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國民夫婦演員,怒斥狗仔霸氣護子獲35萬點贊!網友:週刊記者也要有底線~

2020年,一部名為《不知為妙》的日劇讓觀眾對「週刊記者」這一職業有了新的認識。

網紅拉麵店湯底有問題,他們報導,網紅家教有貓膩,他們報導,政治家和藝人們表裡不一,他們報導,記者們有時需要徹夜蹲守,在車裡一守就是一夜。

冠冕堂皇的說辭騙不了他們,週刊記者和普通記者一樣,既要有孤膽闖虎窩的勇勁,也得有煽情的好文筆。看完後觀眾才稍微明白,喔,要真情實感地寫出一篇賣爆的「小作文」,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即使這份錢難賺,娛記也沒落下什麼好名聲。因為跟拍的操作頻出,人們一提起娛記,腦海裡想的就是標配的長槍短炮和對藝人隱私無下線的打擾……

最近,著名週刊雜誌《FRIDAY》,外加《女性自身》、《週刊女性》兩本,就一起被指名道姓地被掛到了某位藝人的ins上,原因之一是因為盜攝,之二是因為拍到了孩子。

「《FRIDAY 》、《女性自身》和《週刊女性》,這次退100萬步講,你們的[偷.拍]行為我就默許了。但如果下次,你再[偷.拍]我孩子的照片,就算打馬賽克都沒用,你就是惹到我了,這種行為該停止了好吧?姑且,這是我最後的警告了。」

這條目前已獲得超過35萬的點贊,無論是雅虎還是ins本身,評論區對盜攝的批判之聲不絕於耳。

在日本,各類小作文並不少見,但這樣在社交媒體直接剛雜誌社的,還真不多。

這位藝人喜歡日劇的朋友也許並不陌生,他就是英年早婚的賀來賢人。

2018年,一部沙雕異常的《我是大哥大》讓賀來賢人在日本迅速走紅。走在路上,小朋友直接叫他「三橋」,在見面會上,小朋友以為他是真的不良少年,嚇的都不敢和他握手。

也許在很多人眼裡,賀來賢人和「三醬」 的形象已經深深捆綁在了一起,提起賀來賢人,就是這樣的。

其實,他18歲就出道了,被星探發掘後,賀來賢人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決定從名牌大學退學一個猛子紮進演藝圈,本以為進了圈就能迅速走紅賺大錢,結果多年處於不溫不火的狀態。

而且賀來賢人也不是靠顏藝和搞笑進的演藝圈,他靠的是純顏值。

口說無憑,貼圖給大家看看。

賀來賢人被事務所發掘的經歷真的real好笑,賀來賢人家裡經營高級公寓,家境十分優渥,高爾夫從小就打,初高中連讀的高級私立學校,臉又長的很帥,上學時候讀的是男校沒什麼機會認識女生,但一去外校,就被猛塞情書。

賀來的姑媽是演員,當時星探想去挖他姑媽,結果姑媽這事沒成,姑媽卻說,家族裡有個孩子很適合進演藝圈,星探看了照片,驚為天人,說什麼也要見上一面。

賀來賢人就這麼進了演藝圈,作為新人,他月薪只有10萬,但是卻在離家近的地方每個月花9萬日元租房,為什麼有這個底氣。是因為當時的賀來賢人天真地覺得,自己進了演藝圈,應該很快就能賺兩億。

也是……real天真了。

結果就算有了通告,賀來的月薪還是每月10萬。9萬都用來租房,吃飯都成問題。當時,他一靠白拿劇組便當,二靠在家猛灌自來水。

交通費更是沒有,步行到新宿,往返10km。

沒劇組便當的日子,賀來就買100日元一個的飯團,每次吃兩粒米。後來福田雄一(我是大哥大導演)實在看不過去了,每次都請他吃飯。

按理說賀來賢人家裡很有錢,他從家裡直接拿錢也可以,但是賀來賢人就算窮到公寓斷水斷電也沒向父母張口,沖這一點必須要為他點贊!

賀來賢人的過往作品,如果非要提一個,肯定是《為了N》。

這部戲裡賀來賢人不僅靠自己的演技擴大了知名度,還邂逅了自己的人生摯愛,榮倉奈奈。

榮倉奈奈是日本的模特、演員,國中三年級在澀穀109前被星探挖掘,之後成為《seventeen》的專屬模特,再後來事業轉向演戲。

曾提名日劇學院獎,2010年獲得日本電影學院獎新人獎,在日本被譽為是「九頭身美女「」。

榮倉奈奈出演過非常多有名的作品,比如《東京白日夢女》、《求婚大作戰》、《我的帥管家》等熱門日劇。

在《為了N》中,榮倉奈奈和賀來賢人出演了一對意難平的情侶,戲裡沒成,戲外二人卻喜結良緣,當時《FRIDAY》的曝光讓兩人的戀情被坐實。

2016年,兩人公佈結婚喜訊。2017年,第一個孩子出生。今年2月,榮倉奈奈生下第二個孩子。

賀來賢人和榮倉奈奈是對公認「甜度爆表」的夫妻,上綜藝節目,嘉賓套賀來賢人的話問有沒有吵過架,賀來賢人差一點被套出話,馬上矢口否認的樣子真的很好笑。

給妻子打電話,周邊都是起哄的嘉賓,他跟妻子小心地道歉說對不起嚇到你了。

榮倉奈奈還曾經上傳過和賀來賢人的情侶鞋。

而且這一對出街也是真的很養眼了,狗仔盜攝都像街拍一樣。

有了孩子之後,一開始孩子很嫌棄賀來賢人,不和他玩。賀來賢人為了和他家的小朋友搞好關係,又是上爸爸課堂,又是學卡通人物和他說話,當時他的理想是出演Eテレ,因為家裡的寶貝每天就盯著這一個台看,他想讓孩子看看電視裡的爸爸。

去年疫情,賀來賢人還很「老父親」地發過一條推特。大意是說, 好不容易能從工作中休息一段時間,有時間陪孩子玩一玩,家裡的小不點可高興了,父子倆每天笑呵呵,結果昨天晚上突然說」最討厭爸爸了」,賀來賢人懵了:之前玩那麼好,怎麼突然就成這樣了?

賀來賢人也是會給孩子換尿布,會主動接送孩子的好爸爸,甚至因為接送孩子很開心,還帶動了別的爸爸也接送孩子。

賀來賢人這次ins發火的起因是因為4月30號,《FRIDAY》刊載了一條賀來賢人榮倉奈奈一家四口外出的照片,長子被打了馬賽克,次子在車裡。不過週刊說了,長子長得很像榮倉奈奈。

當時賀來賢人從花店出來,長子突然要抱抱。

兩個孩子都那麼小……難怪賀來賢人如此憤怒。

不過這並不是賀來賢人第一次這麼強硬,之前去便利店被拍到,賀來賢人就已經請週刊不要這麼做。

同社amuse的三浦春馬離開人世的時候,賀來賢人第一時間發了一條呼籲停止網路暴力的ins story。

「嘲笑別人喜歡的東西,拼盡全力去做的事情很簡單,表達否定,說喜歡或者討厭也都很簡單。真的超簡單。比系鞋帶還簡單。我希望社交平臺能更加積極一點。」

對於週刊,娜娜醬一方面覺得他們對娛樂圈起到了監督作用(參考渡部建等渣男翻車實錄),一方面又覺得,對於盜攝和隱私侵犯這件事,真的很難界定,也許要向日本線民說的那樣,將盜攝落實到立法層面層面,才能起到真正約束作用。

對這件事,大家怎麼看呢?

-END-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