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偉大女性篤姬,為保護江戶人,甘願犧牲自己,換全城百姓存活~

1.前言

十九世紀中葉的亞洲,是一個被迫進入近代史,經歷著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時代,在這個敵人瘋狂入侵,許多國家都慘遭瓜分的年代裡,許多國家不僅湧現出了各類男性政治家,也湧現出了許多女性政治家。

這些女性政治家們,有的昏聵,有的荒唐,有的卻是不世出,引領著國家最終走向繁榮的明天的風雲人物。

在同時期的日本,就有這樣的一位賢後,她可稱的上是日本近代史上最偉大的女性政治家,甚至可以稱作是東京人民的母親。

她的名字叫于一,也叫篤姬,法號天璋院。

宮崎葵飾演的篤姬

2.篤姬降生

近代史上的日本,除了舉世聞名的明治維新之外,其實十九世紀的早期與中葉還是一個積貧積弱的封建制國家,由德川家康建立的江戶幕府統治著。

俗話說奇人降生必有異象,早在篤姬的母親顯懷之時,她的母親便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一位僧侶來到她的面前,指著她的肚子說:

「我要把她帶到江戶(當時東京都的舊稱,同時也是江戶幕府的首都)去。」

終于,在1836年2月5日,幕府屬下位于九州的薩摩藩的分支今和泉領主的領地裡天降大雪,伴隨著一聲響亮的初啼,篤姬降生在了藩邸內。

隨後,她的父親今和泉領主島津忠剛前來探望,為她取名為于一(意為他的第一個女兒)。

島津忠剛

童年時,篤姬便是一個具有仁愛之心,特立獨行的女孩,她曾經救濟在饑荒中餓的奄奄一息的難民,並因此絕食數日,還曾經打扮成男子模樣前往學堂學習,並在學習的過程中與日後明治維新元勳——大久保利通,小松帶刀等人交好。

同時,最重要的是她還結識了日後著名的維新三傑之一,當時還在今和泉家做官的西鄉隆盛,至于為何這段結識最為重要,我們接下來再聊。

西鄉隆盛

3.嫁往幕府,癡傻丈夫

長到少年時,篤姬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美麗動人,不過這在封建社會卻不是什麼好事,因為女性基本沒有任何自主權力。在嫁人這方面表現得尤為突出。

嘉勇三年(1850年),今和泉家的本家薩摩藩的島津家被欽定為禦台所的候補。

薩摩藩

禦台所,意為幕府將軍的長妻,在那個皇室僅僅是個空架子的千餘年中(從鐮倉幕府開始到江戶幕府這一千年裡天皇只有極少數時候奪回了權力,其餘時間都是被幕府將軍架空的),在外交層面上來說,日本的國王往往都是這些幕府將軍,所以禦台所自然也是日本那時實際的皇后。

當時的幕府將軍是第十三代德川家定,這是個腦子不太好用的傻子,現代研究他患有腦損傷性麻痹,很可能還是個社恐,極端討厭在別人面前說話,只有乳母歌橋能跟他溝通。

德川家定

而之所以在家定繼位為將軍九年後(1841年家定繼位)再選長妻,其實是因為之前來的禦台所不知為何全部都早早地撒手人寰了。

于是,幕府迫切地需要一名旺夫的實力派夫人支撐起幕府與德川家,說白了就是吉祥物,最好能效法娶了薩摩藩的茂姬做長妻的第十一代將軍德川家齊——這位六十八歲的長壽將軍足足有55位子女!

德川家齊

很快,這個任務落在了新繼位為薩摩藩藩主的島津齊彬身上。

而在當時的薩摩藩裡,雖然篤姬出生于名門今和泉家,但競爭對手也有許多,比如島津齊彬的異母弟久光的女兒。

不過,由于齊彬不大喜歡和自己爭奪藩主之位的久光,比較親近和自己在東京時的知己——篤姬的父親,所以最終還是選定了篤姬,並且評價她:「忍耐力強,待人處事有圓滑之處。」

于是,篤姬便淚別了父母,前往齊彬的藩邸成為了他的養女,更名改姓為源篤子,這也是篤姬這一名諱的來源。

島津齊彬

而之所以要更名改姓,是因為雖然今和泉家是薩摩藩的名門,但對于德川幕府來說就是個山野草民,在日本這個注重上下尊卑與家名的社會裡,是不配嫁給德川家定的。

不過如果是天皇朝廷方面的公卿貴族裡的女人——例如在鐮倉幕府之前架空天皇的外戚藤原家和鷹司,近衛這樣的藤原家分家——或是與德川幕府一樣是天皇的後代的源氏,便可嫁入幕府。

注:日本源氏主要是清和天皇的兒子降為大臣後的後代,源氏的分家足利家和德川家先後都是掌握大權的幕府將軍,所以日本千餘年的歷史其實絕大部分就是一出皇室家族內鬥。

清和天皇

而薩摩藩的島津家則在這出皇室家族內鬥裡別具一格,他們自稱自己是秦始皇后代秦氏子孫惟宗的後代。

嘉永六年(西元1853年),齊彬舉行了鞏固與篤姬父女關係的典禮,並以親生父親的身份將她送到了鶴丸城接受為期三個月關于禮法,舉止的嚴厲訓練。

經歷過這場訓練後,這位原本特立獨行的十九歲少女從此變得溫柔賢淑,外柔內剛,一改從前的薩摩鄉音。

鶴丸城

同年8月21日,篤姬一行便從鹿兒島出發,踏上了去往京都與江戶的不歸之路,西鄉隆盛隨護。

4.前路兇險

10月2日,按照齊彬的安排,篤姬一行人來到了京都的近衛家宅邸,成為了公卿貴族近衛忠熙的養女,再度更名改姓為藤原敬子。

10月6日,在遊歷了京都後,篤姬便以近衛家的女兒的身份正式嫁入德川家,成為了德川家定的妻子。

不過,此時的幕府卻被7月8日佩里的黑船來航以及幕府方面關于將軍繼承人的問題上的明爭暗鬥(德川家定沒有子嗣)搞得焦頭爛額,故而關于篤姬與德川家定的婚禮以及進入將軍的後宮——大奧的計畫遲遲沒有進展。

黑船來航:日本近代屈辱史的開端,隨著黑船兩度來航,閉關鎖國的日本強行打開國門。

等到篤姬得以進入大奧與將軍完婚時,已經是安政三年(西元1856年12月19日)了,當時的篤姬21歲,家定33歲,婚禮期間,西鄉隆盛一直負責採購她的嫁妝。

而選篤姬作為禦台所其實還有一層深層的原因,那就是將軍繼承人之爭。

早在德川家定的父親德川家慶時代,德川家慶就覺得這位唯一活下來的兒子望之不似人君,于是便想在德川家的分家裡尋找繼承人,當時關于繼承人的黨派之爭,主要分為南紀派(支持德川家茂當將軍)與一橋派(支持德川幕府末代將軍德川慶喜當將軍)。

德川慶喜

雖然後來德川家慶在大臣阿部正弘的規勸下最終冊立兒子家定做了儲君,但是這並不代表兩派的爭端就此平息,因為家定無子,反而鬥爭的愈來愈烈。

篤姬的父親島津齊彬與阿部正弘支持的是素有天才與老成之稱的德川慶喜,不過慶喜的父親作風質樸剛健的德川齊昭與他本人卻不被奢華的大奧所容——大奧裡的女人也是地位權力非常高的,高到足以扭轉幕府在某些事情上的決策。

更重要的是德川家定覺得德川慶喜長的比自己好看,所以也不喜歡德川慶喜,而篤姬的作用就是在大奧安插一枚棋子,用以規勸德川家定與家定生母本壽院接受慶喜。

大奧

德川家定和本壽院自然也知道島津齊彬的小算盤,對于篤姬的態度自然甚為討厭。

進入大奧之後,篤姬的處境真可謂是內外交困,前路兇險。

5.日本老佛爺

面對這種處境,篤姬再度發揮了她特立獨行,不甘願隨波逐流的頑強性格。

進入大奧之後,她首先召見了德川慶喜,打算考驗考驗他,可在這場談話中,德川慶喜自持老成,全程十分傲慢,沒有正眼看過篤姬一次,頓時遭至了篤姬的厭惡(後來晚年時他也因為此事非常後悔,但史上並沒有後悔藥吃)。

隨後篤姬又召見了南紀派的擁護者德川家茂,全程德川家茂的雍容大方給她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特別是用膳期間因為膳食變質他請求她赦免廚師的仁愛,讓她鳳顏大悅。

德川家茂

于是,依照自己的判斷,安政四年之後,篤姬反而變成了堅定的南紀派,丈夫德川家定見她性格如此獨立,也放下心來,隨即將德川家茂立為儲君,同時托孤于她。

而在同年,一直支持德川慶喜的大臣阿部正弘病逝。

翌年,虛弱的德川家定病逝,享年35歲,這段一年零七個月有名無實的婚姻宣告終結,而篤姬的父親島津齊彬也在十天之後在鹿兒島離開人世,島津久光繼位為薩摩藩藩主。

一橋派遭遇重大打擊。

鹿兒島

篤姬來不及悲痛,因為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扶持德川家茂,繼續維繫幕府。

同年,28歲的篤姬落髮為尼,法號天璋院,正式成為德川家茂的養母,日本太后。

德川家茂並不是沒有母親,他的母親實成院在他登基之後也跟著進入了大奧,不過由于這位母親終日只沉迷買醉,德川家茂在她身上從未感受到分毫母愛,因此繼位後,他天天往篤姬那跑,管篤姬叫媽媽。

因為德川家茂的信賴,篤姬在此期間也開始頻繁接觸政事,過問安政大獄,接見去美國出訪的勝海舟等人,影響家茂的決策,與家茂關係親昵到一度讓當時權臣井伊直弼不得不提出辭職。

勝海舟(勝海舟出訪美國回來後,給天璋院獻上了一台縫紉機,天璋院從此成為了日本第一個使用縫紉機的女性,開始在大奧裡自己動手縫製衣服,替幕府節省開支)

當時的幕府已經因為列強的頻頻造訪而威信掃地,從京都的朝廷到平民百姓無不在蠢蠢欲動,期盼攘夷與改革(驅逐洋人),安政七年(1860年)的櫻田門之變更是導致幕府失去了頂樑柱井伊直弼。

為了公武合體確保幕府的長久,篤姬批准了幕僚提議的請求天皇下嫁公主給德川家茂的提議,親幕府的孝明天皇(明治天皇之父)也積極推動這樁婚事,將妹妹和宮下嫁給了德川家茂。

和宮

可由于京都的朝廷千餘年來一直看不起武士經營的關東,覺得那地方是蠻荒之地,所以和宮其實一開始並不願意嫁給德川家茂,包括她在內和她隨行的宮女與她的母親也不願意改變自己的作風。

見兒媳如此無理,加之婚禮辦的太過奢侈,篤姬這位婆婆也心中不爽,于是初次見面時,篤姬便賜座和宮一塊沒有坐墊的地方,而和宮也毫不客氣,直接把給她的禮品上寫上「天璋院」三個字,連個敬稱也沒有。

而這段針尖對麥芒的婆媳關係最終的結果是天璋院見德川家茂後來與和宮真心相愛而選擇退讓,不僅下詔允許她保持京都作風,還在其母彌留之際主動讓樂工演奏京都歌曲,讓其母安然離世。

京都

這一切,和宮都看在眼裡,婆媳之間開始漸漸和睦相處起來,並為了保護德川家共同努力。

6.無血開城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應慶二年(1866年),伴隨著薩長同盟的結成,長州藩舉起了討幕的反旗,幕府諸臣為了彰顯幕府的實力,強行把體弱多病的德川家茂架上了戰車,讓鞍馬勞頓加上心臟病奪去了這位21歲,還沒來得及施展抱負的君主的生命。

同年,德川慶喜登基後,一直親幕府,關心著妹妹和宮的孝明天皇也在年底去世了,明治天皇繼位。

明治天皇

同年,同齡的和宮在悲痛欲絕中改名為靜寬院,大奧裡又多了一位年輕的寡婦。

1867年,維新四強藩于明治天皇處拿到了倒幕的正義旗幟,于鳥羽伏見之戰擊敗幕府軍,昔日被冠以天才與穩重的德川慶喜狼狽如同喪家之犬地逃回了江戶,連滾帶爬地跑到篤姬和和宮膝下乞求庇護。

這場戰敗的責任和封建制度的倒臺終于還是要女人來肩負。

鳥羽伏見之戰

為了保護德川家與東京人民,篤姬與和宮攜起手來,勇敢地站到了最前沿,她們倆寫下書信,分別寄給了包圍東京的西鄉隆盛與京都的明治天皇,央求看在故交的情分與同是皇室的面子上,願意用自己的性命交換德川家與東京人民的存續。

同時,她們也斥退了那些暗地裡想要把她們從城裡救出來,來自薩摩和京都方面的使者。

其中以篤姬最為剛烈,她不僅怒斥娘家不在財政上擁護幕府,甚至一度拿著短劍抵著脖子質問。

最終,明治天皇與西鄉隆盛無奈之下允其所請,將德川家封為公爵,東京無血開城。

德川家家徽

7.身後之事

之後,天璋院攜帶著本壽院和繼承德川家的德川家達以及一干女官顛沛流離了好一陣子,才在明治十年(1877年)于東京的澀谷區安頓了下來。

期間最後一個撤出大奧的和宮也經常趕來與她會面,一起聽歌劇,出去遊玩,這對婆媳的關係一直融洽到1877年9月2日32歲的和宮在箱根去世(和宮最後如願以償葬在了深愛的丈夫德川家茂身邊)。

明治十年,經過篤姬祖奶奶的悉心教導(按照入繼規矩德川慶喜是孫子,德川家達是重孫),德川家達到英國去留學了。

德川家達

一直以來為德川家嘔心瀝血的篤姬也第一次迎來了自己人生中的長假。

在箱根的溫泉好好療養了一陣後,明治十五年(1882年),德川家達完成了學業回國,篤姬又主動操辦起了他的婚姻,期間她還把自己的嫁妝折抵成了金錢,用來改善跟隨在自己身邊的女官,傭人的就業與婚姻。

最終,因為夜以繼日的操勞,第二年的11月20日隆冬,這位為德川家操勞了大半生的東京人民之母,日本近代史上最傑出的女性政治家終于離開了人世;不過終其一世,她都再未原諒過幕府末代將軍德川慶喜,更是給家達留下遺言,讓德川家世世代代都不能再與慶喜家聯姻。

生命的最後一刻,她還坐在坐墊上縫補衣服,而她留下來的遺產,不過3萬日元.....

-END-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