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趣闻历史
三國風雲
民國轶事
歷史名人
古墓文物
詩詞文化
金庸武俠传
历代皇帝
後宮秘史
野史分享
史料记载
民間故事匯
全部
    
云南驚現千年古墓,原以為是小墓葬,卻挖出了鬼吹燈中的離譜存在
2023/12/23

在我們的印象里,云南地處邊陲,一直都是貧困落后的地方,遠遠落后于中原文明。

尤其是那「砍頭祭祀」的傳統,聽得人內心發毛。

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之前,人們一直認為云南沒有什麼古文化,可五十年代之后,卻有了震驚全國的考古大發現。

古滇國展現在了世人面前,數不清的文物塞滿了倉庫,一件件造型精美的青銅器,震驚了全中國。

而本期文章要帶來的內容,便是古滇國的發掘始末……

村民上報,發現古墓

關于此事的詳細經過,要從云南昆明的晉寧縣說起。

1950年解放后,云南開始休養生息,修復那些被戰爭的傷疤,老百姓過上了太平日子,帶著鋤頭進入那撂荒多年的良田。

在滇池邊,有個名叫「石寨」的小村莊,看起來倒是平平無奇,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滇池和石寨之間,有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山,曾被稱之為鯨魚山。

可是在1954年的時候,一則電報發到了云南考古研究所,內容是石寨的村民,在鯨魚山附近發現了古墓,要求考古專家趕往現場。

研究所接到通知之后,于是派了幾個人趕往鯨魚山,當時心里想著吧,云南這邊不會有什麼大墓。

因為從歷史沿革來看,云南這邊并沒有發現過龐大的古文明遺址,往多了說頂多算到明朝的沐英。

論身份來說,沐英是朱元璋的干兒子,論實力來說,連朱棣見了都畏懼三分。

當時一起去鯨魚山的,還有考古隊的小馬,名叫馬萌何。

可放在今天來說,我們應該尊敬地喊一聲馬老。

按照馬萌何的想法,無非是村民發現了古代的小墓葬,自己跟隨著研究所的專家過去,估計一兩天就能發掘完畢。

來到石寨村之后,根據以前積累的經驗,地形地勢也不像是有大墓的樣子。

殊不知,當時研究所的經驗,是內地古墓山川地物的經驗,放在云南這邊并不適用。

專家展開發掘,心里想著云南遠離中原文明,估計鯨魚山這邊,也沒有什麼王侯將相的大墓。

可真正開挖之后,眼前的場景卻震驚了諸位專家,墓葬群實在是太大了!

而且是古墓一個連著一個,乃是一大片的墓葬群,密密麻麻的一個個墓坑,很快就展露在了大家的面前。

內地中原地區的墓葬群,都是按照身份地位分散排列,并不是一個個地緊挨著;可眼前鯨魚山的墓葬群,兩三步遠就是一個。

更讓大家感到震驚的,是那些造型精美的玉器和金器,都是古人掛在身上的飾物,甚至是普通飾物,并不是傾盡部落全部實力,才制作出的拙劣工藝品。

雖然說飾品不是很大,但都出自于精湛工匠之手,精美程度已經接近中原地區。

乍一聽接近二字,似乎沒有什麼特別,但也要分跟誰比。

中原文明已經是世界巔峰,而鯨魚山的青銅器,接近巔峰的水平。

工藝二字,至少凝聚了幾代人的經驗,才能打造出眼前這精美的文物。

才剛剛發掘出十座墓葬,就清理出一百多件隨葬品,而且看墓葬排列的方位,這還僅僅是外圍墓葬。

如果深入發掘,里面會有什麼驚人的發現呢?

從地質學的角度來說,云南這邊的土壤很堅硬,修墓難度比中原地區更大。

這從側面說明,鯨魚山墓葬群的背后,必然是一個大家族甚至是一個古代國家,才有如此龐大的人力和物力。

當考古隊發掘出造型精美的青銅器之后,立刻意識到鯨魚山的地下,可能埋藏著一個古國的墓葬群。

青銅器跟國力息息相關,也把墓葬群的年代,往前推了一千多年,極有可能是春秋戰國時期的墓葬群。

青銅器的造型和工藝,跟內地完全不同,即使放在咱們今天,也需要工匠借助機械設備,才能制造出如此精美的器皿。

雖然說,比不上同時期的中原地區,但讓考古專家興奮的是,他們即將在鯨魚山,發掘出一個神秘的古代國家。

眼前的墓葬,必然是王侯將相的墓葬。

經過半個多月的緊張發掘,清理出四千多件青銅器,再一次震驚了考古學家。

而且每一件都造型奇特,除了當地常見的銅鼓之外,還有以前從未見過的銅牛。

云南的專家趕緊上報中央,因為憑借他們的能力,根本就無法解密眼前的青銅器。

就拿本地常見的銅鼓來說,出土了大量跟「銅鼓」相似的青銅器,約有臉盆大小。

例如下圖這件神秘的青銅器,完完全全超出了專家的認知。

如果是銅鼓的話,為何上面有那麼多的青銅人物雕塑?幾十個青銅小人,圍繞著一根柱子起舞。

而柱子上盤著兩條蟒蛇,纏住了一個赤裸裸的男子,有人在下面跪拜,有人抬著貴族來觀看,也有人怒目而視,有人仰天大笑。

在幾千年前,為何會有如此詭異的場景呢?

云南專家,想起了本地山林里的那些部落山民,似乎也有祭祀傳統。

舉例來說,前兩年還鬧過大笑話(云南剿匪時期),當時是國民黨的特務,跟當地土匪勾結到了一起。

解放軍追國民黨特務,一路追著進入了山林,可追著追著就懵了,愣是沒有追上,人哪去了?不對呀?

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特務難道扎翅膀,憑空飛走了嗎?好似人間蒸發。

我方軍官聽到附近很熱鬧,于是趕緊跑過去查看,那場面真是嚇人一跳……

部落山民居然抓了活人,綁在祭祀台上,抄起大刀要砍頭。

仔細一看,祭祀台上綁著倆活人,正是之前失蹤的特務!怪不得神秘消失,原來是被山民抓走了。

我方軍官見到了特務,特務也見到了我方軍官,場景頗為滑稽。

特務連忙求救,大喊著「解放軍救我」,當時被嚇得臉色發白。

而那些部落山民,則搖頭晃腦唱著聽不懂的歌曲,還邀請解放軍參加祭祀活動。

山民說今天最發愁的事情,便是擺好祭祀台之后,卻找不到活人祭祀,恰巧碰到了這倆陌生人,所以才抓來砍頭。

我方軍官急忙攔住了部落山民,好說歹說勸了半天,才算把特務救出來,然后上報領導。

黨中央聽聞了「砍頭」祭祀的事情之后,對部落風俗表示理解,尊重部落的傳統。

當云南代表去北京開會,[毛.澤.東]親自出面勸,希望以后用牲畜的腦袋祭祀。

部落這才不情不愿的,改變活人祭祀的血腥場面,才算結束了活人祭祀的傳統,不過這也是題外話了。

視線拉回考古現場,專家望著眼前神秘的青銅器,聯想到云南大山深處的那些部落,聯想到「砍頭祭祀」的幾千年傳統。

再看下面這件奇特的青銅器,也讓專家百思不得其解。

同樣是類似于銅鼓的青銅器,可明顯不是鼓類的樂器,因為上面雕刻著幾十個人物。

中間是一位騎馬的大將軍,手里拉著韁繩,拿著長長的武器,馬蹄下踩著俘虜。

周圍是一群青銅小人,拿著弩機和弓箭,擺出一副征戰沙場的姿態。

在這些青銅小人的腳下,甚至還有被砍掉腦袋的敵人……

這明顯是戰爭場面,雕刻著將軍出征。

從工藝的角度來說,在那個時代已經接近了中原文明,也就是說云南的春秋戰國時期,這里曾經有一個強大的古代國家。

上面的兩件神秘青銅器,經過后世專家的解讀,原來當時的云南,處在奴隸制社會時期。

而奴隸制社會的兩大特征,便是祭祀和戰爭,不過這也是后話了,當時云南的專家并未想到這一點。

1959年,中央的頂尖專家,來到鯨魚山考古現場,其中就包括了郭沫若和鄭振鐸。

這里不談專家的生活,只講專家的學術,倆人身為國內頂尖的學者,也被眼前的發掘場景給驚呆了。

以前從未見過如此奇特的青銅器,以前從未見過哪個地方的青銅工藝,能趕上中原文明的青銅工藝。

專家想起了史書當中,有一句模模糊糊的記載,說是在西漢時期,邊陲有幾個著名的國家,其中就包括了夜郎國和古滇國。

但記載僅僅有寥寥數語而已,也就是說古滇國最晚也是西漢時期神秘消失的。

既然有消失,起源又在哪里呢?

翻閱史料,查出楚國曾經派遣大將軍,去征討古滇國。

可誰知大軍才剛剛到云南,楚國就被秦國給滅了,所以大軍留在了云南的滇池地區沒有回去。

眼前的鯨魚山墓葬群,恰巧也在滇池附近。

前后推算的話,古滇國在中原史料里,應該有五百多年的歷史。

因為資料太少,所以后續還要等待的發掘,才能證明中央專家的判斷。

發現金印,查出古滇

巧合的是,一位考古專家下班的時候,只感覺有一塊小小的硬物硌腳。

專家下意識低頭,撿起一塊小小的土疙瘩,擦干凈一看,居然是蟠龍,又仔細一擦,下面有文字。

原來是一塊金印!

對于今天的讀者來說,因為被各種影視劇誤導,誤認為古代印章四四方方有幾十斤重。

實際上,古人為了攜帶方便,所以印章都很小。

而這塊黃金印章,成了鯨魚山考古發掘的重大轉折點,第一次發現了文字。

也不用請中央專家,云南專家一眼認出,上面寫著的是:滇王之印。

長二點四公分,高一點八公分,重量約在九十克左右。

這等于是挖出了墓主人的身份證,放在古代來說,意義比身份證更加重要。

這也證實了中央專家的猜測,石寨鯨魚山墓葬群,的確乃古滇國王室的家族墓葬群。

關于印章的來歷,在史料上也有明確記載,那是在公元前109年,漢武帝為了開辟商路,所以派遣大軍來云南。

而當地的國王則舉手投降,戰爭并沒有打起來。

所以漢武帝賜下印章,滇王繼續做滇王,繼續管理云南,同時接受中央王朝的調遣。

在漢武帝賜印之后,古滇國的歷史戛然而止,往后再也沒有只言片語的記載。

擺在考古專家面前的最后一個問題:那就是神秘而又強大的古滇國,為何消失在了商路上?

而那些造型精美又神秘的青銅器,給出了最后的答案。

看起來像是銅鼓,可后續發掘的時候,里面卻裝著大量的貝殼。

由此可證明,在漢武帝賜印之前,古滇國跟沿海地區,存在著貿易往來。

而漢武帝賜印之后,自然會采用更加方便的銅錢,替代之前的貝殼貨幣。

所以那些造型類似于銅鼓的青銅器,被確定為「儲貝器」也叫「盛貝器」專門用來存放貨幣。

也就是說之前「銅鼓」的猜測是錯誤,鼓是其他部族所使用的樂器,恰好跟古滇國的儲貝器外形相似。

圍著金印展開發掘,很快就有了重大發現。

最關鍵的一件青銅器出土,雕刻極其精美,高約五十厘米,中間是金色的大將軍,騎在了戰馬上。

將軍身穿盔甲,腰里挎著武器,周圍則是古滇國常見的公牛。

這件青銅器同樣也是儲貝器,下面還有兩只猛虎,像是將軍養的寵物。

緊接著,又發掘出十多件保存完好的兵器,明顯是墓主人生前御用的兵器。

考古專家拿起兵器一看,心情非常的激動,猶如是跟古人握手,交接戰爭武器。

又在兵器的旁邊,發掘出一個青銅人俑,大小接近成年人。

看人俑的姿勢,應該是跪在地上,手里拿著一把大傘。

傘下面則是諸多精美文物,這也就證明了:傘下面安睡著滇王。

以漢武帝賜印的時間節點來說,這正是史書中記載的滇王之墓,處在古滇國文明的晚期,

從以上發掘可以推測出,古滇國的確是奴隸制社會,也擁有燦爛的文明,在青銅技藝上,掌握了極高的工藝。

這個國家的主要特征,便是祭祀、戰爭、農業生產。

因為沒有找到楚國的文物特征,所以之前推測的,古滇國是楚國大將所創造的文明猜測,也就被推翻了。

證明古滇國跟楚國的關系不大,是在邊陲獨自發展的文明。

謎團依舊沒有解開,關鍵是古滇國去了哪里?

猜測眾多,解謎困難

2006年,考古學家在云南省的金蓮山,發現了一個「萬人坑」。

在十二萬平方公尺的范圍內,有一層又一層的白骨,至少同時埋葬了上萬人。

也的確發掘出青銅兵器和陶器,跟古滇國的青銅器極其相似。

有人猜測,這正是消失的古滇國軍隊。

但經過考古學家的研究,雖然尸骨上有戰爭傷痕,但也僅僅只有少數人,是因為刀劍砍殺而死。

所以排除了金蓮山跟古滇國的關系,滇國并不是因為戰爭而消失。

隨著三星堆文明的出現,人們發現古滇國出土的大量人俑,眼睛跟三星堆人俑相似。

所以又猜測三星堆文明的后人,遷徙到滇池地區繼續繁衍生息,二者是一脈相連。

可根據考古人員的研究,二者也沒有什麼關系。

一直到今天,也沒誰研究出古滇國為何消失,成了世界考古學界,一個尚未破解的謎團。

可以猜測的是:在東漢初期,商路越來越繁榮,而隨著商路繁榮,古滇國也就消失在了歷史的濃霧當中。

雖然不知道古滇國最后去了哪里,但可以肯定的是,這里乃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

小編有話說

筆者在這里,談一談我個人的看法。

在考古歷史當中,有幾個震驚全國乃至世界的考古新發現,古滇國文明、絲綢之路樓蘭古國、三星堆古文明……

樓蘭是沙漠里的小國度,滇國是邊陲的古國,三星堆則是古蜀國。

以上三個考古發現,有一個共同的特征,頂多接近中原王朝的繁榮,可卻從未有過超越。

既然是「接近」中原王朝的繁榮,就完全可以忽略「外星文明」之說。

跟同時期中原地區比,繁榮程度都有一定差距,談什麼跟外星人比呢?所以考古解謎,并不是炒作臆測。

而滇國、樓蘭、三星堆還有一個重要特點,都位于商路之上,而商路全部都是接通中原。

商路帶去的,不僅是商品貿易,還有中原地區的文化。

青銅器工藝,其實僅僅是文明的一部分,并不是全部。

更何況這三星堆和滇國的青銅工藝,根本就比不上中原的青銅工藝。

拿三星堆舉例,工藝美術構思,或者說復雜程度,本就落后于中原王朝。

更別提青銅器背后的神話傳說,背后那龐大的神話世界觀,二者更不是一個等級,差距是顯而易見的。

同樣的案例,放在滇國身上舉例更加明顯。

滇國的奴隸制是落后文化,中原的帝王官僚制度是先進文化,中間還相隔著一個封建制度。

至少在當時來說,帝王官僚制度是一個偉大的創新,領先全世界幾千年!

以前是靠著親屬統治全國,後來是讓陌生人也就是官僚,去管理各地郡縣,這個創舉已經遙遙領先各個地區。

所以滇國和中原地區的差距,也就不難想象了,不是一個數量級。

所以筆者我本人猜測:人們都向往更加先進的制度,自然也就會逐漸拋棄落后的奴隸制度,這是文明發展的一種必然。

當然了,這也是筆者我本人的一家之言,各位讀者多多批評。

嚴禁無授權轉載,違者將面臨法律追究。

李世民打了大勝仗,李淵卻讓妃子去慰問,埋下玄武門之變的導火索
2024/01/15
吐蕃王活捉一名唐朝大將,準備殺他時多看了一眼,卻突然伏地大哭
2024/01/15
故宮中「冷宮」在何處,又為何秘不開放?溥儀晚年說出其中隱情
2024/01/15
婉容被溥儀關在「豬圈」10年,被救時,她說的一句話讓人心酸不已
2024/01/14
愛新覺羅家族14萬后裔去了哪里?為何從不去清西陵、清東陵祭拜
2024/01/14
她是歷史上唯一的女狀元,才華橫溢,卻最終淪為玩物
2024/01/14
故宮這幅千年古畫,畫中的西施模樣,和傳說中的西施大不一樣
2024/01/14
古代皇帝用膳后,沒吃完的飯菜是如何處理的?
2024/01/12
清朝最后一批宮女,在宮里生活滋潤,落到日本人手里,下場凄慘
2024/01/12
江西發現神秘商代大墓,比海昏侯墓早1000多年,出土文物卻罕見古怪令人稱奇
2024/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