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他綽號「糖僧」,愛美女好吃肉,三次出家三次還俗,死因令人唏噓
2023/10/30

先欣賞幾首小詩。

其一:

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

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

其二:

海天龍戰血玄黃,披髮長歌覽大荒。

易水蕭蕭人去也,一天明月白如霜。

其三:

契闊死生君莫問,行云流水一孤僧。

無端狂笑無端哭,縱有歡腸已似冰。

這幾首小詩是不是很牛?反正筆者第一次見到時,便完全被震倒了,即便是李白,水平也不過如此吧。其實,這幾首詩的作者真的很牛,本文就來聊聊他傳奇的一生:

他被譽為民國第一情僧,又綽號「糖僧」,又稱詩僧、畫僧;他一生曾三次出家,愛美女,還吃肉,能革命,會裸奔,曾一頓吃60個肉包子,能詩善文,精通5國語言,曾以翻譯拜倫詩選而震驚魯迅,死后葬「情人橋」,同名妓蘇小小為伴……

(一)中日混血的離奇身世

怪得很,歷史上有不少天才人物都是私生子。比如中國漢朝戰匈奴最勇猛的大將衛青和霍去病等;外國的就更多了,比如意大利天才畫家達芬奇,法國著名作家小仲馬,美國開國元勛漢密爾頓等。本文的主人公也是個私生子。

清朝末年,廣東珠海有一富商叫蘇杰生,他長年在日本橫濱打拼,曾任橫濱萬隆茶行英資買辦,在日本也混得風生水起。他當然也娶了一位日本老婆,不過是第三房姨太太,名 河合仙

這天是1884年9月28日。蘇杰生酒后失去理智,拉著身邊的侍女上床做了一件茍且之事。誰知, 這位侍女便懷了孕,後來生下一名男嬰,就是本文的主人公:蘇曼殊。而這位名叫河合若子的侍女,正是蘇杰生老婆河合仙的妹妹。

幼年蘇曼殊與義母河合仙

蘇杰生跟小姨子做下了丑事,在那重男輕女的時代,倒是讓河合若子難以見人了。于是她索性把兒子扔給姐姐河合仙,一走了之:你老公做下的好事,你來收拾吧!

于是蘇曼殊從小就跟著姨媽河合仙了,直到長大后才知道河合仙不是他的親媽。

當年蘇杰生在日本的生意遇到了挫折,拋下妻小回到了廣東,家里老婆現成的,于是接著跟長房夫人黃氏、二房陳氏等接著過日子。在中國的蘇杰生繼續生意興隆,生意越做越大,終成億萬身家。然而老婆們不爭氣,兒子沒生幾個,還大都夭折。這令蘇杰生很不是滋味,將來自己走了,這億萬家產誰來繼承?

這天,蘇杰生猛然想起自己在東洋發生的那件艷事。嘿嘿,幸虧老子有遠見!他想到了自己的私生子蘇曼殊。

于是蘇杰生就把二房河合仙以及兒子蘇曼殊接回到廣東。據說私生子都比較聰明,再加上中日混血,蘇曼殊是又聰明又靈俊,5歲的他回來后,成了父親的掌上明珠。當然,這遭到了父親的其他幾位夫人的嫉妒(妻妾成群就是事多),她們對待從日本來的這對母子非常不好,整天刁難他們。因此,回到中國的蘇曼殊的日子過得并不爽。

那時小小年紀的蘇曼殊常被同族的人罵做「東洋野雜種」。其父蘇杰生因為生意忙,也顧不上家里這些糟心事,就令河合仙很心涼,于是她不堪受辱,一氣之下,扔下蘇曼殊回日本去了。

被兩個日本女人扔下的蘇曼殊,這下命運更慘了。父親蘇杰生一看事不對,總不能讓兒子被折磨死吧,于是他就把蘇曼殊送回老家珠海瀝溪村,讓老家族人撫養了。

幼年蘇曼殊與外祖父、外祖母

(二)第一次出家

蘇曼殊被送走后,其父又接著納妾,又有了兒子,于是他便把蘇曼殊給忘在腦后了。因此蘇曼殊在鄉下的日子過得仍然比較凄涼。他12歲時,不幸患了瘧疾,族人都不愿去給他看病,把他扔到柴房里自生自滅。盡管他命大,在一位嫂子的救護下,才活了下來,但這件事讓他一直耿耿于懷。

面對自己的不幸身世,蘇曼殊十分絕望。這天,有個和尚(法名贊初)從家門口路過,小蘇心想,在家里也沒意思,干脆跟著人家當和尚算了,好歹也能混口飯吃。

就這樣,蘇曼殊跟著贊初和尚一路化緣,

來到了廣州長壽寺,過上了吃齋念佛的日子。可沒多久,還沒等到蘇曼殊正式剃度,他就被趕出了寺廟。原因是他不守戒律,為了解饞,偷偷抓住一只鴿子燒熟吃了。

被逐出寺門之后的蘇曼殊,無路可走,只好又回到了蘇家。父親見到這個兒子后,也是可憐;再說,他也認為此子可教,于是就把他帶到上海的姑母家。在上海,他進了教會學校,接受新式教育。

蘇曼殊本就聰慧異常,一到學校便如猛虎下山,蛟龍入海,迅速學會了許多本事。因為他本就曾在兩個國家生活過,熟悉中日雙語,對語言有天生的領悟能力,此時又迅速掌握了英、法、德、梵語等數種語言,一時間成為一名出類拔萃的才子。

1899年,蘇曼殊又考入日本橫濱的大同大學,在表哥林紫垣的資助下,他出國留學了。他之所以選擇到日本留學,也是為了尋找自己的母親。

蘇曼殊

(三)第二次出家

到日本第二年,蘇曼殊終于在橫濱郊外的一個小山村,找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母親河合仙。

一別10年,母子重逢,二人相擁而泣。當然,此時的蘇曼殊還不知道自己的生母另有其人。

蘇曼殊已經15歲,他長得一表人才,還是個大學生,在母親的小山村里便顯得卓爾不群,自然吸引了不少村里少女的關注。 一個叫菊子的姑娘走入蘇曼殊的視野。

哪個少年不多情?在一片如云霞般燦爛的櫻花掩映之下,蘇曼殊同菊子很快陷入浪漫的熱戀之中。

然而好景不長,蘇曼殊的這段戀情就終結了。他的一個族叔也在日本,得知他跟一個日本女郎好上后,橫加干涉;當然菊子的父母也不滿意女兒同蘇曼殊的來往,畢竟他們當時還都是小孩子家。 于是戀人菊子在羞憤之中,跳海自盡了。

蘇曼殊陷入極大的痛苦之中。他感到人生無常,便中斷了學業,回到中國,再次產生了出家的念頭。

他來到廣州白云山上的蒲澗寺,決定出家為僧。為此,他還「閉關」苦修了三個月。有關蘇曼殊的第二次出家,其好友章士釗曾有詩記之:「最高名處是無名,誰解無情作有情。

飛錫暫趨蒲澗寺,誦經不避闔閭城」。

不過這次出家,跟上次一樣,蘇曼殊還是塵緣未斷。一個16歲的少年,面對古佛青燈,終究是難以擺脫寂寞之苦。他整日滿目愁容,長吁短嘆。經過一番心理斗爭,心有不甘的蘇曼殊再度離開寺院,登上東渡日本的航船。

回到橫濱后,蘇曼殊繼續之前的學業。兩年后,因成績優異,他又考入早稻田大學。1903年,他又轉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他一邊讀書,一邊回憶著自己同菊子的那段戀情,寫下了一部悲情小說 《斷鴻零雁記》

這部小說在日本發表后,產生了不小轟動,引起許多癡男怨女的共鳴。後來到1912年,李叔同(弘一法師)擔任上海《太平洋報》的主筆和編輯時,把《斷鴻零雁記》在報上連載,使之在中國也引起了很大反響,成為鴛鴦胡蝶派文學的代表作之一。

蘇曼殊西服像

(四)革命者蘇曼殊

當時的蘇曼殊不足20歲,血氣方剛,在日本加入了中國留學生組成的革命組織青年會。他還參加了孫中山領導的「抗俄義勇隊」,黃興領導的華興會, 甚至參加過「橫濱暗殺團」,預謀過刺殺康有為的行動。當時的康有為已經不是一個革命者了,他成了一個投機分子,借著革命的名義,在日本瘋狂地收受捐贈,然后帶著巨款到香港逍遙。

蘇曼殊已經打探到康有為的行蹤,對同志發誓:「康有為欺世盜名,假公濟私,斂聚錢財,侮辱同志,凡有血氣,當殲除之!」可惜後來沒有成功。

總之,那時的蘇曼殊革命意志堅決,曾受到孫中山先生的賞識。本文開篇提到的「海天龍戰血玄黃,披髮長歌覽大荒」的詩句,就寫在此時。

那時蘇曼殊的革命足跡遍布了日本、印度、泰國、馬來西亞、爪哇、越南等地,覆蓋了大半個東南亞,其朋友圈里有許多革命斗士,除孫黃二人外,還有宋教仁、陳獨秀、章士釗、章太炎、柳亞子、蔡元培、廖仲愷、蔣介石、胡漢民等,蘇曼殊也成了一位「喧囂一時」

的人物。

但是,蘇曼殊積極參加革命活動的行為,遭到了其表哥林紫垣的極力反對,并告知其父蘇杰生,父親十分震怒,二人斷了蘇曼殊的生活來源,于是他被迫回國,繼續投身革命。

奇僧蘇曼殊

(五)第三次出家

回國后,沒了經濟來源,蘇曼殊先在蘇州吳中公學任教習;后到上海,到章士釗主辦的《國民日報》社,擔任編輯和翻譯。在此期間,蘇曼殊再次發揮了其優秀的文學功底,寫了不少針砭時弊、具有革命色彩的雜評,引起不小的轟動。

期間,蘇曼殊又憑著自己良好的外語功底, 曾和好友陳獨秀合作翻譯雨果的大作《悲慘世界》,以《慘社會》之名發表,批判清政府統治下的「悲慘世界」和數千年來的封建觀念。可惜因多種原因,譯作沒有完成。兩人分手時,蘇曼殊感慨萬千,給陳獨秀留了一首詩,正是篇首提到的另一首:「……無端狂笑無端哭,縱有歡腸已似冰。

蘇曼殊還以優秀的古詩詞功底,翻譯了英國大詩人拜倫的詩。當時,比他大三歲, 在文壇已經有一定影響的魯迅見到了他的譯作《拜倫詩選》后,也大為震驚,稱其譯著「心神俱佳」。後來(1907年)魯迅曾考慮同他合作,創辦文學雜志《新生》,因故沒有成功。

天才就是不一樣,蘇曼殊不僅把外國文學引進中國,還把中國古典文學推向世界。他曾將《長恨歌》《木蘭辭》,以及從《離騷》《詩經》中精選出的一些佳作譯成英文,編成《文學姻緣》出版。

另外,他還從陶淵明、李白、杜甫、李賀等人詩作中,選出一些精品,以中英文對照的形式,編成《漢英三昧集》出版。

後來,蘇曼殊在《光明日報》上刊登了自己的一篇雜文《嗚呼廣東人》,大罵那些數典忘祖、認賊作父的洋奴買辦之流,諷刺一些廣東人只知道吃喝玩樂,不知國事艱難,結果導致報刊社被查封而停刊。

與此同時,民主革命運動領袖章太炎、鄒容等人,被清政府抓捕。 心灰意冷的蘇曼殊遂于1904年1月,到廣州番禺縣雷峰山海云寺再度出家,削發為僧,并取法號曼殊(

他本來不叫蘇曼殊這個名字,本名蘇戩,字子谷)。

這是蘇曼殊此生第三次出家,有其自作詩為證:「生天成佛我何能?幽夢無憑恨不勝。多謝劉三問消息,尚留微命作詩僧」。

但這次跟前兩次一樣,六根未凈的蘇曼殊仍沒堅持多久。數月之后,尚未取得正式僧人資格的他,因為仍吃不了素,受不了寂寞之苦,再次溜之乎也。

有一天蘇曼殊趁寺里的住持外出之機,偷了已故師兄博經的度牒,逃之夭夭。從此他以「博經」自命,并自稱「曼殊和尚」,開始了四海為家的云游生涯。他以上海為中心,如閑云野鶴,來往于大江南北、日本和東南亞各地。

蘇曼殊

後來 南懷瑾先生曾如此評價蘇曼殊:「行跡放浪于形骸之外,意志沉湎于情欲之間」。

對于蘇曼殊在僧俗之間來回穿插的「乾坤大挪移」

行為, 魯迅先生曾如此酷評:「我有一個很古怪的朋友,一有了錢就去喝酒,沒有了錢,就跑去當和尚。」

此后的蘇曼殊以僧人為掩護,任事不拘,有時以教書為生,有時靠賣文過活,有時寄食于寺廟,有時乞貸于友朋,有時「貲絕窮餓不得餐,則擁衾終日臥」(柳亞子語),有時甚至把金牙敲下來換煙抽。這位簡直金庸筆下的「不戒」和尚,什麼都不管,怎麼瀟灑怎麼來。

(六)吃肉成性的糖僧

蘇曼殊還有個綽號叫糖僧, 沒錯,是「糖僧」,而不是「唐僧」的誤寫。因為他酷愛吃糖。如同蘇東坡自吹「日啖荔枝三百顆」一樣,蘇曼殊也曾在自己的雜文中自敘在杭州 「日食酥糖三十包」

有一次一位朋友、著名學者 陳陶遺來看他。他發現陳陶遺兜里有三塊錢,立刻掏走了一塊半,拿去買糖吃。他吃糖有癮,為買糖,經常把錢花光。等他實在沒錢買糖了,便把床下的空糖瓶收集起來去賣破爛,換來的錢繼續買糖。

小說名家 包天笑還專門寫過一首詩來調侃蘇曼殊的嗜糖「惡習」: 「松糖橘餅又玫瑰,甜蜜香酥笑口開。

想是大師心里苦,要從苦處得甘來」。

前面說蘇曼殊曾把金牙敲下來換煙抽,對于買糖,他更是進行過如此神操作。

坊間曾有這樣一個傳聞。那年在上海外灘的熙熙攘攘人流里,突然竄出一個衣著破舊的年輕和尚,他慌里慌張向一家糖果店奔去。

此僧正是蘇曼殊。他向店員板吆喝道:「伙計,來包摩爾登!」

「摩爾登」是一種糖果的品牌,正宗的西洋貨,相傳法國文豪小仲馬筆下的茶花女就酷愛此糖,在當時的上海還是一種比較高級的糖果。當店伙計報上價錢后,蘇曼殊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卻湊不夠錢,只得悻悻而去。

然而,沒多久,蘇曼殊又回來了。他高高舉著一只手,手里捏著兩顆金光閃閃的金牙,嘴角還掛著殷紅的血絲,用有點漏風卻充滿豪壯的語氣,朝糖果店伙計叫道:

「換糖!」

在場所有的人都驚得目瞪口呆。自此,蘇曼殊「糖僧」大號名震江湖。

大家知道,唐僧是不吃肉的。可這位糖僧卻非常愛吃肉,尤其是牛肉。朋友們就經常用牛肉拿蘇曼殊開涮。

有一次,他和宋教仁、林廣塵等幾個哥們去洗澡。

別人先出了浴室,在外面炕上穿衣服。宋教仁故意大聲吆喝著:「中午咱們下館子吃牛肉吧!」「那敢情好,走,兄弟肚子也餓了,今天要美美搓一頓!」他們還故意制造各種聲響,開始往外走。

蘇曼殊在浴室中著急地大喊:「哎,等等我,等等我!」說著便奪門而出,連褲衩都來不及穿,渾身濕淋淋的就竄了出來。 朋友們看了都哈哈大笑,從此得了個「裸奔」的名頭。

蘇曼殊是標準的吃貨,他吃東西還有一毛病,就是喜歡暴飲暴食。有一天晚上,朋友 陳去病(著名詩人)買回一包栗子,蘇曼殊便同陳家父女一同吃栗子。栗子吃完后,陳去病就休息了。蘇曼殊覺得沒有吃過癮,等陳家父女睡著后,他又偷偷出門買了一包吃。陳去病早就告誡他:「栗子吃多了會脹肚子,還是少吃為好。」但蘇曼殊不聽,結果吃撐了,肚子里非常難受,一夜沒睡好覺。

有次老朋友柳亞子送了蘇曼殊20個芋頭餅,他一頓就吃光了,最后肚子痛得起不了身。

還有一次蘇曼殊和別人打賭,說一頓能吃60個肉包子。當然是那種比較小的小籠包子,那也是非常恐怖的,即便60個餃子,也不是誰都能輕易干掉的。

當他吃到50個時,朋友勸他別吃了,撐死咋弄?但他非堅持吃完不可,最終他把60個肉包子全部搞定,撐得不行……

蘇曼殊

(七)民國第一情僧:不是美女不贈畫

蘇曼殊簡直一個全才,除了寫詩、寫小說水準很高外,對于書法、繪畫也是絕頂高手。中國山水畫一代宗師,被譽「20世紀文人書法四大家」之一,同齊白石齊名的 黃賓虹曾如此贊譽蘇曼殊:

「蘇曼殊短短的一生只留下了幾十幅畫,但分量就抵得過我一輩子所有的畫了。」

要知道,黃賓虹先生很長壽,活了90歲,作品是很多的。可見蘇曼殊的畫藝是何等高超。

蘇曼殊在畫壇名聲鵲起之后,有不少人向其索畫,他也頗為大度,誰要都給。但有一原則, 求畫者凡是美女即可免費相贈,只要一張靚照交換即可;若是男子要畫,不掏錢免談!

即便是同他十分相熟的著名詩人 葉楚倫也不例外。有次葉楚倫向蘇曼殊求墨寶碰了釘子,便一氣之下將之反鎖在房間里。但蘇曼殊還是堅持不給他畫。最終葉楚倫想一絕招,拿了一包「摩爾登」糖誘惑之,這才搞到一幅《汾堤吊夢圖》。

為何蘇曼殊只對美女免費贈畫呢?原來此君還是個「花和尚」,是個風流才子。像民國著名的粉黛佳人花雪南、佩珊、雪鴻等,都和蘇曼殊傳出過緋聞。 因此蘇曼殊也被譽民國第一情僧。

不過蘇曼殊對「情」字還是比較慎重的,也絕非[濫.交]之徒。比如他在24歲那年,在日本結識了一位藝伎 百助楓子。當時他們一見鐘情。那天夜里,二人偎依在一起談心,秉燭夜話直到天亮,竟沒有發生什麼「肢體語言」。為此,百助楓子還有點不理解,以為自己不夠風情,有點黯然傷神。蘇曼殊則溫存地說:

「比起肉體的交歡,精神上的兩情相悅更能抵抗時間的考驗!」

當時蘇曼殊已經第三次出家為僧,他不想耽誤了百助楓子的前程,臨別時,他以此詩贈之: 「還卿一缽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剃時……」

蘇曼殊畫作

(八)死葬「情人橋」,做鬼也風流

可惜,蘇曼殊這樣一位天才,奇才,鬼才,年紀輕輕就去世了。 1918年春,蘇曼殊病逝于上海廣慈醫院,年僅34歲。關于他的死,一般的解釋,是因他的暴飲暴食所致。

蘇曼殊住院期間,醫生對他的飲食嚴加控制,不準吃糖。可他卻偷偷逃出醫院,到街上大吃八寶飯、年糕、栗子和冰淇淋,導致腸胃病加劇而死。死后,在他的床底下、枕頭旁都翻出不少糖紙。

蘇曼殊不僅嗜糖如命,還特別喜歡喝冰水,而且不加節制。章太炎在《曼殊遺書弁言》中回憶,蘇曼殊在日本時, 「一日飲冰五六斤,比晚不能動,人以為死,視之猶有氣,明日復飲冰如故。」

此君可謂率性的可以。

人生苦短,如果能夠吃美喝美,也算是此生無憾了。

對于此,蘇曼殊的摯友陳獨秀曾做如此解讀:

「他眼見舉世污濁,厭世的心腸很熱烈,但又找不到其他出路,于是便亂吃亂喝起來,以求速死。在許多舊朋友中間,像曼殊這樣清白的人,真是不可多得的了。」

作為一著名「情僧」,蘇曼殊死后當然也要「風流」一把。他去世后葬在杭州西湖,同長橋、斷橋并稱為西湖「三大情人橋」的西泠橋畔,與南朝名妓蘇小小之墓相鄰。想必在極樂世界,這兩位情種還會來場跨千年的穿越,進行一次浪漫的風花雪月……

蘇曼殊墓址

一代情僧蘇曼殊,死葬情人橋,做鬼也風流!

李世民打了大勝仗,李淵卻讓妃子去慰問,埋下玄武門之變的導火索
2024/01/15
吐蕃王活捉一名唐朝大將,準備殺他時多看了一眼,卻突然伏地大哭
2024/01/15
故宮中「冷宮」在何處,又為何秘不開放?溥儀晚年說出其中隱情
2024/01/15
婉容被溥儀關在「豬圈」10年,被救時,她說的一句話讓人心酸不已
2024/01/14
愛新覺羅家族14萬后裔去了哪里?為何從不去清西陵、清東陵祭拜
2024/01/14
她是歷史上唯一的女狀元,才華橫溢,卻最終淪為玩物
2024/01/14
故宮這幅千年古畫,畫中的西施模樣,和傳說中的西施大不一樣
2024/01/14
古代皇帝用膳后,沒吃完的飯菜是如何處理的?
2024/01/12
清朝最后一批宮女,在宮里生活滋潤,落到日本人手里,下場凄慘
2024/01/12
江西發現神秘商代大墓,比海昏侯墓早1000多年,出土文物卻罕見古怪令人稱奇
2024/01/12
清末老照片:李鴻章侍妾冬梅明艷動人,誥命夫人雍容華貴
2024/01/11
古代戰爭中,第一排士兵明知必死,為何還全力沖鋒?答案很現實,換誰都沖呀!
2024/01/11
她是末代皇帝溥儀的妹妹,從貴族變平民后,臨終遺言令人落淚
2024/01/10
皇帝垂涎臣子夫人美貌,強占后氣死皇后,卻生下個家喻戶曉的兒子
2024/01/10
明朝最幸福皇后,皇帝都很聽她的話,死后遺體在故宮放了6年
2024/01/10
皇帝指著一種蔬菜問叫啥?大臣怕被殺頭胡謅一名,沒想到流傳至今
2024/01/10
晚清彩色老照片:晚年的張之洞精神抖擻,砍頭的瞬間讓人心驚
2024/01/09
15歲宮女爬上龍床,為56歲雍正生下皇子,去世后乾隆為她停朝3天
2024/01/09
三英戰呂布時,整個天下有幾人可以擋住呂布80回合?關羽張飛落榜
2024/01/09
清朝的「公主」與「格格」,地位差別究竟有多大?別被清宮劇騙了
2024/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