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歲被囚禁,14歲伴侶用頭撞墻失去生命,強迫表演52年的虎鯨,永遠都不會露面了

作為美國最古老的水族館,邁阿密水族館傾力打造了不少動物明星。

其中有一頭叫洛麗塔的雌虎鯨,最受觀眾喜愛。

黑白相間的洛麗塔嬌憨可愛,它會表演鯨豚秀,也會在空中翻躍。

每年都會有十幾萬人,專門來看洛麗塔的表演,為它歡呼。

可不知從哪一天起,原本溫順聽話的洛麗塔,開始不聽指令,表演也越來越敷衍。

它會朝著無辜的小女孩齜牙,還曾試圖攻擊路過的游客……

那一刻,人們才想起來,洛麗塔從來不是什麼「動物明星」、「海洋精靈」。

它只是一頭被人類圈禁了52年的,可憐虎鯨而已。

那麼,是什麼讓它的性情發生了巨變?在被圈禁的52年中,都發生了什麼?如今它重獲自由了嗎?

幼時被捕

1970年,在美國西雅圖北部的海域,生活著一群有著「海中大貓熊」之稱的虎鯨。洛麗塔就是在四年前出生的。

它們世代生活在這里。

不過,那時的它,還沒有這個充滿枷鎖的名字。

當時,洛麗塔和它的父母偶爾會被前來捕魚的漁民刺傷。

因為虎鯨們以鮭魚為食,漁民們靠賣鮭魚賺錢為生。

簡單來說,就是它們斷了漁民們的財路。

突然有一天,這片海域來了許多船隊。

這次,他們的目標不再是鮭魚,而是虎鯨幼崽。

這次大型抓捕行動的負責人,正是西雅圖水族館的老板泰德·格里芬。

他是第一個為虎鯨癡迷的人,也是第一個擁有虎鯨的人。

1965年,泰德·格里芬花了8000美元,從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兩名漁夫手里,買下了一頭誤入刺網的雄性虎鯨。

他給這頭虎鯨取名「Namu」,并把它稱為「最親密的伙伴」。

之后,泰德·格里芬建造了一個漂浮的水上圍欄,將這頭虎鯨帶到了400英里外的西雅圖水族館。

在這里,泰德·格里芬親自訓練Namu,給它喂食,甚至還穿上橡膠游泳衣跟它一起游泳。

可這種生活僅維持了一年。

一年后,被囚禁在水族館的Namu,死于病毒感染。

從那以后,泰德·格里芬便開始瘋狂的圍捕虎鯨幼崽,用它們來代替死去的Namu。

所以這次一得到消息,泰德·格里芬就帶著船隊來了。

他一聲令下,身后無數船隊便沖入虎鯨的族群之中。

他們圍成圈,將那些無處可躲的虎鯨一網打盡。

驚恐之下,洛麗塔只能以最快的速度逃命。

然而,四面八方都是圍網,它無處可逃。

許多像洛麗塔一般大的虎鯨幼崽,被吊床吊起,然后被抬到船上的大水箱里。

也不是沒有逃脫的虎鯨,只是大多數的虎鯨幼崽被捕,它的父母便不肯離去。

成年虎鯨在漁網外高聲哀鳴,數次沖向漁網試圖營救自己的孩子。

它們被漁網割得遍體鱗傷,頭破血流,也沒能喚起那些人類的憐憫之心。

只能眼睜睜看著小虎鯨被帶到船上,最后駛向遠方。

偶爾有被漁網撈出的成年虎鯨,這些殘忍的捕獵者,就將它的肚子剖開,塞滿巖石再沉入海中。

而他們這麼做的,只是因為覺得捕獵成年虎鯨,對他們的聲譽不太好。

孩子被捕,同族死亡,湛藍的海水被鮮血染紅……

大批沉浸在絕望中的虎鯨,主動封閉呼吸用的氣門,墜入海底。

幾天后,有記者在海灣附近發現了被沖上海岸的虎鯨。

偶爾也有路過的游客于心不忍,但大多數人,都對這慘烈的景象習以為常。

不過是死了幾頭鯨魚而已,無關緊要。

盡管當時已經有科學家表明:

虎鯨的智商相當于人類的十五六歲,它們能切實體會到人類的悲歡離合。

而懵懂的洛麗塔并不知道,等待它的,將是長達52年的囚禁生活。

最終,洛麗塔以20000美金的價格,被賣到了美國的邁阿密水族館。

在這里,它被安置在一個狹小的池子里。

這個池子只有可憐的35英尺(11 m)寬,在最深處深度為20英尺(6.1 m),甚至在邊緣處的深度僅為12英尺(3.7 m)。

這嚴重違反了任意方向15米寬的規定。

洛麗塔所在的水池結構

而且因為上空缺乏遮擋物,洛麗塔的皮膚經常被頭頂的太陽灼傷。

可沒有人在意一頭小虎鯨的處境。

畢竟,它只是一頭供人觀賞游樂的鯨魚而已。

鯨魚界的雙子星

不久后,洛麗塔在這里遇到了新的小伙伴——虎鯨雨果。

雨果是一頭來自「南部鯨群」的雄虎鯨,它同樣是被捕捉來的。

于是,同病相憐的它們,很快成為了朋友。

之后,洛麗塔和雨果作為搭檔,開始學習各種表演技能,配合馴獸師的日常訓練。

聰明的洛麗塔很快就掌握了各種技能,然后它們就開始了精彩絕倫的表演。

鯨豚秀、空中翻躍、側空翻身、接住高空跳落的馴養員……

它們配合得天衣無縫,觀眾們很吃這一套,紛紛為它們歡呼。

因此,洛麗塔和雨果被稱為鯨魚界的雙子星。

它們的表演也是水族館中最精彩、最受歡迎的表演。

可很快,事情就發生了變化……

虎鯨雨果之死

在小游泳池里一日復一日的訓練、表演,使得雨果變得狂躁、憤怒。

或許有工作人員猜到,是因為雨果不想待在這個牢籠之中。

它渴望自由,渴望回到廣闊無垠的大海。

但沒人愿意為一頭鯨魚打抱不平。

從1980年開始,雨果會在每一天表演結束后的深夜,將頭用力撞在池壁邊緣的水泥面上。

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會發出令人心驚的響聲。

洛麗塔和雨果

但奇怪的是,往往到第二天,水族館的工作人員才會發現遍體鱗傷的雨果。

等到雨果徹底不能演出了,水族館的工作人員才發覺不對勁。

但是他們也只是眼睜睜看著雨果的身體一天比一天消瘦。

最終,雨果在1980年3月4日去世,死于頭部動脈破裂。

但它也獲得了夢寐以求的自由。

失去伴侶后的洛麗塔

而14歲的洛麗塔,它的痛苦生活還要繼續。

他們給洛麗塔換了新的搭檔,兩只太平洋白面海豚。

但這些海豚并不喜歡洛麗塔,它們只要一有空,就會攻擊它。

一年之中,洛麗塔曾遭受過52次來自海豚的攻擊。

這還不算什麼,最大的傷害,還是來自環境。

成年后的洛麗塔長約22英尺(約7 m),重7,000磅 。

幼時的游泳池,已經容不下現在的它了。

而它仍要在這個狹小的水池里,進行華麗的水上表演。

因此,洛麗塔在表演時,經常會因為撞到池壁而受傷。

偶爾有游客發現洛麗塔身上的傷疤,提出疑問,懷疑水族館的工作人員非法對待它。

對此,水族館母公司的執行官亞瑟·赫茲卻冠冕堂皇回應:

「我們對它(洛麗亞),比對任何人都好。」

洛麗塔變了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人們發現洛麗塔變了。

它不再溫順,開始對著小女孩兇悍呲牙,也開始敷衍地表演,不聽指揮。

任憑馴養員如何呼喊,給出命令,它就是一動不動。

但在馴養員的「調教」之下,它又不得不繼續表演。

它被迫翻轉、跳躍,做那些它不愿意的動作。

馴養員得意洋洋的騎在它身上,看客們為它的表演鼓掌吶喊。

但鮮少有人看到洛麗塔眼中的淚。

它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被迫表演,被迫聽話。

因為溫順的性格,洛麗塔成了當初那批被販賣的虎鯨中唯一幸存者。

它就這樣痛苦的活在水族館,竭力表演著每一場鯨豚秀。

洛麗塔痛苦生活初為人知

直到2003年的一部名為《洛麗塔:奴隸娛樂》的紀錄片橫空出世。

人們才終于了解到洛麗塔「光鮮外表」下殘酷的真相。

該紀錄片用精確的數據顯示出,洛麗塔在邁阿密水族館期間,一共有了23000場表演。

每天兩場,全年無休。

洛麗塔為邁阿密水族館帶來了1億6千萬美元的收入…

表演時,由于水池太小,洛麗塔經常撞到池壁上。

在受傷后也沒有得到很好的照顧,飼養人員給洛麗塔的只是一些快要壞掉的腐肉。

甚至由于水池太小,遮陽棚倒塌后使得水溫瞬間上升。

洛麗塔差點就死于高溫。

但是這種情況并沒有得到解決,洛麗塔仍舊被當成賺錢的工具。

紀錄片播出之后,在世界范圍內引起了轟動,同時也引起了動物權利組織和反俘虜活動家的注意。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釋放洛麗塔」的運動,要求水族館釋放洛麗塔。

對此,水族館的老板回復稱:

「它是我的合法財產,你們的提議老子不感興趣….」

大家意識到,企圖用這樣溫和的手段讓資本家松口,簡直是天方夜譚。

他們必須采取更為強硬的手段,那就是法律。

洛麗塔「自由保衛戰」

2011年11月,動物法律保護基金會(ALDF),善待動物組織(PETA)和另外三人對美國國家海洋漁業局(NMFS)提起了訴訟。

他們表示,希望將洛麗塔列入瀕危物種之中。

從而達到釋放洛麗塔的最終目的。

在這之前,作為圈養動物的洛麗塔是被免于這種分類的。

美國國家海洋漁業局(NMFS)審查了動物法律保護基金會(ALDF)的聯合請愿書,以及公眾提交的成千上萬的評論,通過了該請愿。

也就是說,洛麗塔的「自由保衛戰」終于邁出了第一步。

然而,也只是邁出了第一步而已。

誰也沒想到,在2014年3月18日,該案竟被一名法官駁回。就這樣,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人們當然不甘于此,2015年1月17日,數千名抗議者聚集在邁阿密水族館外面,要求釋放洛麗塔。

他們還在推特上發布了 Free Lolita(解放洛麗塔)的活動。

在重重輿論壓力之下,事情終于發生了轉機。

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于2015年2月宣布,將虎鯨列入瀕危物種名單。

但是僅僅如此,還是不夠。

洛麗塔被囚禁在邁阿密水族館的命運不會因此改變。

一名29歲的新西蘭女子丹妮爾實在看不下去了。

她在2016年2月19日發起了一項「像洛麗塔一樣生活」的活動。

之后,她坐在邁阿密水族館外的浴缸里整整30天,每天模仿洛麗塔的生活,借此向水族館施壓。

然而,邁阿密水族館的負責人卻堅持說,這些年他們對待洛麗塔很好。

以后還會這樣悉心照顧洛麗塔。

「自由保衛戰」的轉機

一晃三年過去了,事情卻遲遲沒有轉機。

于是,在2018年3月,邁阿密最大的印第安部落酋長再次在推特上呼吁:

讓洛麗塔回歸自然是一項神圣的義務!

但是時至今日,水族館仍舊沒有任何行動。

人們意識到,必須再次向他們施壓。

支持者們聚集起來,在邁阿密水族館門口抗議。

巧合的是,當時水族館正好鬧出了丑聞。

多只動物死亡、受傷之后僅供少量腐肉、水池渾濁、「火車失控」等等問題,將水族館推至風口浪尖。

聯邦政府調查發現:

水族館違反了一系列動物福利規定,要求他們立刻整改。

民情激憤、政府壓力甚至可能與土著打官司。

在各種壓力之下,水族館所屬的公司終于表態,他們不排除讓洛麗塔退休(重回大海)的可能性。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拉鋸戰,讓關注它的人們終于松了口氣,

認為洛麗塔的自由終于有期可待了。

但根據最新消息,56歲的它最近得了嚴重的肺炎,情況十分不好。

水族館已經終止了它的所有表演。

一輩子被困在這個11m寬的水泥盒子里,不用再繼續表演,或許就是她的結局吧。

虎鯨原本是可以像人類一樣長命百歲的。

但是生活在水族館中的虎鯨大多只能活到二十歲。

它們多數患有抑郁、胃潰瘍、敗血癥等等。

像洛麗塔這樣被圈禁的海洋生物數不勝數,在被圈養期間都會有或多或少的自殘行為。

我們向往詩和遠方,它們也一樣向往自由與海洋。

只有我們堅持拒絕任何形式的動物表演,才能讓傷害者無路可走。

愿有一天,生命之間,只有尊重,沒有傷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