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兒子7年,日本老爸把「丑照」做成了結婚禮物:你哭得好丑,但我好喜歡

你知道婚禮最好哭的環節是什麼嗎?

不是宣讀誓詞,也不是交換戒指,是大屏幕開始輪播童年老照片。

回憶,就是最矜貴的彩禮。

日本攝影師稻垣安渡,便給兒子準備了一份意義非凡的結婚禮物——上千張「[偷.拍]照」。

雖然兒子今年才7歲,離結婚還早著。但這位老爸堅持:「現在開始準備,就差不多啦!」

父親的鏡頭,只為留住孩子的童年與四季。

春雪未融,粉櫻如瀑,妻子帶著兒子站在樹下,山野吹過甜甜的風。

夏夜蟬鳴,星河璀璨,兒子牽著媽媽走在田間,影子拉成長長的詩。

秋高氣爽,層林盡染,母子邊說邊笑,孩童揮舞一根樹枝,夢想是保護地球和老媽。

冬山如睡,飛雪寒天,他們又回到了那顆櫻花樹下,年復一年,歲月輪回。

愛妻和孩子踏入春秋和山海,「咔嚓」一聲,稻垣把這一切,留了下來。

這是他為兒子和老婆拍照的第8年。

稻垣先生和妻子相識于1999年,拍拖十年,結婚十年。

剛結婚那會兒,他最愛拍老婆。

天還沒亮,小倆口就牽著手去看日出,云暉曜閃,此刻浪漫無價。

為了把老婆拍得好看,稻垣一咬牙,買下了一部 135mm SONY a7。

而就在這時,孩子出生了。

「懷孕,生產,哺乳,當我看到妻子變成媽媽時,我發誓要用一輩子去愛她。」

從此,稻垣扛起相機,成為了母子倆的私人攝影師。

他的鏡頭里,很少有特寫和擺拍,稻垣總是遠遠地跟在身后,等清風來,待繡球開,捕捉一瞬,光圈有了溫度。

有的時候,母子倆甚至只是畫面里遙遙的兩點,但風里有故事。

黃昏,落日是一顆橘子軟糖。

剛放學的兒子背著書包向前沖,未來還遠,媽媽很近。

春日,林木染成一塊調色板。

兒子轉過頭,激動地說:「媽媽,有只小鹿在看我們哦!」

天晴,白云近得像能摘下來吃的棉花糖。

在山頂上蕩秋千時,稻垣遠遠地聽著母子倆的對話:「媽媽你怕嗎?」「有你在,老媽就不怕了。」

日子像一支長焦鏡頭,珍貴、細膩、緩慢,光影燦爛,歲月流金。

在鏡頭里,孩子在長大,在鏡頭外,父母也在成長。

稻垣說:「在給老婆兒子拍照的過程中,我學會了怎麼做一個好爸爸。」

和別的父母不一樣,稻垣和妻子很少帶兒子去逛街,也不愛給兒子報興趣班。

他們喜歡去山里露營,去野外徒步,去參加村子的夏日祭典,讓孩子去花海里追胡蝶。

兒子7歲生日時,稻垣也學著別人給小孩獎勵了一部游戲機,但他發現,兒子不愛玩。

他最開心的時刻,永遠是和爸媽在一起。

慢慢地,兒子學會了搭賬篷,喜歡上去田里拔土豆,有天他告訴爸爸:「我長大要成為一名乘務員。」

或許在別的父母眼中,這不算一個多麼偉大的理想,但稻垣夫婦,卻努力地守護著孩子的夢。

一有時間,他們就去看新干線,富士山下,飛馳而過的列車,仿佛駛向未來。

某日,稻垣在月臺上,抓拍到了這樣一幕——

列車到站,乘務員遇到到了一直守候的小孩,他脫下帽子,戴在了孩子的頭上。然后,互相敬了一個禮。

「向你致敬,未來的乘務長。」大人笑著說。

現實世界和少年夢想,這一刻,成功接軌。

這組照片一夜之間收獲了13萬的點贊,人們都說,在愛與夢想中長大的少年,眼里有光。

今年,兒子開始上一年級,一家三口在晚櫻如雪的季節里,踩著風,牽著手,上學去。

稻垣先生看著兒子穿校服的照片,忍不住流下了老父親的眼淚。

「一眨眼,他已經長成了小男子漢的樣子,而我和妻子都在慢慢老去...」

他翻出了很多相機里的存貨,像回顧一場成長的慶典,又哭又笑。

「你第一次去剪頭髮,又哭又鬧,媽媽一直在哄,老爸一直在拍照。」

「你第一次爬到山頂,累到臉都哭歪了,長大后一定覺得很丑吧,但老爸我覺得很可愛啊!」

「第一次參加幼兒園運動會的時候還會摔跤,現在的你已經能跑第一啦,真有你老爸我的風采。」

「媽媽把你養大非常非常辛苦,你長大后一定要好好保護她,不然我就揍你!」

「每年生日,老爸都會給你拍照,以后你有了朋友,就不會和爸爸媽媽一起過生日了吧...」

「但如果你覺得孤獨時,歡迎回家。」

稻垣把這些照片都存進了一個文件夾,命名為:「兒子的結婚禮物」。

他想一直一直拍下去。

孩童總笑時間還早,父母只嘆歲月不饒。

有人說,攝影就是在時間里刻舟求劍。

人間日月如流水,轉眼雙親已白頭,我們一天天長大,父母一轉眼老去,只有照片里的笑臉,留住了回不去的那天。

時隔多年,我們也成家立室,生兒育女,拿著相機捕捉幸福,[偷.拍]孩子的丑照。

而在某個地方,有個老人帶著老花鏡一遍又一遍去翻看那些舊照片。

那曾是他給我們最好的禮物,也成了我們給他最后的牽掛。

四季輪回,光影寂靜

歲月無情,思念有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