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古人用來「大動干戈」「自相矛盾」的盾牌,具體是長什麼樣的?
2023/09/16

東晉大詩人陶淵明有一組《讀山海經》詩,其中就提到「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說的是中國著名神話人物——刑天。據《山海經》,刑天是一位天神,他因為與天帝爭位失敗,頭顱被天帝斬斷,葬于常羊山。但他仍然沒有放棄抗爭,以自己的雙乳為眼、肚臍為嘴,左手操著盾牌,右手持著斧頭,時常翩翩起舞。這里的「干」和「戚」,分別指的就是刑天手中的盾牌和斧頭;成語「大動干戈」的「干」,說的也正是盾牌。

盾牌作為冷兵器時代常用的防護兵器,至今仍然被使用;那麼,古人早期使用的盾牌,又是什麼樣的呢?

矗立三千余年的侍衛

《山海經》除了講刑天舞干戚外,還有兩處提到了盾牌。一處說的是羿和鑿齒在壽華的郊野作戰。鑿齒也是一位神人,牙齒如鑿一樣,長達五六尺,手持戈盾,非常兇猛;但羿比他更厲害,用弓箭射死了他;還有一處說的是商湯攻打夏桀的時候,在章山一戰中斬殺了夏桀部下夏耕。

夏耕如同刑天一般,首級被砍下,而身體卻一路逃亡,一直奔到了巫山,拿著戈和盾依然站立著。《山海經》中的這些神話故事,都發生在商朝以前的傳說時代。

《史記·五帝本紀》也說,神農氏在位末年,諸侯互相攻打、殘害百姓,軒轅氏使用干戈,征伐不朝貢的諸侯,諸侯就都服從他了。說的是在黃帝時代,就已經使用戈和盾了。雖然目前沒有發現商朝之前的考古實物,不過可以推斷當時已經使用盾牌了。一方面,在云南滄源地區描述原始戰爭的崖畫上,發現了不少盾的圖形,大多是上端略大于下端的長方形;另一方面,近代發現處于原始社會台灣蘭嶼耶美人,他們使用一種高39.5厘米的方形藤盾。

如果大家去過安陽殷墟旅游,一定會被遍地的祭祀坑和車馬坑震撼。行人今天矗立在殷墟的晚風中,仿佛還能聽到森森白骨的哀怨聲。而最引人注意的一具白骨,莫過于一位手持戈和盾的武士。這位武士應該是位人殉,他是某位商王的親信,商王去世后他也為之殉葬,在另一個世界仍然護衛商王。

雖然他去世了三千多年,但仍然保持了生前的姿態:他恭敬地跪坐在地上,盾牌豎立在身前,戈則豎立于身體前方、盾中線的后方。

考古工作者對這件盾進行了考證和復原。這面盾牌系由木頭制作框架,上面蒙以皮革制作而成。皮革上又涂上了深棕色漆,并繪制了一對相背的老虎圖案。整個盾高80厘米、上寬65厘米、下寬70厘米、木架直徑為3厘米。戈比盾略長,有98.5厘米。除了這件殷墟小屯出土的盾外,殷墟侯家莊也有一些商盾的痕跡,形狀與這面盾大致相同,但大小不等,最高的有98厘米、最矮的只有68厘米;除了繪制虎紋之外,也有的在紅色盾面繪制黃色圓團。

為什麼盾有大小不一的形制呢?這大概與盾牌分為步盾和車盾有關。商王那位侍衛拿的盾就是步盾,而商周時期流行車戰,乘車的車兵也要用盾。

不過,車兵一般要使用雙手,持著弓箭和干戈作戰;所以盾一般不拿在手中,而是放置在車上防護下體。春秋時期,魯軍與齊軍在炊鼻作戰,齊國將領子淵捷追逐魯國將領泄聲子,子淵捷彎弓搭箭射向泄聲子,箭穿過了拉車的車轅,但卻只射進盾脊三寸。泄聲子大難不死,反手一箭射死了子淵捷的馬。

《詩經·秦風·小戎》說「騏騮(qí liú)是中,騧(guā)驪是驂(cān)。龍盾之合,鋈(wù)以觼軜(jué nà)」,意思是說,青馬紅馬在中間、黃馬黑馬在兩邊、畫龍盾牌雙雙合、白銅繩環對對拉。這首詩據說是兩周之際秦國婦女為征夫所作之詩,不但拉戰車的馬兒成雙成對,就連盾牌上畫的龍,御手手中的繩環,也是成雙成對的,而我卻和您不能在一起啊!可見,與商代盾牌繪制虎紋類似,周代盾牌有的會繪制龍紋。

雖然商周已是青銅時代,但作為防御兵器的盾,仍然以皮、木為主。不過,商代已有使用銅盾飾來鑲嵌表面,被稱作「昜(yáng)」,既可以提升防御力,又可以增加美觀度,甚至可以增加震懾力。銅盾飾除了普通的圓形銅泡,還包括人面、獸面等。西周盾牌形制相對商朝有所變化。在陜西寶雞竹園溝弓魚國墓地,就出土了十二面盾,其中一面高110厘米、上寬50厘米、下寬70厘米,比商盾更瘦長,但都是梯形狀。盾上半部有一圓周銅飾。

東周秦漢的雙弧盾

《周禮·夏官》說周到有「五兵五盾」,具體是哪五種盾則不太清楚。除了車盾、步盾外,應該還有一種專門用來樂舞的舞盾。兩周之際出現了一種新的盾牌形制,兩側呈弧形,更加貼近人體生理特征,也就是戰國秦漢最為流行的「雙弧盾」。「雙弧盾」不少繪制有精美的漆繪,如湖南長沙五里牌戰國楚墓中,就出土了兩面非常精美的皮制漆盾,表面用赭石和藤黃雙色繪制出龍鳳花紋。這些盾牌都不會是作戰使用,而只在貴族宴會上供舞者使用。

戰國時期因為全民皆兵,兵器往往要自己準備,所以盾牌成為了一件常見的生活用品。《韓非子》說是有個楚國人賣矛和盾,一手舉著自己的盾吹噓說:「我盾牌的堅硬,沒有物體能刺穿它。」一手又舉著自己的矛吹噓說:「我長矛的鋒利,沒有物體不能被刺穿的。」于是就有人問:「那麼用你矛刺你的盾,會怎麼樣呢?」他一下子啞口無言,大家都哈哈大笑。這就是「自相矛盾」的典故。在睡虎地秦簡里,也可以發現秦國常用盾和甲作為罰沒的財產。

除了常見的雙弧盾外,戰國時期還出現了一種上下等寬的方形盾。湖北荊州天星觀楚墓中就出土了一件方形盾。盾體用木板制成,正反面用十條平行等距的皮革纏繞,加固盾體;再用麻布包裹在外部,麻布上面髹漆。也有的方形盾用藤條纏繞盾體。

西漢時期也出現了一種特殊的龜甲形盾。湖北荊州鳳凰山漢墓就出土了一件龜甲形盾。這件盾系以龜腹甲為胎制作,上面髹黑漆,正反面繪制紅色神人、神獸、人物。當然,這種盾只是觀賞用,并不實用。

目前出土的唯一一件保存完整的秦朝盾牌,是秦始皇陵兵馬俑坑一號銅戰車上的青銅盾。這件銅盾放置于一件青銅盾箙(fú)內,也就是專門盛放盾的袋子,盾箙在御手右方車廂板內側。這件盾僅高35.6厘米、最寬處23.5厘米,上繪制有對稱的夔龍紋。相比于皮盾、木盾來說,銅盾過于笨重,步兵尤其不好施展。所以,這件唯一的秦盾同樣也是唯一的銅盾,未必是按照實用器具的等比例縮放,可能僅僅是貴重的陪葬品而已。

當然,凡是總有例外。《史記》記載,在鴻門宴上,樊噲本來在營賬外等候,張良告訴樊噲說劉邦危險。樊噲拿著寶劍和鐵盾就沖進去,用鐵盾撞倒了項羽守營的衛士。所以樊噲闖入營賬后,項羽都對他畏懼三分。後來項羽賞賜樊噲喝酒吃肉,樊噲就把鐵盾放在地上,豬肘擱在上面,拔出劍來邊砍邊吃,還以楚懷王的約定來訓斥項羽。

讓項羽無話可說。鐵盾雖然比銅盾更輕,但也很有分量,非樊噲這種勇武有力之士不能使用,其豪情壯志躍然紙上。

陜西咸陽楊家灣漢墓出土了大量步兵、騎兵陶俑,其中不少步兵俑手中持有盾牌,盾牌上都繪制有幾何圖形。這種盾牌原型不會是陶盾,應該是西漢士兵常用的木盾。楊家灣漢墓的墓主,一般認為就是西漢開國功臣周勃家族。周勃之子周亞夫,出將入相,深為漢景帝忌憚。周亞夫免職后,他的兒子為他向工官購買陪葬用的甲和盾五百副。因為周家又拖欠工錢,就被工人告發私買禁器。結果周亞夫被下獄,獄卒聲稱周亞夫要到地下造反,周亞夫絕食而死。

漢朝還有一種特殊的盾牌叫作鉤鑲。鉤鑲以鐵制作,除了在正面有一面防御的小盾(鑲)之外,盾的上下還連接著兩條尖銳的鐵鉤。

當敵人的兵器刺過來時,不但可以用我方的鑲抵擋敵人的兵器,還可以用鉤來鉤住敵人的兵器,此時敵人的兵器無法抽回,我方就可以順勢用自己的兵器刺向敵人。不過,這種作戰方式并不適合大規模戰爭,而只適合私人競技。在漢畫像石上就有不少左手持鉤鑲、右手持環首刀格斗的人物。

近年,在南昌西漢海昏侯墓也出土了大量的精美的丹畫盾。這些丹畫盾以雙弧盾為主,但也出現了魏晉適流行的長橢圓盾,代表著盾牌的形制又開始革新了。

參考文獻:

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陜西省考古研究所:《秦始皇陵銅車馬發掘報告》,文物出版社,1998年。

成東:《先秦時期的盾》,《考古》,1989年第1期。

劉振起:《先秦時期盾牌/鍚研究》,吉林大學碩士論文,202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