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曹操墓證據鏈之一,「魏武王常所用」石牌的不同尋常之處
2023/09/08

曹操高陵遺址博物館即將開館,這是否預示著曹操墓之爭已塵埃落定?當然不是。曹操墓早已發掘完畢,倘若沒有新的證據出現,或者去作DNA檢測,就永遠無法一錘定音。

曹操墓內部、墓道及墓中頭骨

曹操墓內發現的刻銘石牌有兩大類,共62塊。一類為六邊形,長8.5厘米,刻銘內容為隨葬品名稱、數量,如「漆唾壺一」、「渠枕一」、「胡粉二斤」、「黃豆二升」,此類石牌刻銘內容并無怪異,以往就有類似發現。相當于墓主人的隨葬品清單,一般稱之為「遣策」。

另外一類石牌為「圭形」,長10.8厘米,共有7塊,上有「魏武王常所用挌虎xx」銘文,其中一塊「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出土于曹操墓前室,是其中最為完整的一塊, 被認為是認定此墓為曹操墓最直接的證據,但也頗具爭議。主要有下面四點:

①「魏武王」的稱謂似有不妥

曹操生前為「魏王」,死后謚號「武」,有學者認為二者不宜直接雜糅為「魏武王」。《三國志》及同時代的史書中均沒有「魏武王」這樣的叫法。

②「常所用」史無前例

有「常所用」字樣的遣策,僅見于曹操墓。

參考《三國志》,「常所用」之語非常用語。

③「挌虎」之語,曹操生前也是打虎英雄?

可推斷出7件圭形石牌的刻銘具體為:

「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2塊

「魏武王常所用挌虎短矛」2塊

「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刀」1塊

「魏武王常所用搏虎大椎二枚」1塊

由于此墓被盜嚴重,考古發掘時并未見到相關兵器,但是墓中原本應有真實的大戟、短矛、大刀、大椎等與石牌一一對應。曹操戎馬一生,能征善戰,按照常理理解,這些原本應是曹操的兵器。

問題隨之而來,曹操生前所用什麼兵器?還有就是,難道他還是打虎英雄嗎?

三國的時代不乏勇猛悍將,但能「打虎」仍是奇事,所以倘若曹操真曾打虎,史書中也該記上一筆,但《三國志》中僅有孫權、曹真「射虎」事,無曹操打虎的記述。

關于曹操的武力,有:「才力絕人,手射飛鳥,躬禽猛獸,嘗于南皮一日射雉獲六十三頭。」

由以上也可推知,當時不可能存在「挌」虎之事。因而,何來「挌虎大戟(刀)」等之兵器呢?

④石牌尺寸不對,刻銘過于緊湊

與六邊形石牌上的刻銘相比,圭形石牌上的刻銘過于緊湊了。按照常理,圭形刻銘石牌應該比六邊形刻銘石牌更高級,怎麼反倒上面的刻銘布局更加敷衍。

還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墓中「魏武王常所用」石牌皆有不同程度的損壞,而六邊形石牌卻基本保存完好。

此外,還有一件「魏武王常所用慰項石」,是從現代盜墓賊手里追回來的,更添了幾分疑慮。有人懷疑,這些圭形刻銘石牌系盜墓賊偽造的。因而,對于這些「魏武王常所用石牌」是否能證明墓主人就是曹操頗具爭議。

對于這些石牌,想說下我的幾點理解:

稱呼曹操為「魏武王」,盡管《三國志》里不這樣稱呼,成書較晚的《華陽國志·蜀志·劉先主志》里是這樣稱呼曹操的:「二十五年春正月,魏武王薨,嗣王丕即位。」

《水經注》、孫盛《魏氏春秋》也稱「魏武王」。可見,今人所說的稱呼其「魏武王」不合適,只是現代人的看法。

建安二十一年,曹操進爵為魏王。建安二十五年在洛陽去世。曹操生前并未篡漢,仍是漢臣,稱呼其為「魏武王」

是比較合適的,也比較能彰顯曹操生前的權勢。

「常所用」雖史無前例,但也不能就說它有毛病。發現的遣策本就不多,找不到同例也正常。

漢晉遣策中有的為了突出是墓主人生前所用之物,會加一個「故」字。或許為了突出曹操「薄葬」的思想,特意用「常所用」三字。為什麼曹操墓用「常所用」,而不用「故」字?

因為,在當時「常所用」適用于禮器,或者高等級之物品。《三國志·周泰傳》裴松之注中有:敕以己【常所用】御幘青縑蓋賜之」。「御幘青縑蓋」正是帝王級別之物。

而這些圭形石牌刻銘所對應的「兵器」,其中「戟」、「矛」、「椎」并非是尋常使用的兵器,而是天子級別的儀仗用具。所以,才會成對出現。曹操生前已享受天子旌旗,出入稱警蹕,用這些儀衛用具是很正常的。因為這些非尋常之物,因而特意用「圭形」石牌來突顯,「圭」本就是古代帝王才會用的玉禮器。

而「挌虎」一詞,應該指的是上面的紋飾,這也符合當時定名的習慣。這樣說來,「魏武王常所用」刻銘石牌并不像是偽造之物了。

歷史就是這樣,往往會有不符合邏輯的事情存在,因為,這個所謂的邏輯是現代人揣測出來的。我們所讀之歷史也只是部分歷史,歷史總是更復雜,多變的。常常不能以今度之,以常理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