼自己合成生物堿,要麼從植物中獲取。

所以,箭毒蛙之所以會在被人類捉去飼養一段時間后失去毒性是因為它們沒有了毒素來源,人工飼養的箭毒蛙吃的小昆蟲都是沒毒的。

另外,它是毒素的「搬運工」這一事實也解釋了為什麼當箭毒蛙被引入到其他地區后毒素會發生改變,因為螞蟻變了。

為什麼會吃毒昆蟲

箭毒蛙種群大概誕生于4000萬年前,當時的南美洲大部分地區被熱帶雨林所覆蓋,氣候很溫暖。

在誕生之初,箭毒蛙是沒有毒的,也沒有五顏六色的顯眼膚色,那為什麼它們會以有毒昆蟲為食呢?

科學家認為,箭毒蛙并非是刻意地去吃有毒的昆蟲以讓自己也具備毒性,而是完完全全的偶然之舉。

是偶然地吃掉了有毒的昆蟲,而后毫不知情地擁有了強大的毒殺能力,最終在生存斗爭中展現出了優勢。

不過,這與環境有關系,畢竟熱帶雨林中有著數量充足的包括螞蟻在內的昆蟲,它們也算是「就地取材」了。

但這中間有一個很明顯的問題,既然一開始就吃有毒的昆蟲,那它們為什麼沒有被毒死呢?

一方面這與它們較高的新陳代謝速率有關,另一方面,它們的與毒素作用的受體發生了突變,從而規避了毒素的影響。

圖注:箭毒蛙的體型很小

最后

對于以前獵人來說,箭毒蛙更像是一種裝有劇毒的「容器」,當需要提取劇毒時,棍子會刺穿它們的身體。

但在上世紀70年代,用箭毒蛙的毒素來制作毒鏢的做法已經開始減少了,它們的毒有了新的應用。

科學家發現,一些生物堿分子是具備抗癌活性的,而另一些則被用作類似于咖啡因的功能。

毒素可能是致命的,但同時它具備麻醉效果,即便不能直接用于人體,也可以依據它的結構的成分設計出更好的麻醉藥物。

箭毒蛙的劇毒為它贏得了寶貴的生存空間,但棲息地的減少卻是劇毒也無法抵抗的,在研究箭毒蛙的同時,人類得保證它們還好好活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