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趣闻历史
三國風雲
民國轶事
歷史名人
古墓文物
詩詞文化
金庸武俠传
历代皇帝
後宮秘史
野史分享
史料记载
民間故事匯
全部
    
饒風關之戰:輸了就是輸了,不僅打不過而且料不到
2023/10/15

饒風關之戰,宋軍打得的確不錯,甚至可以用蕩氣回腸來形容。

但事實勝于雄辯,輸了就是輸了。

金軍不僅攻入漢中,而且占領興元府(今陜西漢中市南鄭區),趕走了利州經略使劉子羽。而名將吳玠退守河池(今甘肅省徽縣),八字軍將領王彥退至達州(今四川達縣市)。

仗打到這種地步,漢中就算丟了。

接下來必然是四川危機。因為漢中是四川咽喉。漢中丟了,相當于被人一劍封喉。

既然是這樣,那金軍為何又退出漢中?

一是金軍統帥完顏撒離喝慫了。一猛子扎進漢中,眼前卻見宋軍死戰不退。然后,這家伙先是不知道繼續干啥,接著又疑慮自己是不是陷入了宋軍的包圍圈。

二是利州經略劉子羽是個狠角色。戰前運籌帷幄,金軍扣關損失慘重;戰中堅壁清野,金軍無法以戰養戰;戰后誓死不退,即便身邊士卒不足三百,也要留在漢中。

打仗首先打得是氣勢。

金軍雖然勝了,但氣勢弱了。接下來,不是再接再厲,而是慫了怕了,至少主將完顏撒離喝已經非常害怕。

宋軍雖然輸了,但氣勢更勝。打敗的打敗、投降的投降,剩下的人全是硬漢,個個要釘死在漢中跟金軍玩命。

那麼,這場以饒風關之戰為核心的漢中戰役,到底是怎麼打的?

和尚原之戰后,川陜宣撫使張浚就是再慫再蠢,也該清醒過來。況且這家伙本就高度關注漢中。所以,組織以漢中為中心的新防線,就成為必然選擇。

吳玠的永興軍,駐守在漢中西部,具體是與秦鳳路交界的興州、文州和龍州,目的是確保漢中西部安全。

王彥的八字軍,駐守在漢中以東的京西南路,具體是金州、均州和房州,目的是確保漢中東部安全。

漢中在行政區劃上屬于利州,首府是興元府。

所以,利州經略劉子羽坐鎮興元府,確保漢中核心腹地的安全。

按理說,這個布局既恢弘又嚴密,把該想到的地方都想到了:

如果金軍從陜甘的秦鳳路出兵,吳玠可以擋住;

如果金軍從河南的京西北路出兵,王彥可以擋住;

如果金軍要從關中的永興軍路出兵,劉子羽可以擋住;

而且,吳玠、劉子羽和王彥可以互為支援,一路遭戰、三路應敵。

那金軍會怎麼應對?

金軍的應對,既樸實又刁鉆。

首先是主攻川陜的大戰略不能變。既然大金廟堂已經定下這個戰略決策,那就堅定執行。所以,陜西金軍一定要想方設法打進漢中。

其次金軍的陜西經略完顏撒離喝玩了一出要多刁鉆有多刁鉆的走位,直接「走」亂了張浚的漢中布局。

自古以來,由關中進入漢中的主要道路,自西向東依次是陳倉道、褒斜道、儻駱道和子午道。兩宋經濟發達,所以這些道路基本都可通行。但主次之分明顯。因為成本很重要。

其中,陳倉道雖然迂回,但地勢平坦,所以是主干線。子午道雖然坎坷,但距離長安更近,宋時還開了新線,所以勉強也算主干線。

但這兩條主干線主要適用商貿往來。如果作為軍事用途,那就只能是陳倉道。因為只有陳倉道適合大軍通行,而且還能進退自如。打敗了往回撤,起碼能撤得回來。

但作為商旅主干線的子午道也不是一點兒作用也沒有。而其關鍵作用就是「虛晃一槍」。

韓信「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其中,暗渡的這個陳倉,是陳倉道;而明修的棧道,則是子午道。既然韓信可以,那金軍為啥不可以?

于是,金將完顏撒離喝也來了一個「明修棧道」,揚言:我女真大軍就是要從長安起兵,然后直插子午道,進攻漢中。

這個虛晃一槍,立即奏效。駐守金州的王彥趕緊分兵西進、守衛子午道。

就在宋軍調整部署的間隙,完顏撒離喝率主力突襲商州。

關中四關,東潼關、西散關、南武關、北蕭關。而武關恰在商州。攻破商州后,陜西金軍相當于南下出關,威脅荊襄。

但荊襄不是目標,漢中才是。

于是,完顏撒離喝閃擊上津、兵入洵陽,擊破宋軍后,直入金州、趕走王彥。

至此,金軍的戰略意圖才全部暴露出來。金州陷落之前,無論是漢中一把手劉子羽,還是名將吳玠,全都沒能料到金軍到底要怎麼進攻漢中。

之前說了陳倉道、褒斜道、儻駱道以及子午道,這四條是從關中翻越秦嶺進入漢中的道路。但如果不走秦嶺,還有沒有其他道路?

當然有。

那就是走三國時的東三郡,即房陵、上庸和西城。而此時,正是王彥所鎮守的金、均、房三州。自金州,即今陜西安康,也可以直入漢中。這就是西城道。而這恰是完顏撒離喝的進攻路線。

對于金軍的這個大迂回,宋軍完全沒料到。等金軍攻破金州,就只能在饒風關來一場硬碰硬的大決戰。

因此,饒風關之戰不是宋軍的主動防御,而是倉促應付。

南宋的川陜宣撫使張浚,打仗相當拉胯、內心特別脆弱。

但這家伙非常適合當領導。

首先,對于好的建議,張浚聽得進去。劉子羽建議組織漢中防線,他立即采納。雖然自己跑了,但把漢中交給劉子羽。

其次,對于怎麼用人,張浚慧眼獨具。我留在漢中也當不了魏延,但你劉子羽可以,所以你來當魏延,還給你配一對兒左膀右臂,即吳玠和王彥。

其實,王彥也不差,問題是輕敵。

劉子羽命他「以強弩據險邀之」。簡單說就是咱們打不過金軍,但咱們射得過金軍。這是宋軍總結富平之戰后的寶貴經驗。而王彥和他的八字兵以短兵相接見長,特別喜歡硬碰硬、打野戰。這次也不拿金軍當回事。但王彥從前主要是打土匪、打偽軍,也就是「偽齊」劉豫的部隊。他沒見識過女真西路軍的厲害。而遭遇到真正的女真精銳,王彥就徹底崩潰,連續打敗仗,直至退出金州。

因為金州丟的太快,所以吳玠才會一夜疾行三百里,從河池,即今甘肅徽縣,奔赴饒風,即今陜西石泉。這時候,劉子羽和王彥也都派了部隊。漢中三路帥司云集饒風關,硬剛完顏撒離喝。

漢中三路主帥非常給力。這是張浚的功勞,他用對了人。

但饒風關之戰的問題是:地利不如散關、宋軍不如金軍。

雖是地勢險要,但饒風關遠不及秦嶺大山中的散關更險,需要防守的點位也更多。

關鍵是吳玠的永興軍、王彥的八字軍,雖然都是百戰精銳,但仍然打不過金軍。

饒風關之戰,金軍充分發揚了堅韌有力、死纏爛打的特性。

遂悉力仰攻,一人先登,二人擁后,先者既死,后者代攻。玠軍弓弩亂發,大石推壓,如是者六晝夜,死者山積。

要麼我打死你、要麼你打死我,否則咱們就一直打。

沖鋒在第一線的女真士兵就這麼狠。

主將完顏撒離喝,這個被吳玠打哭的「啼哭郎君」,也遠比金兀術更要腦子。這家伙不僅戰略刁鉆,而且戰術詭詐。

在宋軍的叛將的配合下,硬是派出一支奇兵經由蟬溪嶺繞道饒風關背后,在吳玠的眼皮底下形成兩路夾擊的態勢。

之后,女真精銳傾巢而出,徹底把宋軍打到崩潰。一旦軍隊崩潰,那就不管什麼樣的名將領兵也無濟于事,只能趕緊逃跑,而且還要跑得比自家軍隊還快。

于是,饒鳳關失守、金軍[插·入]漢中。

漢中屬盆地地形。但凡關隘被破,那就根本守不住。所以,金軍如入無人之境,一舉拿下利州路治所興元府。

天時、地利、人和,人和這個參數最重要。不是客觀上本就如此,而是主觀上只能作為人和。

金攻宋守的天時,南宋改變不了;秦嶺大山的地利,金軍也改變不了。

但完顏撒離喝的大迂回以及金軍堅韌,這就是人和,足以改變地利。

同時,劉子羽誓死不退,甚至感動了吳玠,二人形成攻守同盟,這也是人和,也足以改變漢中腹地的弱勢地利,甚至改變了女真威脅四川的天時。

關鍵是宋軍沒有慫、金軍卻開始慫。

雖然攻破金州,但金軍并未在金州站穩腳跟。隨后,宋軍又光復金州。這就相當于后路被斷。

同時,宋軍堅定執行了堅壁清野的策略,能帶走全都帶走,帶不走的全都燒掉。所以,女真人無法以戰養戰。

等到四川宋軍逐漸開入漢中,完顏撒離喝徹底慌了,趕緊掉頭北歸,通過褒斜道離開漢中。

但因為路不好走、退得又倉促,所以在武休關又被吳玠攔住。一場伏擊戰之后,為數不多的戰利品又還給了宋軍。

斜谷路狹,惟可單行,故凡所掠獲,悉棄之于路。

浚遣統制官王浚復洋州、興元府。

以上就是宋金漢中之戰的全過程。

此戰,雖然宋軍的表現可圈可點,但最后還是敗了。

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打不過。

吳玠雖然是能打仗的一流將軍,但自家軍隊不行,搞防御、當個防御大師沒問題,但沖鋒野戰就是死。王彥的八字軍雖然精銳,但野戰金軍還是不行。軍隊的質量很重要,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提升的。

其次的問題是沒料到。

完顏撒離喝的軍事水準,比粘罕差了還幾個層級,但拿到宋金戰場仍舊游刃有余。這家伙操作的這個戰略迂回,直接晃暈了所有人。防御大師吳玠也沒想到。但這是金軍兩河戰場上的慣常操作。宋軍不適應,只能說宋軍的成長太慢。

李世民打了大勝仗,李淵卻讓妃子去慰問,埋下玄武門之變的導火索
2024/01/15
吐蕃王活捉一名唐朝大將,準備殺他時多看了一眼,卻突然伏地大哭
2024/01/15
故宮中「冷宮」在何處,又為何秘不開放?溥儀晚年說出其中隱情
2024/01/15
婉容被溥儀關在「豬圈」10年,被救時,她說的一句話讓人心酸不已
2024/01/14
愛新覺羅家族14萬后裔去了哪里?為何從不去清西陵、清東陵祭拜
2024/01/14
她是歷史上唯一的女狀元,才華橫溢,卻最終淪為玩物
2024/01/14
故宮這幅千年古畫,畫中的西施模樣,和傳說中的西施大不一樣
2024/01/14
古代皇帝用膳后,沒吃完的飯菜是如何處理的?
2024/01/12
清朝最后一批宮女,在宮里生活滋潤,落到日本人手里,下場凄慘
2024/01/12
江西發現神秘商代大墓,比海昏侯墓早1000多年,出土文物卻罕見古怪令人稱奇
2024/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