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保的这间华人茶室,却有90%顾客是马来人,有的马来老客在这里吃了三代

在怡保有一家桂和园新鸿发茶餐室,只要一走进这间茶餐室,就会听到老板问顾客是否要喝咖啡,并且老板也一定会要顾客试试他的咖啡!

这时在一旁的Noriza听到“咖啡”两个字,就会激动的一起炫耀:这里的咖啡,会让你上瘾!

在后来的闲聊中,Noriza讲述了她与桂和园新鸿发茶餐室的缘分。她今年53岁,在20年之前,她和餐厅老板余美娇夫妇是单纯的顾客和老板,只是在最近一年来,Noriza也成了档口的租客和茶室的老板,不仅如此,Noriza还说余美娇夫妇的人品很好,他们对所有的顾客都一视同仁,不管种族和身份,他们都能成为朋友,我也是这样相处的。

我的女子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就相识了,现在女儿已经27岁了。

杨鸿财和余美娇夫妇手下的新鸿发咖啡,是许多顾客的最爱。

在新鸿发茶餐室中,大多数都是华人档,也有数名马来人、印裔穆斯林和旁遮普人档口,等到顾客不多的闲暇时刻,档主都会过档一起聊聊天,有时还会从别的档口叫东西来吃,大家的关系十分融洽。

各族顾客都成了朋友

这里是华人茶室,但90%的客人都是马来人。可堂食时,茶室旁的露天就餐空间都是高高的,如果你开车经过,偶然一瞥,也许会瞪大眼睛:人群里多是友族同胞,难不成是老板只做茶水,档口租给友族?

不对!这儿的档口已经过半是华人档:豆腐块、咖喱面、虾面、猪肠粉等, Noriza说,这就是它吸引马来同胞的地方。「许多马来人都爱吃中国菜,但必须是清真的。这个茶室在怡保已经出了名,不只是菜,连咖啡也很好!」喝来喝去,还是这的咖啡最好!

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他的中文招牌,怎能不说马来招牌?在华人社会,新鸿发茶餐室也许就是另一个茶室,但在马来社会,它就是远近闻名的 Restoran Vegas,不仅是怡保,连外埠人也知道,还包括 Noriza远在吉隆坡的侄子。

回到吉隆坡之前,先在这儿点一杯热咖啡,带到车上慢慢喝,这让 Noriza开玩笑的问:吉隆坡没有咖啡吗?所得到的回答是:那不一样,咖啡味道就是不同!

没疫情或可堂食时,档口高朋满座,都是不同肤色的顾客。

霹王子建议取名Vegas

这个马来名字的格局宏大,颇有几分雄心壮志、志向远大的意味,传统之中还有一丝丝洋气,虽然仅仅是一间茶室的顶梁柱,但也担得不亢不卑。

这个名字是由已故霹雳州苏丹阿兹兰沙殿下之子,拉惹阿斯曼沙亲自起的;新鸿发在1995年开业,打出的马来招牌“ Sin Hoong Fatt”,纯属直译,拉惹阿斯曼沙来访,看着这名字有了点想法,于是就向杨鸿发建议:不如改成 Vegas,更加好记又上口。

杨鸿财觉得也是, Sin Hoong Fatt不要说要友族记得,就连发音都费劲;自己要想做三个民族的生意,当然是要把顾客当成第一位,于是便接受了这项建议。

从那时起, Restoran Vegas的名声大噪,马来顾客遍及全马,还有马来电影经常在这里演出, Vegas这个名字果真如所说的那样,让所有人都记住了它!

杨鸿财:规定食材清真马来老客吃了三代

在1995年的那个时候,做三大种族的生意并不普遍,新鸿发的经营模式,一方面一是求特别突出,在市场上立足之地,二来是老板生活环境的缘故:农历新年,上门拜访的90%都是马来同胞,所以做这个生意,是不是顺理成章的事?

杨鸿财今年66岁,是华校生,但出生并长大于甘榜,从小就交的马来朋友多。

茶室除四、五档的是马来人、印裔穆斯林、旁遮普人友族档口,其它都是华人档。杨鸿财还做了规定,在食品中不得放猪肉,其他如鸡、酱等材料,必须向茶室规定清真供货商进货,华人档主不反对。这样一是扩大顾客群,生意自然也多;二是这一举措让友族同胞可以到华人茶室,让他们品尝华人美食,何乐不为。

茶室规定,除了食材和酱料得采用规定的清真供应商,餐牌上也得有英文或马来文,让其他种族也能了解华人美食。

档口分成早午市,早到晚都有开,涵盖不同种族的档主。

王室成员也是常客

今天,茶室里的客人不只有马来人居多,还有一些马来人已经在这里吃了三代。「“有一些我们看着他人小小,由爸爸带着来吃,然后到他结婚,再带孩子来吃。公共假期,这里就会坐满外埠客;有的是游客,也有从小就吃惯我们食物的游子。”

有一些皇室成员也是新鸿发的常客。前苏丹阿兹兰沙殿下的幺女拉惹杨苏菲亚公主除曾光顾外,还曾与新鸿发联手,让老人院里的30名老人家到茶室里“任吃”,一切都有老板买单,这一活动老人们可以走出老人院,出来透口气的同时还能尝一尝美味。

茶室90%顾客是马来同胞,是冲着这里的美食而来。

发起食物库助弱势者

所以可见,这茶室不只有名,还有人情味。数个月前,杨鸿财和余美娇更是发起了食物库,每天准备40盒、一盒价值5令吉的食物给有需要者领取;食物由茶室里档主轮流承包,赞助商就是老板和老板娘本人。“如此档口疫情下有生意做,我们又可以帮到别人!”

除了派食物,杨鸿财夫妇也曾派发物资。物资运到店里,余美娇嘱咐员工包装,旁边的各族档主听到了,余美娇不必开声,大家就自动自发上前帮忙,在新鸿发里,一切就是那么自然。

由此得见,这个茶室不只出名,还有人情味。几个月前,杨鸿财和余美娇更成立了食物库,每天准备40盒、一盒5令吉的食品给需要的人领取;食品由茶室里档主轮流承包,赞助人就是老板和老板娘本人。「如此一来档口有生意做,我们又能帮助别人了!」

在送餐的同时,杨鸿财夫妇也曾经免费赠送了物资。物资送到店面后,余美娇嘱咐员工包装,身边各民族档主听到了都直接上前帮忙,余美娇根本不需要说话,在新鸿发里,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美好。

当年是假期返乡游子Noriza租档口卖椰浆饭

Noriza原本是老板口中的“假期返乡光顾游子”之一,她原在吉隆坡一家银行工作,周末若有回来,早餐晚餐都必在新鸿发解决。“有时候早上吃了,就先回家或到别处跑跑,下午或晚上再回来。因为实在不行!没有喝这里的咖啡,我不能忍!”

爱煮食的她随后离开吉隆坡回到怡保,开始了自己的生意:为医院供应糕点,这也代表新鸿发离她咫尺之遥、更近一步,要来,不必再忍到周末。“到医院送完糕点后,我一定会来这里吃饭。晚上如果孩子要出外吃,我们再回来!”

原本只是“返乡度假游子”之一的 Noriza,她之前在吉隆坡一家银行工作,周末如果有时间回来,便必在新鸿发解决早餐晚餐。”有时早上吃东西,就先回家或到别的地方跑,下午或晚上回来。因为实在不行!没有喝这里的咖啡,我受不了啦!“

喜欢煮饭的她随后离开吉隆坡,回到怡保,开始自己的事业:为医院供应糕点,这也是新鸿发向她走进的一步,要来,不用再忍到周末。“到医院送完点心,我一定要来这儿吃饭。夜深人静,小孩要是出去吃,我们还会再来!

Noriza:曾有档主生病,也有人去探望;我们的关系,更像一家人。

早起,晚归,吃来吃去,岂不厌?Noriza斜眼盯着我:“我们可以换不同的食物啊!要吃铁板烧有,鸡扒有, Chapati有,炒饭有,多合一点,不用走远。要喝点咖啡就不是问题了。

上个七月,想到开档比较方便的现金流, Noriza停止提供糕点的生意,把杨鸿财租了一个档口,在新鸿发开椰浆饭档。这位忠诚的顾客倒不错,从每周末来一次,到一天来两次,似乎是在这里生了根,她自己想起来,也觉得好笑。

“这个茶馆里的气氛非常和谐。尽管来自不同的种族,但是我们关系非常亲密,可以分享一切!

张翠冰:每个档主都聊得来

当要去找新加坡加东打沙档负责人张翠冰拜访时,她正坐在人家的板面档前,赶紧回到自己的档位,然后笑着说:“我整天走去板面档、鸡饭档那边‘八’。”

她在这里开档6年了,要总结一句话,那就是:人人都好相处,档档都有计倾(聊得来)。

“和不同种族的档主关系也很好,比如和Noriza,有时她弄了糕点给我吃,有时我买到一些美食请她吃。她还是茶室顾客时,就有吃我的粉了。”而印裔穆斯林 Nor Bazeel则负责接过爸爸的工作,在爸爸做生意的时候,他已经经常来帮忙,而且知道这里的气氛很好。「人人都是朋友!」

张翠冰:马来顾客都很随和,不会横蛮无理。

Nor Bazeel:老板做食物库,我们也一起帮忙。

Noriza:档主关系如一家人

可不可以请 Noriza描述一下档主之间的关系?“像一家人一样,”她纠正道。

最后,她又添一句:“如果有小孩发烧,太太怀孕,开店不来,我们都知道。”最后,她又添一句:别的档主家住哪里,我也知道!

这种关系不就像 Noriza最喜欢的 Vegas咖啡吗?无论是咖啡还是咖啡乌,都出自同一个厨房,好喝就有人喜欢;难道还有人在乎,咖啡白一点,咖啡黑一点?一同上桌,看着它们深浅不一,又浓淡相宜,这里是否更显选择多元,好味多样,方能交织出味蕾的精彩?

与一般华人茶室一样,新鸿发中也有拜关公。有些马来客初见时会有疑问,但经茶室和巫裔档主解释,也不是问题。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