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故人歸》番外:紀云禾不在的300年,長意學了六大技能,牛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專注於戲劇中的各類故事~大家好,我是許多多,陪妳一起探究戲中的愛恨情仇,品人生百味!

《恰似故人歸》大家對大結局里,紀云禾這塊的結局特別不滿意。

不滿意的點有三個,第一個就是沒有交代清楚,她到底回來沒有。第二個紀云禾為什麼變成魚,編劇這樣信手拈來真的好嗎?第三個就是紀云禾消失了三百年。

原著里,紀云禾只是用半個內丹跟順德同歸于盡了,還剩半個跟長意長相廝守。

三百年,這對于我們凡人的世界來說,這已經是四五代人從出生到年老的過程了。

所以,咱也不知道三百年,對于他們來說也許就是我們凡人一兩年的時間嗎?再或者十年八年的時間?

不管多長時間吧,大家認為這三百年里,長意會干些什麼?

《恰似故人歸》番外:紀云禾不在的300年,長意學了六大技能,牛!

提高技能,以后更好地保護云禾

要問長意這輩子最痛最難受的事情是什麼,個人認為就是每次都不得不讓紀云禾沖在前邊,每次都以為能夠護紀云禾周全,但是每次都沒有。

第一次的斷崖,讓紀云禾被囚于仙師府六年生不如死;第二次在北淵跟萬花谷的御靈師們周全,紀云禾付出自己生命護住所有人;第三次以自己為器困住順德,再一次犧牲了自己。

這三次,每一次都讓長意腸子都悔青了,每一次長意都愿意用自己來換,可是每一次都無能為力。

所以,紀云禾不在的那三百年,長意放下北淵的事務,他做得最多的事應該就是各種修煉,長意的資質好,尾巴也回來了,再加上三百年日以繼夜的修煉,長意就成為四海八荒武功第一的魚。

以后,紀云禾回來,長意再也不用面對紀云禾面對困境時的無能無力。

他一定不會再讓紀云禾在他跟前遭遇那些讓他生不如死的困境,再也不會。

學習醫學,學術趕上林昊青

上一次紀云禾逝去時,長意就錯過了自己養大自己媳婦的機會。

還有跳入巖漿時候,也沒有想到用半個紀云禾就夠了。

長意來萬花谷時是他第一次上岸,長意沒有學歷,學術研究也啥都不會。

吃了兩次虧之后,長意明白了,這人還是要有知識,用知識充實自己的頭腦,知識這東西學一點總歸是有用的。

漫漫長夜,沒有媳婦在身邊,長意就只能拼命學習學術資料,把四海八荒內所有的書都搬到了自己的書房里,整夜整夜的研究。

長意悟性高,屬于天才型選手,沒幾年的時間他在學術方面的造詣就趕上了林昊青。

畢竟林昊青可能會跟思語談戀愛,耽誤時間。

從幼教到大學畢業的教育學了個遍

當年,任嘉倫飾演的《一生一世》里,時宜睡覺之前說想生孩子,然后睡了個懶覺,周生辰就把幼教到學前教育學了個遍。

長意跟紀云禾已經結婚,生娃也是早晚的事,紀云禾不在的這些日子,長意一定無數次想過他們孩子的樣子,生出孩子就需要教育。

長意肯定怕紀云禾輔導作業累著,所以教育孩子的事以后一定會是長意來完成。

一百年的時間,長意肯定會把孩子所有階段的教育都學了個遍,這對于學習能手長意來說也絲毫不費力,總之,長意就是那個讓無數人羨慕的老公。

學會了各種做飯

畢竟,生活都是由瑣事組成的。

等紀云禾回來后,一日三餐就非常的重要,所以紀云禾不在的那三百年,長意學會了做各種好吃的。

這樣,紀云禾回來,就能吃到長意親手做的美食,想想還是很浪漫的。

而且,長意跟紀云禾都是為了對方可以付出一切的那種選手,等以后日子安定了,紀云禾懷孕的時候,長意就能變著法給紀云禾做東西吃。

替紀云禾去四海八荒看了個遍

紀云禾下巖漿的時候,就說過讓長意去四海八荒好好看一看。

想想長意也挺讓人心疼的,上岸后就是各種折磨,之后就是搞事業,連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都沒有經歷過。

這次,老婆都下達任務去四海八荒看看,去給她探探路了,長意哪有不從命的道理。

長意去過很多地方,吃過很多地方的小食,走過很多地方的小巷。

之后,紀云禾回來,長意就可以帶著她來了。

學會了一百零八式

上邊說了,長意要專心搞學術,所以長意在四海八荒轉悠的時候,總是會逛書店。

書店除了學術書,還有一些別的書,比如隔壁《祝卿好》里沈宴大婚時看的春/宮圖冊什麼的。

雖說,我們長意悟性高,這件事情會無師自通,但是三百年太長了,長意還是需要一些除了學術書之類的書籍來聊以慰藉。

于是,通過這些書,長意學會了一百零八式。

等到紀云禾回來后,就會發現我們長意真的是如狼似虎,每天都得讓云禾扶墻走路。

不過,長意應該舍不得云禾太過勞累。

結語

總之,為了不虛度這三百年,長意讓自己成為四海八荒內最好的老公。

論學歷,他已經超越林昊青。

論武功,他已經是天下第一。

論愛老婆,他也是天下第一。

論教育孩子,他從幼教到大學都已經準備好。

甚至,連在床上翻滾,都無人能及。

總之,三百年后,紀云禾跟長意成為四海八荒最幸福的夫妻,沒有之一。

感謝觀看!有什麼意見歡迎評論區留言。如果你喜歡看劇,別忘記關注我,帶你了解更多好看有趣的影視劇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