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末代皇后婉容:慘死獄中后尸體被扔臭水溝,身上只剩下一件遺物
2023/10/30

1922年末,引人注目的鳳鸞花轎正搖搖擺擺抬向紫禁城。

狹小的轎子里載著一位笑盈盈的佳人——婉容。

她就是大清王朝的最后一位皇后。

紅艷艷的喜帕阻隔了北京大街小巷的非議和混亂,外面的紛紛擾擾都與她無關。

生性活潑爛漫的婉容滿心期待著婚后的生活。

似乎整個時代的悲歌似乎唱不進美嬌娘的期待里。

然而她卻不知自己也只是淹沒于時代的一介小小「陪葬品」罷了。

少女的幻想很快就被打碎,洋溢在臉龐的幸福笑意自一九二四年離開紫禁城后消逝。

此時誰也無法預料踏出紫禁城后,掐著婉容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

起初擁有大好歲月的花季少女一步步被歷史扼住后半生。

被至親拋棄、被世人所唾棄,最后陪伴在尸首邊的是那只黃色象牙煙袋。

末代皇后的故事永遠止步于延吉監獄旁的臭水溝。

1945年的年末,彼時的延吉已經是瘆人的低溫。

北方呼呼作響的狂風同時吹蕩在延吉監獄里。

這一年來了一個怪異的女人。

她衣著破爛,仍在舉止間表現出良好的家教。

只可惜這麼漂亮的女人卻有個怪病。

每每發病之際,她總是滿地打滾、尖聲嚎叫。

然后把枯朽的手伸出鐵欄桿外,企圖拽住路過的看守要鴉片。

整個延吉監獄都回蕩著她發狂的嘶吼。

這樣的戲碼一天之內得重復好幾次,往往惹得獄卒發怒狠狠抽她一頓,或是等到她精疲力盡了才回歸安寧。

後來看管監獄的李氏兄弟知道了這個情況,總在夜深的時候偷偷摸摸來看那個女人。

偶然捎上一碗渾濁的水,女人喝下就會快速平靜下來。

原來那是水里摻了鴉片,用來緩解毒癮的。

是什麼樣的身份背景可以在監獄喝上鴉片水?

後來,監獄里的其他獄友才知道,她就是紫禁城的女主人、我國最后一位皇后——郭布羅・婉容。

作為皇后的婉容一出生就擁有顯赫的家世,她的雙親都是尊貴的貴族血統。

父親郭布羅・榮源主管清政府的內務府。

親生母親愛新覺羅氏,是皇族,更是大名鼎鼎的四格格。

令人惋惜的是,四格格在生產的過程中沾染惡疾而逝世。

小婉容失去了母親的庇護與陪伴,但這并不影響婉容一出生就是人人欽羨的滿洲正白旗人。

萬幸的是後來父親再娶的恒香將婉容視如己出。

同時不若其他晚清世家大族的封建思想,父親榮源對教育有著超前的思想。

他自始至終堅信男孩、女孩都應當接受完整的教育。

所以他為女兒找來最好的先生,又待孩子稍長便送到天津的美國教會學校。

父親又聘請美國人任薩姆女士指導婉容學習外語。

在學校里婉容不似「大家閨秀」的拘謹性格,她勇于表達自己的意見。

這樣一位活潑可愛的女子深深受到老師、同學間的喜愛。

并且在父母刻意的薰陶之下,傳統琴棋書畫那是一樣不落下。

在父親前瞻性的培育過程中,讓婉容有一個與眾不同的童年和性格。

遺憾的是雖然一九一二年大清已覆亡,但是深耕在心的封建思想尚未除去。

在這些「規矩」的約束之下,這位如花嬌俏可人的少女仍舊逃不出封建的洪流,同那時代的其他女子一樣被其所淹沒了。

1922年3月初,溥儀望向桌面一落落名冊,搔了搔飽受困擾的腦袋瓜,他已為立后一事聽倦了那些紛擾。

未來皇后應當出于這些名冊之內,里面不乏有名門之女、將門之后,她們的共同之處便是高貴的血統。

人人都對于他立后的對象發表意見,因為此時他的抉擇顯得至關重要。

溥儀清楚自己其實無法選擇真正心愛的對象,畢竟這時候「自由戀愛」并不為人所接受。

再次回想起這些天的閑言碎語,他的頭隱隱作痛,所幸干脆胡鬧一次吧!

大手一揮,殷紅的圓圈順勢畫下,大清的皇后就此塵埃落定。

名冊上赫然圈著「額爾德特氏・文繡」之名。

1922年11月30日,時經8個月的籌備與策劃,溥儀大婚。

誰曾想新娘居然變成了郭布羅氏・婉容,那個未被圈中的女人。

為何婚禮上新娘被調換為婉容?

并不是偷龍掉鳳的戲碼,而是一個帝王的妥協。

因為婉容的外貌、聲譽遠勝于相貌身家平凡的文繡,所以由她作皇后。

彼時隨著年歲的增長,婉容出落得越發標致,成為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婚后婉容也借著絕色的容貌很快地獲得丈夫的喜愛。

新婚的那些日子,溥儀和她仿佛是一對神仙眷侶。

婉容過去異于他人的生活經歷為久居深宮的溥儀帶來新鮮感。

他倆會在紙條上留下專屬的「摩斯密碼」,以英語訴說彼此的情感。

對于溥儀最初一見傾心的文繡反而被隔閡在外。

始終無法參與的文繡對此埋下委屈的種子。

1924年10月,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

此時尚居于紫禁城內的三人被攆出宮外,奢靡的生活不再復返。

最終溥儀只得帶上唯一的皇后和貴妃搬進位于天津新的寓所,展開全新的生活形式。

天津的住所和紫禁城實在無法相提并論。

「狹小的」居所塞滿了三個人的爭執。

往往溥儀選擇站在婉容這一側,并責罵文繡挑事。

長此以往,文繡嘗盡苦楚,再也不愿意委身于溥儀。

她大膽提出失婚,徹底結束了這段令文繡萬般委屈的婚姻關系,并簽下失婚協議。

原本以為溥儀和婉容就此過起真正快樂的二人世界,卻沒想到這只是婉容悲慘晚年的開端。

溥儀被文繡提失婚的舉動重創自尊心,曾經的一國之君怎麼會連家里的女人都無法管理得當!

滔天的憤怒使溥儀開始針對妻子婉容,他認定這一切的恥辱都是因為婉容善妒。

無辜的婉容承擔下所有責任,溥儀過往的寵愛不再。

思想前衛的婉容當然不愿意受這些委屈,導致兩人的關系日漸惡化,琴瑟和鳴的日子僅存于回憶。

從丈夫萬千寵愛的位置跌落,婉容無處消去自己的委屈。

她學起父親當年緩解痛苦的方式——吸大煙。

那時女子吸煙蔚為一時風潮,溥儀對此沒有過多干預,甚至會幫婉容點大煙。

她的煙癮極大,甚至為自己訂制了一款象牙材質的暖白煙斗。

那煙斗上面刻著她的名字,似乎暗示了持有者的命運——如煙消散。

隨著日復一日借煙逃避生活,她很快地發現大煙根本不能帶走負面情緒。

為了讓自己逃避現世生活,她尋求更強烈的解脫。

最終還是抽起鴉片、沾染重癮,并且為此喪命。

過往為人稱贊的容顏被煙、[毒·品]影響,雙眼凹陷、髮量稀疏,整個人顯得特別憔悴。

1931年底,當偽滿洲國的特務川島芳子來到婉容皇后的居所,奉命帶婉容前去滿洲。

對于這個「皇后」,川島芳子沒有一絲敬意,她用力拉扯婉容向門外的車走去。

婉容的情緒在這一刻爆發徹底爆發,歇斯底里地怒吼自己積累的情緒。

丈夫為何向日本人屈膝?

文繡提出失婚的責任與她何干?

可惜這些咆哮也只是徒勞無功。

川島芳子壓低聲量威脅「皇后」,若是她再不配合將永遠無法與丈夫團聚。

迫于無奈,婉容仍舊被日本人強制挾持到長春,開啟后半生被監控的日常。

監禁的生活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此時的婉容已經不再是尊貴的皇后,她的精神狀態恍惚終日抽鴉片。

為了逃避痛苦以及報復自己的丈夫,她與貼身侍衛發展禁忌的關系。

婚外情所生的女兒夭折是壓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放棄逃亡、放棄婚姻、放棄活下去的念頭。

1945的8月,蘇聯軍隊借由八月風暴的行動中攻占滿洲地區。

婉容被提早轉移,所以未落入蘇聯手中。

但是在轉移過程中她亦無落腳之處,她孤身一人像包裹一樣被來回運送。

作為「丈夫」的溥儀此時已經完全舍棄她,對于妻子的生死毫不在意。

萬念俱灰下婉容只能順服于命運。

「或許這次真的逃不掉了吧」。

她絕望地這麼想著。

果然她的后半生輪轉于各地監獄之間,一路經歷的地點甚遠。

通化、長春、永吉、敦化、延吉都曾經有她的足跡。

關押在吉林延吉監獄時,李延田、李延俠兄弟二人作為管理者,聽聞了「皇后」的遭遇以及目前處境。

受舊教育影響的他倆暗自商討,對于皇后應當盡量寬待。

李氏兄弟在自己權限以內盡全力幫助婉容。

因為聽聞婉容染有毒癮,他倆甚至把鴉片稀釋后摻水供應她食用。

希望借由這點善舉緩解婉容皇后毒癮纏身的痛苦。

可是限時限量的鴉片水根本無法解決她的痛苦。

兄弟倆出于善意的舉動,反倒將婉容的精神狀態推至崩潰的極端。

她終日在清醒與迷幻之間擺蕩,像沒有靈魂的布娃娃任人宰割。

日復一日,生理與心靈的雙重打擊之下,她慢慢走近死期。

1946年6月20日,大清末代皇后婉容逝于吉林監獄。

可笑的是,貴為一國之母僅有煙斗作為陪葬品。

甚至沒有人前來操辦身后事,連遺體都以草席包裹,潦草丟棄于水溝邊。

婉容的一生充滿傳奇,雖然她嘗試跳脫女子的束縛,卻只是把自己推向更深的地獄。

她的存在成為后世茶余飯后的消遣,終究成為自己最不喜歡的模樣。

嚴禁無授權轉載,違者將面臨法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