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39歲多爾袞墜馬,太醫回孝莊「只是皮外傷」,誰料2天后,竟死了
2023/09/07

1650年,39歲多爾袞墜馬受傷,孝莊得知派太醫連夜趕往醫治。次日,太醫傳信「只是皮外傷,并無大礙!」豈料,2天后,多爾袞竟死了。

一、昨天還好好的!怎會如此?

那天,多爾袞墜馬,除了孝莊,還有一個女人也急了。

這個女人就是多爾袞的王妃錦氏,只是她的反應慢了一點。

她去的時候,見多爾袞的腿、腰都被緊緊地固定著,躺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便屏退左右給丈夫喂水。

多爾袞見她如此,便暗下決心,「等好了,定要好好對她!」也許是累了,喝過水沒多久他就睡著了。

後來,太醫來換藥,錦氏努嘴示意多爾袞剛睡著,無奈之下,太醫只好將藥匣子留下,并將換藥的注意事項告知錦氏后就退下了。

看著熟睡中的多爾袞,錦氏臉上閃過一個笑,看不出來是善是惡。

只見,她打開藥匣子,將紗布包著的藥拿出來,走進廁所,用棍子戳了塊污物,攪合在藥里,又從身上摸出一小紙包藥摻進去。

之后,她回到屋里,打開多爾袞腿上的傷口,將藥捂在上面,多爾袞「啊!」一聲痛醒。

侍衛聞言沖進來,錦氏面有愧色說,「剛才換藥,不小心弄痛了王爺!」

多爾袞擺擺手,侍衛出去了,幾人出去后還嘀咕,「今兒這藥,怎麼臭臭的!」

午夜時,多爾袞就發起高燒,以至昏厥,錦氏一直守著,只是早上太醫來之前,她就悄悄將毒紗布換掉了。

太醫一早來看,大驚失色,「昨天還好好的!怎會如此?」看著多爾袞面脣青紫,渾身抖如篩糠,他簡直不敢相信。

二、告訴太后,我不等了

剛進門的阿濟格見弟弟這副樣子,立馬拔刀直指太醫讓其趕緊救,太醫搖頭說自己實在沒辦法,只見寒光一閃,太醫就倒在了血泊里。

太醫剛倒下,孝莊身邊的蘇茉兒突然到了,她撲到多爾袞身前,大喊,「王爺,你醒醒,太后讓我來看你!」

多爾袞硬撐著睜開眼,喘著氣,拉著蘇茉兒斷斷續續地說,「告訴皇太后,我不等了……」話沒說完手就垂了下去。

蘇茉兒抹去淚,撲向錦氏,扯著她的衣服質問,「攝政王是不是你害死的?」

怎料,錦氏并不否認,反而一臉得意稱,「就是我,這是報應!你回去告訴皇太后,我大仇得報!」說完一仰脖吞毒藥自盡了。

說到這里,大概會有讀者問九仙月,錦氏不是多爾袞的王妃嗎?她為何要弒夫呢?

其實,錦氏是多爾袞的繼室,在嫁給多爾袞之前,她已經嫁過人,那個人就是肅親王豪格,皇太極的長子。

豪格死后,身為叔叔的多爾袞就娶了這個侄媳婦。

可她已然嫁給多爾袞,夫榮妻榮,再不愿意也不至于搭上后半輩子的幸福吧?

但錦氏就是不在乎,縱然嫁給了位高權重的多爾袞,但她心里一直愛著豪格,一門心思要為前夫君報仇。

三、這勞什子的攝政王

其實,豪格的死,的確與多爾袞脫不了干系。

1643年,皇太極去世,多爾袞與豪格為爭皇位,弄得面紅耳赤,因為兩人不相上下,這才讓孝莊的兒子福臨撿了個便宜。

為這,多爾袞每每想起來,就恨得牙癢癢。在他心里,若不是豪格橫加阻攔,他早就是這大清國的皇帝,而不是這勞什子的攝政王。

因此,他每每逮到機會就把豪格往死里整。

1646年,多爾袞命豪格為靖遠大將軍前往四川平定張獻忠,本想借刀殺人,除去這個眼中釘。可沒想到,結果經過兩年的浴血戰斗,豪格竟平定了四川,凱旋回朝。

但多爾袞不甘心,豪格回朝次月,他突然彈劾三等男爵希爾艮冒功領賞,并將矛頭指向豪格。

多爾袞認為豪格是希爾艮的靠山,若沒有豪格指使,他壓根兒沒膽子冒功領賞。

《清實錄》中記載:

多爾袞給豪格定下3宗罪:

其一出兵兩年都沒有完全平定四川,這不是功,是過;

其二奪了阿爾津、蘇拜的功勞,記在希爾艮頭上,這有失公正,必須嚴懲不貸;

其三保舉罪臣之后機賽當官,定然收了好處,必須嚴懲。

明眼人一看,這就是欲加之罪,可誰讓多爾袞是位高權重的攝政王呢!

一定下這三宗罪,多爾袞就召開會議,痛斥豪格,諸王摸透了他的心思,一致要求「豪格應擬死」。

然而,折子到了順治那,怎麼都不同意,僵持了一段時間后,多爾袞退步了,豪格因此從「死罪」改為「幽禁一生」。

于是,剛39歲的豪格就這樣被削爵幽禁,沒多久就死了。豪格一死,多爾袞就娶了錦氏。

四、你到底要我,還是要他?

然而,洞房花燭夜時,他卻醉醺醺踢開房門,抓著錦氏一把扔向榻上,然后摔門離去。

其實,他原本要娶的是孝莊,但小順治得知后,拿命威脅孝莊,「您要敢嫁他,我就死給您看!」孝莊無奈點頭。

多爾袞得知后,沖孝莊大吼,「你到底要我,還是要他?」

孝莊終究是選了自己的兒子,多爾袞雖一氣之下就娶了錦氏,但心里愈發痛苦了。

此后,他時不時就跑去塞外花天酒地,醉生夢死,他以為孝莊會哭著找他,會后悔,然而并沒有。

而另一邊,孝莊也在等,等多爾袞去找她,哪知多爾袞卻派蘇克薩哈去問,「睿親王派我來稟報,明日古北口行圍您去嗎?」

孝莊心里也較著勁,回了句,「不去了,外頭天寒地凍的,叫你們王爺小心身體!」

多爾袞心事重重去圍獵,一個沒留神就摔下了馬,于是就發生了開頭的一幕。

孝莊得知后,立馬派太醫前去醫治,縱然次日就收到「只是皮外傷,并無大礙!」的消息,但她還是不放心,便又將心腹蘇茉兒派了出去,可蘇茉兒終究是去晚了。

一代梟雄,年僅39歲的多爾袞,就這樣撒手人寰,為大清留下1400萬平方公里的疆域。

多爾袞死后第17天,孝莊授意順治下詔,追尊其為「成宗」,以皇帝的規格舉辦葬禮。

然而,沒想到的是58天后,順治便以「謀逆之罪」奪回往日封典,掘其墳墓,鞭尸,焚而揚灰。

對此,孝莊卻無能無力,只能看著多爾袞死無葬身之地。

五、一切皆是因果

其實,順治對多爾袞的恨,就是源于那次雨夜,多爾袞喝多了,見四下無人一把將孝莊摟進懷里,還嘟囔著,「你是我的女人」,卻被順治「抓了個正著!」

那個時候的多爾袞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因為那一晚的不管不顧,在死后落得那麼凄慘。

當然,順治痛恨多爾袞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豪格的死。

縱然多爾袞與豪格是死敵,但順治卻對豪格這個哥哥很是親厚,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豪格的死就是多爾袞一手策劃的。

只是多爾袞怎麼也想不到,命運會讓自己和侄子豪格一樣死在39歲的大好年華上。

博爾赫斯曾說過: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是有著意味深長的、難以測度的過去催化而成的,都是因果之鏈推演而成。

的確,多爾袞死后的凄慘,也是他過去行為所鑄成的苦果。

但值得慶幸的是,128年后,孝莊的玄孫乾隆為多爾袞平反昭雪,恢復了他睿親王的封號,只是當時孝莊已去世90年,再也看不到了。

人這一生,誰也料不定以后會如何,問心無愧便好,剩下的就交給命運吧!至于公道與否,時間會說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