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胡適去世,眾人來悼,遺孀江冬秀卻當眾捶打遺體:死鬼胡適之啊
2023/09/13

1962年2月24日,胡適先生正在參加一場文學界的座談會。

在座談會上,他聲情并茂地說道:「 今天能有這麼多人出席,還有四位海歸的院士參加,這是值得驕傲的事情……」

但誰都沒有想到,此時尚且身強體健的胡適,在參加下午的酒會時,居然突發心臟病。

雖然很快就被送往醫院救治,但還是沒能從鬼門關走過,最終在台北病逝,享年72歲。

胡適的離世,在台灣乃至整個世界都引起巨大反響,許多人紛紛參加了追悼會。

而他的遺孀,那位「提著菜刀捍衛婚姻」的妻子江冬秀,卻當著眾人的面捶打胡適的遺體,一邊捶打一邊說:死鬼胡適之啊!

江冬秀為何會說這句話?她與胡適之間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樣的?

胡適懼母敬母、與江冬秀的訂婚

胡適出生在1891年,他的父親胡傳在他不足4歲的時候,就客死異鄉離開人世,從此由母親馮順弟一手拉扯長大。

馮順弟是胡傳的第二任續弦,一進門,她就成了6個孩子的后娘。而這6個孩子,最大的都比馮順弟大了7歲。

胡傳死后,家中事務就都由馮順弟料理。

雖然是家中的主母,但馮順弟并沒有得到孩子們足夠的尊敬,這也讓她的生活過得并不如意。 她將唯一期望,都寄托在了親骨肉胡適的身上

很小的時候,馮順弟就將胡適送進了私塾,讓胡適受了9年的私塾教育。

對胡適教育問題的態度,馮順弟還體現在學費上。

她寧愿省吃儉用,也要以多交學費的方式,激發教書先生的積極性。

那個時候,別人家每年就交2元,而馮順弟第一年就交了6元,而且一路追加,最后一年交到了12元。

她對教書先生也沒有過多的囑咐,唯一叮囑就是要教書先生,對胡適逐字逐句認真講解課文。

而這種方式,也讓胡適的國學,有了相當扎實的基礎。

除了文化教育,馮順弟對自己這個兒子的品行教育,也是相當重視。

有一次胡適在門口玩耍,姨媽怕他著涼就給他拿衣服穿,胡適不愿,就嘟囔道:

「娘(涼)什麼?老子都沒了!」

他的話,很不幸地被母親馮順弟聽到,馮順弟登時眼神一變,胡適嚇得趕緊奪過衣服穿了起來。

到了晚上,馮順弟讓胡適罰跪,不許他睡覺。

馮順弟教訓地說: 「你沒了老子是有多得意?還好意思掛在嘴上!」

胡適被嚇得邊哭邊抹眼角,這讓他患了眼疾,而且一年多都沒好。

馮順弟被嚇得非常后悔,後來聽說用舌頭舔可以治療眼疾,她就真的照做了。

在她的努力下,胡適的眼疾才算好了過來。

在馮順弟的教育下,胡適逐漸養成了好的品行和德行。

後來回憶這段事,胡適說:

「在母親的教訓下住了9年,如果我學得一絲一毫的好脾氣,都得歸功于我慈愛的母親。」

因為自幼就深受母親的教育,胡適對母親是又敬又愛。

年紀大了些,馮順弟就開始為胡適張羅婚事。

在她的安排下,江冬秀成為胡適的未婚妻。

那時候的江冬秀只有12歲,大了胡適幾個月。

胡適雖然很反感這段包辦婚姻,但礙于母親的威嚴,他并沒有做出反抗的舉動。

兩人順利在胡適前往上海求學前訂婚。

雙向奔赴、兩人成婚

胡適會反感這段婚姻,自然是因為江冬秀是封建傳統下的女人,不只自小學習三從四德,還裹小腳,這讓胡適打心底里不樂意。

因此,雖然說訂婚,但胡適也是有條件,那就是要江冬秀讀書、放腳。

江冬秀既然成為了胡適的未婚妻,自然對未來婆婆、未來丈夫都很依從,于是就在胡適的叮囑下放開了雙腳。

那時候,胡適先是去了上海讀書,之后又出國留美,江冬秀就經常到胡適家中去照顧、陪伴馮順弟。

馮順弟為了自己未來媳婦和兒子之間感情和睦,沒少在信中說江冬秀的好話。

江冬秀也逐漸學會了寫信,她開始給遠在美國的胡適寫信,兩人借著信件傳遞,也算開始培養感情。

胡適一共在美國留學七年,這七年里,他對自己江冬秀這個未婚妻變得「情深一往」

江冬秀雖然沒有完全蛻變成一個擁有新思想的女青年,但也在多年苦讀、擺脫了封建荼毒,擁有自己的獨立思想。

這也讓胡適對這個未婚妻更加上心。

在胡適的日記中寫道: 得東秀一書,辭旨通暢,不知系渠自作,抑系他人所擬稿,書中言放足事已行之數年,此可大喜也。

從這可以看出,胡適對江冬秀的改變是相當開心,稱之為「大喜」。

而江冬秀,對胡適也是有著滿滿情意。

在她後來擬寫的「稿子」中,她就寫到了胡適回國后去她家看望她,而這個待嫁女郎「不好意思」,想出來見面又不敢,最終在床上哭泣。

此外,她還寫到了自己如何準備嫁人,以及怎麼「上轎」和「花轎內的心情」等。

從這些片段,也可以看出江冬秀對胡適,充滿了憧憬。

1917年冬,胡適與江冬秀兩人順利完婚。

兩人成婚,最開始的自然是當媽的馮順弟,整場婚禮下來,馮順弟幾乎什麼事都要親自安排。

婚后,江冬秀跟隨胡適去了北京生活,這也是馮順弟的意見,兒子成婚,下一步自然就是抱孫子。

胡適與江冬秀兩人在北京的生活也是非常融洽,婚后幾年內,江冬秀就為胡適生了兩個兒子。

這也讓胡適極為得意,用 「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而江冬秀在這場婚姻中,也從不是站在弱勢、被動的位置。

恰恰相反,江冬秀在婚姻中素有「悍婦」「河東獅」之稱,這是為何?

「怕老婆」的胡適、婚內第三者

那是婚后幾年,江冬秀成功生下兩個兒子之后的事情。

那段期間,江冬秀性格中的「男子氣概」、做事的果斷與「潑辣」逐漸暴露出來。

胡適作為一個文人,對自己的外在形象極為重視,因此也是極為重視江冬秀的心情與意見。

比如喝酒的事情,江冬秀就專門給胡適定做了一個大金指環,上面刻著「戒酒」兩個字。

要知道,在此之前,胡適志得意滿,雖然酒量不行,但偏偏很喜歡喝酒。

有一次朋友結婚,就備了兩張桌子兩壺酒,結果胡適喝完讓服務員添酒。

在得知東道主并沒有準備太多時,胡適就拿出大洋給服務生,說:

「不干新人的事,這是我們幾個朋友今天高興,樂意多喝幾杯,快快去拿!」

從這件事,也可以看出胡適對酒的喜愛。

但江冬秀在婚后,得知胡適的酒量不行,又知道酒會傷身后,就專門叮囑胡適不要喝酒,還專門打了個指環。

而胡適也樂于將指環帶在身上,遇到人勸酒時就拿出這個指環,說這是「妻子之命,不可不從」。

朋友見此,紛紛打趣胡適「怕老婆」,對此,胡適并沒有太大的反感。

而江冬秀的潑辣,在胡適的「包容」下卻愈演愈烈。

胡適喜愛搞學問,家中的經濟大權,自然就交給了江冬秀掌管——這也讓胡適在之后的生活中「苦不堪言」。

了解胡適的都知道,胡適喜愛買書,但經濟大權在夫人手中,胡適就陷入「喜愛買書,又囊中羞澀」的局面。

在書店老闆口中:

「胡先生愛買書,太太卻不愛給錢,書賬是能拖就拖,最后沒法拖了,給錢的時候還嘟囔埋怨不斷。」

這些事情,讓胡適逐漸感到束縛。

追求民主的胡適,又怎能一直忍受這種「不自由」?

于是,後來,胡適賭氣來到了杭州療養,也在這里結識了婚姻中的第三者、胡適一生的摯愛曹誠英。

曹誠英的身上,有著胡適對另一半的所有憧憬。

出身徽商家庭的她,自幼就接觸文學,又受到汪靜之等文學大家的影響,對文學有自己的見解。

最重要的是,曹誠英文靜溫柔,這與「彪悍」的江冬秀形成強烈對比。

因此,在杭州那幾個月,胡適無可自拔地愛上了曹誠英,兩人在杭州也度過了幾個月的「神仙生活」。

漸漸地,他們之間的相處沒有絲毫的遮攔,在杭州附近求學、生活的友人們紛紛知道了這件事,這段婚外情也就此被外界知曉。

在外地的江冬秀得知后,頓時勃然大怒,但家中還有孩子要照顧,她也沒有一下子就發作。

而胡適與曹誠英也逐漸定下終身,胡適甚至開始有了與江冬秀失婚的打算。

「懼內」的他,帶著忐忑的心情回了家,向江冬秀說了這件事。

「河東獅」江冬秀、持刀捍衛婚姻

在胡適踏進家門前,江冬秀還指望著胡適會回心轉意。

但此時,江冬秀已經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就是婆婆馮順弟。

馮順弟在1918年的時候就因病離世,否則江冬秀也不用如此擔心。

那麼,她又是怎麼挽回胡適的呢?

聽完胡適「失婚」言語的江冬秀,一下子眼睛就睜得很大,之后就沖進廚房拿出了一把菜刀。

她指著胡適說:

「失婚可以,我先把兩個孩子殺掉。我跟你生的孩子不要,也不耽誤你去過你的好日子!」

這話一出,胡適嚇了一跳,急忙勸說江冬秀冷靜,并承諾自己不會再提「失婚」。

之后的日子里,胡適在江冬秀和兩個孩子的陪伴下,胡適也意識到自己不能為了一個女人,就放棄家庭,放棄多年的婚姻。

他逐漸放棄了與曹誠英的感情——只是這卻苦了等待他的曹誠英。

江冬秀一把菜刀捍衛感情的事情,也徹底坐實了胡適「怕老婆」的名聲。

其實,江冬秀能成功挽回婚姻,并不只是因為潑辣,也是因為聰明。

她懂得胡適的軟肋,也知道自己一個婦道人家能的并不多,兩個孩子就是最大的底牌。

但胡適會選擇放棄曹誠英,不只是因為兩個孩子,還因為他對江冬秀是有感情的。

這一點從兩人成婚,以及在「菜刀事件」之后和睦的生活,就可以看出來。

「怕老婆」之名傳開后,胡適非但沒有半點掩飾,還大方接受。

《征信新聞報》曾發表過一篇題為《胡適之偽裝懼內》的文章,在其中寫道: 「留著冬秀作女皇,這是虛君,實權自在首相手中。」

胡適看到這篇文章后,笑著說道: 「這個作者,好像知道我過去的事情……」

而他「怕老婆」,曾干過收集各國「怕老婆」的故事,還總結出了一個 「怕老婆的國度,將是更民主的國度」。

這是因為他收集到的,都是歐美各民主國家的故事,而蘇聯、日本等少數幾個國家卻沒有這種故事。

他的論斷自然沒有可信度,但卻可以看出,他對「懼內」之事并不反感。

而多年的婚姻,也讓兩人的感情非常深厚。

這也就有了,在胡適突然病逝后,追悼會上,江冬秀當著眾人的面捶打胡適遺體,還說著「死鬼胡適之」。

這是因為,胡適的離開,太過突然,江冬秀對這個丈夫的感情深厚,難以接受胡適的離開與之后的生活。

正因如此,她才當著蔣介石、于右任等人的面,捶打著胡適的遺體,還說著「死鬼胡適之」一類的話。

在外人看來,「懼內」似乎不是一件好事,會影響到和諧的婚姻生活,但胡適卻用自己的方式告訴我們,如何去維護一段好的婚姻。

那就是尊重。

胡適尊重江冬秀,尊重江冬秀多年的不離不棄,與對他的照顧,對家庭的付出,所以胡適才會在冷靜下來后放棄曹誠英。

他的怕中,也有著愛,正因如此,他才能安心保有「怕老婆」的名聲,繼續與江冬秀過著幸福和諧的婚姻生活。

從這看,又怎能不說胡適有著大智慧呢?

參考文獻:

胡適與江冬秀的婚姻 孫向陽 炎黃春秋

江冬秀掄向胡適的那把菜刀 閆紅 小康

胡適與他的母親及妻子 劉建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