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念真父親去世,坦承看清人生安排好了身後事,讓妻子遵照老年「3不政策」:走後不去墳墓,埋在門前梅花樹下

菠蘿蜜 2020/10/12 檢舉 我要評論

吳念真分享他簽署決定書的心路歷程,及對生命價值的解讀。人生最後一哩路該怎麼走得漂亮、走得尊嚴,以下是他第一人稱自述。

我想簽預立醫療決定書的念頭已經很久,終於在兩、三個禮拜前簽了。

67歲導演吳念真執導過多部膾炙人口的電影、舞臺劇,一直以來總是給人相當正向、豁達的形象,然而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向來陽光正面的他,因為家庭背景從小就見慣了生命的離去,因此已經邁入中老年的他能淡然面對許多人忌諱不已的生命衰亡的議題,甚至還早早就做好身後事的規劃。

據《元氣網》報導,吳念真曾在受訪中分享小時候的經歷,他是礦工之子,年幼時看爸爸、鄰裡叔伯進出意外頻傳的礦坑,因此他從小就見慣生命的離去。

不僅如此,加上後來吳念真的爸爸因為工作的關係,不幸罹患肺部重症,因不想插管,最終竟以尋短的方式結束一生;而多年前母親也因同時患兩重症離世,讓吳念真更能感同身受「末期病人的痛苦」。他也開始反思,「當人老了生病時,我們如何不要成為別人的負擔」,並分享了他針對自己老年生活所提出的3不政策,「不感冒、不跌倒、不欠人情」。

吳念真解釋,「不感冒」是因為年紀大了感冒常常伴隨著併發症;「不跌倒」則是擔心可能因此不良於行造成負擔,至於「不欠人情」是怕出現意外而沒機會還,他還說,「這也是他不敢繼續拍片的緣故,怕賠錢還不起人情。」

已經67歲的吳念真有感地說,人生到了這個年紀,要想這輩子有沒有對誰有虧欠、有遺憾,要不要現在就去說對不起、去彌補;如果未來走了,在某些人心裡留了位子,而不是用墳墓去佔位。

最後,他也提到了自己對身後事的安排,「哪天我掛掉了,你弄一弄,我們家門口2棵樹,一棵茶花、一棵梅花,媽媽比較喜歡茶花,那梅花那棵就給我」,而之所以能將這些別人相當忌諱的事情,都早早規劃好,他提出了自己的核心理念:「每個人都應該思考如何面對生病,並在死亡來臨前預做準備」,這樣就不會在最後的日子裡留下遺憾了。

聽到他的故事後,不由讓人為他的遭遇感到不捨,但同時也很敬佩他面對生命的態度,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他一樣坦然面對的,祝福他未來的每一天都過得自在健康。

我有一個朋友,躺了八、九個月,他插一根管子,臉的顏色已經不太一樣,誰去他都不知道。八、九個月,沒有人敢決定怎麼樣讓爸爸離開。而且很奇怪,通常是平常不見人、住外國的家人反對最大聲。所以,我們要自己決定這件事情,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中最主要的負責人。

我們看過那麼多小說、電影,也知道人性會有虛偽面,這是無可奈何的!或許我比較壞,我覺得每個人到最後,尤其是家屬,都希望把責任丟給醫師。說實話,大家都不願意去承擔這種責任,醫師也很無辜啊。

我爸爸過世時六十二歲,他一生做礦工真的很辛苦。算一算我的年紀也六十多,而且我好命多了,若此刻真要我離開,我也不會遺憾。兒子大了,太太不會餓死。我反而怕他們在我完全昏迷狀態下,不敢拆下那些砰砰叫的儀器。

我跟太太都交代過,簽了之後就是這樣執行。現在,我都隨身攜帶(預立醫療決定書),也跟身邊人宣導,像講故事一樣:若你未來變成癌末病人,沒救了;或不可逆的昏迷、永久植物人還有重度失智,連呼吸都忘記了。這種狀況下,你可以決定怎麼離開,有幾種方法……,用最簡單的方式講。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