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迎來「第四波」,為何總是反彈?這三點值得思考~

疫情感染,在日本似乎無法抑制,我們先看一張統計圖。

這張圖是日本從2020年3月份開始統計的每日新感染者的資料,從這個統計圖我們可以看到,日本疫情已經經歷了三波「反彈」。分別是在2020年3月份-5月份,2020年7月份-8月份,2020年12月份-2021年1月份。每次疫情感染者大幅度增加之後,日本都會保持著穩定的「感染者增長」,看似增加不明顯,但是累計感染者也不少。

從最近的感染趨勢來看,日本似乎要來「第四波」!目前每日感染者發生最多的地方是大阪府,其次是東京都,之後是兵庫縣。通過數位來看,日本感染比較分散,並且因為國內疫情逐漸得到控制,使得很多人感覺不到事情的嚴重性。

4月7日,日本名古屋綠區役所臨時關閉,因為這家區役所當中有8名職員被感染,其中一人感染的還是變異病毒。這個事情其實很具有代表性,因為疫情感染,已經影響到了日本底層的「行政服務」。

日本東京都在4月7日,新感染者人數達到了555人,是兩個月以來第一次超過500人以上。日本醫師會會長也在公共場合表態:這是至今為止最大的感染危機,第一點因為國民已經在疫情當中忍耐很久,已經到了忍耐的邊緣;第二點是因為變異株的出現,感染能力更強。

從諸多表像來看,日本現在的疫情感染確實情況十分嚴重,如果稍有不慎,之前的努力全部都要白費。這篇文章,我們就分析一下,日本疫情為何會反彈。

造成這次反彈的最大原因娜娜醬認為是「變異株」的出現。

4月7日,娜娜醬在日本朝日新聞上看到一張圖,統計了2月末到3月末日本變異病毒的感染人數推移。在2月22日-28日的那一周,日本感染變異株的人只有56人左右,但是到3月22日-3月28日,已經達到了767人,特別是關西地區。在對於一部分感染者進行檢查之後發現,兵庫縣的變異病毒感染率達到了75%,大阪府達到了54%,東京都是3%。通過遺傳基因分析,兵庫縣的變異株100%是英國變異株,大阪96%的是英國變異株。

針對這樣的情況,日本將大阪府以及兵庫縣在內的5市定位為「蔓延防止重點對象」,變異株在大阪府的近鄰都市急速擴大。變異株的感染能力是原來病毒的1.32倍,而且10歲未滿的兒童感染比例高達10%,之前的病毒感染率只是3%以下。

第二點原因娜娜醬認為是日本對疫情的管控還是太鬆散,沒有大規模疫情管控方式。

日本在前幾波疫情的時候也都有管控,比如實施「緊急事態宣言」等。只不過這些管控,缺少一些強制[性.行.為],舉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對於感染者的追蹤,日本沒有切實可行的對策,以至於無法確認感染路徑,無法從根本上對疫情進行防治。因為個人情報保護相關的法律,日本政府是無法準確地把握各個縣的資料,甚至縣級以下的市町村的資料,縣級也是無法完全把控的。

日本厚生勞動省有一個「群體感染對策班」,裡面工作人員表示:難以拿到日本各個地方的具體資料。一邊要保護個人隱私,一邊要收集資料進行分析,這是日本現在的現狀。也有人提議學習中國進行軟體追蹤,但是卻難以成型,雖然有這樣的技術,可是實際應用時,面臨諸多的困難。比如東京23區為例,想要收集個人資訊,必須通過個人情報諮問委員會的許可,而且這樣的組織不止一個。即便是東京都廳給出許可,可是下一級各個區的委員會也是難題。日本所有的自治體都面臨著這樣的問題,在許多規定面前,資料收集不了了之,難以普及。

再者就是與日本疫情感染的特點有關係,那就是「溫水煮青蛙」。

第一波疫情的時候我還記得日本整體國民十分的「守規矩」,無論是街上的行人還是店鋪,非常的自覺履行著國家定下來的政策。但是贏不過「時間長」!最近發生的一個事情,讓我更加堅定了對這個事情的認知。那就是日本奧運聖火傳遞時發生了群體聚集,密切接觸的事情。

4月5日日本奧運聖火傳遞到了愛知縣,這是聖火傳遞以來第一次到達都市圈,上圖就是現場的情形。雖然在之前日本奧會儘量的宣告人們不要過於聚集,但是並未見到顯著的效果。通過各種消息瞭解,日本民眾其實挺排斥奧運會的,可是現場依然許多人參加,實在是心口不一。其實這個和日本人在家待得太久了也有關係,2020年一年日本都沒有舉辦什麼大型活動,今年的奧運會終於讓日本人可以出門「透氣」,自然許多人不想錯過。

綜合這些客觀和主觀的原因,造成了日本第四波即將到來的情景。如此發展下去,還真的很擔心日本奧運會究竟要如何舉辦。

-END-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