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1973年,62歲的楊絳被42歲的女鄰居打翻在地,錢鍾書抄起一根木棒便沖了出去
2023/10/12

1973年,62歲的楊絳被42歲的女鄰居打翻在地,錢鍾書聽到尖叫聲,抄起一根木棒便沖了出來。事后楊絳抱著抖成一團的錢鍾書說:「為何我們會變成這樣?」錢鍾書沉默許久說出18個字,隨后兩人連夜逃離。

1932年,錢鍾書和楊絳在清華園相遇,兩人一見傾心。

匆匆一別后,錢鍾書回去立馬飛燕傳書:「我沒訂婚」。

楊絳接到信后,「噗嗤」一下笑出聲,她沒想到錢鍾書如此直男,于是仿效著回應:「我沒有男朋友。」

錢鍾書接到信后大喜:「就是你了!」自此,兩人信件越來越頻,迅速墜入愛河。

1935年,錢鍾書和楊絳大婚,隨后一起去英國留學。

此時,戀愛的浪漫漸褪,生活的瑣碎襲來,楊絳才領略到錢鍾書生活上有多「癡」。

婚后,楊絳主動承擔了所有家務,讓錢鍾書專心研究學問,但錢鍾書不舍得妻子一人忙里忙外,于是,主動去找活干。

可他一出手,家里的東西便遭了殃,不是碗碟打碎了,便是墨水污染了桌布。

每每此時,錢鍾書都表情訕訕,手足無措,楊絳則拍拍他的肩:「不要緊,有我呢!」

妻子的能干和包容讓錢鍾書既感欣慰又感歉疚,因而把全部精力放在了學問上。

他希望自己用事業上的成功,給妻子換來現世安穩的生活。

1938年,兩人攜愛女錢媛回國,可回國后的生活并不順利。

錢鍾書先后輾轉了幾所大學謀事,後來丟了工作只能靠帶學生維持基本生活。

那段時日,小家庭也是隨著錢鍾書的工作變動一搬再搬。

楊絳形容那時的居住條件是「容膝易安」,意思是房間小得只能容下兩只膝蓋。

錢鍾書想給楊絳現世安穩的生活直到1962年才得以實現,這一年,他們搬到了干面胡同一個新建的宿舍內。

這個宿舍有四個房間,一個陽台,廚房、廁所終于可以自己家獨用,這在楊絳眼里已經是相當「豪闊」。

一切收拾妥當后,楊絳和錢鍾書相視而笑,楊絳深情地說:「謝謝你,讓我有了寬舒的住所。」錢鍾書訕訕一笑:「為夫該做的。

然而,這樣舒心的日子沒有過多久,時局變化,楊絳家的四個房間又硬被塞進來一戶人家。

楊絳雖不愿寧靜被打破,但也無力抗爭。好在新來的人家也是讀書人,總好相處些,楊絳拿出誠意對待,希望兩家和諧相處。

對方有事,她主動幫忙,缺東少西,她免費提供,就連小孩,她也幫忙照看,可這樣的付出并沒有換來真心回饋。

女鄰居視為理所當然,還借身份優勢欺壓楊絳一家,此時,楊絳一家和女鄰居一家是被監管和監管的關系。

女鄰居認為,楊絳一家人就該對她做小伏低,于是氣焰日盛。

一日,錢媛找來一洗衣女工幫忙清洗衣服,女鄰居看見,想占便宜,立馬要求女工先把她家的衣服洗了。

錢媛當場拒絕,因為女工是她找的,錢是她花的,即便給鄰居幫忙也是在自己之后。

女鄰居見錢媛敢拒絕,立馬聲色俱厲:「你不是好人。」接著,一巴掌乎在錢媛臉上,錢媛吃痛,驚叫出聲。

楊絳聞聲出來,正看到這一幕,她護女心切,不顧一切地撲上去和女鄰居撕打在一起。

42歲女鄰居身高體壯,三兩下就將楊絳壓在身下。

楊絳的叫喊聲驚動了正在看書的錢鍾書,他抄起一根木棒沖了出來。女鄰居的丈夫也趕出來幫忙,四個人扭打成一團。

錢媛見事不好,立馬去找居委會,在居委會人員的干涉下,這場風波才平息。

回到屋內,錢鍾書余怒未消,抖成一團,楊絳心疼不已,抱住錢鍾書,悲泣出聲:

「為什麼我們會淪落成這樣,哪里還有文人的樣子?」

錢鍾書望向妻子,一臉歉疚:「和什麼等人住在一起,就會淪落到同一水平。」

楊絳目光堅定:「那我們就離了這里吧!」

當晚,楊絳一家收拾行李,連夜搬離,住到錢媛的宿舍里。

錢媛為人善良,人緣好,錢鍾書夫妻為人謙和,所以住到這里后,受到到左鄰右舍的禮貌對待。兩人這才又有了心情做學問。

此事之后,錢鍾書始終不愿再提及此事,認為有損知識分子斯文儒雅的形象。

楊絳雖也感心酸,卻覺得很溫暖,因為她感受到了錢鍾書對自己的愛。

楊絳在《我們仨》中說:揍人,踹人,咬人,這些不光彩的事,盡管我們不愿做,但我們卻都做了。

楊絳和錢鍾書的愛情一直被人津津樂道,其實他們的愛情也始終被生活磨難著。

之所以能矢志不渝,是因為他們有共同的理想、彼此的包容和欣賞。

若問愛情的保鮮劑是什麼?我想一定是為對方不計得失的付出。

對此你怎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