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比電影精彩?義大利最恐怖黑幫300人被抓,教父兒子竟是員警臥底,刺激!

Eliauk 2021/02/19 檢舉 我要評論

2021年1月13日,義大利開啟了一場世紀審判。

現場有600名律師,900名證人,無法計數的來自全世界的國際記者,1000多個旁聽席, 還有355名黑手黨成員和腐敗議員、員警、前高官。

為了容納這過於龐大的人群,庭審環節不得不改在一個廢舊的呼叫中心舉行。軍人在建築外巡邏,警用直升機不停在上空盤旋。

這是義大利幾十年來規模最大的黑幫審判,絕沒有人敢怠慢。因為他們要面對的,是這個世界上最殘忍,最恐怖的犯罪團夥。

臨時法庭設在Lamezia Terme鎮。這個並不著名的小地方,就是這次的受審物件的聚集地—— 義大利最富有,最血腥的黑手黨幫派Mancuso家族。

為了追捕他們,警方花費近十年的時間,3000多名警力參與行動,監聽、臥底、搜集線索。 審判共列出438項起訴,從[毒·品]和武器販運到敲詐勒索,光是宣讀起訴書就花了三個多小時。

這是比《教父》中描寫的更加現實而震撼的反黑行動。

西西里島是義大利黑手黨勢力最大的地區,但像Mancuso這樣手段殘暴的家族如今已經不太常見。(他們家族是黑手黨「光榮會」派的重要分支)

一個世紀前,Mancuso家族只是西西里島偏遠山村的貧農。如今,他們卻幫助光榮會,掌握著歐洲80%的可卡因貿易,每年賺取約500億英鎊。這是什麼概念?

一個幫派的非法收入,就幾乎占了義大利GDP的3%。

他們管理著西西里島許多城鎮,當地的檢察官說 「如果Mancuso的老大不下令,這裡的樹葉都不敢動一動」。同時,他們也讓南美幫派和阿爾巴尼亞幫派效忠於他們,擴大在全世界范圍內的非法交易。

根據黑手黨研究教授尼卡索的說法,這個家族命運的轉變就始於暴力。他們利用武力強佔了當地一處大採石場,這裡的石料被供給義大利最大的海港,他們從中大賺一筆 ,開始形成幫派的雛形。

而Mancuso家族就像字面上那樣,非常多人擁有相同的姓氏,互相都是有血緣關係的親戚。 這是家族為了孤立其他勢力,並且保證穩定性的手段。

他們幾乎只發展家庭成員作為幫派分子,可以說只要你在這個家族出生,就算是天生的黑幫。與其他黑手黨不同他們還會拉女性入夥,這次世紀審判裡就有44名女性成員,每個都和家族中的男人一樣心狠手辣。

這些都是親戚的幫派分子,帶著特有的綽號在黑道行動,比如大鼻子、胖子、金髮女郎、小山羊、小甜甜。 雖然聽著有點沙雕,但當你聽到他們被指控的罪行時,沒有人能笑得出來。

1973年,這個幫派犯下了世界震驚的大案: 綁架美國石油大亨,著名的蓋蒂家族的未成年繼承人。

當大亨祖父拒絕支付幫派要求的1700萬美元贖金時,他們割下了這個孩子的一隻耳朵, 並把血淋淋的耳朵和孩子的一綹頭髮一起夾在信裡。

被解救後的繼承人

隨信警告: 如果十天內錢沒到賬,你孫子的另一隻耳朵也會被割掉,然後他將被慢慢切成碎片。一點一點寄到你家。

最終,綁匪以220萬美元的價格達成和解,將蓋地家族的年輕繼承人釋放。

約翰·保羅·蓋蒂三世在被綁架後嚴重酗酒染毒,2011年去世

這個家族還為了拿下一座大港口,內部爆發激烈衝突, 1000多人因此被謀殺,超過了紐約黑幫混戰時期的謀殺數字。

想一想,這些人大部分都是親戚啊,為了利益連家人都下得去手,那還有什麼是他們不狠心做的? 任何擋他們路的人只有「死」這個字。

家族分支教父之一「叔叔 」Luigi

但這場世紀審判,恰恰要感謝一個不怕死的人。格拉特利是一名老檢察官,三十多年裡,他一直在調查當地的黑手黨活動,而他調查開始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是個死人了。

早在年輕時,充滿正義感的格拉特利,發現周圍的人們深受黑手黨騷擾,立志要學習法律,讓這些無惡不作的黑幫滾出西西里。

依靠著數千小時的資訊攔截和監視,他在刀尖上得到越來越多關於Mancuso家族的犯罪事實。但他畢竟是個外人,Mancuso血緣化的銅牆鐵壁下,打探到決定性證據的可能性實在太小。

格拉特利在死於非命和功虧一簣之間掙扎,就在絕望之時, 一名誰都想不到的人,向他伸來了援助之手。

這個來請求做臥底的人, 竟是Mancuso家族「教父」的兒子。

黑手黨之路向來是個單行道,一旦加入必須終身效忠。只能死亡或消失,不能退出,不能反悔。

但 Emanuele Mancuso想反悔。他是幫派教父 「工程師」 Luni 的兒子。 父親掌控著龐大的類軍事組織。

Emanuele和他的兄弟們一樣,從小他們就認為犯罪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小偷小摸、嗑藥販毒,這些都是他們的爸媽,甚至爺爺的童年「娛樂」。

他很小的時候就多次被捕,還被警方要求做過社會服務。 不過那時他還不是幫派的正式成員,父親甚至讓兒子把進局子當成人生必然要經歷的歷練 。

於是,作為教父的兒子,才14歲的他順理成章參加了黑手黨入行儀式。Mancuso家族的權力寶座跟王位差不多,完全靠血脈繼承。

也就是說,Emanuele只要聽話,做父親要求他做的事,那未來的教父必定是他。

家族的部分頭目

Emanuele一開始也的確做了不少惡事。比如之前家族想要霸佔一位女商人的地,商人強烈反抗後失蹤。

其實就是一個與Emanuele有密切關聯的幫派成員,聽從命令殺死了女商人,並把屍體喂豬銷毀證據。Emanuele與此逃不了干係。

受害者Maria Chindamo

但隨著他一天天長大,父親卻有了新的想法,而這個想法改變了他一生的軌跡—— 送他上大學。

在家族裡,中老年人絕大多數從小混社會,大字不識一個。 但黑幫想要立足現代社會,就必須有把黑錢洗白的手段。

於是Emanuele被送往離西西里島很遠的羅馬大學,學的科目也很諷刺——法律。父親就想讓他接受高等教育,好幫家族深入金融業、藝術界,甚至政界,以精英階層合法產業的幌子運營家族。

但父親想把Emanuele栽培成斯文敗類的願望,卻在兒子的身上出現了偏差。 Emanuele在大學裡的朋友們,全部都是家世清白的同齡人。

他們不會濫用暴力,他們的父親不會每天想著如何走私[毒·品]和販賣人口。 他還遇到了自己未來的妻子南西,兩人在上學期間結婚生子。

從小在黑暗中的Emanuele,第一次過上正常人的生活,開心的同時, 他開始審視自己和家族的過去,他的家族比普通黑手黨更沒有下限,對婦女兒童也毫無顧忌:

這些恐怖的回憶,這些父親經常當做談資講的事情,開始嚴重困擾著他的良心。

但這不足以讓他完全擺脫家族的控制。法學畢業後,他又被安排學習了農學。不得不說這人非常聰明,很快他就有能力大規模種植大*麻,並在互聯網上銷售,作為家族資產的一部分。 他的妻子也與黑幫的聯繫越來越深。

但他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家族拋棄了。父親發覺這幾年,Emanuele對家族的生意越來越不積極。Emanuele「良心發現」的閃躲,在他們看來就是懦弱和無能,還不如那些沒文化的混小子有用。

在父親看來,Emanuele這孩子是「養廢了」,以後成不了教父。於是他們毫不留情的將Emanuele從家族中邊緣化。

當2018年Emanuele因販*罪被判刑後, 沒有一個親人,包括他的父親願意來探視他。

Emanuele就像一個被用完就扔的塑膠袋,他意識到了在這個家族中,從來都沒有親情,只有利益。 所謂的黑道講義氣,重情義,根本是無稽之談。

4年的牢獄生活讓他終於想通了: 他自己不過是父親眼中的棋子,他必須選擇正確的路。

於是他主動與追查黑手黨多年的老檢察官聯繫,想要成為臥底, 一方面得到政府的保護開始新生活,一方面徹底和父親的罪惡王國斷絕關係。

為了自己,為了不再製造血案,也為了監獄外剛出生不久的女兒,讓她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未來,而不是像自己一樣被家族擺佈,重蹈覆轍。

老檢察官和Emanuele很快達成了共識,Emanuele會成為臥底,儘量搜集家族的罪證, 他冒死將父親、叔叔、弟弟等高級成員數千小時的錄音和錄影交給了檢方 。

但告密的事情很快就暴露了,父親親自下令要Emanuele的人頭。他的名字被寫在了追殺名單裡,只要能幹掉他,就懸賞100萬歐元。

Emanuele四處逃竄躲避,老檢察官則日夜兼程,加快整理證據的速度,他們都知道頭上懸著一把刀。 如果不快一點,一切都將化為泡影。

左邊是Emanuele的哥哥,也是幫派成員,2018年被捕

西西里不會寧靜,孩子們不會有光明的未來。

終於,2020年末,時機成熟。根據線報,3000多名和義大利員警埋伏在卡拉布裡亞地區的家族據點附近,沖進場地, 將300餘名家族核心成員當場逮捕。

1個月後,世紀審判開始 。Emanuele和老檢察官都被加入證人保護計畫,轉移到了安全的地方,以另外的身份生活。

但Emanuele的噩夢還沒有結束。加入黑幫就像毒癮一樣不可逆,它總會跟著你、折磨你、毀掉你的一生。

遠端審判使用的zoom畫面

他的父親、弟弟、叔叔等人雖然被抓了,但幫派還有極多的中高層成員聞風而逃,或者還沒有被掌控把柄。他們繼續要脅著Emanuele。

最令Emanuele崩潰的是,她的妻子如今已經成為了家族忠實的一員,拒絕離開。並且綁架了兩歲的女兒做人質要脅Emanuele,讓他停止向警方透露更多線索,否則就幹掉女兒。

想想幾年前,這個女孩只是個普通、善良的女大學生。而如今,她因為和自己結婚進入了家族,也已變得和他的父親一樣冷酷無情。

他的女兒,也許仍不會有自由選擇未來的權利。 而他雖然搞垮了罪惡之家,卻必須活在影子裡。

或許在反黑電影裡,會成為傳奇英雄,在黑幫電影裡,他是可恨的叛徒。但現實不是電影,他複雜的人生經歷只有悲劇還在繼續, 而一切的源頭都來自黑手黨——這個被過過度化的事物本身...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