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皇室連續劇」又更新了,真子公主表示不能再等,30歲之前必須完婚,網友:菊花王朝的囚徒~

「皇室好比一個公司,最大的特色就是要求女性要在結婚後離職。」

真子公主和小室圭不斷延期的婚事,可謂是近年來日本皇室最具爭議的長篇連續劇。近日,這部連續劇有了新的進展:

真子表示再也不能遙遙無期地等下去了,今年秋天在自己30歲的時候,無論如何都要結婚!

據日媒報導,真子執著地認為:對自己而言,結婚就是生存下去的必要選擇。因此,她寧願身敗名裂、眾叛親離,都要和小室圭私奔到美國結婚生活。

此消息一出,日本網友們都氣壞了,紛紛指責真子的戀愛腦將會浪費納稅人交的稅金:

「幾乎所有國民都不會認同也不會慶祝(他們的婚姻)。如果得不到大部分國民的滿意就貿然結婚的話,就應該在斷絕關係的基礎上,那就是住在國外,斷絕所有和日本的關係。

秋筱宮當然不會寄出任何生活費,況且皇室的生活費來源於我們交的稅金,所以我們都有權提出反對。小室這種人,哪怕1日元稅金我都不想給他。」

還不太瞭解皇室系列日劇的朋友,可能有些迷惑:公主結婚,不應該是好事嗎?

先別急,小編先給大家來個前情提要,從二人的戀愛史說起。

初始甜蜜·急轉直下

2012年,正在日本國際基督教大學讀書的真子在某場學生活動上認識了同一所大學的小室圭,第一眼就被他燦爛的笑容所吸引。

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在真子看來,小室圭是個陽光積極、溫暖體貼的大暖男,一直深深吸引自己。

此外,小室圭吸引真子的,還有他的自強不息。

小室圭是個普通單親家庭的孩子,從小由母親撫養長大。即便家境一般,但小室圭很上進,學業優秀,擅長繪畫,還會拉小提琴,和在大學期間還評為「江之島海王子」,真子認為他很有人格魅力。

而小室圭並沒有被真子的公主頭銜與皇室血統所嚇跑,相反他熱烈地追求真子,這份熱情,這是真子此前在異性身上未曾感受過。

於是,二人很快就墜入愛河,感情相當穩定。即便後來真子在英國萊斯特大學深造,二人的關係依然如膠似漆。

2016年,畢業回國後的真子首次被日媒拍到與小室圭的約會,他們的戀情才為人所知。

在此期間,真子曾帶小室圭與父母見面。紀子對這位年輕人很滿意,但文仁覺得他不靠譜,不過還是拗不過女兒。

緊接著,2017年5月,日本皇室正式公佈二人的訂婚喜訊:他們將於2018年3月訂婚、同年11月舉辦婚禮。

當時,日本人非常祝福這對小情侶,認為他們男才女貌,十分般配。

但很快,打臉的事情就如多米諾骨牌一樣,接連不斷。

2017年12月,小室圭的母親佳代被曝身陷巨額債務糾紛。

爆料人X先生之前與佳代有過婚約,佳代以小室圭大學學費、留學費、旅遊費、母子生活費為名目,前後借了400多萬日元。還為X先生買高額保險,受益人正是佳代本人。

後來,日媒披露:自從小室圭和真子戀愛後,佳代曾數次找文仁和紀子協助其償還債務。

這個消息仿佛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隨後小室圭的黑歷史接踵而至:

母親佳代擁有異常複雜的人際關係、小室圭本人經常遊戲人間、兩母子都非常貪慕虛榮。

素來傳統保守、注重名聲的日本皇室自然無法接受如珠如寶的真子下嫁擁有這樣複雜背景的男人。畢竟以往與公主喜結連理的男人雖是平民,但大多都是家庭殷實、身世清白的中產階級。

當時,面對震怒的皇室,小室圭這個處心積慮要攀高枝的男人終於低下頭,承認自己是「知情不報、有意隱瞞」。

皇室認為這是「婚姻詐欺」,便苦口婆心勸說真子解除婚約、另覓良人。不過,真子態度非常堅決,她坦言非小室圭不嫁。

見真子如此執著,皇室不得不妥協,希望小室圭能夠早日解決家族的問題、償還母親的債務、找到一份正經工作,有穩定的收入,再考慮結婚的事情。

事實上,皇室認為:這段時間能讓真子考慮清楚,到時候就會放棄小室圭。

於是,在小室圭家族事件發酵後,2018年2月,負責皇室政府機關的宮內廳宣佈「真子公主和小室圭的婚事延期兩年」,這是日本皇室婚姻史上的第一次延期。

然而小室圭卻提不起勁,他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對待這段婚事,小室圭不單刻意隱瞞,而且還不太上心。

宣佈延期之後,皇室打算先進行訂婚的「納采儀式」。根據規定,男方需要準備相關的訂婚禮品,包括兩條新鮮的鯛魚、三瓶清酒、一件絲綢衣服。

由於鯛魚容易變質,後來就改為現金,不過也不是什麼鉅款。當年絢子公主進行「納采儀式」時,男方花費了160至200萬日元。小室圭卻哭窮,說自己根本拿不出這麼多錢。

最後,文仁親王決定不讓他出錢,但是皇室已經對小室圭的信任度跌至冰點。因此,「納采儀式」一直都沒有進行,小室圭並不是真子的未婚夫。

不過,小室圭卻動起了腦筋,開始打起用「真子未婚夫」的名號賺錢的主意。

400萬還沒還,又欠1000萬?

在同年7月,深陷輿論中心的小室圭遠赴美國三年攻讀法律,打算成為一名律師,順便躲避風頭。

當時他頂著「真子公主未婚夫」的頭銜獲得了日本奧野綜合法律事務所提供的1000萬日元獎學金。據悉,該事務所希望他學成之後,能夠回來就職,才會出資栽培。

很快皇室就跟小室圭撇清關係,宮內廳迅速發表聲明表示「小室圭不是真子公主的未婚夫」,皆因兩人未進行皇室正式的納采儀式。

不過此時,小室圭早已收到巨額獎學金一走了之,留下真子獨自收拾一大堆他弄出來的爛攤子。

所謂山高皇帝遠,到了美國,遠離日本媒體與輿論的小室圭可謂自由自在。在期間還首次對自己家族的新聞表態「欠下的錢,是不會還的了。」

他聲稱「400萬是經濟支援,不是借款,因此不需歸還」,並表示「母親的借款問題已經得到解決。」不過當事人X先生予以否認,表示已與佳代對簿公堂。

正當小室圭在美國逍遙自在的時候,真子陷入了無盡的困境中:

她被皇室邊緣化,連打疫苗都沒有見到她的身影;

與父母關係惡化,無法好好溝通;

在日本民眾心裡的印象一落千丈。

人們將小室圭所引起的禍端,全都歸咎於她自己的身上。

真子就在這樣的指責與不安中度過了三年,這三年內她唯一的希冀就是遠在美國的小室圭,她希望小室圭能夠學有所成、找到穩定的工作,然後二人結婚,她能夠離開讓自己窒息的皇室。

去年11月,她曾經以書面形式向外界袒露她的心聲:

「雖然很多人不看好我們的婚姻,但對我們而言,對方都是無法替代的。對我自己而言,結婚就是生存下去的必要選擇。」

不過,事與願違。小室圭不打算回日本了。

今年7月30日,小室圭正式畢業,他結束了美國司法考試,決定留在美國紐約發展。這樣意味著他身上又多1000萬日元的債務,因為這樣違背了與資助他的事務所的約定,需要償還獎學金。

按照目前小室圭的經濟狀況來看,他根本還不起巨額債務,何況他目前還沒有找到工作。

再加上佳代的400萬債務,這一家子的債務就高達1400萬日元了,真是祖傳式的老賴,一個比一個厲害。

(小室佳代 圖源:NEWSポストセブン)

如今真子決意要在今年秋天結婚,讓不少日本網友懷疑,她這是要拿日本人的稅金去美國替小室圭還債了。

根據《皇室典范》規定,皇室女性下嫁平民,在放棄自身的皇室血統與頭銜變為平民之後,將會得到豐厚的「一時金」,這筆錢主要由國家的稅金支付。

據宮內廳此前透露,真子如果和小室圭結婚,將會獲得1.4億日元的一時金。能夠輕鬆償還小室圭的巨額債務。

從頭到尾,真子都是義無反顧地堅持她和小室圭的感情,但是小室圭一直都躲在真子身後、只管逃避問題。

在真子表達熱烈執著的結婚宣言,他卻沒有正面回應過一次,只會考慮到自己,而沒有出來保護被千夫所指的愛人。

怎麼回事?真子就這麼戀愛腦嗎?

離開渣男,過著有錢有閑的單身生活不好嗎?

事實並非如此,真子如此堅持,是想用自己與小室圭的婚戀,逃離皇室。

下嫁結婚,是目前她能夠逃離皇室、重獲新生與自由的唯一方式。

出身名門·深受鉗制

1991年真子出生,當時的明仁天皇就送她一把由世界級大師隅谷正峰打造的寶刀,可見她深受寵愛。

在皇室的年輕一代裡,她是最受日本人喜歡的公主。親和力十足,品學兼優,曾在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時隱瞞身份前往災區做志願者,她的形象和言行舉止,非常符合日本人對於皇室成員的期待標準。

(圖源:デイリー新潮)

作為一個乖巧嫺靜的大家閨秀,她的成長道路充滿了閃光燈。閃光燈的背後,是常人無法理解的、繁瑣的規章制度。

《皇室典范》是為了規范約束皇室成員的行為而存在的,深受其鉗制的皇室成員包括曾經的美智子皇后與如今的雅子皇后。

稍微留意日本皇室的相關報導,就知道:皇居內的生活,並不是外人想象的那般美好。

在外人看來,真子是一個生活優渥、衣食無憂、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公主、優等生、乖娃娃。但實際上她的內心十分壓抑,她的成長道路、她生活中的所有都是由皇室和父母所決定,自己從來都做不了主。

她的一言一行都要循規蹈矩,平凡人家的小孩所度過的青春叛逆期,對於她而言是不存在、缺失的,這導致她內心一直渴望皇居外的自由。

因此,不難理解如今的她會說出:

「地位、名譽、1.4億日元的嫁妝不需要,儀式也不需要,請允許我結婚。」

事實上,她就是希望能夠離開皇室,重獲自由,如今唯一的方式,就是結婚。

與其說皇室反對真子與小室圭的婚姻,倒不如說皇室並不想放真子走。因為真子的離開,對如今人丁單薄的皇室而言,將會是很大的打擊。

面臨空巢的日本皇室

二戰之前,日本皇室獨攬大權,皇室成員的婚姻僅限於皇族與華族成員。

二戰之後,即便皇室失去了實權,但一直都是日本國民的精神支柱。而皇室的婚姻,也開始允許與平民通婚。

至今如今,已有5位公主下嫁平民,其中就包括真子的姑姑、德仁天皇的妹妹清子。

姑姑清子的婚姻對真子影響最大。2005年,清子與政府工作人員黑田慶樹結婚,婚後從事鳥類研究工作。

在真子看來,通過婚姻而脫離皇室的姑姑,在婚姻、生活與事業上都十分美滿,她希望自己未來也能像姑姑一樣自由自在,擁有自己的人生。

在明令規定只准男性血統繼承皇位的皇室中,公主們的前半生由不得她們所決定。

因此,結婚成為了她們改變人生的重要道路。

對於公主們而言,結婚後的人生,才是真正的人生,逃離了皇室、重獲新生、重新掌握自己人生,這正是真子所嚮往的。

但如今,皇室並不打算輕易放真子離開。

皇室成員數量的持續減少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皇室將要面臨人丁單薄、繼承者不足等嚴峻的問題,這些問題將會嚴重影響皇室的例行活動、長期發展以及天皇制度。

因此,近年來「女性宮家」的呼聲越來越高。所謂「女性宮家」,就是皇室女性成員出嫁後仍然保留皇族身份,以便繼續處理原來的皇室事務。

根據產經新聞社和FNN的調查,贊成女性宮家的人占64.4%

不過,這遭到了日本政府各黨派,特別是自民党保守派的強烈反對,他們認為「女性宮家」是不敬,會動搖天皇制度,導致皇室父系制度的瓦解,這樣會使原本單薄的男性成員的勢力更加薄弱。

為了權衡各方,「皇女制度」又提上議程。所謂「皇女制度」,就是允許皇室女性在婚後繼續從事公務,減輕皇室負擔。這是一種特別職業的國家公務員,被賦予「皇女」稱號。

正如專門研究日本皇室的專欄作家矢部真紀子所言「皇室好比一個公司,最大的特色就是要求女性要在結婚後離職。」

如今看來,如果皇女制度實施,那就是女性離職後還要繼續為公司工作。

事實上,日本的皇室制度,就是現代文明社會中的封建殘留。無視女性應有的權利,壓抑女性原本應有的天性與自由。

正如真子一般,日本皇室的女性成員,都是菊花王朝的囚徒,想要自由,卻無法離開。

-END-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