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石敬瑭獻土:五代最恥辱的一幕,漢人400年噩夢的「起點」
2023/09/19

惟石敬瑭乞憐外族,恬不知羞,同一稱臣,何如不反,既已為帝,奈何受封,雖為唐廷所迫,不能不倒行逆施,然名節攸關,豈宜輕隳!——蔡東藩

后唐應順元年(934年),唐明宗的養子、潞王李從珂在鳳翔發動兵變,并攻入洛陽,后唐閔帝李從厚出逃河東,欲尋求自己的姐夫河東節度使石敬瑭的支持,石敬瑭分析當前局勢后明白,李從厚大勢已去,遂將李從厚的隨從全都誅殺,并將李從厚送交李從珂做「見面禮」,不久后李從厚被殺,李從珂坐穩了皇位,是為后唐末帝。

李從珂掌權后,提拔石敬瑭為河東節度使、北京留守,充大同、振武、彰國、威塞等軍蕃漢馬步總管,成為后唐王朝實際上的二號人物,李從珂明面上表示自己與石敬瑭關系融洽,并不吝封賞又加官進爵,但對石敬瑭的忌憚卻一直縈繞心頭。

清泰三年(936年)五月,李從珂改任石敬瑭為鄆州節度使,進封趙國公,又改賜「扶天啟運中正功臣」名號,試圖明升暗降,剝奪石敬瑭的權力。

石敬瑭拒不奉詔,并昭告天下說李從珂是明宗養子,不應該繼承皇位,打出擁立李嗣源的親生兒子李從益的旗號反叛。李從珂遂以張敬達領兵5萬攻打石敬瑭的根據地太原。唐軍大軍壓境,石敬瑭為求自保遂向契丹皇帝遼太宗耶律德光求援,并許諾割讓幽云十六州給契丹,對契丹稱臣,每年進貢財貨美女。更有甚者,還認比自己小10歲的耶律德光為干爹,自稱「兒皇帝」。按說石敬瑭為了自保受點委屈也沒什麼,但又是割地、又是送錢送女人,還認干爹,這就沒下線了。石敬瑭的操作連自己最鐵桿的部下劉知遠(即後來的后漢高祖)也看不下去了。

劉知遠建議石敬瑭別病急亂投醫,特別是割地和認干爹的事情要慎重,別把名聲搞臭了。

劉知遠勸諫道:「稱臣可矣,以父事之太過。厚以金帛賂之,自足致其兵,不必許以土田,恐異日大為中國之患,悔之無及。」

但石敬瑭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為了皇位石敬瑭早就不要臉了。當年十一月,耶律德光冊石敬瑭為皇帝,改元天福,國號晉,史稱后晉,石敬瑭即后晉高祖。隨后,耶律德光親率30萬大軍攻入中原,在晉安寨、團柏谷大敗唐軍,石敬瑭在他契丹「老子」的幫助下,如愿以償進入洛陽,成為中原新的主人。石敬瑭稱帝后,很守「信用」,如約向契丹交付了幽云十六州,大致的范圍如下:

幽(今北京市)、薊(今天津薊州區)、瀛(今河北河間)、莫(今河北任丘)、涿(今河北涿縣)、檀(今北京密云)、順(今北京順義)、新(今河北涿鹿)、媯(音歸,原屬河北懷來,今已被官廳水庫所淹)、儒(今北京延慶)、武(今河北宣化)、蔚(今山西靈丘)、云(今山西大同)、應(今山西應縣)、寰(今山西朔縣東馬邑鎮)、朔(今山西朔縣)。

幽云十六州是中原王朝北部的天然屏障,也是阻擋草原騎兵南下的第一道也是最重要的防線,幽云十六州的失去,導致中原王朝直接暴露在草原騎兵的鐵蹄之下,草原騎兵可以從幽云十六州出發,輕而易舉的打到黃河岸邊,此后400余年,中原王朝始終籠罩在草原騎兵的陰霾之中,漢人第一次整體性亡國的悲劇(1279年,蒙古滅南宋),在石敬瑭割讓幽云十六州這一刻就已經埋下禍根。直到432年后的洪武元年(1368年),漢人英雄、大明第一名將徐達攻入元大都,漢人才收復了這片舊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