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振豪:国阵的振兴方程式

谈到马来西亚政治就不可能回避国阵,以及主导这个政党联盟的巫统,尽管历经2018年和2022年的两次滑铁卢,国阵依然是我国政坛中一个不可忽略的力量,况且,在2022年第15届大选中,半数马来选民倾支持国盟,多数非马来选民力挺希盟,国阵仍然是三个竞争者里面族群得票最均匀的一方,换言之,时至今天,国阵的光谱定位还是比较符合大马国情常态。

但是,日趋衰弱是国阵和巫统都无法逃避的事实,尤其是在马来社会,国阵的票仓几乎被国盟攻破,地方草根给国阵的选举效益,远远不及选民自动登记制带来的新选民及其引发的政治海啸,致使国阵的地方基本盘和政党盘几乎被彻底淹没。所以,国阵和巫统唯有采取相应的“止血”措施才可在接下来的选举中重拾生命力。

国阵应该重新塑造自己的形象,发掘新的政治论述,告诉人们在国阵领导之下,所有群体的声音都能被听见,任何族群的权益不会被边缘化。除了遵从宪法和尊重皇室,国阵会基于国家整体利益的考量,做出最符合大马国情的政治抉择(如跟希盟合作),从而给马来西亚带来稳定、发现和繁荣。

无可否认,官司缠身如阿末扎希、纳吉、邦莫达,顽固保守如魏家祥、陈德钦,特定领袖的污点不该解读为国阵毫无前的政治方程式,反之,有意爬升的领袖应该趁这段转型期,是时候大胆发表观点,提出改革构想,针对国阵和巫统高层的不当举措表达看法,如此才能让选民晓得国阵勇于面对本身的弱点,正在尝试改变,提振基层和支持者的信心。

从目前的国阵领袖来看,并不缺乏充满爆发力和活力的领袖,在巫统更是人才辈出,没有“后继无人”的接班问题,如末哈山、卡立诺丁、阿莎丽娜、诺嘉兹兰、沙里尔韩丹、阿斯拉夫、凯里等等,这些人物都是足以引领大局的潜力股,为此,国阵领袖们不应该一昧地奉承当权者,或重蹈类似沙巴政乱的权力斗争,又或者盲目地对中央领导层发动恶意攻击,而是投入到突出自身的正面形象。

不只是品牌的重新塑造,国阵也理应在政策跟议题采取符合时代潮流的立场。2022年第15届大选证实,国阵的传统政党组织盘已不可抵挡选民的求变热忱,在这个前提之下,国阵需清楚自身的强项,趁着“造王者”的姿态,设法瓜分希盟和国盟的票源,例如,国阵应该极力推动希盟竞选宣言中的吉隆坡市长选举,这样一来可以打动部分希盟支持者和中间选民,其次是可通过国阵擅长的选区服务,发挥地方组织的动员力。

同样地,在各种民生经济课题中,国阵可采取比希盟、国盟更积极的态度,提出更大胆的改革意图(如地方选举、废除死刑、废除或修订各种危害人权的法案),甚至主动发起“烂尾已久”的政策讨论(如独中统考),提供平台给民众交换意见和建立共识,扮演化解群体纷扰的窗口,从而强化国阵跟社会整合的链接。

以政治现实的角度来说,国阵跟希盟合作构成的伤害,比跟国盟合作来得低,而这也是阿末扎希稍早前接受媒体访问时所给出的说法。当然,巫统在安华政府中扮演很吃重的角度,特别是涉及马来穆斯林的议题时,希盟会需要国阵的护航去反制国盟,需要巫统协助有效地把官方讯息传达给马来社会。

基于此,巫统有必要善用这利害层关系,显示在政府内部的谈判筹码,确保希盟不会干预国阵和巫统的“家事”,而有意挑战阿末扎希的领袖或派系(还有马华领袖)也该表达支持现状的基本立场,一是安华及希盟没有插手国阵事务的正当理由;二来,阿末扎希也没有维护政局的正当性来源,去争取行政资源介入党内斗争。国阵领袖该是时候学习务实,毕竟我们不能百分之百保证,安华政府倒台以后的格局对国阵是有益无害。

总而言之,国阵依然有其存在的政治价值,问题在于如何缩小它负面的元素,扩大它正面的部分,以及有没有接受新改变的决心。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