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工作不交際,42歲日本男子家裡蹲20餘年,網友卻說:不是他的錯~

不工作,沒有交際,一個人宅在家裡自我封閉地生活。

沒有夢想,沒有目標,這樣現象被稱作「家裡蹲」,在日本還有一個稱呼叫「蟄居族」。

根據2019年日本相關機構的調查結果顯示,在日本這樣的人群已經超過100萬,這是非常可怕的資料,要知道東京的人口也不過1300多萬。

這樣的人群他們自然也不會戀愛結婚生子,他們只能啃老。可是當他們的父母都離開了怎麼辦呢?

別不信,日本NHK電視臺就報導過這樣的新聞,一名56歲的日本男子因為很多天沒有飯吃,在家中離開了人世。

真的讓人難以置信,有手有腳的人,寧願挨餓也不願意出門打工。

這些人為什麼要自我封閉淪落為「家裡蹲」一族呢?

NHK電視臺《冷暖人生》節目組曾跟蹤拍攝過一名42歲的日本男子,他叫佐藤學,是「家裡蹲」這個群體的元老了,因為他已經過了二十餘年這樣的日子。

這二十多年來,他也在尋找答案,為什麼他無法走出家門去過正常的生活?這到底是誰的錯?是父母的錯?還是他的錯?

01 「家裡蹲」二十餘年

佐藤學,42歲,一名很普通的日本男子,如果不是上了NHK的節目,也許根本無人知道他的存在,因為他已經在家裡蹲超過二十年了。

根據他的回憶,小學的時候因為在學校裡被同班同學欺負,開始萌生逃離社會的念頭。

這樣的念頭沒有及時遏制,而是任其自由發展,在佐藤學十幾歲時爆發,他開始了家裡蹲的生活。

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蹲就是二十多年。

佐藤學說:等我回過神來,已經到了這個年紀(42歲),還在考慮將來怎麼辦的時候,才發現,現在已經是將來了啊。

也許有朋友說了,很多雞湯裡不是都在教我們要享受當下嗎?道理是沒錯,但是佐藤學的理解顯然出現了偏差,享受當下並不是教大家躺在家裡啃老啊。

美國著名心理學作家露易絲·海在她的暢銷書《生命的重建》開篇說:

我相信,不論發生的是好事還是壞事,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生命中的一切負起責任,因為我們的每一個念頭都在創造自己的未來。

所以真正的享受當下,應該是抓住當下的時機,去創造未來。換句話說,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決定就在於當下你所做的事情。

02 是原生家庭的問題嗎?

42歲的佐藤學是不幸的,但是又是幸運的,因為他不想再這樣躺在家裡,他急迫地想要改變自己,於是他嘗試著自己出去找工作掙錢養活自己。

然而,在上了一天班之後,他就退縮了。

同事問他為什麼要放鴿子?現在工作很忙,我們需要人手。佐藤學很愧疚地說,他是想去的,可是乘坐電車的時候很緊張,病情又發作了。

像這樣的事情佐藤學不是第一次遇到,在這二十餘年裡,他曾多次嘗試走出家門,甚至還印了橫幅參加議員競選,走上街頭拉票。

可是這樣的事情也是只做了一天,第二天早上醒來,他又開始害怕,不想再出門了。他說,一直都是這樣的迴圈。

在心理醫生的引導下,佐藤學開始去直面他內心的問題,為什麼他會變成這樣?

佐藤學認為,他想要被社會認可,可是心理醫生卻認為佐藤學與父親的關係才是問題的根本,佐藤想要的其實是父親對他的認可。

佐藤學的父親非常優秀,專業是研究噴氣發動機、燃氣輪機等,曾在華沙會議上獲得最優秀論文獎。但是在那個年代,父親很少關心家裡,孩子們都丟給妻子。

佐藤學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早已成家立業,他們都過著正常的生活,唯獨佐藤從小就是個讓家長頭疼的孩子。

因為在學校受到同學的欺負,他不肯上學,父親就把鬧鐘放在他耳邊,在佐藤學看來那是父親對他的聲響攻擊。

父親在佐藤的心裡,一個強悍的人,他說只要父親下班回來,家裡的氛圍就會變得很緊張。

而母親呢,她也無視佐藤學的問題。佐藤學曾請求母親送她去參加心理治療,但是被母親拒絕了。母親這樣的做法讓佐藤學覺得自己被放棄了。

佐藤學的母親後來因為胰臟癌離開了人世,佐藤學卻說:

「如果不是因為我,她(指母親)的人生該多完美,都是因為我的錯」

在佐藤學心裡,他是這個家庭唯一不和諧的存在,如果沒有他這個問題孩子,這個家庭會是非常完美的家庭。

這樣的自我否定心理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傷害,也是佐藤學自我封閉的根本原因。

來看看佐藤學的父親面對兒子在學校被欺負的事件是什麼樣的看法:

他說:在我們那個時代,對打一打,碰一碰看得很開,在這種鬥爭之後反而大家都變好了,建立起了良好的關係。

在佐藤學的父親看來,被同班同學欺負根本不是多大的事,他沒有去瞭解佐藤學在學校的情況,而是以自己的經歷去判斷,得出自己主觀的結論。

可佐藤學內心的傷有多嚴重呢?聽聽佐藤學是怎麼說的:

當時滿腦子都是消極的想法,為什麼能這麼輕易地去傷害別人?無數次被(父親)教訓要去上學,漸漸地開始不停地洗手,越洗越在意,直到受傷。

03 與原生家庭和解就是與自己和解

在心理醫生的鼓勵下,佐藤學再次約了父親面對面交談。其實,這不是他第一次約父親,此前他也嘗試過,但是父親拒絕了。

這一次,父親終於答應了跟他交談,見面時父親對佐藤學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好久不見。客套得不像是父子,倒像是好久不見的普通朋友。

佐藤學提前準備了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為什麼當初不讓我去精神科接受治療?

這是讓佐藤學最難受的,在母親還在世時,他多次提出想去接受精神科的治療。

可母親卻回答說:不要緊,以後活下去的錢,我們已經幫你準備好了。

母親的回答讓佐藤學非常震驚,他不想在家逃避,可母親卻對他說,一直呆在家裡逃避也沒關係。

佐藤說,整天躲在家裡,這樣的生活說是活著,其實一點盼頭也沒有,每天在同一個房間對著同樣的風景。

而父親的解釋是,他們對精神科的印象不好,擔心佐藤進去之後反而會越來越差。

至於妻子的想法,也是因為擔心兒子佐藤學,在作為父母親的他們看來,他們能夠給佐藤學提供高水準的生活條件,這就足夠了。

佐藤學聽了父親的話後說:雖說如此,但人還是不得不向前走。

佐藤學哭了,他暫時離場,留下父親一個人在那裡思考。

等佐藤學再回來時,父親對佐藤學說,他剛才想了一下,自己當年關心佐藤學太少了,他應該多跟佐藤學溝通。

而佐藤學卻說,心理醫生讓他多跟父母說一聲謝謝,所以他對著父親說了謝謝。

佐藤學說:至今為止,我從來只強調自己,最後變成了這副樣子也是當然的,如果是別人的話,應該能好好表達情感吧,我卻做不到。

紀錄片到此告一段落了,父子兩終於實現了面對面的溝通交流,佐藤學打開了心扉,看似皆大歡喜的結局,可是實際上呢?

父親開始主動給佐藤學發資訊打電話,但是準備著搬家的佐藤學卻在行李打包完之後,發現自己又回到了迴圈裡,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只想蹲在家裡,不想搬家了。

04 結語:肯定自己接納自己

佐藤學想要走出家門,真的好難。

一直糾纏著佐藤學的問題,還是沒有答案。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這又是誰的錯,是父母嗎?不是,他認為是他自己的錯。

困住佐藤學的是什麼呢?是原生家庭的傷害嗎?還是他自己的內心呢?

其實都不是,佐藤學最需要的應該是以積極的自我肯定去替代消極的自我否定。

就像露易絲·海在她的著作《生命的重建》中所建議的:接納內在的自己與愛自己,是一切美好事物的開端。

— end —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