駙馬丈夫事業遲遲沒起色,真子公主奔走找工作挑起家中大樑?

轉眼間,真子公主和小室圭一同搬到紐約開始新婚生活已經2個多月了。

期間二人被拍到過一同上街散步,看起來非常適應和喜歡現在的新生活,舉手投足之間都是喜悅和恩愛,看起來比在日本的時候輕鬆快樂很多。

時間來到2022年,外界對這對「前王室夫婦」的擔憂還是有增無減,尤其是兩人在結婚後誰來養家和誰會承擔家庭之中大部分責任這個問題。

眾所周知小室圭去年在紐約州的司法考試落榜了,一度傳出好成績、拿獎學金讀書的他也一時收到外界的各種諷刺和批判。

當時據說小室圭的岳父岳母,真子的父親文仁親王也大受震驚,對女兒本來就力遭反對的婚事更加擔憂。

當時小室圭表示自己會刻苦用功,好好讀書,在明年的重考中一舉通過,一定要把律師證拿下來。

轉眼這重考的日子就快到了,下個月中下旬紐約州就將舉辦一年兩度的司法考試中的上半年考試,而小室圭也是其中一名考生。

然而,還沒有開始考試,各路日本磚家們就開始對小室圭的重考開始唱衰了。

「據說如果再考不過,小室圭很有可能會被其所在的律所開除。他的生活遠非安定,可能一下子變成窮人!」

不過這些磚家的這種預測也有一定道理。

根據往年統計資料,紐約州一年兩度的司法考試通過率差異很大,下半年的考試通過率在六成至八成左右,但上半年的考試通過率卻一直維持在三成到五成左右。鑒于小室圭還是考不過重考的情況,這個組別的通過率就更低了,平均算下來只有25%的通過率。

去年60%-80%的通過率都考不過,今年想要在25%的通過率中佔據席位,小室圭「一雪前恥」的可能性的確大大下降。

遭日本民眾和媒體恥笑是一回事,而嚴肅說起來,這次考試不過,小室圭在紐約的安身立命的確就成了很大的問題。

首先就是小室圭那個高競爭性的工作,身處員工幾百人的知名律所,因為去年考試落榜,小室圭只能待在原來的「律師助理」職位上,不僅薪資只有正式律師的幾分之一,而且面臨隨時被優秀新人替代的危險。

而如果這次重考小室圭還不能通過,律所也的確有很大可能「淘汰」掉遲遲不能拿證的小室圭轉覓新人。

據說,小室圭在司法考試的筆試上面應該問題是不大的,他本人曾在紐約的法學院讀書期間靠論文獲過獎,也寫出過拿到2000美金獎金的優秀社會論文。

看起來,小室圭可能在基本功以及實例案件知識上有所欠缺。

除了工作可能不保,更大的問題也隨之而來。

目前小室圭在紐約工作的簽證用的是他過去在美國上大學時續簽的學生簽證,據說該學生簽證將于今年5月到期,而如果小室圭沒有順利拿到律師執照,他的律所可能不會幫他更換工作簽證,到時候他能否繼續留在美國可能會成為首要問題。

而據日媒報導,在美的一些日裔商人及企業家也不看好小室圭能躋身考過的小機率事件,對此他們的原因和日本磚家分析的不太一樣——他們覺得小室圭考不過,則是因為他們覺得小室圭天天都去玩了,哪有時間去準備司法考試!

據說小室圭和真子的在美同胞們看到媒體曝光的小室圭和真子時常街頭約會的照片之後就開始擔心小室圭根本沒認真準備考試,為這位海外駙馬的生計感到深深憂心…

不過,雖然日媒照例是放出了這些不利于小室圭的消息,這次日本網友們倒是覺得小室圭和真子的新生活應該安全無虞,不用擔心。

「會有王室的支持者幫忙,所以無論發生什麼,兩人都是安全的。」

還有的日本網友連羡慕聲都發出來了,

「即使他們失敗了,但他們的生活還是有保障的。

我羡慕他們。」

「我不認為他們會擔心未來的錢或工作。

說實話,我羡慕他們。」

而網友們的預判的確得到部分驗證。

去年真子和小室圭浩浩蕩蕩離開東京趕來美國,一來紐約就住進了富人區一棟還不錯的一室一廳高級公寓,而其中幫忙安排和牽線搭橋的,就是來自日本在美國獲得事業成功的日本籍成功人士們。

兩人本來只是預定了普通的商業航班飛往美國,據說也是得到了日本企業家的慷慨解囊相助,給二人升到了頭等艙,免受旅行中的過多騷擾。

而這次擔憂著小室圭「天天和真子約會」沒法通過考試的這日本老一輩們,據說也是在擔心之餘傾盡全力在幫小室圭打探新工作的消息。

看起來這些熱心日籍在美成功人士是把兩人當寶貝了。

不過,可能就算沒有這些同胞的鼎力相助,兩人在紐約還是有各種辦法可以好好活下去的,畢竟真子是從貨真價實的「嫡公主」位置上退下來,在王室呆了資深30年,國際人脈關係怎麼可能為零呢?

這次耶誕節前一天,真子就被拍到手提禮物袋疑似造訪甘迺迪家族,前總統甘迺迪長女卡洛琳的一幕。

真子這隱秘的一行被英國小報「每日郵報」的紐約記者逮了個正著,畫面中,真子打扮樸素,正一個人找著去到目的地的路,

不時拿出手機看看地圖導航,身邊一個安保都沒有,也沒有見小室圭的影子。

在疑似又雙迷路了一小會之後,中午時分,真子來到了卡洛琳一家居住的價值2500萬美元的上東區高級公寓門口。

3個小時後,真子從公寓裡出來,手裡的手提袋變成了另外一個,疑似和造訪物件交換了聖誕禮物。

卡洛琳·甘迺迪和日本王室淵源不淺,曾在2013至2017年間擔任美國駐日大使,現年64歲的卡洛琳本人也曾親自會晤真子的祖父祖母,昔日的天皇夫婦。

在2016年底的日本皇家茶會上,天皇夫婦也盛情招待過一眾外國駐日大使,期間真子和妹妹佳子公主代表王室年輕一代出席,曾在英國念書的真子也碰巧和卡洛琳的丈夫有過直接對話。

而碰巧真子祖父上皇的生日就在耶誕節前一天,也就是真子疑似拜訪甘迺迪一家的同天。

看起來,真子有很大可能是隻身去參加了甘迺迪家族舉辦的聖誕聚會。

在人生地不熟的紐約找到日本王室的「好朋友」甘迺迪家族,除了重續舊情,相信這也會給真子在紐約的發展帶來好處,尤其是考慮到卡洛琳本人曾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MET)工作,和卡洛琳母親,美國前第一夫人賈桂琳甘迺迪曾在MET展出自己著名的服飾裝扮的淵源。

去年10月就傳來消息聲稱真子赴美後很有可能去到MET擔任日本展館策展人一職,這不僅符合真子修讀藝術專業和過往實習經歷,也符合真子作為前王室成員「退役」後的期望走向,可以實現金錢名利兩不誤。

如今造訪甘迺迪家族一幕,是不是代表真子在為自己的工作和留在紐約的以後做打算呢?又或許,真子只是出于禮節性,代表日本皇家來進行了私人聯誼。

雖然脫離了王室的生活,

但一舉一動依然被媒體和民眾關注著,

接下來要是小室圭和真子公主的工作依舊沒有起色,估計承受的壓力會越來越大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