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日本掀起古著熱潮,是時尚輪回還是貧窮所困?

隨著新冠疫情的長期化,在冷清的街道上,無法忍受銷售額減少的服裝商店和名牌商店紛紛撤離,不知不覺間古著店增加了。

「新品」服裝的需求在減少,供過于求的問題卻無法解決,降價銷售成為常態,相對的,「二手」服裝(以下簡稱「古著」)的銷售額卻在迅速增長。流通策略師小島健輔解釋這個現象正在擴大的背景是「日本變窮了」。

在時尚中心原宿,在擁有醒目百葉窗的竹下大街上古著店正在增加,不光如此,就連在明治大街上也能零星看到了。

一部分作為名牌店等返回之前的「期間限定」店鋪支付了高額房租,但是也有部分「房東」沒有這種幸運,將店鋪以市價一半以下的價格租給了古著店。

等新冠疫情結束後,品牌商店總會回來,房租也會恢復,古著店就會消失,這也許是命運吧。因為一旦街角古著店增加,經營新衣的服裝店就賣不出去,退租擴大,就只剩下古著店了。

穿古著≠撿垃圾

對古著擁有「又窮又不衛生」的成見的人也還不少,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今天的古著店賣的舊衣物在成年累月之下雖不免會有一些瑕疵,但經過清洗和消毒,是經過檢查的乾淨放心的商品。

古著是從「垃圾」中篩選出來的,這也是一種誤解。歐美投放的舊衣物通過分類回收、捐贈以及商家的廢棄等方式,通過與「垃圾」完全不同的管道進行分類再商品化,流通全球。

在日本作為可回收資源垃圾的纖維、服裝等被分類回收,因此,行政回收的纖維、服裝被分類為服裝及毛巾、床上用品、端布等由紡織企業進行競拍,並進行詳細分類,最優質的古著面向國內市場,還能穿的舊衣物用于出口,淡色、百分之百的素色的棉(機械用抹布)。

順便說一下,如果混入了髒的、濕的衣服,首先會被取出,由行政部門重新回收並焚燒,所以這種舊衣物就不會變成古著再次販賣。

纖維事業者和行政是一同攜手負責廢棄纖維、服裝的分類、再生的可持續發展的事業,卻一直被我們誤解至今。過去,媒體也出于各種興趣使然,有一直強調那種刻板印象的嫌疑。但是,在認真尋求對地球有益的可持續資源的今天,應該今早改變這種做法。

古著的流通有通過個人販賣的c2c平臺如mercari、racuma等二手交易網站進行的,有通過街上的再利用店(「2nd STREET」等連鎖店很多)從顧客那裡買來採購銷售的C2B2C形式進行的,而時尚街的古著店採用B2B2C形式採購歐美古著再進行銷售。

古著流通方式的大部分採用C2C或C2B2C的形式,其中以日本國內銷售的高年份(新)品牌居多,時尚街的古著店經營的歐美進口古著(低年份的產品作為古著商品評價也很高)只占7%左右。

時尚街的古著店出售的古著,要麼是回收管道乾淨的歐美商品,要麼是日本國內的高質量商品,都是經過清洗、消毒、檢測的乾淨放心的商品。

「舊衣淘汰新衣」

一個是回收通信每年進行發表的市場規模,2020年的服裝·服飾品(高級品牌除外)再利用銷售額比上年增長11.1%,達到4010億日元大關。

該資料比2016年的1869億日元擴大了2.15倍,在「服裝·日常用品」的零售銷售額(商業動態統計)中所占的比例也從2016年的1.7%快速增長到2020年的4.6%。推算2021年將擴大到5.5%。

這是以金額計算的比率,以數量計算則接近15%,因此價格較高的新衣可能會被淘汰。

另一個是作為時尚街古著店主力的進口二手服裝的劇增。

該資料到21年11月為止累計增加了39.5%,二手服裝進口量急劇增加,按照這個速度,全年將達到8747噸,超過上次熱潮峰值8082噸(05年),刷新記錄。

雖然單價也有所上升,但到11月為止恢復到了2018年的水準,為877日元/公斤,並沒有像2001年、2002年那樣超過1500日元。與上次(02年的平均單價為1536日元/kg)面向狂熱愛好者的復古美瞳熱潮相比,這次的熱潮應該是超越了狂熱愛好者的范圍,擴大到了更廣泛的顧客層。

在貧窮的日本,古著正在暢銷

以狂熱者為中心的上次的古著熱潮(02 ~ 06年)時期,雷曼公司的經濟狀況並不差,不是經濟不景氣就會賣舊衣物,但這次是因勞動者收入的減少,加上社會負擔的增加和新冠疫情的肆虐,使日本淪落為發達國家倒數第一的「貧窮的日本」。這也是古著熱潮的原因之一。

長期經濟停滯導致收入減少(平均工資從00年到20年減少6.5%),少子高齡化和底效率行政導致國民負擔率增大(00年36.0%→20年44.6%→21年46.0%)實際消費支出力不可扭轉地減少(00年到20年減少19.0%)生活貧困導致恩格爾係數上升(00年23.3%→20年27.5%),不得不削減被服、鞋類支出(00年5.1%→20年3.2%),在這樣的情況下,國民的選擇必然會從價格較高的新品轉變為價格特別低的古著。

舊衣服是從發達國家發放到發展中國家的國際商品,人均GDP從4萬美元以上的國家流向不足2萬美元的國家,但是江河日下的日本是41775美元(2020年),而在緊要關頭,非正規就業者、母子家庭、多數學生的生活水準則達不到2萬美元的發展中國家的生活水準。

由于疫情,淪落為低收入階層的人們也在增加,所以日本的一半已經變成進口古著的發展中國家的狀態了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