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趣闻历史
三國風雲
民國轶事
歷史名人
古墓文物
詩詞文化
金庸武俠传
历代皇帝
後宮秘史
野史分享
史料记载
民間故事匯
全部
    
強者恣意妄為,弱者忍辱負重:記景泰年間的大明太宗系公主和駙馬
2023/10/19

前言:天順元年(公元1457年)七月初五日夜深人靜之時,北京皇城的正門:承天門突然發生火災,幾乎將整個門樓全部燒毀。這場火災是災難性的,因為整個承天門直到八年以后的成化元年(公元1465年)才重建完成。

皇城內的火災,一向被認為是上天示警,更何況還是承天門這樣重要的建筑。于是剛剛篡位不久的明英宗朱祁鎮誠惶誠恐地下詔大赦天下,其中被削爵多年的廣平侯和富陽侯子孫得以恢復爵位,而這兩家的先祖都是太宗朱棣的女婿。

明代承天門畫像

那麼在明英宗奪門政變之前的景泰年間,朱棣這一系的公主和駙馬后裔過得都是什麼樣的日子呢?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

罪人之后

朱棣一共有五個女兒,其中長女永安公主、次女永平公主、第三女安成公主的后人,在景泰年間的日子過得并不如意。

其實歸根結底,這還是一個站隊問題,兩位駙馬和一位公主站錯了隊,自然就要承受相應的懲罰。

永安公主

身為長女,外加駙馬袁容在靖難之時有守衛北平城的功勞,戰后被封為奉天靖難推誠宣力武臣、特進光祿大夫、柱國和世襲廣平侯,因此永安公主一家在永樂年間很吃得開。

趙王朱高燧劇照

不過在朱棣還沒有遷都的時候,袁容陪著皇第三子趙王朱高燧一起鎮守北京,以至于雙方之間有著極深的利益牽扯,引發了皇太子朱高熾的強烈不滿。不過鑒于袁容在軍中的威望,朱高熾繼位后沒敢對這位姐夫下手,只是取消他本來所享受的駙馬與公主雙俸。

袁容去世后,其嫡長子袁禎襲爵廣平侯。而在袁禎死后,因其無嗣,其弟袁瑄請求襲爵,被明英宗朱祁鎮一口回絕,僅僅封其為長陵衛指揮僉事。

上曰: 「禎,公主所生,故得襲侯爵。瑄庶出,不應襲。但篤念親親,命世襲指揮僉事,以奉公主之祀。」—《明英宗實錄卷十六》

永平公主

永平公主駙馬李讓同樣在靖難之時立有戰功,故而被封為奉天靖難推誠宣力武臣、特進光祿大夫、柱國、世襲富陽侯。

燕世子朱高熾劇照

李讓永樂二年(公元1404年)便已去世,且和當時的燕世子朱高熾在北平城并肩作戰,按理兩家不應交惡。但是和袁容不同,這一次是永平公主本人深度參與到了趙王和太子之間的奪嫡之爭中。而朱高熾在繼位后不久,就找了個借口廢掉了外甥李茂芳富陽侯的爵位,話里話外還對永平公主極盡諷刺之能事。

奉欽依李茂芳他父死早了,無人教訓,不知禮義。吏部去了冠帶,戶部住了祿米,還做公侯稱呼,著去國子監司業處讀書十年。

成人時還他爵祿,不成人為民。—《功臣襲爵底簿》

不過等到明英宗繼位之后,李茂芳之子李輿也被封為長陵衛指揮僉事,算是擺脫了庶人的身份。

安成公主

和袁容以及永平公主不同,安成公主駙馬宋琥站隊的對象是朱棣次子漢王朱高煦。宋琥的老爹宋晟,靖難時鎮守西北,面對建文帝朱允炆的勤王詔書卻按兵不動,故而戰后獲封西寧侯,兩個兒子宋琥和宋瑛全都成為了駙馬。

漢王朱高煦劇照

宋晟去世后宋琥襲爵,先是佩平羌將軍印,充總兵官鎮甘肅,節制陜西都司及行都司,一時間稱得上是位高權重。然而宋琥在回到南京之后不但和漢王打得火熱,還對大舅哥特別刻薄,也就不能怪太子登基后對他家展開報復了。

仁宗居守時琥通漢庶人,而咸寧公主友篤,數以財濟仁宗乏。

仁宗即位,奪琥侯與瑛,盡收所置舟車田莊畀咸寧公主,令其兄弟不得往來。—《名山藏卷之六十一·臣林記永樂臣二》

明宣宗朱瞻基繼位后,恢復了宋琥駙馬都尉的身份。而在明英宗朱祁鎮登基后,又封宋琥之子宋鉉為南京錦衣衛指揮僉事。

咸寧公主

宋琥削爵之后,其弟咸寧公主駙馬宋瑛襲封西寧侯。理由上文說了,宋家兩頭下注,所以宋瑛這一脈得到了回報。

瓦剌太師也先劇照

正統十四年(公元1449年)六月,宋瑛奉旨鎮守大同。七月十一日,瓦剌大軍兵分三路大舉入寇。其中勢力最大的太師也先那一路,以摧枯拉朽之勢突破大同把總操備都指揮僉事、右參將吳浩鎮守的關口貓兒莊。吳浩以 「膽略超異,武藝精熟」著稱,在大同邊軍中的威名僅次于猛將石亨。

四天后,宋瑛率領總兵官武進伯朱冕、監軍太監郭敬、左參將都督石亨以及明軍主力出征,卻在陽和后口中伏全軍覆沒。除了宋瑛,不管是朱冕、郭敬還是石亨,都在大同深耕多年,居然會在家門口中敵軍的埋伏。

已是花甲之年的宋瑛這一次血染沙場,成為了大明王朝第一位殉國的駙馬。事后朝廷追封其為鄆國公,謚忠順。然而在土木堡兵敗被俘的明英宗朱祁鎮卻全無心肝,他居然把宋瑛在大同城內的家財以及留下的蟒衣都送給了也先。喪權辱國,莫此為甚。

己巳,上命袁彬入大同城取賞賚物。得武進伯朱冕、西寧侯宋瑛、內官郭敬家貲及三人蟒龍衣,并指揮千百戶所共出衣服、彩叚以賜也先等。—《明英宗實錄卷一百八一》

俘虜皇帝朱祁鎮劇照

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正月,宋瑛之子金吾左衛指揮使宋杰襲爵西寧侯。

念在宋瑛為國盡忠的份上,景泰帝朱祁鈺對宋家還算不錯。景泰二年(公元1451年)的時候,朝廷對勛貴們擅收閽者的行為進行了一次清查,無論是英國公張懋、武清侯石亨都被嚴詞要求悉數上交。唯有西寧侯家五人,其中三人因為服侍過咸寧公主,被景泰帝特旨留在宋府。

咸寧公主正統五年(公元1440年)去世之時,葬于溧水團山。而據上世紀七十年代的考古發現,宋瑛遺體被運回南京并與公主合葬。明初公主并不與駙馬合葬,因此宋瑛和咸寧公主算是破例。

宋杰的身子骨不算很好,襲爵不久便身染重病,并于景泰六年(公元1455年)五月初二日去世。當年六月,景泰帝命宋杰之子宋誠襲爵西寧侯,并讓他掌右軍都督府事,在太宗系公主與駙馬后裔之中,宋家是混得最好的,可見站隊有多重要。

景泰帝朱祁鈺劇照

常寧公主

身為黔寧昭靖王沐英的兒子,沐昕和常寧公主之間完全就是一場政治聯姻。沐家雖然世鎮云南,但他們的根在南京,因此沐昕也以掌南京后軍都督府事的身份一直留在南京。

不過和異常出色的兩位兄長西平侯沐春、黔國公沐晟相比,沐昕就要遜色多了。他在南京 「稍畀重權,輙營非分」,先是利用職權強拆軍士營房來改造私宅,然后又借口沒錢祭祀公主墳塋,要求分割亡父沐英留在云南的莊田、畜產、財物和人口。就在土木堡之變前,還因為 「會論死獄不當」,遭到御史蔡愈濟等人的彈劾,險些被革職問罪。

景泰帝即位后,念在沐家的地位,以及沐昕是唯一在世的太宗女婿份上,對他格外優容。景泰三年(公元1452年)六月,沐昕之子從北京回南京,沿途 「倚勢暴橫」,遭到山東按察司僉事古鏞的彈劾,但皇帝沒有追究,直接宥免了他的罪責。

癸未,山東按察司僉事古鏞奏: 「駙馬都尉沐昕子回南京,通州管船都指揮陳逵擅給馬船。

途次倚勢暴橫,請治昕等罪。」詔俱宥之。—《明英宗實錄卷二百十七·廢帝郕戾王附錄第三十五》

當年十一月,年事已高的沐昕病重,卸任南京后軍都督府事。景泰四年(公元1453年)四月初七日,沐昕去世,葬于江寧縣泰北鄉。

這位老駙馬雖然私德并不算佳,但他雅好文學,與著名的「三楊」之一的楊榮私交甚好。楊榮在其所著的《文敏集》中,對沐昕頗有夸贊:

侯門華胄,皇家懿戚,秉徳謙虛,小心翼翼,資兼文武,志樂書詩,煌煌勲業,光照鼎彛,有峩其冠,有偉其服,允矣君子,溫其如玉。—《文敏集卷十六·贊·沐駙馬像贊》

沐昕書法

此外沐昕的書法水平也很高,當年他總督提調武當山宮觀修建工程之時,就在武當仙境南巖留下了兩塊大字題刻碑。字體方正圓潤,舒展大方,深得「台閣體」

的精髓。或者換句話說,永樂年間敕建的武當山各宮觀匾額,基本都是由沐昕所書。

結語:到了明英宗、景泰帝這一代,他們和太宗系駙馬后裔之間的親戚關系,其實已經有些疏遠了。但是咸寧公主一家憑借著當年站隊正確,雖然宋瑛戰死沙場,宋杰襲爵不過五年即去世,但下一代的西寧侯宋誠依然深得皇帝的信任。至于沐昕,雖然長期遠離政治中樞,但憑借著家族地位,依然在景泰年間混得風生水起,就連皇帝都不會輕易對他們家進行治罪。

而站隊錯誤的永安、永平和安成公主及其后裔,則不得不為先人當年的錯誤決定而買單。雖然都有了一個世襲指揮僉事的官職,但和西寧侯一家相比,自然是有天壤之別。好在承天門的那場大火,給了袁家和李家浴火重生的機會。不過此乃后話,我們放在以后的文章中再講。

李世民打了大勝仗,李淵卻讓妃子去慰問,埋下玄武門之變的導火索
2024/01/15
吐蕃王活捉一名唐朝大將,準備殺他時多看了一眼,卻突然伏地大哭
2024/01/15
故宮中「冷宮」在何處,又為何秘不開放?溥儀晚年說出其中隱情
2024/01/15
婉容被溥儀關在「豬圈」10年,被救時,她說的一句話讓人心酸不已
2024/01/14
愛新覺羅家族14萬后裔去了哪里?為何從不去清西陵、清東陵祭拜
2024/01/14
她是歷史上唯一的女狀元,才華橫溢,卻最終淪為玩物
2024/01/14
故宮這幅千年古畫,畫中的西施模樣,和傳說中的西施大不一樣
2024/01/14
古代皇帝用膳后,沒吃完的飯菜是如何處理的?
2024/01/12
清朝最后一批宮女,在宮里生活滋潤,落到日本人手里,下場凄慘
2024/01/12
江西發現神秘商代大墓,比海昏侯墓早1000多年,出土文物卻罕見古怪令人稱奇
2024/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