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名相寇準的一組詩,寫盡黃河兩岸四時佳景,寓情于景,耐人尋味
2023/09/05

在北宋官場上,寇準這個宰相,堪稱一位「孤臣」。

寇準,字平仲,別名寇老西、寇萊公、柘枝顛,華州下邽(今陜西渭南)人。

他祖上幾代都是平民,父親曾考上后晉狀元,卻生不逢時,在戰亂年代中沉淪下僚。

入朝以后,他也沒有依附于任何政治勢力,而是靠著自己的忠誠與智慧,得到了兩代帝王的信任與重用。宋太宗 趙光義將他與唐代著名的諍臣魏征相比,親口說「 朕得寇準,猶文皇之得魏徵也」。

他足智多謀,直言敢諫,一手策劃操縱的澶州之戰和澶淵之盟,開啟了宋遼百年和平。雖然當時各方政治勢力對其褒貶不一,但他對北宋的穩定與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范仲淹曾說過「 寇萊公澶淵之役,而能左右天子,不動如山,天下謂之大忠」。

而改革派名相 王安石

也贊其曰:

歡盟從此至今日,丞相萊公功第一。

寇準不僅政績突出,在文學創作上也成就斐然,尤其以五律和七絕最為出色。

景德二年,由于皇帝聽信了政敵讒言,將寇準貶為刑部尚書,調任陜州知州。

陜州即今天的河南三門峽陜州區,位于三門峽市西部,北臨黃河。

寇準遭到妥協派的攻擊與排擠,也失去了皇帝的信任,心情郁結之下,經常在黃河邊登高望遠,寫下了一組經典的詩,寫盡了黃河兩岸一年四季的風光,更寫出了變幻無常的人生。

這組詩便是《書河上亭壁》,前有小序:

予頃從穰下,移蒞河陽;洎出中書,復領分陜。惟茲二鎮,俯接洛陽,皆山河襟帶之地也。每憑高極望,思以詩句狀其景物,久而方成四絕句,書于河上亭壁。

《書河上亭壁·春》

堤草惹煙連野綠,岸花經雨壓枝紅。

年來多病辜春醉,惆悵河橋酒旆風。

一場春雨之后,河堤之上綠草如茵,綿延到無垠的原野之中,岸邊的紅花愈發嬌艷,被雨水打濕的花朵沉沉地垂下了頭。

一個「惹」字,將春草的青翠的顏色與雨后迷濛的視覺感生動地聯系到了一起,充滿了勃勃的生命力。

然而詩人賦予了春花與春草綿綿情思,卻又被它的生機撩動了自己的情思,生出了無限傷春之感。

那春草如此繁盛,春花如此嬌艷,自己卻是多病之身,連酒都不能肆意豪飲,白白辜負了大好春光。

紀曉嵐曾稱贊寇準的詩「 卓有晚唐之風致」。他遣詞用字都簡潔平易,既不追求生僻,也不強行用典。但樸實的文字中往往藏著更深刻更易觸達的感情。

短短四句,將明媚清新的春光與身心憔悴的謫人相對比,喜者愈喜,悲者愈悲,滿腔悲與憤、哀與怨,都化作淡淡的「惆悵」二字,讀完卻令人忍不住為其感傷。

《書河上亭壁·夏》

蟬鳴日正樹陰濃,避暑行吟獨杖筇。

卻愛野云無定處,水邊容易聳奇峰。

灼人的酷暑,聒噪的蟬鳴,這令人煩躁的盛夏,卻是在河邊山上避暑的好時節。

然而詩人的心情反而平靜如水,筇為竹子,詩人拄著竹杖漫步在山林間。

那山上樹蔭濃重,灑下一片清涼,那白云漂浮不定,不為什麼人而停留。

孤飛的野云我行我素,云影倒映在江水之中,卻如同奇偉堅固的山峰般,沉默地聳立。

寇準借野云以自喻,表達了即使在被棄置的落魄生涯中,卻依然不愿與世俗同流合污的高潔情懷。

他可以清高不群,遠遠地俯瞰著俗世的污濁,但從未忘記內心深處如孤峰般的志向,堅不可摧。

他拄著拐杖、行吟山林的身影,與后世蘇軾「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的影子悄然相合,令人神往。

《書河上亭壁·秋》

岸闊檣稀波渺茫,獨憑危檻思何長。

蕭蕭遠樹疏林外,一半秋山帶夕陽。

「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兩涘渚崖之間,不辯牛馬。」

夏秋雨水豐沛,秋日的黃河愈發顯得寬闊,寥寥幾只船行在水上,愈發顯得江水浩蕩,煙波渺茫。

詩人獨自登上河邊的亭子,斜倚欄干,思緒翻涌,宛如那綿延的江水般源源不絕。

秋風蕭瑟,林木稀疏,高高的山峰一半沉浸在夕陽淺黃的光暈中,另一半卻隱于黑暗。

這首詩是真正題寫在黃河邊一座亭子的壁上的,也是整組詩中最著名的一首。

自古逢秋悲寂寥,更何況是孤獨又落寞的寇準呢?

天地浩大,人在其中,渺小如滄海一粟,短暫如蜉蝣朝暮。

然而 詩人并沒有沉浸在悲傷地情緒中,反而將其隱藏起來,只留給讀者一幅溫暖晴朗的青山夕照圖,余韻悠長,令人回味。

《書河上亭壁·冬》

暮天寥落凍云垂,一望危亭欲下遲。

臨水數村誰畫得,淺山寒雪未銷時。

冬日的黃河岸邊,暮色沉沉,萬物寥落,云彩仿佛被凍住般沉甸甸的,仿佛因為看到了高亭飛檐而不肯落下。

遠山清淺,寒雪未消,岸邊散落的小村莊,依山傍水,仿佛丹青妙手畫就的一幅山水畫。

這樣的景致可謂是巧奪天工,然而誰又能欣賞呢?

在萬物蕭條的冬日,寇準依然沒能回到權力中心,想必他心中也難免有幾分愁思吧?

但這首詩中沒有直接寫任何的情緒,只有在云的擬人化中,隱隱可以聯想到它夏日自由的身影。

曾經輕盈自在、漂泊無定的野云,在冬日變成了沉重得難以移動的「凍云」,正如詩人被迫在陜州停留了13年。在年富力強、本該大展宏圖的時候,不得不蹉跎于基層,難以回到朝堂之上。

《溫公續詩話》中,稱贊寇準的詩作曰,「 寇萊公詩,情思融遠」。

所謂的「融」,有圓融通達之意;「遠」有高妙深遠之意。

這組詩正體現了這樣的特點,雖然沒有直接表達強烈的情感與態度,但在對景物的描寫中,那份高潔不俗的詩心與淡然悠遠的情思自然地表露了出來。

寇準是一位剛直不阿又有手腕的政治家,他不可能像李白一樣狂放,像李煜一樣多愁多思,他不會放任自己的情緒過于直白地流露。

樸實自然的詩句中,既展現了詩人對文字的極強把控力,更透露了他對情感表達的自制力、而這種自制力,正是他「情思融遠」這一特點的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