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66歲僧人圓寂,大家自發悼念:他是一直站在這裡的,非常溫柔美麗的人

最近,一位名為望月崇英日本僧人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這個名字可能對大部分人還挺陌生的,似乎也沒有什麼令人印象深刻的事蹟。

但就是這麼一則消息,登上了雅虎首頁第二屏、日本時事通信社首頁……甚至,引發了全日本人民的悼念。

東京銀座,四丁目十字路口,有人在這裡貼上了他生前的照片,底下擺滿了花束。

在這個高樓林立,號稱「亞洲最貴」的地方,他風雨不改地站了整整十年。

如果你去過銀座,說不定曾和他打過照面——

他穿著略顯破舊的黑色僧袍,帶著深棕色的斗笠,手托著缽,全心全意地誦經、祈福。

十年間,路旁的商鋪換了一批又一批,人來了又走,望月崇英卻活生生把自己站成了路標。

一開始,很多人並不清楚望月崇英在做什麼。

他站在那裡,既不乞討也不傳教,嘴裡卻一直念念有詞,不知道在嘀咕什麼。

直到2012年,東京新聞刊登了一則與311大地震有關的專題。

報紙頭版上,一張無名僧的照片與伊集院靜的詩排在一起,受到了讀者的廣泛關注。

無名僧披著紅色袈裟,佇立在白色的沙灘上,格外亮眼。

從太平洋翻來的浪花,一波接一波地拍打在他身上,他只是專心祈禱,為那些在地震中無辜的犧牲者。

發刊四天后,一位中年男子拜訪了《東京新聞》總部,並在結束後留下了自己的姓名和地址,想買下那張照片。

人們這才知道,海岸邊那抹身影,原來就是他們在銀座街頭常見到的僧人。

但,即便如此,很多人依然不懂他這樣做的意義。

祈福,有用嗎?斯人已逝,但我們仍能從他過去的經歷之中,窺見答案的輪廓。

災難已經過去近十年,但它帶來的痛苦,卻是難以磨滅的。

9級地震引發的海嘯,摧毀了日本東北部地區,目光所及之處,幾乎都是殘垣斷壁。

數萬人犧牲、流離失所,還有幾千人至今下落不明。

災難發生後,望月崇英曾多次前往受災地。

在那裡,他不僅看到了被毀的家園,也看到無數遇難者,未經弔唁就被草草處理。

眼見生命如草芥般逝入微塵,望月崇英感到痛心。

那之後,他常常開車往返于東京和災區,在受難者的身上放一朵白色菊花,再為他們誦經祈禱。

起初是一週一次,後來變成了一月一次,直到生命最後一刻還在繼續。

在受難者家人眼裡,他總是一副祥和、平靜的樣子。

但實際上,他早已陷入了無盡的痛苦之中,悲傷和恐懼始終緊緊包圍著他。

這是生命中難以承受之重。

最崩潰的時候,他曾打電話向主持求救,痛哭流涕:「我真的受不了了……」

很難想像吧,這樣一個心思細膩、共情能力極強的人,其實也曾有過一段叛逆的時光。

望月崇英出生於上世紀50年代,那時日本青少年時期接觸的電視節目裡,總是會提到「美國」這個詞。

喜歡音樂的他沒能免俗,和大多數人一樣,做上了去美國當音樂人的夢。

不過,大多數的人夢想,僅僅停留在夢的階段。

在那個資訊不發達的年代,人們對大洋彼岸的瞭解僅僅來源於電視和雜誌上。

孤身奔赴陌生的國度,不僅需要錢,還需要巨大的勇氣,因此很少人會這樣做。

望月崇英做到了。他不顧一切到了紐約,組了樂隊,成為了自己理想中的「音樂人」。

但很多時候,光靠夢想是無法生存的。

在美國的20多年裡,望月崇英主要是靠做傢俱職人來獲取收入,日子算不上富裕,但至少能兼顧溫飽與愛好。

那段日子裡,望月崇英沒能如願成為知名音樂人,反倒是冒險家的潛質被激發出來了。

他衝浪、登山、在山澗溪流中釣魚,盡情地把自己放回到了自然中。

回到日本,他依然堅持著做這些事。成為僧侶的契機,也與此密不可分。

40多歲的時候,望月崇英登上了日本高野山。在山上,他認識了領他入佛門的主持。

沒人知道,那天的高野山上發生了怎樣的對話,而人的決心,又是如何在轉瞬之間形成的。

總之,下山之後,望月崇英決定出家。

他離開後,有朋友回憶起了當時的情景,說:「他想做能夠解救人於痛苦的、有活著的價值的工作。」

2010年,望月崇英開始了托缽修行、為世人祈福,地點他選擇了自己熟悉的銀座,目標設定為1000天。

於是,便有了文章開頭提到的場景,銀座路標。

春夏秋冬,從未間斷,早晨在燒鳥店打工賺取生活費,中午開始站立修行。

冬天貼暖寶寶,夏天任由汗水濕了衣襟,人們每每路過,都能看到他虔誠的身影。

因為在大地震中見識了那樣的慘況,他決定就這樣一直站下去。

最開始不過是想著站1000天,沒曾想,時光太快,轉眼便十年。

人們最後在銀座中看到他的身影,是2020年12月26日。

他跟打工的餐廳老闆請過假,說自己身體不舒服。到醫院檢查後,他被確診為新冠陽性。

再後來,是1月18日,老闆收到了望月崇英家人發來的訃告。

那位在銀座站了十年的僧人,永遠,永遠地離開了。

在他走後,網路上有很多人,紛紛發文紀念了他——

「和他的相遇,成了人生中不可多得的寶藏經歷。」

在他常駐足的那個路口,有人特地為他塑封了一片葉子,留下了他的名字。

「僧侶崇英于 2021年1月18日永眠。他是一直站在這裡的,非常溫柔美麗的人。」

有一位母親說,她10歲的女兒每週都會去見一次望月崇英師傅。

第一次見面,大概是女兒兩歲的時候。2020年,這位母親和望月崇英交換了聯繫方式。

原以為日後的聯繫會更加密切,結果沒想到,不久後便收到了訃告。

女兒得知消息,哭得十分傷心。到銀座街頭悼念時,亦是泣不成聲。

這位母親最後告訴女兒:生命的意義並不在於長短,而在於你有沒有用心生活。

這是她從望月崇英師傅那裡學來的,現在她把這件事,告訴了自己的女兒。

這世間,他來過,有人記得他,並把從他那裡學來的精神,傳遞給了下一個人。

這對他來說,或許,是最好的告別方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