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公務員工作穩定又賺錢,為什麼越來越多的東大畢業生卻拒絕當官?

公務員,在日本一直都是相當受歡迎的工作。

在日本大學生就職意向調查中,有近一半的人都表示想當公務員。這在日本頂尖學府東京大學表現得尤為明顯:2010年通過公務員考試的日本畢業生中,有32.5%的人來自東大。

然而,這個資料在10年後的今天,減少了幾乎一半。

接受了全國頂尖教育的東大生們,不再願意成為公務員,不再相信自上而下能改變社會,更不相信以資歷為主的穩定工資模式。

「當我開始認真考慮找工作的時候,我完全沒考慮要成為一名官僚。」

這是21歲的東京大學學生山田碩人升入大四以後的真實想法。一年多前,他還向《朝日新聞》表示,自己打算進入霞關(日本中央政府)成為官僚(即日本國家公務員),為社會服務。

山田的改變,反映了絕大多數東大畢業生的想法。近十年來,「遠離官僚」(官僚離れ)在東大興起:越來越多的學生在就業時不再考慮國家公務員。

2020年,東京大學共有249人通過了國家公務員考試,比2010年的428人減少了近一半。東大學生占整體合格者的比例也從十年前頂峰的32.5%下降至14.5%。這些數字背後,是東大學生對官僚的失望。

2021年4月12日,日本東京,東京大學在日本武道館舉行新生入學典禮。

 

從精英圈層到黑色職場

自明治維新以來,精英構成的官僚機構是推動社會進步的主要部門,而作為日本最高學府,東大一直是霞關的人才庫。

日本現代歷史學家秦鬱彥在《官僚研究》一書中寫到:從1894年到1947年,在通過 「行政管理高級公務員考試」成為官僚的9565人中,有5969人是東京大學的畢業生,占總數的60%以上。此後,雖然從其他大學畢業的人數一直在增加,但中央政府各省廳的13名行政副部長中,有11人來自東京大學。

日本講究團體與圈層幫扶,霞關也不例外。

出身東大且常年佔據主導地位的官僚們,非常注重提攜自己同校的後輩:他們在錄取和提拔階段更傾向於使用東大畢業生。這使得在戰後,日本的重要中央省廳的高層,幾乎都被東大出身的人壟斷。

東京大學校園 

拿權勢較大的財務省來說,2017年至2019年,財務省新崗位裡有70%-80%是東大畢業生,其次是慶應義塾大學和一橋大學。經濟產業省也有一半的員工來自東大。可以說,東大的牌子是政界精英的通行證。

可是近十年來,學生們對官僚的熱情與嚮往已日漸瓦解。

在以往,東大法律系是最容易進入霞關的文科專業,其入學所考的文科一類分數也一直高於經濟專業所屬的文科二類。然而在2019年,文科二類的偏差值首次超過了文科一類,這在當時被視為官僚熱度下降的明顯跡象。不少高分學生都認為,即使去了法律系,也不會有好結果。

同年,霞關在東大的招聘說明會遇冷。負責說明會的霞關工作人員告訴《Wedge》,他再也感受不到學生們十年前的熱情:「十年前,說明會現場總是充滿熱情,學生們迫切地想知道自己能否成為國家公務員。而這一次,只有一小部分參與者懷有強烈的職業抱負,大多數人只是過來‘看一看’。」

顯然,學生們對霞關已經丟失了興趣。

2020年9月,東大新聞社聯合網路媒體NewsPicks的校內調查顯示,IT與通信在學生最嚮往的行業中名列第一,占16.7%,其次是占比16.2%的諮詢與智庫,大眾傳媒與廣告(13.6%)以及金融證券(11.6%)。

在學生們眼裡,官僚早已不是唯一可以為社會做出貢獻的地方,相反,它正在成為「黑色職場」與日本衰落的代表。

東京大學入學典禮,新生們在拍照 

 

無人願乘的衰落「沉船」

在求職期間,山田碩人一直沒能忘記他在霞關工作的前輩臉上疲憊的表情。這位前輩告訴他,如果想成為一名官僚,那必須做好準備,因為霞關的工作環境十分黑暗,薪資也「毫無回報」可言。

網路時代的高曝光度,讓霞關官僚的過度勞累問題變成了公開的秘密。

2017年,厚生勞動省的白皮書顯示,霞關的平均加班時間為每年363小時,是私企的154小時的兩倍多。

而國家公務員勞動組合聯席會議主席小池浩之表示,現實的加班時間遠超官方資料,因為政府的預算是每人每月加班36小時,超過這個時間便不會有加班工資:「我們每個月最多加班180小時左右,各部門一般只能支付60%-70%的加班費,有些甚至只有20%左右。」

《朝日新聞》也指出,在去年國會召開期間,官方資料顯示有102億日元用於支付官僚們的加班費,22億用於打車費,可國家公務員們的實際工作時間是這個數字的三倍,2019年,有6名霞關公務員因為工作時間過長而失去了生命。

一名30多歲的霞關助理科長向《朝日新聞》透露,在國會會議期間,他經常工作超200小時,這讓他身心俱疲。今年是入職的第十年,可他幾乎從未拿過加班費,年薪也只有650萬日元。

其次,霞關不斷被壓縮的自主性也是東大學生對其敬而遠之的原因。

2013年,安倍政府成立了內閣人事局,集中管理中央政府各省廳超300名高級官僚的行政任命。此後,官僚機構的能力被政客們大大削弱。

前財政官僚、明治大學教授田中秀明在《官僚的冬天》一書中指出,日本的「政治主導」已經讓官僚機構失去了自主性:「在全球化背景下,日本政府的運作更多依賴於自上而下的命令。在政策制定上,政治家們會直接根據自己的想法下達指示,這大大壓縮了官僚部門的裁量權。官僚機構本身已經成為一個‘榮譽學生’,沒人願意把自己的意見推到政治家面前,並發生摩擦。」

而對於千辛萬苦進入霞關的精英而言,自上而下的工作指示往往莫名其妙。同時,在極其看重資歷的霞關,新人必須看人臉色做事,兩三年內都只能打雜,晉升也比私企困難:霞關50歲以上的人已經越來越多,在過去,40歲是能晉升到內閣秘書的年齡,現在只能當個科長。

位於東京霞關的政府高樓 

這種「傳統」帶來的,是霞關年輕人離職率的猛增。2019年,霞關因個人原因退休的20多歲雇員有86人,是6年前的4倍。2020年,經濟產業省(METI)有23名年輕官員在一年內辭職。

在即將畢業的東大學生看來,如此刻板的職場不值得他們浪費時間。

一名家人在霞關工作的東大學生吉田向NHK表示,他不明白為什麼老一輩人非要談論新人位居底層供人差遣的重要性:「官僚們往往會花上8-10年成為科長,才能做一些決定性工作,我想從一畢業就最大限度發揮自己的能力,而不是把時間花在那些費時的雜事上。」

2019年,吉田以前幾名的身份通過了國家公務員考試,但不想沾染霞關文化的他,最終去了一家諮詢公司。相較于霞關,私企的待遇和工作環境更能讓他滿意。

此外,政客與霞關接二連三的醜聞,讓不少學生對官僚徹底喪失信心。

1995年,大藏省(現財務省)曾被爆出用公共資金填補某住房融資公司的不良貸款。1998年,7名大藏省官員因涉及娛樂腐敗案件被起訴,導致時任財務部長三塚博辭職,大藏省解散,也讓官僚名譽掃地。2017年,森友學園被指控以超低價購買土地建造小學,不少高級官僚出席發佈會進行道歉……

2021年2月24日,日本總務大臣武田良太出席新聞發佈會,為宴請首相之子一事公開道歉。

在東大新聞社負責就職板塊的大四學生高橋祐貴向《朝日新聞》表示,東大學生不再當官僚是源于越來越強烈的危機感:「年輕人有種感覺,日本在未來會走向衰落,他們已經不相信自上而下能夠改變社會了,更不相信以資歷為主的穩定工資模式。」

同社記者衛藤健也認為,「對於希望解決社會問題並為社會做出貢獻的東大學生來說,霞關根本不受歡迎。年輕一代對時代變化很敏感,他們只希望能快速學到技能,並在不需要依賴經驗的情況下賺錢。全球化的私營企業才是符合預期的選擇。」

 

離了東大的霞關怎麼辦

東大學生的「出走」,側面反映了日本中央政府可能會面臨嚴重的人才流失與質量下滑。

目前,霞關的官僚仍有超過60%來自東大,東大也是唯一且絕對的金字招牌。且作為日本最頂尖學府,東大的學生無論是學習還是綜合能力仍然明顯高於慶應、早稻田等其他大學學生。東大學生的缺席,的確會給其他大學生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可隨之而來的便是霞關的官僚質量下跌。很多日本人看來,在極其看重學歷的日本社會,頂尖人才從政府流向私企的趨勢無疑是可怕的。

在厚生勞動省工作18年後離職的前官僚千正康裕一直有種危機感,如果年輕人繼續離職,高等學府人才也不願進來,那麼霞關終將崩潰:政府質量會下降、錯誤會增加,更無法通過政策改善人民的生活。

在問答網站Quora的「東大學生的遠離官僚會對日本未來造成什麼影響」的話題下,一名京都大學畢業生FUJITA NAOKI表示,國家的運行需要智慧和高協調能力,而東大的學生在這方面是一流的,如果他們不成為官僚,那麼國家可能無法雇傭高水準人才,這會讓日本作為一個國家自上而下的戰略能力水準致命下降。

日本經濟產業省 

為了「挽救」日本的未來,霞關的一些年輕官僚們行動了起來。

今年25歲的堀俊太郎已經在厚生勞動省工作了四年,去年秋天,他集合了十多名年輕同時成立了「未來的霞關」組織,致力於改善工作環境。「很多人是為了幫助社會才在霞關工作的,可他們在雄心壯志實現之前就離職了,我感到非常沮喪。」他說。

「未來的霞關」起草了兩次改革方案,包括將部分工作外包以減少工作量、實施無紙化、減少加班、改善人員管理制度等。目前,該草案已經提交給了行政改革大臣河野太郎。成員們還表示,霞關和整個社會都太緊張了,公務員們都變得像機器一樣,讓民眾無法理解。他們想要突破這一點,成為面容和思想都更先進的官員。

面對東大學生的「遠離官僚」趨勢,「未來的霞關」的成員們並沒有太悲觀。「未來的霞關」創始人之一、文部科學省的田口明日香告訴《朝日新聞》,東大的學生正在變得更加多樣化,其實這不是一件悲觀的事。「如果我們能創造一種讓人才在霞關與私企間流動的靈活體制,那就沒什麼可惜的。」

前東大法律系畢業生秋山直人也在Quora上談論了他的看法:東大充滿著有才華又靈活的年輕人,如果他們的工作是在官僚機構為政客偽造檔,我想沒人會這樣選擇。

東大的學生似乎也鐵了心,富士電視臺2019年4月入學典禮採訪中,沒有一人表示希望進入霞關。

一名新生告訴電視臺,自己來東大是因為這裡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官僚們是從頂層改變世界的人,但自上而下是行不通的,總有一天會崩潰。我想利用底層人民的力量,自下而上地造福社會。」

2018年3月10日,東京大學公佈入學考試結果,學生們在慶祝 

-END-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