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兔年特备】只因设计太吸睛 马来大叔成“红包迷”

每逢农历新年,各大品牌都争相推出自家红包封,精致的设计总是让人爱不释手。对一些人来说,红包再美,也美不过里头的钞票;而对红包收藏者来说,不管红包里有没有钱,只要设计精致,就算要自掏腰包买也愿意!

“对我来说,红包就是一种艺术品,可以让我有精神上的满足。”亚里亚斯(Mohd Yusaini Alias)是本地少有的巫裔红包收藏者,8年前意外接触红包,自此为红包疯狂。访问当天,他与太太拖着行李箱,拎着两个环保袋进门,让记者与摄记惊吓了一跳,不曾想过收藏品竟有这么多。岂知,这不过是冰山一角,仅是他近3年来的收藏品。

他带来了虎年、牛年和兔年的收藏品,全都整齐地排在文件夹内,翻开每一页都能清楚看到每个红包系列。“我最喜欢那些有12生肖、团圆饭图案的红包系列。”他的收藏品中有不少12生肖系列,无论是以动物、图案或文字等形式呈现,都是他的心头好。即便看不懂中文字,也不阻碍他欣赏红包的美。他笑说,等待也是一种乐趣,12生肖系列每年只推出该年份的生肖,需要等足12年才能凑齐一套。提起这个系列,他对自己手上收集的其中一套咖啡馆12生肖红包系列感到遗憾,因为品牌在第12年转换了红包的设计,换为其他主题,无法凑齐这个系列。“这也是其他红包收藏者的遗憾。”

亚里亚斯笑说,为了收集这些红包,他不惜厚着脸皮向商场职员或销售员要红包封,甚至从“讨红包的顾客”变为相熟的朋友。“有些销售员会在有红包封时,特地留一份给我,或是在我购买东西时,多给几组红包封。”然而,并非所有品牌的销售都愿意帮忙,因此他经常也会为了红包而购买一些自己不需要的物品,甚至是非清真食品,因此只能将其送人。

他坦言,有些商家赠送红包的门槛非常高,因而不会特地花大钱购物换红包。“某家商场的红包系列是很多红包收藏者都在追的,但门槛太高,我不想花大钱得到它。虽然一些红包群组中开始有人出售这些红包,但价格实在高昂,或许要等农历新年后才会降价吧!”虽然红包是农历新年的“附属品”,但亚里亚斯常年都在收集,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就能等到它降价或遇上其他“红包友”愿意交换这个系列的机会。

为了收集到精美红包封,他也愿意花时间到房产销售厅聼对方介绍旗下的房子,以换取红包。他从袋子中拿出一个小册子,打开时会呈现出3D形状的碗,碗的两旁是收纳红包的设置,“这是我最喜欢的红包,它就像是一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

透过红包认识更多华裔朋友

“收集红包也很看运气,有时候她(亚里亚斯的太太)运气好,我去问的时候对方只给我一包,但她去问的时候就可以得到三四包或更多。”亚里亚斯分享,偶尔运气好就会遇上较为随和的店员,就算没有购买到指定的数额,也会送上红包。

在加入收集红包的行列后,亚里亚斯也开始加入社交媒体上的红包群组,从中提升了对红包的认知。“里面有很多人会分享自己的红包,或哪里可以领取那些红包,也会有人在里面交换红包等。”他指出,有些系列随机送出不同的款式,因此要凑齐所有款式,就必须跟群组里的红包友换,而这也同样讲求缘分。“说明是换,那么就是说人家也有想要的系列,所以必须有足够的‘子弹’(指红包),并且有人家想要的那一款,才能成功对换。”

有些系列一套共有6或8款红包,但每次购买只会赠送一款,若不想花大钱购买全套产品换取红包的话,就必须与红包友合作,每人认购一个,就能交换凑齐一整套。他笑说自己在加入收集红包的行列后,收获了不少华裔朋友。“有一个红包友是柔佛人,早前我一直跟他换红包,后来他每次有多的都会问我是否已经收集到这一款,无条件为我留一份,或是在换红包时额外送我其他红包。”红包友这些不计较的行为让他很是感动。

愿东奔西跑 只为红包的美

每年农历新年前一个月,亚里亚斯就会开始奔走于各大商场、餐厅、房产展示厅等,就为了收藏各种红包。偶尔为了避开办年货的车龙,他会改骑摩哆出门。看似简单的收藏,其实也需要花上不少精力和时间才能完成。

每每收到红包,他都会先将它排列出来,一张张套到透明的塑料封套中,再按顺序贴上透明的塑料卡片上,最后才装进文件夹。他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整理,能清楚看到所有红包的设计。不过,要添置这些文件夹、套峰等的价格也不便宜,光是文件夹,一个就要价格50至100令吉不等。“贵也值得,因为这些红包值得好好收藏。”

“以前只要是红包我都收,算是盲目地收,现在我学会要选择自己喜欢的来收藏,那就是收藏系列。”他认为自己已经慢慢在进步当中,但遇到精致的非系列红包,还是会愿意收藏,只是不会放入文件夹。

亚里亚斯笑说,自己平日在家也会拿出这些文件夹和其他红包,欣赏它们的美。“我很享受看红包的时刻,会有一种心理上的快乐、满足。”看着这些收藏品,他认为再辛苦都值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