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西漢唯一一次宦官掌權,到底是怎麼回事?扒一扒西漢大宦官石顯!
2023/09/12

在整個中國古代史上,宦官的存在,一直都是皇權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以在歷朝歷代,都曾發生過宦官干政的事情。

不過,在不同的朝代,宦官干涉政務的力度,可能截然不同。比如說在東漢和唐朝,宦官就非常強勢,甚至有可能達到廢立皇帝的程度!在宋朝和清朝,可能影響就相對較小一些。

而在西漢時期,這個特殊的團體,絕大多數時候,同樣也沒啥影響力。縱觀整個西漢歷史,絕大多數時期,宦官都沒有啥存在感。甚至于在前面幾位西漢皇帝在位時期,我們連一位有名的宦官都說不上來。

不過,在這其中,也有一個例外。

這個例外,就是西漢后期,漢元帝在位的宦官石顯。

整個西漢時期,這個石顯,是唯一一個達到權宦程度的宦官!在長達十五年的歷史當中,因為漢元帝不作為,石顯長期把持中樞大權,陷害忠臣,結黨營私。同時,石顯的存在,也導致西漢吏治迅速腐敗!這就為後來西漢的滅亡,埋下了大雷!

那麼,作為西漢唯一一個掌權的宦官,石顯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呢?為啥一直沒有宦官掌權現象的西漢,會突然出現他這樣一個例外呢?這位西漢時期的權宦,到底是怎麼上位的?後來又是怎麼消失的呢?

這個故事,得從漢宣帝去世的時候開始說起。

公元前48年,年僅43歲的漢宣帝,忽然病重去世。在西漢的歷史上,漢宣帝無疑是一個非常賢明的皇帝。這位剛剛出生,就被關進監獄里的皇帝,早年歷經坎坷。

後來好不容易當上皇帝,又長時間被那位大權臣霍光壓制。直到霍光去世之后,他才終于干翻了霍家,自己獨掌大權。

因為漢宣帝早年比較坎坷,而且登基之前曾經多次外出游歷,深知民間疾苦。所以,漢宣帝掌權之后,推行了一系列有利于國家的政策。整個漢朝,也在他的手上,煥發了新的生機。所以後來,他在位的這段時間,再加上之前漢昭帝在位時期,就被合稱為‘昭宣之治’。

以上這些話,基本上可以當做漢宣帝一生的概括。毫無疑問,漢宣帝肯定是一個好皇帝,甚至是一個近乎完美的皇帝。不過,近乎完美的漢宣帝,這輩子卻有一個最大的錯誤。

這個錯誤,就是他堅持立自己的嫡長子劉奭,做繼承人。

這事其實也不能怨漢宣帝。因為這個劉奭,是漢宣帝和他的原配正妻許平君所生。

許平君是漢宣帝的白月光,早在漢宣帝登基之前,就嫁給了漢宣帝。但是後來,許平君又被霍家害死。這也讓漢宣帝一直覺得,對許平君有所虧欠。

所以後來,哪怕劉奭長大之后,明明表現的不太像一個合格的儲君,漢宣帝依然沒有動他的太子之位,反倒是盡量為他找補。

說起來,劉奭其實也不是什麼壞人。他其實有點像後來的宋徽宗,或者南唐后主李煜。因為很早就失去了母親,劉奭嚴重缺乏家庭教育。而後來,因為漢宣帝對他保護的太好,導致他沒挨過社會的毒打。

所以,劉奭嚴重缺乏帝王教育。他接受的教育,都是他身邊的那些大儒師父,給他灌輸的儒家理念。這就導致劉奭的性格,有些過于天真。他甚至覺得,單純依靠儒家典籍當中的那些道理,就能完美的治理天下!

對此,漢宣帝肯定知道不對。但問題是,漢宣帝說了很多次,依然改不了自己兒子的性格。

所以,漢宣帝在臨終之前,就只能盡量留下后手,希望自己兒子接班之后,盡量別鬧出什麼亂子。而漢宣帝當時留下的后手,大致可以分成兩部分。

一部分是正常手段。漢宣帝在位期間,基本上解決了西漢絕大多數的問題。所以他留給兒子的,是一個幾乎完美的漢朝。在漢宣帝看來,就算自己兒子再敗家,也不可能一代人敗光所有家業,最多也就是讓國家走一段下坡路而已。

另一部分,則是人事任命。

臨終之前的漢宣帝,給自己兒子留下了三位很厲害的輔政大臣。這三位輔政大臣,分別是史高、蕭望之、周堪、金敞。史高算是漢宣帝的表叔,后面兩個大臣,則是劉奭的老師。

漢宣帝去世這一年,劉奭已經27歲了!這個年紀,不管怎麼看,都不可能被輔政大臣架空,不可能重蹈當年漢昭帝的故事。所以,漢宣帝設置輔政大臣,其實就是想給兒子留三個助手。

等到這些都做完了,漢宣帝終于沒有遺憾的去世了。然后,劉奭登基,歷史就此進入了漢元帝的時代。

漢元帝剛登基的時候,一切都很和諧。但接下來,三大輔臣之一的蕭望之,卻首先出手打破了平衡。

當然,這種變化,初衷是好的。

蕭望之是一個既有高尚品德,又特別有能力的大臣。簡單來說,他是一個好人。蕭望之的祖宗,就是漢朝的那個開國相國蕭何。當年霍光權勢滔天的時候,蕭望之正好入仕。但後來,蕭望之卻看不慣霍光把持權柄,根本不愿意依附,所以就坐了很多年的冷板凳。

直到後來,漢宣帝掌權之后,蕭望之才逐漸出頭。此后在整個漢宣帝時代,蕭望之以敢于諫言,長于謀劃而聞名,後來就做到了御史大夫的高位。尤其是到了漢宣帝在位末期,蕭望之參與了特別重要的石渠閣會議,幫漢宣帝重新修訂了儒家的學問綱領。

所以最后,蕭望之就成了漢宣帝心中的治國良臣。

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後來在漢宣帝在位后期的時候,漢宣帝對蕭望之進行了打壓。之所以要打壓蕭望之,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希望自己常黑臉,然后太子唱白臉。

日后劉奭即位之后,能夠重用蕭望之,而且能夠得到蕭望之的忠心。

總之,四大輔臣當中,史高作為外戚,基本上就是個看家的。蕭望之能力最強,負責干活。周堪能力稍弱,負責給蕭望之打下手。

所以,漢元帝登基之后,蕭望之就開始首先出手,準備按照自己的方略,更好的改造國家。

當時蕭望之的策略,或者說漢元帝的策略,就是國家全面儒家化!

當然,真正決定這個事的,其實還是漢元帝。漢元帝本人其實也是一個好人,他也想好好治理國家。而他接受的教育,就是儒家絕對正確。而當年漢宣帝在位時期,則是以一種‘外儒內法’的方案,來治理國家。對此,漢元帝當年做太子的時候,就和漢宣帝意見很不一致。

所以,如今漢元帝自己說了算了,就打算采納蕭望之的建議,全面儒家化。

具體措施,大概就是完全按照儒家的書,修改漢朝的很多制度。同時,很多非儒家的官員,也都遭到貶黜。大量儒生被同時提拔起來做官。

等到這些事情都做完之后,一時之間,西漢朝堂上,就有了一種‘眾正盈朝’的感覺。每一個人都在高談闊論,大家都認為,只要按照儒家的制度來,國家以后一定會越來越好!

但是接下來,當蕭望之的改革,逐漸步入深水區之后,他卻發現了一個問題。

這個問題,就是他在很多關鍵問題上的提議,得不到漢元帝的認可。

這是咋回事呢?

要知道,蕭望之是漢元帝的老師,漢元帝的主張,也是蕭望之基本一致。那為什麼蕭望之提出的很多建議,漢元帝卻并不采納呢?

對此,蕭望之最開始其實也有點懵。

但很快,他終于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

問題的關鍵,叫做內朝不歸他管。

故事講到這里,我們得先暫停一下,先來解釋一下,漢朝的內外廷制度。

原本漢朝開國的時候,基本是完全繼承了秦朝的官員體制,也就是所謂的三公九卿制。在這套體制下,丞相管日常政務,太尉管軍隊,御史大夫管監察。

至于皇帝,要管哪個具體工作的時候,直接找相關負責人就行。

但在這種體制下,顯然,丞相和太尉的權力,都有些過大了。所以,漢朝開國之后,除了極少數時候,基本上是不設置太尉的。非但如此,當年的秦朝,其實也是長時間不設置太尉。

而再之后,到了漢武帝時期,因為漢武帝想干的事情太多,大多數事情都是自己拿主意。所以到了這個時候,漢武帝就覺得丞相的權力,也有點過大了。

于是接下來,漢武帝就進行了改革,搞出了一個內廷制度。

在這套制度下,原本的丞相和御史大夫,以及九卿中的幾個官員,都屬于外廷官員。而在宮里,漢武帝自己又建了一套新的領導班子,這套班子就叫內廷,也叫中朝。

中朝內部,大概可以分成三種人。一種人是將軍,將軍里面最大的是大司馬,下面是驃騎將軍、前后左右將軍以及其他幾個將軍。

第二種是近臣,數量不定,可以理解成是皇帝的顧問。

至于第三種,則是尚書,後來演變成了尚書台。這是一個專門的機構,可以理解成皇帝的秘書處。日常的工作,就是替皇帝寫寫圣旨,掌管各種文書。內部分為尚書令、侍中等多個官職,後來尚書令又改叫中書令。

顯然,作為皇帝的秘書,必須得非常博學。同時,因為天天在皇帝身邊待著,這幫人最好是宦官。所以歷史上第一位中書令,就是著名的太史公司馬遷。

在整個漢武帝時代,內廷權力越來越大,逐漸超過了外朝。後來,丞相更是逐漸被架空。而到了漢武帝去世之后,霍光就是因為直接管理內廷,所以掌握了最大的權力。當時尚書這邊歸他管,將軍內部也都是他的人。

所以,霍光才能把持朝政,一直到死。

再往后,到了漢宣帝時代,這套制度也延續了下來。而在漢宣帝時代,外朝基本上就演變成了執行部門,內朝則是演變成真正的決策部門。而在漢宣帝臨終之前,出于謹慎,漢宣帝就把內朝的很多決策官員,尤其是尚書這邊的人,全都換成了宦官。

就這樣,漢宣帝給自己兒子埋下了一個大雷!

要知道,在古代的時候,宦官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做的。古人講‘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一般的人,絕對不可能自己砍自己那一刀。所以一般來說,宦官都是犯了法之后,才會受刑,然后入宮做宦官。

可這樣的人,大多都水平不高。當年的司馬遷另當別論,人家家里就是搞歷史的,只不過是意外受了宮刑。可是除了司馬遷之外,絕大多數受了宮刑的人,學問都不咋地。

當然,在漢宣帝看來,這倒也不是啥問題。畢竟,漢宣帝需要的,就是有人替他寫寫圣旨,干點體力活。真正拿主意的,都是他自己。他也不需要宦官去替他出主意。所以在漢宣帝時代,這個體制,沒出過任何問題。

可是等到漢元帝登基之后,這個體制的問題,就暴露出來了。

因為漢元帝比較懶。

或者更準確一點來說,他有很多琴棋書畫之類的事情要做。據史書記載,漢元帝精通音律,彈琴鼓瑟、吹簫度曲,樣樣精通。而且,他還寫了一手非常精妙的篆書!從這一點來說,他其實和後來的宋徽宗,完全就是一類人。他適合做一個藝術家,但不適合做皇帝。

所以接下來,為了這些愛好,沒那麼多時間處理政務的漢元帝,自然就只能玩‘垂拱而治’這一套。

但是這樣一來,一個新的問題就出現了:皇上天天玩藝術,那朝政誰來管呢?

正常情況下,這個活自然應該由大臣來做。當時外朝文官的領袖,蕭望之和周堪,都是漢元帝的老師,漢元帝也確實信得過。但同時,漢元帝出于帝王心術,又不能完全信任他們。

所以再之后,內朝的那些宦官,就開始掌權。

這個劇本,簡直和後來明朝的劇本一模一樣。

當然,漢元帝本人還是很聰明的,不至于像後來明朝皇帝那樣,直接不上朝。人家正常工作的時候,還是露面的。所以再之后,朝堂上就出現了蕭望之很頭疼的情況:漢元帝確實聽他們的話,并且把國家全面儒學化。但同時,還有很多事情,是內廷的那些宦官在拿主意。

接下來的劇本,依然還是那一套:蕭望之作為文臣領袖,看不慣那些宦官插手朝政,所以就跟漢元帝說,讓漢元帝把內朝的那些決策官員,一律都換成士人,不能用宦官和外戚。如此一來,當時掌權的幾個宦官和外戚,自然就恨上了蕭望之,開始準備給老蕭下套。

作為一個學者,老蕭水平很高。但在政治斗爭方面,老蕭顯然還是太嫩了。

在給漢元帝提這個建議之前,蕭望之始終沒搞清楚一個問題:那就是眼下這個情況,到底是怎麼出現的!

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特別簡單。

這個格局,就是漢宣帝留下來的,目的就是為了締造‘宦官-外戚-士人’三大團體相互制約的局面。可是這個局面,蕭望之已經他身后的那些官員,始終沒看明白。

也就是在這樣的局面下,西漢最有分量的宦官,石顯,正式登場了。

當時在宦官這個團體,其實還算不上是一個集團,只能說是一個群體。而且在這個群體內部,當時領頭的也不是石顯,而是一個叫弘恭的宦官。

至于石顯,只能算是弘恭的副手,或者說是這個群體內的二把手。

而接下來,因為老蕭得罪了宦官群體,弘恭和石顯這兩個宦官頭目,就開始給老蕭布局。很快,他們就找到了蕭望之最大的一個弱點。

這個弱點,叫做氣節。

出身名門,從小飽讀詩書的蕭望之,性格過于剛烈。只要讓他感受到屈辱,他大機率會直接自盡。而一旦蕭望之自盡,整個士人官員團體,直接不攻自破。

于是,接下來的事情,大概是這樣的:首先,宦官們在漢元帝身邊,說老蕭打算對外戚那邊下手。對此,漢元帝也有點不滿。在這個問題上,漢元帝其實有點像後來的嘉靖皇帝,他們總覺得自己才是最聰明的。

所以再之后,漢元帝就讓老蕭去廷尉那邊報道,好好交代一下情況。漢元帝這麼做的打算,是想讓廷尉敲打一下老蕭,讓老蕭清楚自己的分量。但沒想到的是,宦官們這個時候卻玩了一個文字游戲。他們把‘請老蕭去說明情況’,直接改成了‘由廷尉抓蕭望之入獄’!

這兩件事的差別,那可就太大了。

就這樣,不明所以的蕭望之,直接被抓緊了監獄。

當然,接下來沒過多久,漢元帝就知道了這件事,很快就下令釋放了蕭望之。

就這樣,蕭望之躲過了宦官集團的第一招。

但這次出手,宦官們本來也沒想直接置老蕭于死地,他們只是需要這樣一件事,來開展接下來的計劃而已。

而隨著蕭望之出獄,再之后,自然就是不明所以的官員們,開始紛紛上書,替蕭望之鳴冤。但他們沒想到的是,他們這麼做,卻反倒會讓漢元帝更加忌憚蕭望之。原本漢元帝對蕭望之,還是很信任的。可是經過這麼一搞,漢元帝卻開始逐漸懷疑這位蕭師父了。

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用不了多久,肯定就會生根發芽。

于是,幾個月之后,當蕭師父的兒子,也開始替他爹上書鳴冤的時候,漢元帝終于有點摟不住火了。而在這個時候,宦官們則是見縫插針,開始煽風點火。宦官們說,大臣們連續上書鳴冤,是對漢元帝的不敬,所以可以把蕭望之抓起來,再敲打一下。

而漢元帝這邊,思來想去之后,覺得宦官們說的也有些道理,所以就同意了。

就這樣,宦官們的殺招,終于來了。

這一次,因為漢元帝下的命令,是直接把蕭望之抓起來。所以接下來,宦官們直接調動了軍隊,圍了蕭望之的家。對此,老蕭自然忍不了。這位蕭師父一輩子愛惜自己的清名,也不愿意去接受審訊。所以最后,當軍隊圍了他家的時候,他直接就喝了毒藥自盡了!

至此,蕭師父下線。而隨著蕭望之自盡,整個士人官員團體,也開始迅速崩塌。

這個劇情,和後來明朝宦官斗文官的劇情,真的是高度類似。不一樣的是,明朝的文官,好歹有先例可以參考,沒那麼脆弱。可是老蕭卻是第一次面對這種問題,所以在他的概念,也從來沒想過宦官們還能做出這樣的局。

所以最后,蕭師父莫名其妙就自盡了。

更巧的是,就在蕭師父下線的這一年,宦官領袖的弘恭,也同時去世了。而弘恭去世之后,整個宦官團體,就開始以石顯為首。

而接下來,石顯則是開始了自己的一系列操作。首先,他開始拉攏大量外朝官員,作為自己在朝中的黨羽。這其中,最有名的一個人,就是‘鑿壁偷光’的那個故事里的主角,匡衡!後來,也正是在宦官集團的支持下,匡衡迅速升遷,一躍成了漢朝的丞相!

除了拉攏外朝官員之外,石顯還拉攏了幾個重要外戚。漢宣帝留下來的兩家重要外戚,許家和史家,都被石顯給籠絡住了。如此一來,宦官、外戚以及士人官員,開始同時支持這位宦官。石顯的地位,自然也就瞬間提升到了頂點!

所以,從漢元帝在位中期開始,屬于石顯的時代,正式開始了。

那麼,對于石顯做的這些事情,漢元帝不知道嗎?

答案顯而易見,他知道,而且特別清楚。

但是漢元帝覺得這樣挺好的。

在這個問題上,漢元帝有點像後來明朝的嘉靖皇帝。嘉靖皇帝喜歡煉丹修道,漢元帝喜歡玩琴棋書畫。因為他們的愛好,導致他們沒那麼多時間處理朝政,而且他們對朝政也沒啥太大興趣。如此一來,他們就必須找一個代理人,來幫自己處理朝政。

後來的嘉靖皇帝,找到的代理人,就是那個大奸臣嚴嵩。嘉靖皇帝的邏輯是,嚴嵩比較貪,容易控制。雖然他很貪,但是他能干活,而且不會威脅到自己的地位,所以可以用。

而漢元帝找到的代理人,就是石顯。他的邏輯是,石顯作為一個宦官,就算掌權,也威脅不到他的皇位。最關鍵的是,有這麼一個替身,幫自己干活,自己能充分休息。而且以后出了什麼問題,可以讓他去背鍋。

從蕭望之去世,一直到漢元帝去世,這期間整整十四年的時間里,石顯一直都是權勢滔天!漢朝的很多政務,都是直接由他來處理的。同時,石顯位高權重,貪污的手段也是花樣百出。據史書記載,後來石顯倒台之后,大家統計他貪污的總額,更是超過了一億錢!

漢朝的一億錢,大概是個什麼概念呢?要知道,漢武帝時期,漢朝國庫的巔峰收入,大概是四十億錢左右。

而到了漢元帝時期,這個收入要下降很多,大概在二十億到三十億之間。也就是說,石顯一個人貪污的錢,大概相當于漢朝國庫二十之一,或者三十分之一的年收入!

當然,石顯的這個記錄,和後來明清時期的那些著名大貪官相比,還是差了一點。不過這也不能算他本人清廉,只能說當時社會環境不一樣,石顯想貪污,手段還沒那麼多而已。

而在貪污的同時,石顯掌權之后,對于國家產生的惡劣影響,也是非常恐怖的。

首先,因為宦官集團開始掌權,原有的權力平衡被徹底打破。整個漢朝的官員系統,貪污之風越來越嚴重。這種貪污之風,直接導致西漢的國家機器迅速腐朽,繼而導致國家的統治力度越來越弱。

其次,因為石顯的執政能力有限,導致西漢在幾個關鍵的土地政策上面,接連出現失誤。

所以,從漢元帝時代開始,西漢的土地兼并問題,被迅速釋放。短短十幾年之后,西漢的土地兼并之風,就已經到了逐漸無法抑制的地步了。

這就為西漢後來的亡國,埋下了最大的禍根。

而這樣一位權傾朝野的大宦官,最后自然也沒能得到善終。十幾年之后,隨著漢元帝去世,他的兒子漢成帝接班。此后,石顯被迅速邊緣化。

雖然石顯在之前的幾年里,一直在堅定支持作為太子的漢元帝。但是漢元帝登基之后,還是將其邊緣化,而后被免除了官職,趕回家鄉。在回家的路上,石顯一路憂心忡忡,根本吃不下飯,最后直接死在了路上。

而石顯死后,原本強大的宦官一黨,也迅速衰落。取而代之的,則是新崛起的外戚黨。或者更準確一點來說,就是外戚王家!

而隨著王家崛起,不久之后,王莽就正式登上了歷史舞台。西漢的滅亡,也就逐漸進入了倒計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