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趣闻历史
三國風雲
民國轶事
歷史名人
古墓文物
詩詞文化
金庸武俠传
历代皇帝
後宮秘史
野史分享
史料记载
民間故事匯
全部
    
咸豐帝為何至死不原諒恭親王:曾由一母撫養,因一謚字致兄弟決裂
2023/10/25

咸豐皇帝雖有大展宏圖的雄心,卻自幼就體弱多病,被人稱為「跛足皇帝」,30歲盛年就在承德避暑山莊一病不起、撒手西去。

據野史記載,稱咸豐皇帝還在母親全貴妃肚子里時,全貴妃為了與同樣身懷有孕的祥妃爭寵,能早幾天生下庶長子,特地找御醫用了催生藥,這樣一來,全貴妃所生的皇四子奕詝在道光十六年(1831年)7月17日出生,而祥妃所生的皇五子奕誴在7月23日出生,這就讓奕詝擁有了庶長子的資格和爭儲的本錢。

不過,奕詝太子之位最有力的競爭者不是皇五子奕誴,而是與他相愛相殺多年的皇六子奕訢,也就是後來輔佐慈禧發動政變的恭親王。

從早期的手足情深,到後來的兄弟反目,咸豐皇帝與恭親王之間的感情變化非常復雜,直到去世前,咸豐皇帝仍然沒有原諒六弟,他臨終任命的顧命八大臣,以遠房堂侄、怡親王載恒領銜,卻沒有恭親王的位置。

正因如此,恭親王奕訢對兄長的遺命非常不滿,就在咸豐皇帝靈梓回京的半路上,恭親王與慈禧聯手發動政變,除掉了「顧命八大臣」,他被慈禧、慈安任命為「議政王」,此后形成「兩宮垂簾、親王議政」的執政局面,時間長達二十多年。

而導致兄弟反目的最直接原因,是奕訢生母靜貴妃死后,謚號中存在一字爭議,令二人由互生嫌隙直至最終決裂。

1、咸豐:清朝秘密立儲的最后一個太子

如果咸豐皇帝奕詝自己能夠選擇,可能他寧愿像五弟奕誴那樣當一個整天出入京城酒樓、吃羊肉喝二鍋頭的散閑王爺,因為他繼承的父皇江山,充滿內憂外患,早已無力回天,而他自己與和父親道光帝一樣,理政能力十分有限。

與咸豐帝、道光帝相比,恭親王奕詝顯得精明強干得多,在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四朝,都留下了他在政壇上活躍的身影。

道光帝旻寧生前共立過三位皇后,嫡福晉鈕祜祿氏在他還未登基時就已經病逝,當時還只是皇子的他又繼娶了佟佳氏為福晉。

1820年7月,嘉慶帝在熱河打獵時病重不起,御前大臣和軍機大臣按清宮慣例,當眾開啟乾清宮找到的「鐍匣」

,宣讀嘉慶四年就秘密寫好的立儲詔書,立旻寧為皇太子,是為道光帝。

登基后,道光帝立佟佳氏為皇后,追封鈕祜祿氏為「孝穆成皇后」。

道光帝雖然勤政節儉,卻不具備治國的才能,他非常因循守舊,也不愿廣開言路,只偏聽偏信穆彰阿等身邊幾個親信的意見,幾乎無所作為,鴉片戰爭爆發后,道光帝立場動搖、沒有定見,先啟用林則徐,后又怯戰畏敵,撤掉林則徐等大臣的職務,昏招迭出,成為中國兩千年帝制歷史上第一個向外國人簽割地條約的皇帝,既暗弱膽小,也完全不思變革進取。

為了選擇皇儲,道光帝頗費思量。

1831年,和妃那拉氏所生的庶長子奕緯病故,靜妃博爾濟吉特氏所生的兩個皇子早夭, 49歲的道光帝仍然沒有自己的繼承人。

不過,就在這一年,他最受寵的全貴妃鈕祜祿氏和祥妃鈕祜祿氏同時身懷有孕,連預產期也差不多,7月17日,全貴妃生下了皇四子奕詝,6天后,祥妃生下了皇五子奕誴,由于奕誴只比奕詝小幾天,《清朝野史大觀》和《清宮詞》注中均認為全貴妃有可能采取了特別措施。

皇四子奕詝出生后一直體弱多病,整天離不開藥罐子,常有傳聞稱全貴妃為了爭奪庶長子之位,秘密服下了催產藥,導致奕詝在胎內受損、留下了病根。

不過,當時全貴妃與祥妃在宮內地位差別很大,1822年,全貴妃14歲被選秀入宮后,因「才、貌、智」俱全,被封為「全嬪」,第二年懷孕后被升為「全妃」,16歲就被冊封為「全貴妃」,而祥妃與全貴妃同姓、同齡、同時入宮,開始只被封為「祥貴人」,生下公主后被封「祥嬪」、「祥妃」。

1833年,佟佳氏皇后病故,全貴妃成為繼后人選,被封為皇貴妃、掌管六宮,而祥妃卻幾乎被打入冷宮,1834年,就在全貴妃被冊封為道光帝第三位皇后時,祥妃被降成了祥貴人。

孝全皇后

而且,清朝當時采取秘密立儲制,強調立賢不立長,對長子身份看得不是特別重,因此這些傳聞也可能只是捕風捉影。

1840年,當了六年皇后之后,受寵一時的全貴妃去世了,謚號「孝全成皇后」,終年32歲,留下9歲的兒子奕詝無人照料,道光帝就指定靜貴妃來撫養他。

而孝全皇后的死因,據傳與靜貴妃有很大關系。

2、一母撫養,曾親密無間

靜妃博爾濟吉特氏比孝全皇后小四歲,入宮遲幾年,但她一入宮就接連生下皇次子奕綱、皇三子奕繼,因此頗受道光帝重視,只是這兩個皇子還在襁褓中就夭折了,而靜妃也落下血虛氣虧的病根,直到1833年才生下皇六子奕訢。

奕訢只比孝全皇后生的奕詝小兩歲,但自幼聰慧、身體也很強壯結實,文韜武略均強過哥哥,還在孩童時期,孝全皇后就感到這個皇六子是兒子爭儲最大的對手。

據《清代后妃》一書記載,孝全皇后曾在自己所住的鐘粹宮里設宴款待奕訢,卻暗暗囑咐兒子奕詝不要吃魚,而奕詝與六弟奕訢感情很深,在奕訢想夾魚吃時,他多次踩奕訢的腳,碰落奕訢筷子上夾的魚,才保全了六弟的小命,而奕訢看到飯后有一只貓死在桌底下,原來是貓吃掉了他筷子上掉下來的魚塊,不禁感到后怕,回去告訴靜貴妃,靜貴妃又稟報了道光帝的母親、恭慈皇太后,皇太后本來就與有「才女」

之稱的孝全皇后不和,聽說此事后勃然大怒,命令道光帝賜死皇后,孝全皇后為保全兒子,只得含淚自盡。

自盡之說雖然沒有正史記載,但孝全皇后正當盛年突然暴病身亡的事也是一個謎團,她和同治帝皇后一樣,都是清朝五個死因成謎的皇后之一。

孝全皇后去世后,道光帝沒有再立皇后,他晉升靜貴妃為皇貴妃,命她撫養孝全皇后留下的奕詝,此后長達十年的時間里,她以皇貴妃的身份掌管后宮,卻始終沒能成為繼后,很可能道光帝也是以此來保留奕詝嫡子的身份。

而隨著皇六子奕訢長大成人,他與兄長的差距越發明顯,奕詝不僅經常纏綿病榻、而且縱情酒色,一次打獵時從馬上跌落后落下了腿部殘障,從此很少外出活動,無論是見識還是能力都不如弟弟。

這讓道光帝在立儲之事上猶豫了很久,如果以「立賢」

的原則,無疑奕訢才是最好的人選。

皇四子奕詝知道,從外表和才能上他都比不上弟弟,因此他接受自己師傅杜受田的建議,以「藏拙示仁」之道鞏固地位,他學習當年與曹植爭嗣的曹丕,處處表現出仁慈、孝順和大度,隨父皇外出打獵時,奕詝拒絕騎馬射箭,說春天是鳥獸繁育生長之機,每當道光帝自言老病之時,奕詝就跪在地下痛哭流流涕,以表孺慕之誠,最終,道光帝認為奕詝「長而賢」,加上他始終未忘懷孝全皇后,最終定下以奕詝為太子。

1850年正月,道光帝病重之際,命內務大臣去開啟乾清宮「正大光明」匾額后的「鐍匣」,宣布皇太子人選,而內務大臣打開「鐍匣」后,卻不禁嚇了一跳。

原來,根據清宮慣例,「鐍匣」里只能放一道立儲詔書,而道光帝的「鐍匣」

里卻放了兩道詔書,內務大臣文慶打開匣后,首先就看到奕訢的名字,不過,這份朱諭寫的是「皇六子奕訢封為親王」,另外一份親筆御書上則寫著「皇四子奕詝立為皇太子」。

雖然道光帝沒有立奕訢為儲,但他親筆在「鐍匣」里留下立奕訢為親王的詔書,足見他對奕訢的重視程度,他是想倚仗奕訢的治國才能,讓太子多一個好幫手。

咸豐帝也很重視父皇的遺命,他從小由靜貴妃撫養,靜貴妃人如其名,溫婉寧靜,對咸豐帝視如己出,常常讓他感到慈母般的溫暖,與奕訢自幼朝夕相處,兄弟倆的感情也十分深厚。

登基之后,咸豐帝立刻封奕訢為恭親王,三年后又任命他為領班軍機大臣,這也是清朝第一個入軍機處的親王。

奕訢

奕訢懂滿蒙漢三種文字,跟著翁心存讀過十幾年儒家經典,能詩文、通騎射,頗有才氣,對新學和西洋事物也有研究,外交應對之時顯得很有章法,恭親王的能干讓咸豐頗有些忌憚,但在靜貴妃活著的時候,他并沒有表露出對恭親王的敵意。

3、一字之爭,兄弟決裂

咸豐帝自幼喪母,對靜貴妃的母養之恩頗為感激,即位后,多次下旨稱:「朕在沖齡,仰蒙康慈太妃(靜貴妃)撫養,深恩。」「撫養朕躬十五載,恩恤伏加。」

咸豐帝

為了表達對靜貴妃的敬意,道光帝駕崩后,咸豐帝尊封靜貴妃為皇考康慈皇貴太妃,讓她移居綺春園的壽康宮,按皇太后規格進行奉養,還為她添設了只有皇太后才享有的獨立茶膳房。

在皇貴太妃的冊封禮后,咸豐帝親自前往壽康宮慶賀,在皇貴太妃面前遞如意、行禮,并寫了兩首賀詩:

《慈蔭樓玉蘭花二絕句》

春暉愛戴慶寰中,縹緲祥煙淡蕩風。

咸若館前三月半,瓊葩一樹玉㻏瓏。

好是番風到幾尋,玉蘭花發殿芳春。

蓮池色相悟真境,得地含暉清凈因。

從賀詩中,不難看出咸豐帝為康慈皇貴太妃慶賀時心中油然而生的喜悅。

同年,他為養母隆重舉辦了四十大壽慶典,并將她生辰定為「慈壽節」,盡管當時太平天國的戰火已燒到了半個天下,咸豐帝政務匆忙,仍經常去探望、問候靜太妃。

1855年,44歲的靜太妃突然患病,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咸豐帝固然非常悲傷,可恭親王的一個冒失舉動,讓他感到很不滿,進而生出了戒備心。

原來,身為領班軍機大臣的恭親王突然進了個奏折,打著「沖喜」的名義,請求咸豐帝尊封靜太妃為皇太后,咸豐帝頗感為難,道光帝在世的時候,皇后之位空置整整十年,也沒有把靜貴妃冊封為皇后,而自己若破格尊封,一來有違父皇生前的意愿,二來,自己的生母是孝全皇太后,再尊封養母為皇太后,殊違體例。

就在咸豐帝還沒有明確答復的時候,恭親王利用自己執掌軍機的機會,通知禮部下達了冊封詔書,尊封靜太妃為「康慈皇太后」,這個舉動不但冒失,而且有僭越的嫌疑,說白了,就是「矯詔」,不經皇帝同意,就偽造皇帝的圣旨。

雖然咸豐帝對恭親王此舉深為憤怒,感到是一種親情綁架、勒索,但由于靜太妃(康慈皇太后)的確對他有養育之恩,而且冊封詔書下達8天后靜太妃就病重去世了,因此他暫時隱忍,并未追究。

可恭親王如此擅作主張,無視咸豐帝身為九五之尊、說一不二的權力,咸豐帝決定要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辦喪事時,咸豐帝親自為康慈太后擬了尊號:「孝靜康慈弼天輔圣皇后」,雖然謚號很長,卻顯得并不正規。

原來,真正受冊封的皇后去世后,要在謚號里加上其丈夫的謚字,道光帝的謚是「成」字,他前三個皇后的謚號分別是「孝穆成皇后」、「孝慎成皇后」、「孝全成皇后」,獨獨到了康慈太后這里,就缺了個「成」字,顯得規格差了一個等級。

不僅如此,咸豐帝還不準康慈太后的神位配享太廟,稱「別殿奉祀,稱號宜殊,非惟前代之舊章,實本我朝之定制。今明禋鉅典,朕不敢以感恩之故,稍越常經。景鑠鴻名,朕何敢以盡孝之私,致逾定禮。」說是祖宗留下來的規矩,而且道光帝生前就指定靜太妃入妃陵,他不能逾禮。

孝靜皇后陵墓

不過,康慈太后的喪禮上,咸豐帝仍然服素服百日、奉靈駕、慟哭跪拜,以標準的皇太后喪禮流程進行了安葬。

也就是說,他禁止康慈太后用「成」字謚號,是為了「減殺太后喪儀」,純粹是想給恭親王添堵,表示「嫡庶有別」。

恭親王當然對此非常不滿,多次對人抱怨,感到非常遺憾。咸豐帝聽說后,就以「辦理皇太后喪儀疏略」為理由,撤掉恭親王的軍機大臣、宗人府宗令和正黃旗滿洲都統等重要職務,令其回上書房讀書。

兄弟失和的事廣為人知后,咸豐帝對恭親王也不再客氣,在咸豐帝生前,始終將恭親王排除在最高權力集團之外,1861年,咸豐帝在熱河行宮病重,而兒子載淳(同治帝)只有6歲,咸豐帝將自己的六弟恭親王視為最大威脅,臨終任命了鄭親王端華、怡親王載垣、鄭親王端華異母弟戶部尚書協辦大學士肅順等人為「贊襄政務王大臣」,輔佐載淳聽政。

熱河行宮中的顧命八大臣

而手持先帝遺詔的「顧命八大臣」卻沒防得了慈禧與恭親王聯手發動了「辛酉政變」,在回京之后,「顧命八大臣」竟以「偽造先帝遺命」的罪由被入獄,鄭親王端華、怡親王載垣被勒令在家自盡,肅順被殺,從此恭親王奪取了政權,被兩宮太后封為「議政王」。

而對恭親王耿耿于懷的謚號之事,慈禧很快也做出了安撫之舉,1862年,她以同治帝的名義下旨,給靜太妃加了五個謚字,尊封靜太妃為「孝靜康慈懿昭端惠弼天撫圣成皇后」,到底當上了「孝靜成皇后」,而且其神位也進了太廟配享,了結了恭親王的遺憾。

而咸豐帝生前防了又防的六弟,在慈禧的內應下,不但為母親爭到了想要的謚字,還手握大權多年,直到慈禧羽翼已成,才將恭親王從軍機處排擠出去。

這也是咸豐帝生前沒能預料到的,事實上,慈禧是利用了咸豐帝與恭親王的兄弟失和,從中取利。

甲午戰爭失利后,慈禧再次啟用了恭親王,不過,此時他年事已高,能力與聲望不如從前,早已無力回天,于1898年病故,死后被慈禧謚為「恭忠親王」、配享太廟,而他為之盡忠的人卻決不是自己的親兄咸豐帝。

參考來源:《清史稿》:宣宗本紀、文宗本紀、杜受田傳

《清實錄》、《清宮詞注》、《起居注》等

李世民打了大勝仗,李淵卻讓妃子去慰問,埋下玄武門之變的導火索
2024/01/15
吐蕃王活捉一名唐朝大將,準備殺他時多看了一眼,卻突然伏地大哭
2024/01/15
故宮中「冷宮」在何處,又為何秘不開放?溥儀晚年說出其中隱情
2024/01/15
婉容被溥儀關在「豬圈」10年,被救時,她說的一句話讓人心酸不已
2024/01/14
愛新覺羅家族14萬后裔去了哪里?為何從不去清西陵、清東陵祭拜
2024/01/14
她是歷史上唯一的女狀元,才華橫溢,卻最終淪為玩物
2024/01/14
故宮這幅千年古畫,畫中的西施模樣,和傳說中的西施大不一樣
2024/01/14
古代皇帝用膳后,沒吃完的飯菜是如何處理的?
2024/01/12
清朝最后一批宮女,在宮里生活滋潤,落到日本人手里,下場凄慘
2024/01/12
江西發現神秘商代大墓,比海昏侯墓早1000多年,出土文物卻罕見古怪令人稱奇
2024/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