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真子公主父母恐婚變?王妃怨恨冷戰數月,駙馬小室圭是導火索

2020年11月,日本王室舉行了象征著皇位繼承的「立皇嗣儀式」,身為天皇弟弟的秋筱宮親王文仁正式成為了下一任天皇的繼承人。

立皇嗣儀式后,繼承人要去伊勢神宮參拜才算禮成。但因為疫情,文仁的正統皇嗣身份認證,拖到了今年還沒有完成。

4月末,宮內終于重新為文仁安排了這項活動,但令日本媒體擔憂的是,文仁和往日恩愛的紀子妃之間卻發生了疑似婚變的巨大裂痕。

怕不是好不容易當上王儲,老婆就要跑了...

馬上要進行的伊勢神宮之旅,需要文仁和紀子同時出席,為了以防兩人在乘坐交通工具前往的過程中被感染新冠,日本王室史上第一次選擇了從東京開長途車進行外省活動的行為,而且這決定還是文仁自己做的。

消息一出,就讓宮內一片哀號,且不說自駕前往外省利不利于防疫,首先公路交通的變數就太大了。要防止堵車,防止不法份子劫車,還得時刻注意司機,不要讓他們疲勞駕駛。

撞壞了文仁這為數不多的男性繼承人,日本王室就gg了,這責任誰能承擔得起。

況且,在此之前,文仁和紀子就因為短途乘車遇到了很多次交通事故,比如追尾和撞上隔離帶之類的。這次是6個小時的長途車程,危險系數就更高了。宮內實在不懂文仁是怎麼想的。

然而今日,日媒報道了一則令人震驚的消息,似乎讓人看出了文仁作出這個決定的一些緣由:

紀子妃對文仁的不滿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兩人積怨已久后,在最近幾個月怨氣徹底爆發。

宮內人士表示,真子公主和小室圭的風波讓紀子和文仁的關系惡化了。一開始紀子是支持小室圭這個女婿的,而文仁是反對的。

當后來發現小室圭家是老賴時,紀子后悔了,雖然夫妻倆想盡辦法阻止婚姻,但最終沒有成功。夫妻倆難免產生了互相指責的情緒。

等到女兒和小室圭去了美國,挨罵的也不光是小室圭一家,更是紀子本人。認為育兒是母親的天職的日本媒體,已經多次暗示紀子對孩子的教育有問題。

似乎想要把真子公主的婚姻問題歸結于紀子做母親管教不力,而丈夫似乎也沒有想替自己反駁的意思。這就讓紀子對丈夫更加怨恨。

宮內人透露,現在文仁和紀子除了共同出席公務時做做戲,平時為了公務不得不商討之外,幾乎不再有任何日常對話,更不會聊天。

兩人比起夫妻,更像是疏遠的同事。

紀子因為糟糕的家庭氛圍,把負面情緒撒向工作人員。職員們表示,和紀子交流工作事宜越來越費勁,她越來越愛發號施令。

她都想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無論怎麼跟她解釋她都不想聽,如果實在沒法如愿,就不耐煩地對工作人員發脾氣。

焦躁不安,「就像變了個人一樣」。所以有人認為,文仁也許是想借漫長的車程,與紀子破冰,能通過溝通重歸于好,但工作人員們都表示:要是6個小時一句話不說,得多尷尬,想想腳趾就已經摳出一棟皇居了...

回到1990年,剛剛結婚的文仁和紀子,被日本盛贊為童話般的愛情,兩人的恩愛也一直成為佳話,甚至蓋過了如今是天皇和皇后的德仁和雅子。

這兩個人怎麼會走到如今這種地步呢?

1990年,身為學習院大學(日本王室御用大學)教授女兒的紀子,與文仁大婚。住在父親職工公寓的紀子,被媒體愛稱為「三室一廳公主」,以顯示她出身平民。

紀子和父母弟弟

紀子和文仁都在學習院讀大學,她的高中同學在學校成立了 「自然與文化研究社團 」也把她拉了進去,在這里她認識了文仁。

紀子是當時學校里有一定名氣的漂亮女孩,文仁對她一見鐘情。

很長時間里,真正應該拋頭露面的皇太子妃雅子因為生育、工作等巨大的壓力,在家休養,王室長時間沒有青壯年女性的形象。

年輕的德仁和雅子

而紀子妃正好替代了雅子的位置,早早生下兩個女兒,參加各種公務活動,40歲為了給日本王室傳宗接代,還做高齡產婦生了小兒子,不論是在皇宮里還是在民眾之間都有著超高的贊譽。

那是紀子最風光的時刻,但是這一切都是基于雅子的缺席才建立起來的。

人過中年,雅子熬出頭當上皇后,重新恢復了舊日做外交官時風采。

王室不再需要作為雅子「替代品」的紀子妃,她在王室中的地位全靠未來的繼承人——兒子悠仁擔保。

當然,這種母憑子貴的封建殘余居然在2020年代還能存活,也是令人汗顏。

紀子遇到了中年危機。一向優秀,被媒體夸了十幾年的她,終究被雅子的皇后光環壓了下去。

人們不敢再攻擊身為皇后的雅子,開始把當初施加給雅子的壓力,放在了紀子身上,對她的一言一行都格外關注。

年輕時的雅子

真子的事就不提了。之前我們還說過,悠仁沒有憑成績,而是憑紀子妃通過關系和政策優勢送上的好中學。這引起了日本民眾的憤怒。

可對于紀子來說,這就是個死胡同,在兒子不夠優秀的情況下,不管她幫不幫兒子去好學校都會被批評,只是被罵「無恥」和「無能」的區別罷了。

悠仁已經顯示出了叛逆的性格,經常不守規矩,被紀子教育。自從悠仁上國中后,紀子逐漸對管教悠仁力不從心。

當她制止悠仁做某些事時,悠仁就會不停反問為什麼,讓她無所適從。

在家里充當調和劑的真子嫁人了,上大學的佳子時常不在家,連拼了命生出來的小兒子悠仁也到了最麻煩的年齡,再加上和丈夫冷戰,父親去世。家里的氣氛已經變得令人窒息。

而紀子的公務上麻煩也接連不斷。

2月23日,德仁天皇過生日,宮內舉行了慶祝典禮,令大家驚訝的是,紀子竟然和雅子皇后撞衫了!這被視為王室史無前例的失誤。

首先,日本王室規定在集體公務時,其他女性不應和皇后穿同樣顏色的衣服,以表示對天皇夫婦的尊敬。

但紀子卻和雅子都穿了藍色連衣裙,放在古代大概就是僭越了的感覺。

紀子自然又被罵「心機」,「想上位想瘋了」之類的話。

但其實,責任根本不在紀子身上。日本王室為了避免撞衫尷尬,會由更高一級的王室成員決定女性王室成員穿什麼顏色的衣服。也就是說,紀子穿什麼,要雅子或德仁天皇安排。

但工作人員透露,這兄弟兩家子已經一年沒說過話了,除了見面打招呼外,根本不聯系。本來老一輩留下的規矩是讓兄弟倆每個月見面開一次會,因為疫情就一直耽擱。

再加上生日、婚宴等聚餐因疫情被取消,本來就漸行漸遠的兄弟兩家,如今徹底裝作不認識了。

小時候的德仁和文仁

其實明明可以視訊連線完成這些工作,但掌握兩個家庭話語權的,最終是德仁和文仁,兩人不愿意溝通,造成的結果卻是雅子和紀子的尷尬,這是多麼不公平的事。

從來都是服從王室所有規矩,爭當優秀王室成員的紀子,發現自己廢了半天勁,也沒得來什麼好下場,她終于對王妃的身份感到倦怠了。

真子出嫁前幾天,她的父親去世,紀子妃借此機會躲避公務,守喪90天之久。這對于曾經工作狂般的她來說,是難以想象的。

東京奧運會期間,說好的殘奧會活動她也沒有出席,在現場放映的王室錄播視訊中,她也沒有出現。

或許紀子妃沒有想到,她和雅子或者其他王室女性成員的遭遇,和她們究竟是否努力奉獻沒什麼關系;雅子和娘家吃飯會被罵逃避公務,接女兒放學會被說自私自利。

紀子的女兒不像民眾想象的那樣聽話,她就要被罵母親失格;兒子學習成績不夠好,也是她的責任。

作為日本王室的女性,被圍攻是一件早晚都會發生的事,想要過上安穩的生活只能靠熬。熬到嫁人,熬到封后,熬到年紀大了變得無人在意。

明白了這些,也就能明白了紀子的憤懣和倦怠。這是個不值得為之拼命的家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