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97歲尼姑,吃肉喝酒,沉溺男色,卻成了全民偶像?

在日本,有這樣一位備受爭議,卻又堪稱傳奇的尼姑。她的名字叫做「瀨戶內寂聽」,今年已經有97歲的高齡了。她的前半生風流無比,後半生出家為尼。先是與情夫逃走,後來又成為知名作家,最後落髮出家。

瀨戶內出家後照樣喝酒吃肉,還公開承認自己喜好男人。但就是這樣一個肆意的尼姑,卻在日本倍受尊敬。每次瀨戶內發表公開演講,都是一票難求。

年輕時的瀨戶內寂聽

【瀨戶內的早年經歷】

作為日本上個世紀二十年代出生的人,瀨戶內可以被稱作是活化石級別的名人了,親身經歷了日本一個世紀的時代更迭。

那時候,她還不叫瀨戶內寂聽,叫做瀨戶內晴美,在她21歲大學還沒畢業時,就被安排了相親,也是通過相親認識了第一任丈夫佐野淳,男方是一名中國古典音樂史學家。

回到日本後,瀨戶內的丈夫繼續教書,但瀨戶內卻與丈夫的一名學生木下音彥互生情愫,木下音彥比她小4歲,瀨戶內回憶時說過,她與木下在一起時,才能真實感受到戀愛的感覺。

後來的瀨戶內瞞不住內心負罪感,也想早點結束這段婚姻,就與丈夫講了自己愛上別人的事情。她的丈夫因為感到恥辱,帶著她搬離了原有住所,並且經常對瀨戶內實施暴力,終於有一天瀨戶內無法忍受,轉身拋下了3歲的女兒,和情人木下音彥逃走了。

但是好景不長,二人逃到京都後,木下音彥又愛上了其他女人,丟下了瀨戶內。恢復單身的她迷茫了一陣子,但很快就恢復了,她打算先回到東京。回到東京的瀨戶內先是與丈夫徹底分開,然後又重操舊業,當起了編輯,靠寫一些小說維持生計。

瀨戶內的故事曾經被排成電視劇《女之一代記》。

【中年因寫作名聲鵲起】

當時瀨戶內寫作之路並不是一帆風順的,因為她的作品尺度太大。在那個年代的日本,女作家寫一些[[[大尺度]]]的文章是被視為「不雅」的,當時瀨戶內在日本的文壇圈子裡引發了巨大爭議,還被日本文學界雪藏了5年,因此瀨戶內也被評論家貼上了「 子宮·作家」的標籤。

但是在寫作的過程中,瀨戶內又與有婦之夫作家小田仁二郎相識,並成為他的地下情人。這段婚外戀長達八年,小田仁沒少幫她在文壇圈子裡打點關係。與此同時,瀨戶內曾經的情人木下音彥又回來找她,想與瀨戶內重歸於好,當時的瀨戶內對木下音彥還是有些感情的,所以沒有拒絕他。

這下讓瀨戶內的感情變成了「 三人行」,瀨戶內一邊與男作家同居,一邊又和木下音彥保持曖昧,並且還把自己的稿費都補貼給木下音彥。緊接著,瀨戶內將自己與兩個男人之間的三角關係寫成了小說,叫做《 夏之終焉》,也正是因為這部小說,讓她絕地逢生,不僅獲得了女流文學獎,更加奠定了她在文壇裡的地位。

然而沒想到的是,木下音彥再一次的背叛了瀨戶內,他用瀨戶內給的錢去外面養別的情人,被瀨戶內發現了。也正是這一次背叛,讓瀨戶內意識到,男人永遠都是靠不住的,她「愛」了一輩子,也沒能找到真愛,還不如找點信仰,做一個為信仰而生的女人。

【晚年決心落髮出家】

就這樣,瀨戶內開始了修行之路,開始她想去天主教當一名修女,但因為她的過去,天主教並不願意接收她,後來瀨戶內斷斷續續又詢問了許多寺院,也都是無功而返。

一直到51歲那年,在大正僧和尚的幫助下,找到了一所願意接收她的寺廟,瀨戶內正式出家成為一名尼姑,取法號為「 寂聽」—— 出離者寂,然聽梵音。

落髮後的瀨戶內

當被記者問起出家的原因時,瀨戶內這樣回答道:「我並不是對人間灰心喪氣才遁入佛門,也不是疲於男女關係。說實話,出家前我還和好幾個男人交往著。當時的我雖然有工作也有男人,內心卻很空虛。我的生命裡急切地需要某種變數。要是沒有順利出家我最後可能就自我了結了。」

雖然落髮為尼,但瀨戶內也依然是保持著放飛自我的習慣,想喝酒就喝酒,想吃肉就吃肉,依然直言不諱。她覺得喝酒吃肉是長壽的秘訣,瀨戶內曾在電視上爆料自己:「只要在吃肉的時候把袈裟脫了就行,不過有一次在電視上吃肉時忘了脫,還被寺院的人打來電話罵了。」

同時瀨戶內美容保養也是一樣沒有落下,高端護膚品一應俱全,喜歡豪宅,熱愛奢侈品。同時作家的工作也沒有扔下,暢銷書不斷,文學獎也拿到手軟,出版過的書已有400冊以上。

就是這樣一位備受爭議的高齡老人,有人討厭她,也有人喜歡她、尊敬她,對於普遍的日本女性來說,瀨戶內基本就是「活佛」一般的存在,並不是因為她長壽的年齡,而是因為她的言論,曾經拯救過許多迷途之中的年輕人。

瀨戶內有一位弟子叫做陽子,在遇到瀨戶內之前,她因為背負了1億日元的外債而想不開,但是瀨戶內告訴她:「 所謂的活著啊,就是在死亡來臨之前,不放棄的努力去拓展自己一切的可能性。」陽子因為這句話重新振作起來,開始努力工作,後來還在瀨戶內的指點下找到了自己人生中最喜歡做的事情,也是寫作,而且陽子在新聞上投稿還獲得了大獎。

背負巨債,將要結束生命的人,在瀨戶內寂聽的點化下,逆轉了人生。當然不止是一個陽子,還有很多受到瀨戶內指點的人,都重新開始了新的人生,這也是瀨戶內在日本受到大歡迎的原因之一。

陽子(左)與瀨戶內寂聽

瀨戶內寂聽在京都風景名勝地嵯峨野擁有一幢佛庵—— 寂庵。是瀨戶內在20年前花費2億日元買下的,後來又花費了近3億日元買下各類藝術品用於收藏。每個月的第三個星期她都會在寂庵舉行法會,很多人慕名而來,門票更是一票難求。

寂庵沒有如名那般沉寂,反倒是十分熱鬧。

其實瀨戶內在演講時經常語出驚人,前一分鐘在談男女之情,下一秒鐘就引入佛法。

對年輕人的建議更是大膽直接:「年輕的時候想做的事就去做,要做什麼,戀愛和革命」

【一生經歷,過眼雲煙】

因為瀨戶內親身經歷過戰爭,深知戰爭帶來的災難有多麼可怕,所以她在回到日本之後四處演講,宣傳反戰思想。也用自己的能力幫助了許多在戰中受到傷害的人。

在我們看來,劈腿、破壞別人家庭,並腳踏N只船的行為都是可恥的。對此瀨戶內也從不否認,並且她認為:「劈腿並不是當事人想出才發生的,而是跟打雷一樣,就落到你頭上了,沒有辦法。」「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劈腿行為,那各種小說也不會存在了。」

瀨戶內這一生,做過錯事,也行過善事,傷害過別人,也拯救過別人。就像她說的一樣,我們沒有辦法用自己的經歷去判斷別人的「對與錯」、「善與惡」。

【愛過,寫過,祈禱過】

幾年前,瀨戶內被確診患癌。當時很多人為她的身體狀況擔心,但瀨戶內本人卻十分淡然,她還在採訪時說希望自己離開人世的時候是在書桌上手中握著筆,因為這樣會很酷。

瀨戶內甚至還想好了自己的墓誌銘:「 愛過,寫過,祈禱過。」

雖然面對死亡很淡然,但疾病的痛苦還是讓瀨戶內受了不少苦,在治療期間,她因為無法忍受疼痛,給朋友發了很多訴苦的短信。

「好痛、好痛,快要到忍受的極限了」

瀨戶內說,治療不是最痛苦的事情,無法寫作才是,在她出院回到佛庵的時候,提筆寫下的第一句話,是「 老與病」。

特立獨行的瀨戶內,這一路走來受到過不少非議和攻擊。瀨戶內是一個自私且想得開的人,當然這不完全是貶義,她作為一個個體來說確實多姿多彩,但是她的經歷並不適合普世價值。

她所追求的「放縱自由」,是貫徹了「想做就做」的原則。出軌為了愛這種說法我們大部分人都不會認同,更多人都認為劈腿只是拋棄責任任意宣洩自己的欲望。但有些人生來註定就是「離經叛道」, 他們的經歷我們用不著去羡慕追求,認真對待自己的人生才是最重要的

曾經有人問瀨戶內,你這一生後悔之前的選擇嗎?她答:我的人生雖然複雜,但不後悔。

最後,就讓我們用瀨戶內寂聽的《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來當做這篇文章的結尾吧。

與靈魂相伴

擁抱最真實的自己

人生是由自己的努力、品行而支撐變化的

你有多美

你的世界便有多美

人們會做愚蠢的事情

但是懂得反省正是人和動物的區別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

安住現世,寂然歡喜

再苦再悲也斷不會永久地籠罩著你

並陰雲不散

而悲苦總有一天會離你而去

無論多大的傷痛都會被時間撫平而最終痊癒

-END-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